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四十六章 惊天变

朱炳文看了我一眼,我给他介绍,说这是我师父,也是我堂兄陆左,旁边这个道士,是萧克明。
没想到这个时候,那卫神姬对女官说道:“照我母亲说的去做。”
他肃然起敬,说原来是苗疆蛊王,和茅山宗掌教?失敬、失敬!
卫木吓了一大跳,赶忙问道:“我母亲和外婆呢?”
朱炳文深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应该是下午四点多。”
听到她这不痛不痒的命令,我们的脸色都有一些不太好,而随后她有吩咐,让人前往客栈那里,找到朱炳文的师父一行人,查明是否确有此事。
银姬宫主却拦住了我们,说目前的形势未定,几位留在宫中,方才安全。
听到这话儿,朱炳文当下就要发作了。
卫木说不可能吧,我神池宫在山门那儿,做足了手段,而因为之前的传言,走马队在那里也是加了人手的。
这个时候陆左站了起来,对银姬宫主说道:“前辈,此事应该没有错,若是这样,我希望你更应该让老萧去见一下他师父,将此事给谈妥,而我们则可以帮忙,前往山门处去防备……”
杂毛小道指着旁边一言不发的神姬宫主,说可这一位,方才是真正的神池宫宫主。
啊?
朱炳文从进来的时候,脸上就浮现出了纠结无比的表情,一直到与我目光相对,方才轻松一点儿,听到我问起,他咬了咬牙,然后说道:“陆言,我听说你认识神池宫的少宫主……”
http://www.hetushu.com他叹了一口气,随即盯着我说道:“不过我听旁人说起,天山神池宫的宫主为人和善、亲切,待人很不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人,而你又与神池宫的少主交好,如果我师父真的那么做了,必将是涂炭生灵,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此次乱事,思前想后,方才决定找你……”
说罢,她看向了卫木,说去外面,叫侍卫长进来。
银姬宫主听到,却笑了起来,说你们都是客人,如何能让你们奔波呢,显得我神池宫无人。
银姬宫主平静地说道:“我肩负着整个神池宫众人的责任,不可能光听一两句话,就什么都相信,一切都需要调查……”
屈胖三慌忙摆手,说对不起,一不小心说了实话。
银姬宫主开始发号施令:“传我口令,叫迦叶统领带人前往山门之处探查消息,如果有任何可疑人等,一律缉拿;另外让阿史那将军立刻赶到我这里来,有要事相商;令外城统领发动走马队,进行小规模戒严,除了有令牌者,任何人都不得出入……”
而更加过分的,是银姬宫主要求加强内宫的守卫,加派比平日里多上三倍的人手,并且在迦叶将消息核实之后,立刻召集内城各大家族的族长前来叙事。
卫木显然不太同意他外婆的意见,不过却还是走到了殿外,将一位女官给叫了进来。
杂毛小道摆了摆手,说什么茅山宗掌教,我早就http://m.hetushu.com给开革出茅山宗了,现在不过是一乡野散人而已,你说你的。
说罢,她带着神姬宫主离开了殿宇。
那人说在外面领人交战呢……
朱炳文本是乡间一劁猪匠,生性豪侠,面对着卫木也没有太多的紧张,而是看着我,认真地说道:“我师父与蒺藜公主这边谈崩了,对方说要关他十年,好好劳教一番,我师父费尽唇舌,都没有办法说动对方,结果下午的时候,有人过来找他,说与其如此,还不如反了,帮着他们把外面的援兵放进来,将神池宫现在掌权的这伙人,都给一锅端了去……”
这话儿一说出来,原本显得十分淡定、甚至有几分嫌恶的神池宫几人立刻就站了起来,卫木最是焦躁,直接冲到了跟前来,冲着朱炳文问道:“你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朱炳文痛苦地说道:“此事我也不打算管的,一来师父待我如再生父母,二来以我的能力和手段,在这其中,不过是随波逐流的小虾米而已……”
我指着在那边坐着,并未起身的卫木,说那就是。
杂毛小道有点儿发怒,而这个时候陆左却伸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之上,示意道:“老萧,别激动。”
听到这话儿,反而是杂毛小道忍不住了,说前辈,你这是不相信我们啊?
这句话好像刺到了卫木,他本来满是歉意的表情一下子就消散了,涨红着脸,说你怎么能够这么说我外婆呢?
朱炳文和*图*书过来干什么?
我这个时候也走到了跟前,听到这话儿,看向了朱炳文,说炳文,到底怎么回事?
陆左问道:“怎么了,这么着急赶过来……”
听到这话儿,银姬宫主脸色就有些难看了,她沉思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朱炳文听到,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开口说道:“陆言,有人联络我师父,让我师父帮着他们一起,去打开山门,将外人给放进来,把神池宫给变了天去……”
卫木更气了,翻着白眼,不知道怎么说这个熊孩子才好,而这个时候陆左走到了朱炳文跟前来,问道:“那人找你师父,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卫木焦急,说外婆,我想跟着你们一起去……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我特么都快要睡了,你以为我要过来啊?还不是陆言这熟人跑过来,非要央求着我带他过来见陆言,我有什么办法,他说有关系到神池宫生死存亡的消息,差点儿还给我跪下了,我难道视而不见啊?
卫木急冲冲地想要出去,而这个时候,陆左却一把拦住了卫木,严肃地说道:“你想救神池宫么?”
屈胖三在旁边笑了笑,说没事儿,深宫怨妇嘛,我们都懂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银姬宫主说话了,朱炳文愣了一下,看向了我,我给他介绍,说这位是神池宫的上一代宫主,也是卫木的外婆;那位就是现任宫主。
朱炳文瞪大了眼睛,说你难道不信我么?
啊?
我脑子有hetushu.com点儿糊涂,而这个时候陆左和杂毛小道都站了起来,迎了上去。
银姬宫主严厉地瞪了他一眼,说你在这里陪着你的朋友就是了,不要添乱——这里有好茶,不要亏待客人。
朱炳文回忆了一下,说我只是在隔间听到了个大概,对方在外面有一支大部队,荷枪实弹,不但如此,而且还有据说是足以碾压神池宫的力量,宫内也有接应的人,叫我师父,是觉得他老人家的威望和修为足够,应该能够帮助打开山门……
我一脸正色地说道:“炳文兄,你我是患难之交,我对你,敬如兄长,如何会不信你呢?只不过此事太过于离奇了,希望你能够说得具体一点,也好让我们知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两人离去之后,卫木一脸沮丧地向我们道歉,说对不起,我外婆很固执的,谁劝也不会听,我和我母亲都没有办法……
我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说你能够这么想,必然是极好的——那人找你师父,还说了些什么?
朱炳文有些着急,说不光是我师父,那人说他们在神池宫中,有许多强力的内应,连守门人,也给他们收买了。
说罢,他朝着银姬宫主拱手说道:“如此也好,我们今夜,便在这里叨扰。”
银姬宫主直言不讳地说道:“我只是怕到时候一片混乱,你们会跟神池宫的走马队发生冲突……”
“你师父叫做什么名字?”
银姬宫主眉头一挑,说原来是灵鹫山的郭谨铭,修行小无相功和-图-书的他最擅长模仿,精通天下法门,此人是西北之地仅次于北疆王、蒋千里和慧能和尚的顶级强者,的确是有值得拉拢的资本——不过我天山神池宫的山门,自有大法力护佑,即便加上他,也未必能够打得开来。
他显得十分平静,仿佛一切都在心中似的,而我却是满心疑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不到一刻钟,外面有人慌里慌张地进来禀报,对卫木说道:“不好了,少主人,山门被人打破了,放了许多不知身份的人进来,外面乱成一团了……”
他是经过了巨大的心理斗争,方才跑过来找我,将这消息告知于我的,结果这位银姬宫主一通命令下来,弄得他好像是卑鄙的告密者。
“你……”
我有些紧张,说你讲的这些,都是真的?
银姬宫主起身,说我这边有事,且让卫木陪着你们。
杂毛小道不阴不阳地说道:“放心,再大的变故,也不会有人能够威胁到我们的生命安全的。”
陆左沉吟了一会儿,说若是四点多的话,只怕该做的准备,已经都做了……
听到这里面有那么多的大人物,朱炳文明显有些紧张,不过他看了我一眼,还是开口说道:“郭谨铭。”
陆左摇头,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只有等待消息了。
女官离开,分配任务,而这个时候陆左和杂毛小道都站了起来,朝着面前两位女主人拱手,说既然贵方不愿让我们前往百丈冰窟,那么我们便暂时离去,不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