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十一章 第九子

劫护住了我,而一向都给人尊敬的芍药流下了眼泪来,终于明白了如今的华族,再非往日的华族。
就好像外面的世界,崇拜有钱人一般。
我说你好,陆言。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此人的身份,我或许会觉得他可能是办公楼里面的某位职业经理人,又或者从事音乐工作的艺术家。
我在那人的五米之外停住了去,而那人似乎沉浸在古筝曲子的意境之中,不能自拔,还兀自在弹着,我虽说对于音乐知识比较匮乏,但是却听出了对方弹奏的曲子来。
而且我还怪不得他,毕竟这孩子明明知道此番危险很大,但却执意相随,显然是动了生死与共的念头。
这建筑有点儿像是清真寺的道场,进里面去的时候,需要妥协,而劫则被拦在了外面。
抚琴的人说道:“是么?总有人会告诉我,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所以剪发之事,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可为。不过我一直觉得,短发利落,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去打理,从而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我平静地说道:“去,如何?不去,又如何?”
他的笑容很阳光,很有感染力的那种。
所以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对方的请求,然而那飞将力牧却拦在了我们的跟前,说难道小香港的主人,就是这么没礼貌的么?
夸娥英将芍药往人群之中一扔,然后平静地说道:“回医馆去,跟那两个老不死的说一声,别http://m•hetushu.com以为有门手艺就什么顾忌都没有,真要惹到我们家主人,回头就宰了他们——反正我们也有神农,其余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一曲结束,那抚琴的人方才抬起头来,凝望着我,微微一笑,指着我旁边的蒲团说道:“坐。”
轩辕野摇了摇头,说没有,我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待在荒域,虽然很有兴趣前往你们所来的世界,却一直都没有机会;不过,我却有一个家庭教师,他来自你们的世界,告诉了我许多关于那个世界的知识,让我知道能够上天的飞机,四海纵横的轮船和满大街的汽车,乃至离开天空、飞向宇宙的火箭……
那人弹琴的手艺十分不错,高山流水,清泉石上流,莫名之间有一些超然的感觉来。
芍药身为医馆的药童,跟随着两位老先生学医的弟子,平日里在华族也是自觉颇有面子的人,给这么一顿数落,小脸顿时就给憋得通红,激动地说道:“我是医馆的……”
他朝着我点了点头,说你好,轩辕野。
她身材匀称而高挑,走到我跟前来,几乎与我平齐,一双黝黑的眼睛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家主人请你,你去,还是不去?”
现在的领导层,他们崇尚强者,只有能够战胜他们的人,才会收到发自内心的尊敬,而至于其他的,则根本不屑一顾。
我说很不错的想法,真的让我有些和-图-书诧异。
他居高临下地躬下身子来,盯着我,缓声说道:“我听过你的事情,很棒,钊无姬那老妖婆实力还算不错,结果最终还给你杀了去,而且你似乎还能够自由来往两界——我的意思是,你是否愿意臣服于我,作我的轩辕第九子?”
而在身后,那个大长腿、马尾辫的妞儿则冷声笑道:“我华族的脸面,是你说丢就丢,你说捡就捡的么?你算是老几?”
我凝望着这位现代范儿的华族领导人,然后说道:“不知道阁下找我过来,有什么事么?”
哦,错了,那个应该叫做古筝。
在此之前,我曾经幻想过这位真龙天子轩辕野的种种形象,然而却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是一个接受了现代教育的人。
对方未必知晓我脊柱受伤的事情,所以表面上气势汹汹,但其实挺紧张的。
真龙天子,登基、百族来贺……
所以一听到我愿意过去,心中立刻松懈几分,打量了一眼劫,并不觉得有什么危害,于是点头,说主人请的人是你,至于这一位,若是愿意,一同前往便是;若觉得闷,离开也无妨。
听到这话儿,飞将力牧的脸一下子就变得冷若冰霜了起来。
难怪会有这么多古怪的词汇,从他的手下嘴里蹦出来呢。
一口气呼出,我耸了耸肩膀,说听说轩辕野十岁就融合了龙灵于体,是天选之人,我不觉也有一些好奇,既然如此,见一见,也是挺不错的事情——这http://www.hetushu.com小朋友,我路上碰见的,让他离开,没问题吧?
我走进了大殿之中去,瞧见宽敞的殿宇之中,除了十几根从上垂落的巨木之外,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而在几十米远的尽头,有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正背对我坐着,然后开始抚琴。
《十面埋伏》。
我身子一直,有些惊讶地说道:“什么,你真是?”
我在旁边想要动,劫拦住了我,冲我摇了摇头——我虽然腰伤好了,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此刻实在是不宜与人争斗,免得刚刚牢固了的骨头又松散了去。
我瞪了他一眼,说傻子,我去未来的族长那儿做客,又不是龙潭虎穴——既然是做客,说不得还得吃吃喝喝,你得回去通报一声,让宁陵那边的族人不要等我吃饭啊?
我缓缓坐下,或许是因为看了对方太久的缘故,那人微微笑道:“怎么,有些意外?”
我点头,说对,很不一样,让我有一种意外的感觉。
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青年,他没有华族人寻常所见的长发与胡须,整个人收拾得清爽干净,短碎发,眉眼还有几分女性化,笑的时候露出一口白色的牙齿来,十分帅气。
轩辕野盘腿坐在了我的面前,盯了我好一会儿,突然间站了身子来,走了两步,来到我的身前。
我点头,指着他的头发,说很少有瞧见过华族人剪去头发。
旁边的夸娥英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不耐烦地说道:“一起去就www.hetushu.com一起去,我们还能差你一顿饭不成?”
而对方这般强势地过来堵住我们,这事儿着实让人不爽。
飞将力牧告诉我,说主人在里面等待。
芍药哭着鼻子往外面跑去,而那夸娥英则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飞将力牧露出了弥勒佛一般的笑容,说那请这边走。
他只是摇头,一定要跟随。
夸娥英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去,我们护送你,你的安全我们全力保证;你若不去,无事,不过现如今小香港成为了叛贼的聚集地,作为小香港的主人,阁下难辞其咎,估计会有不少正义的华族义士,想要刺杀于你,来维持华族的稳定和团结,所以……”
以前的华族尊重人才,如同坨鹊二老这样的医者,是最受人尊敬的。
这个时候,我已经后悔来到华族了,虽然探知了不少的情报,但是却被人谋算了去,实在不是一件好事情。
那夸娥英一步跨来,竟然凭空横跨七八米,来到了我们的跟前来,伸手抓住了芍药的脖子,然后高高地举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想要命,就给我滚。”
事到临头,逃避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想到这里,我不再纠结,说行吧,你跟着我吧。
这时医馆的芍药站了出来,咳了咳,然后说道:“各位,陆先生是我们家老先生的客人,又没有违反华族的任何规矩,请你们不要无理,免得丢了我华族脸面。”
两个轩辕八子,每一个我都感觉能够有与我抗衡的实力,而其余http://m.hetushu.com的这些人,个个都是拥有强悍力量的华族精锐,如果我真的跟他们翻了脸,只怕未必能够杀出重围。
我看了一眼劫,又瞧见周遭几人的表情,抬起手来,宽慰他道:“别着急,我去见一见就回来。”
但现在不是了。
然而当我走近一些的时候,那琴声一边,铮然之间,居然有几分杀伐之意。
这些现代的词语从对方的口中蹦出来,着实让我有些太过于惊讶了。
啪!
他拦在了我的跟前,说不,师父,你走哪里,我就走哪里,我不会离开你的。
劫的死脑筋让我头疼,然而却又是无可奈何。
芍药给高高举起,脖子勒住,气都喘不过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打量着周遭这些人。
他都这样了,我还能够怎么苛求他呢?
听听这些词眼,明明一土著部落更换族长,结果给活生生地弄成了封建王朝的建立,怎么听都觉得有一些恶心。
对方开了口,然而劫却不愿意。
在两人的押送下,我与劫两人转身,朝着内城的深处走去,一路往北行,越往里走,那建筑的规模越大,终于来到了一处规模宏大的殿宇之前,越过重重守卫,我被安排进了一个大殿里面去。
轩辕野说是否觉得我好像跟你来自于同一个世界似的,对不对?
轩辕野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与你所见过的华族人不一样?”
我的意思,是让他去帮我通知屈胖三,然而劫心思单纯,根本就没有听懂我话语里面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