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十六章 仓颉叛

他知道哪些人是弓箭队的统领,哪些人的射术是最厉害的。
十几秒钟之后,穿破了外围脆弱的防线,龙不落的队伍与这帮人重重地撞到了一起来。
这可是皇帝的自称啊,你老师到底教了你什么,竟然让你吸收了那么多的封建糟粕,还乐此不疲?
这些脸孔,曾经与我在临湖一族的疆域之上并肩奋战过,那是何等的驰骋飞扬,现如今,他们却倒在了自家的土地中,虽然慷慨不屈,但到底还是显得无比的悲愤。
面对着夸娥英的呵斥,我冲着她微微一笑。
就好像是奔流不息的江水,在一瞬间,撞到了江中的中流砥柱一般,龙不落在瞬间就停住了冲势,而身后的队伍不得不朝着两边散开了来。
尽管一开始的辉煌,将会带来战争。
这是他所想的,也是对手心里面的想法,所以在下一波的进攻之中,停留在半空之中的他遭受到了最为激烈的攻击,无数的箭支从各个不知名的角落射了出来,朝着他身下的白头鹰飞去。
我曾经答应过她爷爷蚩隆蚩老爷子,要好好照顾她,这是我的承诺,也是当初曾经用性命守护我,并且给了我最为珍贵的洛山魅灵的蚩老爷子,发自内心的感激和报答。
风后估计是因为轩辕野对安的野心而吃味,但夸娥英,却是为了盯着我。
“朕”是什么?
尽管第一波的箭雨落到了他们身上,但事实上这些人受伤落马的人并不多。
我跟随在方阵和_图_书之后,瞧见那些倒下的人之中,有好几张熟悉的脸。
所以在他下达命令的那一刻,几乎有大半的弓手都不由自主地松开了弓弦。
在我心中,安可是我的妹妹。
我无暇顾及周遭的战斗,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了侍卫队与龙不落带领的这支部队身上来。
然后我拔出了手中的长剑,朝着天空高举,大声呐喊道:“轩辕野杀害老族长,罪不可赦,兄弟们,反了他狗日的!”
想到这里,我对他说道:“一会儿打起来了,你尽量往后面躲着,保住性命最重要。”
在这样的声音之中,有一个轻盈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而剩下最核心的一部分人,则成为了他的贴身卫队。
因为不用前往小香港那么远的地方去将人给揪出来,这事儿就变得简单了许多,至于面对的这些质疑,正如同轩辕野所说的,现如今的他,已经是华族的族长了,说得再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不!”
几乎在一瞬间,几十人就栽落到了马下去。
我左右一看,瞧见轩辕八子之中,大部分人都已经冲进了战圈之中去,唯有风后和夸娥英站在了外围。
先前他在祭坛之上的表现,那腾空而起的青龙,不但让百族为之震撼,而且还让华族大部分的战士为之臣服。
不但如此,有许多不知来历的各部落战士从角落里涌现出来,朝着这些弓手杀了过去。
劫咬着牙,说死就死www•hetushu•com了,怕个鸟?
砰!
我操你也太不要脸了,刚刚称了王,这回居然又自称为“朕”。
因为老族长,可是他们视之如父亲一般的亲人,是他们精神信仰的一部分。
而现在开动了,是因为那个男人下了命令。
战斗在一瞬间开启了来,场面顿时就乱成了一团,交战的双方从角落里、从人群中不断地冲了出来,混乱的场面让敌我双方都为之发懵,弄不清楚到底谁是敌人,谁是战友。
青鸾天女、青鸾天女、青鸾天女……
在弓箭射出的那一瞬间,悬立在半空之中的龙云也痛苦的松开了弓弦,将这利箭射往了弓箭队的几名指挥军官那里去。
没人能够践踏他们的信仰,就算是融合了青龙之灵的轩辕野也不行。
如果只是龙不落,我或许还会有一些犹豫,但当安也站了出来,我就不能够再忍了。
我瞧见安的身边,居然有一股灵动不休的青色气息在身边游走。
我们两人在这边说话,并不上前,就在这时,夸娥英突然从旁边冲了过来,大声喝道:“你们两个到底在图谋什么?”
劫有些紧张,舔了舔嘴唇,问我道:“这么多人,我们能够成功么?”
是安。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恰恰相反,这些人能够现在站了出来,大大减缓了他接下来的时间。
他们将手中的利箭射向了瞄准的对象。
那种天生的自信似乎是来自于心灵深处,一种与m.hetushu•com生俱来的高贵油然而出。
她居然也来了。
她如同谪落凡尘的仙女,在无数盛开的花朵之上赤足而立,脸上充满了慈悲与圣洁的光辉。
死也无妨。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最为凶悍的强手,意志之坚定、战力之惊人,是旁人很难以想象的。
那种不屑,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冷漠,就好像是神灵俯瞰着卑微的凡人,凡人俯瞰着忙忙碌碌的虫子,拿着火器的现代军队面对手持刀枪的满清骑兵,英国探险者看向了满脸迷彩的印第安人……
勇士,在这一刻我的心灵之中,瞬间涌出了无边地感动来,而就在那骑兵队陷入颓势的时候,突然间有人发出了热血沸腾的嘶吼来。
因为这些人在自投罗网。
不过这样的优势只是暂时的,因为真正的力量在轩辕八子所带领的近卫队手中。
之前不动手,是因为龙云的喝问,指出“谁敢开弓,谁便是华族的永世罪人”,这个名头大部分人背不起,所以才会犹豫,而并不是因为那些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杂牌军威胁。
这种青色气息,与轩辕野的青龙之气相似,却又有所不同。
他们才是轩辕野纵横四海的根基,是他征服天下的底牌。
他曾经是华族军事组织里面的佼佼者,也是最优秀的猎人之一,所以对华族的架构最为清楚。
这是两种各为极致的生灵。
这声音一开始的时候还只是一两人在传颂,然而过了十几秒钟,整个骑兵队的所有人和_图_书都在声嘶力竭地怒吼着,而即便是在外围观战的百族之中,也有不少人开始狂吼了起来。
那个男人,杀了他们的族长,还想要鸠占鹊巢。
华族第一波的箭雨落到了龙不落带领的骑兵队中,而那些射出利箭的弓手也在第一波的攻击之中,被无数杂牌军的部落战士射中。
这是一个能够带领华族走向辉煌的男人,大部分人已经在心中这般思索着了。
所以即便是毫无希望,仿佛必死,我也需要拔出手中的剑,表明出我的态度来。
尽管从外观上面来看,这些人并不如为了仪式和典礼特意弄得十分光鲜的轩辕野侍卫队,但该有的防护都已经足够,各种皮甲和金属都将他们给包裹妥当。
好强。
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是带甲之士。
哪里来的敌人?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轩辕野的掌控之中一般,即便是这些人跳出来,打乱了自己的登基仪式,但对于一个心理强大的王者来说,并不算是什么。
不过是平添一些小麻烦而已。
这五百多人之中,有三百多人是轩辕野手底里最为真实的战力,他们是轩辕野归于华族时所带领的部下,这些英勇的战士受到轩辕八子最直接的指挥,属于轩辕野嫡系之中的嫡系。
我心中疯狂吐槽着,也做好了随时动手的准备。
劫这个时候却摇头,说不,我要跟在你身边,保护你。
交手的第一回合,是这帮身经百战的勇士取得了优势,他们在以龙不落为箭矢的锥和*图*书形方阵之下,发挥出了极为强大的切割力量,然而反观这一边,因为仪仗队的大部分都是内卫架子货,所以有点儿承担不了这凶猛的攻击。
我瞧见了,此刻的安远比我刚刚见到她的时候美丽许多。
她身穿着青色长袍,手中握着一把长长的藤杖,举手投足之间,无数的植株疯长,那草如奔马,藤如灵蛇,树苗变高,万物复苏,使得这些抵御着骑兵队冲击的轩辕野本部战士给不断地束缚了去。
双方在一瞬间交战,长枪和刀剑碰撞到了一起来。
而这样的阵型,在对方宛如城墙一般坚固的防守面前实在是脆弱不堪。
我说傻小子,死了怎么办?
这伙人,方才是最强劲的敌手。
你践踏了,那好,老子就干死了。
这些人有一部分被拆散了,融入了其余的部队里面去,帮助轩辕野控制整个华族的军事体系。
轩辕野的眼中,充满了不屑。
每一个有血性的男儿,都不能够忍耐。
他在此之前,不过是陈留部落的一个孩子,修为也仅仅相当于一个比较强悍一些的战士,即便是我这些天来的悉心教导,也未必能够让他成为强者。
在众人纷纷向前涌了过去的时候,我对劫说道:“准备了。”
朕?
居高临下的轩辕野,瞧见了骤然出手的少女安,突然间狂笑了起来,他威严的声音充斥在了整个空间之中:“不错,很不错,众将听着,给我生擒此女,青鸾天女,龙凤齐鸣,她将是朕命中注定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