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三十九章 他乡遇故知

卫木点头,说我自有办法,不用介意。
陆左说怎么不是她?
我这个时候才知晓,自己这手艺简直是太磨人了。
我去其他房间找寻,也没有一个人。
随后屈胖三和杂毛小道会在上面布置微型法阵,以及勾勒符箓,有的只是颜料附上便可,有的还需要更加细微的精雕细琢,这些才是最为费神的事情。
我看了一会儿,决定先找到组织再说,毕竟我兜里一毛钱都没有,看到什么,也只是饱眼福而已。
她若是知道我们过来,是为了见上陶地仙一面,只怕不知道该如何想……
呃……
我们听到,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开始找筷子抢肉,弄得屈胖三大叫,说你们不是去吃大餐了么,犯得着跟我抢鸡腿么?
画符这事儿,并非是一挥而就的事情,它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宛如作画一般,需要灵感和全身心的投入。
最痛苦的,其实就是我。
啊?
这三样东西,陆左是自个儿玩的,杂毛小道需要绘制符箓,然后还要给我们的法器加点儿料。
卫木说我倒是认识几个大商家,你们若是有东西出来,我可以帮你们推荐一下。
他犹豫一会儿,还是告诉了我们:“这蒺藜公主,她是我未来的媳妇儿。”
一番哄抢,桌子上的饭菜给风卷残云了去,随后我们叫来店小二收拾,然后开始谈起了接下来的赚钱大计来。
走在街上,我发现人果然是出奇的多,熙熙攘攘,和图书让原本宽阔的街道都变得狭窄起来,我顺着人流而走,发现在临湖那边的广场人最是多,便挤了过去,到了跟前的时候,发现到处都是摆着的摊儿,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眼花缭乱。
这里面杂毛小道的任务最重,不过倒也难不倒他。
当弄完了最后一件的时候,我终于沉不住了,没有再管后续抛光和做旧等诸多工序,直接倒在床上睡着了去。
我们都为之一愣,随后杂毛小道大笑了起来,说阿木,那女孩儿看起来可是比你大上一些啊。
反观我这边,倒是一个工匠活儿,只需要手熟便可。
我准备出去,掌柜的给了我一个白色面具,说今天人多,从各地赶来的人都有,戴上这个东西,能够少去许多的麻烦。
这场景让我们都为之诧异,我惊得眼珠子都差点儿掉下来了,连忙问怎么回事,这是准备吃霸王餐么?
我有些慌了,跑出来问店家,方才知道今天是贸易大会的第一天,我的同伴们都上街去闲逛了。
我满心忐忑地返回客栈,结果刚刚走到门口,就闻到一股扑鼻的香味,忍不住走进房间一瞧,没想到那桌子上摆满了盘盘盏盏,鸡鸭鱼肉,甭提有多丰盛了。
他问我怎么不去,我忍不住翻了白眼。
屈胖三一边吐着骨头渣子,一边得意地说道:“大人我会做这么跌份的事情么?”
她估计是以为我们是卫木的外援了,所以才会如此。
卫木与我们www.hetushu.com分别,而我们则返回了客栈这边来,路上的时候我有些不安,说本来答应给屈胖三打包大餐回去的,结果我们这会儿双手空空,着实有些不知道如何见他。
卫木问我们,说她找你们,可是知道了陆兄和萧兄的身份?
这几天的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只睡一两个钟头,就给屈胖三这个黄世仁给叫醒了过来。
我需要负责所有的雕刻和塑形工作,而且还需要在屈胖三的框架里面来完成。
紧接着鸡翅木被分解成了若干方块和牌子,做成了五尊宝塔和十二面木牌。
陆左说其实我们也没有吃多少,不行就直说呗,相信他会理解的。
听到这话儿,卫木有点儿不好意思,说各位,我自小不管俗物,零花钱也有限,所以……
屈胖三说怎么了,人宫主跟你们摆脸色了?
他主攻画符,然后就是给我指导,说得困难,其实做下来反倒是清闲,因为有很多的一部分,其实是跟屈胖三有所重叠的。
至于最后的法器部分,则需要由我来塑形,然后由屈胖三和杂毛小道两人进行布阵与画符,又由我在加工,最后给朵朵开光。
陆左点头,说对。
卫木紧张地说道:“可谈了些什么?”
我当下就是一愣,忍不住问道:“这蒺藜公主到底什么来头?”
我一听这声音,顿时就愣住了,问道:“朱炳文?”
别人家的大师,需要花上十天半个月方才能够完成的事情,和-图-书我被逼得一两个小时就得将它弄好,要不然屈胖三就冷嘲热讽,极尽讥讽之能事。
不过天山神池宫乃极为神秘之地,这种古怪规矩也不是我们所能理解的;再说了,据说天山神池宫的此任宫主和前任,皆为女人,或许这也是传统。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屋里子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杂毛小道这个时候严肃起来,说阿木,除了我师父之外,你母亲和外婆有没有别的原因,对我茅山宗不待见?
陆左说她提出由她父亲的天一阁来收购老萧所制的符箓,并且还拿出了一万贝币的定金,不过给我们拒绝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人与我撞了一下。
我说什么啊,我都没吃饱……
屈胖三在布置了任务,然后给我下达了相关的要求之后,自个儿睡去,陆左回到房间里自己鼓捣,反倒是杂毛小道睡了一天,晚上有些精神,便先弄出了一些符箓来。
我问到底怎么回事,结果他拿捏不肯说,最后还是朵朵告诉了我们实话。
这会儿我们终于明白了蒺藜公主出面拉拢我们的原因,原来是为了与卫木竞争。
陆左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屈胖三聊起,他捧腹大笑,哈哈哈,然后又说道:“我说也是,人好歹也是神池宫的宫主,怎么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呢?且等着吧……”
屈胖三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一件事情,知识就是力量。
鸡血石被我雕刻成www•hetushu•com了翻天印形状的印章。
啊?
弄完这些,我已经是精疲力竭了,然而这还只是开始。
我心中疑惑,这卫木所说的外婆夫家,不就是他外公么,但为什么会用这么古怪的一词语,来代替呢?
原来他跑去跟客栈老板一通瞎聊,讲的是风水和招财聚宝的法阵,结果硬生生将老板给聊跪了,不但白送了一周的房费,而且还保证只要有吩咐,顿顿大餐少不了。
我们都笑,又聊了几句,卫木说道:“既然这事情蒺藜知道了,我母亲估计也会得到消息,而我外婆虽然在百丈冰窟,但想必也不会太晚,这事儿我得提前做一些准备,免得她们到时候知道了情况,而不是我汇报的,会比较被动……”
和田玉给我依照形状,弄成了一头大口貔貅,在雕琢的过程中,那大匠的感觉附体,使得我发挥超常,惟妙惟肖的样子,让众人都为之赞叹。
卫木苦笑,说可不是么,不过我外婆却还是坚持让她在我成年之后,与我成亲,而且她跟我母亲还有约定,说在这期间会考察我和她,谁若有才干,谁便是未来的神池宫宫主,而另外一人则专心传承血脉便是了。
卫木脸色惶惶,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可估量的事情,我们都为之诧异,问这是为何。
杂毛小道沉思了一下,说阿木,对待家人,坦诚最重要,如果没有什么好办法,你最好跟她们直说。
随后那阴沉木给我按照屈胖三的要求,雕刻成了一面龙形令牌m.hetushu.com
卫木回忆了一下,说我从小的时候,见过几次有人在我外婆面前提起茅山宗,她发火时的场景,所以,我觉得这事儿应该是由来已久的……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几乎是全天都蹲在了房间里,先是将那一方小叶紫檀给切割成十八个小方块,然后将每一个小方块都给雕刻成不同的圆形佛陀,接下来就是去角抛光,然后交给朵朵处理。
总结起来,我们这边的作品有三种,一种是陆左的蛊,一种是杂毛小道的符箓,还有一种是我们协作而成的法器。
我没有拒绝掌柜的好意,接了过来,然后离开。
卫木说她父亲是我外婆夫家的侄子,当初我外婆夫家举起叛变,唯独她父亲旗帜鲜明地站在了我外婆这一边,对于这件事情,我外婆一直记在心上,而蒺藜公主自小便十分乖巧,颇得我外婆欢心,所以方才会有这样的狗屁约定。
这是人群太挤的缘故,对方戴着白色面具,回头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对不起……”
这没日没夜的干活,让我实在是太过于疲惫了,即便是修行者的身体,也有一些扛不住。
他窘迫起来的样子十分好笑,我们都忍不住笑出声了,陆左说道:“好货不怕没人买,我说过,你给的钱,我会原封不动地还给你,而且我们还会大赚一笔的,这点儿本事我们都有,你不用太多担心——所以钱是收买不了我们的。”
我们将材料给拿出来,进行了一部分的讨论之后,开始分配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