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十七章 蛊虫消

风后,是轩辕野唯一的破绽,并不是说她是轩辕野的女人,而是因为她是轩辕野控制华族高层的关键,一旦风后种在那些华族高层身体里的倏影虫再无效果,难道真的就人人都甘心成为他的奴隶么?
仓颉叛!
屈胖三这个时候终于越过重重防线,冲到了我的身边来,听到我的话,不由得犹豫,说靠,太多人了啊,怎么弄?
当高层之中,有一些人,有了足够的勇气,形势就会逆转。
铛!
我心忧如焚,然而这个时候的屈胖三却是眼珠子一转,从怀里摸出了一瓶二锅头来。
叛徒。
只要诛杀了她,事情就会变得简单许多。
在倏影虫的控制下,他实在是难以想象,一个人居然敢冒着死亡的危险,跳出来反对他。
就在我慷慨陈言的时候,又有一个人从人群之中跳了起来,大声喊道:“我特么的也反对!”
这些人身经百战,按理说对于鲜血之物是视若无睹的,但却很少有瞧见过这般犀利的手段,很少有瞧见过能够将人给一分为二的场面。
龙不落的出现,他或许是知晓的,至少是有了心理准备的,但是我不同。
刚刚说完,旁边的劫给人劈了一刀,惨叫了起来。
这场代表着蛊虫尊严的战斗,在三个象声词结束之后,便已经结束了,饥饿的聚血蛊即便是在沉睡之中,也拥有这强大的进食能力,在我放开了对它的控制之后,小红一口,便将用触手缠住了www.hetushu.com好几天的倏影虫给吞进了肚子里去。
两者是关联的。
这是在风后给我种下倏影虫之后,就已经注定了的结果,只不过是被我人为的延长了期限而已。
这些人在我竖起反旗的一瞬间,立刻就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而当我向前冲击的时候,他们便都已经挥舞着兵器冲了上来。
这世间什么人最让人恨之入骨?
这些优势都不是单单几个人能够转变的。
华族之中,有的是数之不尽的勇士,他们只不过是缺少一些愿意站出来的人而已。
这疑惑让许多准备动手,投入战斗的倏影虫受控者都为之迟钝,而也让风后这个拥有着倏影虫的强大蛊师为之震惊。
更何况他现如今已经成为了华族的族长,理论上可以统御起这个荒域之上最为强大的部落。
这一招不但凶狠,也震慑了那蠢蠢欲动的众人。
这是强者与强者的对话,蛊虫之间的战斗。
长剑所指,锋芒毕露,然而我与风后之间,还隔着七八米的距离,这里面不但有华族第一力士夸娥英,还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轩辕近卫队战士。
就在昨天夜里的饮宴之上,新一任的族长轩辕野还揽着这位轩辕第九子的肩膀,给手下众将和华族高层介绍我的新身份,并且承诺众人,说将会借助仓颉的知识和经验,建立一个新世界,然而转眼过去,这位深受轩辕野信任的轩辕第九子,居然带和_图_书头举起了叛旗来。
没有人会这么贱,更何况是这般伟大的华族呢?
我站稳脚步,抬头望去,瞧见拿着这根粗铁棍子与我力敌的,却正是那说了要一直盯着我的夸娥英。
从地狱模式,变成困难模式。
这个扎着马尾、英姿飒爽的长腿妹子此刻怒气冲冲,棍子前指,怒声喝道:“亏王那么的信任你,甚至还打算把我许配给你,用来笼络你,没想到你居然还是反叛了他——你这个畜生,受死吧!”
虽然这小妞儿长得也挺漂亮的,身高腿长,性子又烈,让男人颇有征服欲,但问题在于。
这世间什么行为最为可恨?
尊严的战斗。
对,没错,就是风后的倏影虫,让轩辕野拥有了驾驭众人的强大力量,无数心底里不愿意臣服的部属,正是因为有了被人一言断生死的倏影虫,方才会选择同流合污,而这样正是轩辕野强大信心的来源。
我回头看去,却见劫此刻已经浑身是血了。
一剑斩。
如此的工整,充满了数学的美感。
然而就在风后施咒的一瞬间,忍耐了好几天的我也终于放开了对聚血蛊小红的控制。
我一边挥剑,一边冷然说道:“不要叫我仓颉,那位是造字圣人,我中华民族的老祖宗,你们这帮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乡巴佬,居然敢拿我老祖宗的名字往自己脑袋上面套,就冲这一点,我也要将你们都给斩杀了去!”
倏影虫!
咕嘟…和*图*书
此战我们处于极端的劣势状态,即便是此刻看起来十分热闹,但轩辕野还是拥有了最为恐怖的力量,一旦这些力量集合到一起来,我们是一点儿生的希望都没有的。
不愧是华族第一力士,这女人的劲儿简直不是一两辆东风重型卡车所能够堪比的。
我有女朋友了……
而在这个时候,我将限制行动的祭祀长袍给扔向了夸娥英,然后向风后冲了过去。
一个身穿厚重铠甲的战士,被我一剑,从天灵盖劈到了胯下去,一秒钟之后,倏然裂成了两半,内脏、肠子和鲜血洒满了一地。
他自觉得本人拥有着传说中的王八之气,浑身一震,自有小弟跪倒臣服,没想到我居然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反对他,这样的打击,甚至还要强于龙不落,以及他身后的那两百骑兵。
然而我在这里面,却发现了一线的生机。
所以没有任何犹豫,我提着破败王者之间,便冲向了风后。
劫在我旁边站着,高举双刀,慨然喊道:“我反对!”
更何况找一母老虎回家,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事儿。
杀!
双方重重地撞到了一起来。
无论是强大的轩辕八子,还是跟着轩辕野崛起的这些基层班底,还是那秋水先生的隐藏力量,以及轩辕野本身。
我既然率先举起了义旗,便已然是豁出了全部去,环顾四周,高声喝道:“轩辕野狼子野心,先用残忍手段谋害了华族最为贤http://m.hetushu.com明的老族长,然后用蛊虫控制的手段,掌控了华族高层,从而登顶,试图将华族这个有着无数骄傲和传统历史的部落,陷入他狂妄的野心之中,将无数子民扯入战争的阴云里面去——这种卑鄙无耻的人,如何能够做华族的领袖?我反对!”
说话的这人,却正是扬言要大闹会场的屈胖三,这小子也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因为个子矮人小的缘故,不得不跳到了一匹没有主人的烈马身上来,方才让我们瞧见了去。
它散发着一种不可见的光波,试图控制住我的意识,而如果这意识足够强大的话,它就会引爆自己,让我死去。
然而她的话却更加让我为之惊悸。
一根粗铁棍子凭空而来,重重地砸到了我的长剑之上,让我站立不得,止不住地往后急退而去,而后面的攻击又暴风骤雨一般地杀来。
有人恐惧了,我继续向前,然而到底还是给风后的反应时间,她仓皇后退,惊悸地喊道:“仓颉,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我感应不到倏影虫的存在?”
他到底还是太弱了。
风后这个时候已经扬起了手中的玉杖,开始念起了咒诀来。
我的背叛让轩辕野近乎抓狂,他指着我,冲那风后大声喊道:“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这是闹哪样呢?
没有一点儿犹豫,没有一点儿停顿,倏影虫瞬间GG。
这一回,他再也没有了之前面对龙不落的淡定。
啪……
我感觉持剑的右手一阵发http://www.hetushu.com麻,手掌都在嗡嗡发抖。
好在劫在我的旁边,用双刀帮我抵挡了不少。
在我脑中的倏影虫瞬间就开始了蠢蠢欲动起来。
而此刻正是风后通过母虫,准备控制子虫的关键时刻,突然的死亡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仿佛重锤敲在了脑袋之上一般,风后整个人向后倒了去,如遭雷轰。
风后。
但是,为什么这个时候,那个仓颉会站出来,选择背叛呢?
背叛。
我坚信。
我擦,我说她怎么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就是看不惯呢,原来轩辕野居然想把她许配给我?
震惊之后,是一种深沉而浓烈的恨意。
感受到了背叛的风后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中一根宛如婴儿手臂的玉质手杖,厉声高喝道:“仓颉,你难道不怕死么?”
简洁利落的战斗在一瞬间打响,而我的开幕式中,怎么可能少得了这等的强力手段?
幸亏我没有真心投靠!
就在我满心后怕的时候,夸娥英提着棍子就砸落而来,我舞动长剑抵挡,被对方恐怖的力量给死死压制,眼见着风后在旁人的掩护下越走越远,我心思焦急,对屈胖三大喊道:“杀了那个女人,我们才能够赢!”
在我身体里的这条倏影虫,是子虫,而母虫却是在风后体内。
他难道是疯了,不怕死么?
这并不是最让人震惊的,真正让人感到震撼的,是深知内情的那一部分人,他们知晓仓颉之所以选择臣服,轩辕野之所以选择信任,全部都是因为一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