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十四章 眼见你起高楼

我跟随着其余的轩辕八子继续往前,一路上那卤簿旗幡仪仗挥舞,鸣锣开道,又有祭祀高呼,各种手段使出,烘托气氛、渲染环境,使得整个仪仗队可谓是五彩缤纷,绚烂至极。
啊?
能够在这一片险恶土地里生存下来的,并没有几个是蠢人。
与劫汇合之后,随后立刻有人过来叫我们,轩辕九子在之前我与轩辕野见面的大殿之前集合,各人都身穿盛装,女子基本上是飘逸美丽的长袍,而男子则大部分都是金属战甲,只有神农与我,穿着祭祀长袍。
这名字听着怎么那么熟悉,好像有听人提起过一般。
因为荒域灵气充裕的缘故,所以诞生的修行者数不胜数,而即便是不是练气士,因为常年打猎的缘故,这些人也都是了不得的战士和好手。
明眼人不少。
他解释完了,而夸娥英则兴奋地说道:“王师不是一直没有露面么?难道他是知道王今天登基,特地从中土赶来的?”
夸娥英气呼呼地离开,而这个时候劫低声说道:“这个恶女人,很恐怖。”
这些人每一个都鲜衣怒马,穿上了最好的铠甲,锋利的长矛和利剑,让人为之惊叹。
好大的排场。
我顿时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做出大闹会场决定的屈胖三,这是根本不清楚对方的实力,暂且不说那获得真龙传承的轩辕野,就这轩辕八子,都让我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威胁。
然而这仅仅只是我的想法,在荒域的许多部族和_图_书心中,最为崇尚的就是英雄。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听到力牧说道:“天啊,王师来了。”
我感觉到了一阵极度的不可思议,然而有一种危机感笼罩在了我的身上来,而这个时候,他已经走到了轩辕野的銮驾跟前来。
如此前前后后,差不多有两百多人的仪仗开道,沿着笔直的汉白玉大道,一路向前。
我说你脑子才有病呢,连轩辕野都没有怀疑我,对我信任有加,你特么算哪根葱?是不是觉得我作为一个后来的,却比你还受器重,你要不是在嫉妒我,就是想要以此来吸引我的注意力,是不是这样?
王、王、王……
他需要强权的统治,才能够名副其实,而一旦如此,那么旁边的部族是否就要受到华族的统治呢?
我还有好多问题想要询问,然而这个时候,夸娥英却得到消息,走了过来。
拥有着这样心思的人数不胜数,主要还是因为荒域之中太过于危险,无论是打猎之时碰到了猛兽,还是因为生病而失去了性命,生老病死之事太过于常见了,所以就会显得有一些麻木。
无数人都在兴奋地狂叫着,将这气氛给推向了巅峰之上,然而我朝着非华族的区域望了过去,却发现并不是人人都喜笑颜开。
你们若是知道轩辕野将会带领你们走向战争的泥潭,走向死亡的阴影,是否还能够喊出声来?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从腰伤的阴霾之中走了出和图书来。
劫低头说道:“不知道,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躺在了城东的帐篷区里,脑子疼得要命,费尽功夫,方才找回了来。”
走出宫门,这边又有修整一新的军队开道,我放眼望去,密密麻麻,超过五百以上的士兵。
劫告诉我,说就他一个。
他也将成为荒域之上的第一个王。
夸娥英愣了一下,愤然说道:“你脑子有病吧?”
夸娥英骄傲地说道:“主人这是在尊师重道,没有秋水先生的悉心培养,就不会有他的今日,秋水先生今日能够前来参加主人的登基,可以说是对他最大的褒奖,这一跪,代表着他心中最为崇高的敬意……”
夸娥英并不相信,而是盯着我,说道:“你别耍花样,知道么?我会一定盯着你的。”
我盯着这女人,一字一句地说道:“仓颉,请叫我仓颉,这是轩辕野给我的名字,请记住了。”
呃……
王师?
当轩辕野从那銮驾之上走下来的时候,四周都响起了山呼海啸的欢呼声来。
我心中琢磨着,而这个时候那轩辕野已经给华族长者扶着,顺着那祭坛的台阶,一步一步地登向了最高处去。
在此之前,荒域之上,只有族长,没有王。
他就是追寻屈胖三,并且将俞千二给弄得重伤垂死的家伙,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王堂主。
我第一次在荒域之中,瞧见这么多的人。
什么?
轩辕野出殿,立刻有十六台大轿上前,将其迎住,随后前方有战马五www.hetushu.com对开道,又有纛二十杆,旗二十执,枪十杆,撒袋五对,大刀十口,吾杖二对,豹尾枪四根,卧瓜二对,立瓜二对,皆有全服铠甲的兵士所持。
听到劫的话语,我先是一愣,然后问道:“他几个人?”
秋水先生?
啊……
我感觉如果能够凑齐在茶荏巴错的众人,或许能够有所作为,但是凭借着屈胖三一人,事情可就有些麻烦了。
那人我曾经在送安前往藤族残部的时候碰见过。
除了华族本身的族人,还有从荒域各地赶来的各族民众,瞧见这般盛大的场面,无数人都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欢呼,不断有人将鲜花、净水洒落,铺满了街道。
常先、力牧、大鸿、共工、祝融五人,都是征战沙场的大将。
我说当然,传说中的第一力士,提着自己的头发都能够悬空而立,这种违反常理的事情,古代传说中,只有西楚霸王项羽能够做得到——对了,我倒是忘记问你了,你那天喝了酒,到底什么情况?
力牧虽然不喜欢我,但是在这样的场面之下,也不想给旁人造成轩辕九子内部不合的印象,于是开口解释道:“王师就是主人的师父,是他传授了主人知识,并且教导他从一个普通的轩辕后裔,成为了如今的王者……”
这个家伙,居然是轩辕野的师父?
他身后有十六个美若天仙的侍女,曲柄黄伞两柄,直柄黄伞两柄,红伞、蓝伞、白伞各两柄,绣龙黄扇两柄,金黄素和-图-书扇两柄,彩凤红扇两柄,款款而出。
夸娥英气呼呼地冲我喊道:“陆言,你特么的有病,全家都有病!”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也不为难你,不想说就算了,但你记住一件事情,那就是无条件的信任我,我都会提供必要的帮助。
然而另外一个问题在于,华族的外围布置得有法阵,我根本无法凭借着地遁术离开,到时候若是一路冲杀出去,未必能够得以逃脱。
我们站在祭坛下方,因为隔着一段距离,所以只能够瞧见顶端之上,那轩辕野在金丝眼镜和一位选出来的华族长者祷告下,跪倒在地,随后华族长者给他加冕,戴上了一顶由无数羽毛编制而成的王冠。
我骑着一匹高大的骏马,行走在仪仗队的后面,放着这些满心欢喜的部族民众,心中在想着一件事情。
他在那里,将昭告上天,成为华族新一任的族长。
劫抬头看了我一眼,认真地说道:“谢谢。”
轩辕野此刻若是称王,他将是荒域之中的第一个王。
我一愣,忍不住问道:“王师是什么?”
他大声叫喊着,胸口之中,竟然升腾出了一条巨大的青龙出来,朝着云层之上冲了出去。
一路穿街过巷,路上围满了人。
许多明显不是华族打扮的部族,脸色都显得十分难看。
无数的惊疑和喧哗声在一瞬间响起,没有人明白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动作,我也惊异万分,说这是为什么?
然而我一直都没有瞧见他的影子。
以卵击石,并和*图*书不是一件值得宣扬的事情,咱们得有足够的把握,方才能够出手。
我忍不住笑了,说妹子,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走了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祭天的祭坛之前,这是一个有点儿类似金字塔的巨大建筑,不过相比埃及金字塔的宏伟,它到底还是小气了一点儿,顶端之上,也是一个宽阔的平台。
一路行走,我左顾右盼,想要找寻屈胖三的踪迹。
哗……
什么是王?
我顺着众人的目光望过去,却见到一个让我为之诧异的人。
劫低下了头,痛苦地说道:“师父,你就别问我了,我也不知道……”
轩辕野站了起来,双手迎向了天空。
在祭坛这儿,已经聚集了差不多几万人,这些人既有华族自己的,也有各处前来观礼的部族之人。
我想要告诉他,让他最好别搞事。
如此等到了日上三竿,轩辕野从那大殿之中走了出来,却是身披黄袍,头戴卷帘,十足封建王朝的帝王装扮。
毕竟穿越那么长距离的路程,抵达华族汉城的,稍微弱一点儿的人,都有可能死在野兽的嘴里去了。
那一位眼高于顶,睥睨天下的强者,在这个即将登基,成为华族领袖的时候,居然半跪在了金丝眼镜的跟前。
她盯着劫,沉着脸问道:“你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
而死亡,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次轮回而已。
我瞧见轩辕野端坐在那御轿之上,风后在旁边款款而立,陪同他一路走出华族宫闱,心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鄙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