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三十八章 扑朔迷离

蒺藜公主双眼仿佛能够说话一般,盯了陆左一眼,然后说道:“为何?”
果不其然,她给我们介绍,说是顶级的瑶池玉液原浆。
陆左眯着眼睛,却并不说出真实的目的来,只是笑了笑,说听说神池宫的贸易大会天下闻名,又有许多好货,特地过来见识一二。
陆左看了被叫醒来的杂毛小道一眼,后者点了点头,他沉吟一番,说你刚才不是还吵着饿么,有免费吃的,咋又退缩了呢?
他显然是害怕什么。
我心中吐槽着,不过也知晓了请我们过来的人,并非是神池宫的宫主卫神姬,而是这位不知道什么来历、竟然敢跟雪峰未来主顶牛的蒺藜公主。
我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房间里就只有一个女人,卫木也没有在这里面,有些诧异,而这个时候,那迎宾却开口说道:“蒺藜公主,您的客人已经到了。”
屈胖三涎着脸,说所以说你们吃完了,记得打包回来吃嘛。
哦?
茶方喝罢,那菜便陆续上了过来,我打量了一下,瞧见人家这菜式,应该比卫木宴请我们的那一顿档次要高过好几倍。
我打量了一眼杂毛小道和陆左,发现他们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并不惊讶。
然后还有酒,这酒的包装可比之前那瑶池玉液要厉害许多,竟然直接是一玉质的酒瓶,能够用这样的包装,说明人家的这酒,必然是价值千金的。
怎么是她?
陆左和杂毛小道并不介意,大方地入座了去,而和图书我也跟在旁边,敬佩末座。
呃,两位英雄?
蒺藜公主笑了,说箫掌门的符箓之道,天下闻名,世间魁首,若是能够出手,想必会大放异彩。只不过以您的身份地位,摆摊卖货,实在委屈,我父亲名下的天一阁,是神池宫一等一的商家,您若是有些作品,我代表他以市价收购,你看如何?
我也是故作镇定,站在了两人的身后,瞧见那蒺藜公主走到跟前来,笑吟吟地浅浅一礼,然后说道:“很抱歉,用这种方法引两位前来,实属无奈,只是怕两位看不起小女子,不肯赴宴而已;还望两位誉满天下的英雄,不要怪罪小女子才好……”
都是老狐狸。
神池宫对于此有着比较宽松的态度,基本上用发的那玉牌来识别对方,而这些人并不愿意旁人知晓自己神池宫代理人的身份,所以很少有人如我们一般,直接暴露出自己的本面目。
看背影年纪应该并不算大啊?
杂毛小道哈哈一笑,自谦地说道:“些许名声,都不过是同行之间的相互吹捧而已,符箓之道,在于静气凝神,我这里作品不多,就不露丑了。”
杂毛小道也笑了,说年纪不大,心眼不小。
当下便是喝酒聊天,谈些风月,不过大家的酒兴并不高,没一会儿饮宴便结束了,我们起身告辞,望着那满桌子的佳肴,许多都没有动过几筷子,我也没有提出要打包。
蒺藜公主伸手一掏,摸出金丝秀囊来,放http://www•hetushu.com在桌上,说道:“我这里有一万贝币,且当做定金,如何?”
我虽然品不出什么味来,喝茶如牛饮,但却也知道这茶的珍贵之处。
朵朵生性安静,也不愿意去参与什么宴席,接受了这安排,而屈胖三则是有些喜出望外,嘿嘿笑,然后招呼我将兜里面的干粮全部都掏出来,在我们打包回来之前,他先请朵朵吃顿泡面,填一顿肚子。
这时不远处走来几人,为首的却正是雪峰未来主卫木,陆左笑了,说这事儿我们都说不得准,还得这当事人来说明。
陆左笑了笑,说不是你母亲,其实是蒺藜公主。
蒺藜公主笑了,说陆左、萧克明两人大名,誉满天下,小女子也是如雷贯耳,所以就想见一见两位,以解倾慕之情。
面对着这个颇有心计的女子,陆左显得很平静,说怪罪倒谈不上,只不过有点儿疑惑而已——你我并无交情,蒺藜公主为何要请我们过来赴宴呢?
我有些疑惑,问到底怎么回事啊?
说话间,那女人却是转过了神来,笑吟吟地朝着我们望了过来,我这才发现对方并非我们想象中的神池宫宫主,而是昨日与卫木险些争端的那个女子。
这个时候,陆左却没有端杯子,而是伸手拦了一下,说道:“公主,且慢。”
说到阔气,还是这位蒺藜公主出手大方,卫木给了五百,她就直接给出一万,这是要砸死人的架势啊?
事实上,陆左和_图_书和杂毛小道都是戴了人皮面具的,而我则是稍微弄了一下,变得不太像我自己。
我们端起茶盏,稍微饮了一下,顿时觉得茶香四溢,又有一丝莫名的甜苦之意,在舌尖流连,让人的心神莫名就是一松。
这位蒺藜公主,当真舍得下工夫。
陆左翻了一下白眼,说我们过去,是别人请客,咱连吃带拿的,有些不太好吧?
得了,在人家眼里,我特么根本就不是一人啊?
这般说,他提出来,说由他来看管东西,让我们自己去便是了。
陆左没脸地捂着额头,然后说道:“那行吧,让朵朵陪着你。”
蒺藜公主。
结果屈胖三说这些东西可是我们发家致富的手段,客栈这里人来人往,刚才过大厅的时候,瞧见好些个眉眼不善的家伙,若是给人偷了去,那我们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这时有人过来上茶,蒺藜公主说道:“阿木那笨蛋太小气了,招待贵宾,却用寻常茶叶——这是我天山神池宫最为著名的雪莲冰茶,提神养颜,平心静气,效果十分不错,诸位尝一尝。”
众人饮了,她又斟酒,然后举杯说道:“两位第一次来我神池宫,作为地主,我再敬两位一杯……”
不过越是如此,越让陆左和杂毛小道生出惊疑之心,两人连忙找了一个借口,拒绝了此事。
待服务员离去之后,蒺藜公主亲自给我们斟满了酒,然后举起了酒杯来,说道:“第一次跟两位心中的偶像喝酒,着实有些激动,和*图*书这一杯,敬在天山之战力挽狂澜的两位。”
从客栈赶到饕餮楼会所,差不多用了一刻多钟,路上陆陆续续看到一些非神池宫的外来行商。
这人便是天山神池宫的宫主卫神姬?
好茶。
啧、啧……
所以那白色面具就没有戴着的必要了。
我们离开客栈,然后缓步而行,此刻夜幕初上,神池宫外城之中一片华彩,除了那种晶莹剔透的华贵水晶之外,这儿的建筑多喜欢用那木材,行走其间,颇有一种穿越回古代的感觉。
说罢,她斟酌了一会儿话语,然后说道:“几位可别误会,我只是听说两位莅临我天山神池宫,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如果有需要帮忙的,我这边会尽量出手帮助……”
说罢,她举手说道:“请入座。”
大家的思维都是极为清晰的,绝对不会做舍本逐末的事情,所以一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立刻就忙碌起来,将采买的东西给放好,然后准备好前去赴宴。
屈胖三理所当然地说道:“有什么不好?你就说家里面还有个小家伙饿着肚子呢,于心不忍,要是那傻小子卫木机灵一点儿,说不定还能再给一些贝币呢,你说对不?”
卫木一脸骇然,说怎么是她?
离开了饕餮楼,行于路上,陆左微微一笑,说这个女孩子倒是挺有趣的啊。
哟呵……
他说话不卑不亢,尽显大家风范,那蒺藜公主听了,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笑了笑,说小儿女手段,倒是让大家见笑了。
陆左说无功http://m.hetushu.com不受禄,您这般厚爱,让我们兄弟几人着实有些不安,我不习惯拐弯抹角,你用这样的手段将我们请过来,自有用意,还请如实相告,免得我这边筷子不敢提,酒也喝得不痛快,你说是不?
双方碰面,卫木走到我们跟前,匆忙说道:“我刚才去客栈找你们,他们说有人发请帖,以我母亲的名义让你们去饕餮楼赴宴,到底怎么回事?”
一路走,最终来到了天海阁的旁边。
我、陆左和杂毛小道三人跟随着迎宾往里走,瞧见宽敞的包厢之中摆件堂皇,而有一个女子则站在了对面的窗边,穿着明黄色的宫装,露出一抹滑如凝脂的香肩出来,凭空多出了几分美艳之色。
天宫阁,饕餮楼最尊贵的包间。
陆左伸手过来揽我的肩膀,说别啊,去长长见识也是不错的……
我说我去也没有用,要不然就留在这里,帮忙先把这些东西弄出来吧,时间有限。
那蒺藜公主倒也豁达,我们不愿,她也不逼迫。
之所以明白这些人的身份,是因为他们大部分人都带着白色的面具。
我们前来天山神池宫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见陶地仙一面,而赚钱购买法器,只不过是顺势而为,捎带手的东西。
迎宾告诉我们,说主家已经到了,让我们直接进去便是了。
抵达了饕餮楼,我们将请帖递给了迎宾,对方打量了我们一眼,然后微微一笑,带领着我们朝顶楼走去。
她笑颜如花,再加上人长得明丽娇艳,倒也让人生不出讨厌的想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