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二十八章 陈留劫

安一直梦想着能够来到我的世界走一遭,然而却最终没有成行,不仅仅她之前是藤族族长,此刻是华族族长,走不开身的缘故,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于荒域世界的人,是无法带到我们这儿来的。
他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他跟了英华真人的俗家姓氏,也信杨,修得一身好手段,特别是轻身之术,我看说是茅山之最,无人匹敌,而此人因为身体缺陷的缘故,在茅山十分低调,但有人也认为他的修为和天分,绝对是顶尖儿的,若非他是旁门,只怕茅山三杰应该叫做茅山四杰了。”
劫走了之后,我方才回过神来,看向了杂毛小道,说萧大哥,你这师弟到底什么来头啊,看起来简直吊炸天啊?
我不太明白陆左的解释,但却知道一点,那就是这是劫自己的选择。
杂毛小道在旁边摸着下巴,说看起来我们似乎认识。
陆左皱眉说道:“什么是魔将?”
我吓了一跳,赶紧把他给扶了起来,说你既然是萧大哥的师弟,自有身份,之前的事儿就都忘记了吧,我可教不了你这么厉害的徒弟。
这事儿洛小北曾经提过一次,说会魂飞魄散。
我这般说着,劫却严肃地说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上辈子拜了一个师父,这辈子也拜了一个师父,这事儿我不会忘——若是没有您,我或许永远都只是陈留只知道打猎混日子的懵懂之人,既报不了这一世的父母www.hetushu.com血仇,也回返不得这个世界,就只是这一点,你足以成为我的师父。这是命运的安排,不过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等日后,再来聆听师父教诲……”
啊?
屈胖三不置可否地说着,而随后陆左问明了我们所在的地方之后,开口说道:“既然已经来到了鲁东,那就顺道去崂山走一遭吧?”
这样的人,居然还认我当师父?
劫说完这些之后,转过身来,朝着我结结实实地拜了一下。
茅山四杰?
这姿态,不知道比我潇洒几多。
他们只会相互融合,不会吞噬。
杂毛小道笑了,说也罢,去见见两个老头子,问问他们对现如今江湖的看法吧。
屈胖三问去天山干嘛?
我没有再说话了,如此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劫终于长吸了一口气,然后站起了身子来,朝着我点了点头,又向陆左说道:“多谢您给我机会。”
再有一个,就是接下来的行程。
杂毛小道呵呵一笑,说你这话说得有问题,论起关系来,他可是你的徒弟,比我亲近许多呢。
杂毛小道依旧笑,说陆言,说起来你倒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这劫呢,他是我大师兄从山下捡来的一孩子,出生之时天有异象,电闪雷鸣,而他生下来的时候天生长毛,宛如猿猴一般,被叫做毛孩儿——这是返祖现象,算不得太稀奇,只不过他父母嫌其古怪,想要把他给扔了去。我大师http://m.hetushu.com兄过意不去,将其带上了山,后来他成为了我小姑师父英华真人的弟子,也是唯一的男弟子。
因为他手中的天龙真火。
而陆左也跟我保证,一旦出现异状,他会立刻送劫返回荒域去,不会让他受到太多的伤害。
现在我们面临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在于陆左和朵朵脑袋上面的通缉令。
商量了一下,我们决定不管陆左身上的这案子,先去天山。
其实这个跟当初禹王九鼎镇中原有关,一切被分割出去的化外之地,都有强者生存,如果两边能够自有来往,说不定就会扰乱得中土大乱,方才会有这样的规则。
我说那后来又是怎么回事呢?
啊?
他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而这一切都是我所不知道的。
劫点头,说对,我习惯了一个人独来独往,人多了,反而会心慌;不过各位放心,不管何时何地,你们都是我的朋友,这一点,我以我的灵魂保证。
杂毛小道疑惑,说不是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么?
哦……
但劫会否是另一个例外呢?
这可不是厉害到没谱了?
然而后来陆左告诉我,说不管是部落少年劫,还是神秘人劫,他们其实都是同一个意识,不同的表现而已。
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上一世的身份,叫做杨劫,是茅山宗英华真人的弟子。”
当确定了周遭的环境之后,我将心神转移到了劫的身上来。
我有http://m•hetushu•com点儿亚历山大啊……
我还想再问些什么,陆左拦住了我。
他的身法宛如轻灵的燕子,几个起落,人便不见了踪影。
那茅山三杰之中,黑手双城陈志程现如今是宗教总局副局,符钧是茅山宗当代掌教,而杂毛小道则是上一代的掌教,个个都是吊炸天的人物,这个杨劫,居然能够与其并列?
劫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他。
杂毛小道皱眉,说你这是准备离开?
劫点头,说对,我的确是给人所害,而那人并非杨知修。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咱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了旁边的杂毛小道,而那家伙则是猛然拍了一下手掌,说哈,我就知道,那天远远看你出手,就差不多能够猜出了一个大概来——杨劫师弟,不是说你被杨知修所害,迷失在时空乱流之中了么?
杂毛小道说你既然说自己并非杨知修所害,那人到底是谁?
难怪他能够在千军万马之中取下风后的头颅,而这仅仅是他这副身体还不能够承载的情况之下。
杂毛小道告诉我,说杨劫素来低调,之前曾经跟随大师兄混过一段时间,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突然转了性子,求得我师父同意,通过茅山后院的时空乱流,出入类似于荒域、黄泉这般的地方,修行修心,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但据说就连杨知修对他也是十分忌惮,只可惜后来我重返茅山之事,才听说他hetushu•com已经在时空乱流之中死掉了,当时还可惜了一回,觉得茅山又少了一人才,没想到居然是这般情况。
或许觉醒了,对他本人来说,会有更大的好处,不用再拘束于现在的状态。
我甚至都听不懂他们之间的对话,但看起来陆左和萧克明似乎知道一些秘辛。
我看着劫,发现他初临这个世间的时候,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一块,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就好像是一条到了岸上的鱼,有一种喘息不过来的感觉,而且浑身的骨骼劈啪作响,无意识的颤抖和抽动,瞧得我一阵担忧,问你没事吧?若是有事,立刻送你回去。
我们不敢说明具体缘由,只是告诉他,说杂毛小道想要去见一下自己的师父,说清楚自己离开茅山宗的缘由,获得谅解。
陆左咧嘴,说客气,不过现在你可以说明自己的身份了吧?
劫对着杂毛小道说道:“师兄你可能并不知晓,我一直都在暗中追查杀害我师父英华真人的凶手到底是谁……”
他告诉我,说给劫一点儿时间,他需要安静。
对于这件事情,我其实并无把握,然而劫却一再要求希望随我们同行,我之前有些疑虑,担心这并不是他本人的意见,而是另外一个意志。
劫的事情不过是一插曲,杂毛小道告诉我,说劫此人最重信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所以让他自去,不用管他,日后有缘,再见便是了。
这时陆左突然插嘴了,说你是杨劫之前,还是什么m.hetushu.com
劫抬起了头来,有些冰冷的脸上咧了一下嘴,说各位指的,是我前世的身份么,还是什么?
屈胖三是个例外,他虽然出生在荒域,但本身还是凤凰蛋所生,不受拘束。
说罢,他双手抱拳,朝我郑重其事地又拜了两下,方才转身离开。
杂毛小道的脸冷了下来,沉声问道:“那人是谁?”
劫摇头,说这个事情,我暂时不能够肯定,我会继续追查此事的,等有了结果,一定跟师兄汇报。
能够这么玩儿的,估计也就只有陆左了。
茅山宗?
劫没有作声,只是一点儿、一点儿地调整着呼吸。
他若是恢复之前的修为,指不定有多厉害呢。
劫摇头,说不,一开始的时候我也以为是,但后来却开始怀疑了起来,因为有很多地方并不能够自圆其说,随后我发现这其实跟我茅山宗内部的人员有关,再然后,我怀疑到了当时的话事人杨知修身上,然而在我想要追查的时候,却发现陷阱重重,有人开始想要对付我,后来的时候我被逼入后山乱地,给人推进了时空乱流之中,肉身绞毁了去……
沉默了许久,他开口说道:“我还是魔将。”
陆左说我好奇心比较重,都想知晓。
听他说了一个大概,我方才知晓这劫有多厉害。
劫不肯说了,他对我们说道:“此事无关大局,经历了两世轮回,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状态,现如今的我,便是我,便是陈留劫,不再是任何人的附庸或者从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