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四十八章 暗夜杀戮

就在这个时候,从我旁边又跑来一个家伙,瞧见我们两个,低声喊道:“你们是谁?”
冯铁柱在释放了心中的恐惧之中,终于不再多言了。
对方采用的是点射,落点十分精准,若不是我反应快速,赶忙拉着发愣的冯铁柱躲到了拐角处去,只怕这子弹就已经要钻到了我们的身子里来。
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我赶紧就阻止了他,说别说话,有人!
长剑以一种快到了极致的速度,从对方的刀锋之上掠过,将此人的脖子给斩断了去。
我仔细一看,这是一把崭新的AK枪族的冲锋枪,从上面刚刚擦过的枪油来看,应该是刚刚装备起来的,我下意识地用军训时候的知识拆解了一下弹夹,发现里面还有十几发子弹。
我出动的一瞬间,对方就反应了过来,枪口掉转,猛然扣动扳机。
我看向了另外一人,被斩断成了两截的他也化作了熊熊燃烧的火焰来。
因为对方戴着黑色头巾,使得头颅并没有滚落在地。
枪声终于响起,而那人的上半身也随着落到了地上去。
胖三哥?朵朵你这么叫他,他会上天的呢……
怎么回事?
我拿了枪,又收起了破败王者之剑,赶紧离开,因为我感觉又有人在快速接近了。
啊……
这事儿,简直是有点儿超出想象了。
我找到了伏击点,然后等待着,结果那队人马很快就冲到了我的面前来,我正准备扣动扳机,却发现这些人并非那些身穿黑袍的和_图_书黑暗真理会。
我不动声色地拔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这把金剑经过虫虫用特殊的虫液处理之外,显得格外老旧,就好像是从粪坑里面摸出来的破铜烂铁,在这夜里最是不显眼,而旁边的屈胖三,朵朵也各自调整了呼吸来。
手雷。
陆左的战斗宣言十分平淡,仅仅只是一句“注意安全”,便再无任何的豪言壮语。
我正满心惊骇,突然间瞧见好几处高楼之上也有同样的火焰冒出,而这些地方,正是刚才那些家伙占据的制高点。
功夫再高,一砖撂倒,这种建立在现代武器之上的绝对优势,对于眼光只局限于江湖斗殴的神池宫来说,实在是一种巨大的冲击。
冯铁柱回头,结合远处的灯光打量了对方一眼,喊道:“腊八,是我,冯铁柱,你受伤了?”
就在我打量这人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到了一阵没由来的恐惧,下意识地往旁边猛然一滚,感觉到身后陡然一热,光明大放。
当瞧见刚刚还在与我们对话的腊八一瞬间化作了飞溅的肉块,冯铁柱下意识地就要大叫了起来,而我则适时地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既然是热兵器战争,那此刻就绝对不能与江湖斗殴一般,手持长剑,大开大阖,而是隐藏自己,然后一击而出,随后再一次潜藏。
我一边跑,一边检查手中的冲锋枪,要知道大部分男人对于枪械,其实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喜爱,我自然也一样。m.hetushu.com
不过即便如此,那子弹射在了墙边上,崩起的碎石和尘土,也让我有些惊骇。
而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能用枪快速击毙敌人,我最好还是习惯一下。
此时的我,已经冲向了另外的一人。
蒺藜公主与她的人将我给围住,然后问道:“你一个人?出来干什么?”
我待他停住,然后对他低声说道:“你往回跑,跑回内城去,如果遇到了卫木和萧大哥,把这里的情况告诉给他,知道么?”
看起来,屈胖三和朵朵已经得手了。
砰!
本来准备扣动扳机扫射的我愣住了,而就这一下,对方一下子就看到了我。
这就是拜火教么?
冯铁柱仿佛想要跟我坚持一下,却又没有什么胆量,对我说了一声“保重”,然后慌忙往后跑开了去。
对方用的是手枪,抬手便射,我哪里能够给他机会,当下也是移形换位,一下子出现在了敌人的左前方,然后长剑上撩,以一种极为诡异的角度将对方的手掌给斩飞了去。
冯铁柱处于巨大的震惊之中,浑身都在颤抖,哆嗦着说道:“那你呢?”
我的话语没说完,那黑疙瘩准确地落到了声音最大的腊八身边,然后在一瞬间,化作了巨大的火焰,将人给吞噬了去。
然而对方快,却到底没有我快。
好凶狠。
我跟她解释着来龙去脉,希望将事情给讲清楚,然而就在我讲述的过程中,一个在我身后的家伙突然之间冲了上来,http://www.hetushu•com想要将我给扑倒在地去。
那人一声惨叫,却并未有退缩,反而是更加残忍的冲上前来,从腰间拔出了一把黑色弯刀,朝着我劈砍而来。
我全神戒备,一听到动静,立刻便拉着冯铁柱往旁边的障碍物那边跳了过去,又朝着那浑然不觉的走马队成员喊道:“趴下,快趴下……”
这时我终于明白了这一支队伍的可怕,对方是修行者,而且还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这两者身份的叠加,就显得格外恐怖——他们有精准的射击能力、高效的移动手段,还有强悍的持续作战能力,凭借着手中的现代武器,他们甚至可以无视修行者之间的差距,越级击杀顶尖的高手。
这一次来的人,更多。
他这是在叫帮手。
很好,如此凶悍的角色倒是让我少见到,我没有任何犹豫,再一次挥出了长剑。
我连斩两人,只是弹指之间,随后我左右打量,发现并无其他人,便走过去,蹲在了地下,然后将那头巾掀开,定睛一看,却是一个脸型消瘦、留着一大片胡子的男人。
结果那人并不理我,还在说着,就在这时,不远处居然扔了一个黑疙瘩来。
老子还真的没有正经的热兵器战争过呢……
他足尖轻点,人便上了屋顶去,而朵朵则说道:“胖三哥,我去帮你。”
那人似乎想要调整枪口,结果猛然一扭,却发现自己整个人的身体转了个大弯儿。
这样的战绩让我倍受鼓舞,返回了原地和图书去,从热力逼人的火堆旁边,捡起了那把发烫的枪来。
陆左望着四处都在惨叫的城区,开始向前面的街巷冲去,而屈胖三则对我说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道理千古以来,颠扑不破,我去对付制高点那帮孙子,你们一会儿若是见到了那领头的,别给我面子,恶狠狠地干他,干到他菊花残、满地伤为止,知道不?”
那人冲到跟前来,我们才发现他满脸都是鲜血,身上好几处地方都给血染成了暗红色,确定了我们的身份之后,那人义愤填膺地骂道:“这帮狗杂碎居然用枪,我们损失了许多的弟兄,现在上面的人正在组织外城的商户撤到内城去,不过有先前潜入宫中的人在作乱,你们小心一点……”
一队人马朝着我围了过来,蒺藜公主瞧见我手中的冲锋枪,脸色严厉地说道:“你也是贼人?”
我望着两人离去,突然间左边不远处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转头一看,却见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突然间一闪而过,大概是感觉到了我,脚步停下,余光扫量了一下我的打扮,二话不说,抬起手中的武器,直接就是一梭子打了过来。
当然,这并没有能够影响我什么,陆左既然说要战,那便大战一场。
我慌忙摆手,说不是,这是刚才缴获的。
我紧紧地等待着,感受到脚步声渐渐靠近,当感觉到对方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时,我如同出笼猛虎一般,猛然跃出,然后一剑斩杀了过去。
破败http://m.hetushu.com王者之剑宛如闪电一般掠过对方的腰间,它快得超出了对方的想象,枪口也超出了对方的预测,使得偏了许多。
我动作连续,一下子就跑到了另外一处去,方才回过头来,这才瞧见刚才那人的身上,居然一下子蹿出了一大股乳白色的火焰,那凶猛的火焰跳得超过两三米,我刚才若是慢上一秒钟,只怕就要给这火焰吞噬了去。
一剑斩。
一剑斩。
这人看长相就知道不是中国人,而是中东那边的。
事实上,即便是像我这样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来说,面对着这样的场面,也止不住地生出了几分惊慌来。
蒺藜公主。
我躲在障碍物后面,调整着呼吸,然后开启遁世环,将自己完全缩在阴影里,一动不动。
这就是战斗。
呃……
这些人,死了之后,居然化作了如此美丽皎洁的焰火。
都说神池宫是修行圣地,本来前两天的时候,我也觉得这边的繁华,的确是胜过东海蓬莱岛许多,但是一遇变故,顿时就觉得没有了老山神的庇护,神池宫着实是有一些虚有其名。
哒、哒、哒,哒、哒、哒……
就在我感慨对方的时候,那人却是开口说话了,听着不像是汉语,也不像是英语,更不是当地的语言,叽里咕噜的,我反正是听不懂,却大概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我说我守在这里,能杀几个是几个。
望着他的背影,我心中生出了几分说不清楚的东西来。
这七八个人里面,我居然还认识一个。
唔、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