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四十九章 箫声起

蒺藜公主以为这些人能够对付得了我。
陆左说应该在领人抵抗,我从那边过来,发现神池宫已经依靠着街巷,组织起一道防线,正在领着外城那些普通的民众,往内城里面撤离呢……
有两个身穿长袍的黑暗真理会出现在了不远处的街巷处,而就在这个时候,蒺藜公主则挥着手中的白布,高声喊道:“自己人,我们是使徒,放你们进来的使徒。”
破败王者之间在一瞬间,从一个斜四十五度角的角度,将对方给切成了两半。
只可惜就在此时,又有一个身影从黑暗中浮现,然后走进了场中来。
我的枪口一指,这些人的脚步方才停了下来。
这一队人马,蒺藜公主化作了虚影,而两人给我用子弹射杀,另外五人则都是强手,朝着我围殴而来,各施手段,气势汹汹,不过这个时候的我,也是满腔怒火。
陆左摇头笑了笑,说那不过是一个啥也不懂的小孩子而已,真正的主谋是她父亲,又或者其他的人,抓了她一个没用——杀了不太好跟阿木交代,而不杀,我们留着也是累赘一个……
勾结外敌。
歇斯底里的嘶吼让他们变得宛如野兽,然而面对着这凶猛如潮的攻击,我却游刃有余,一边与人交手,一边左右打量着。
只可惜,她看错了我。
我刚才瞧见陆左故意出声,只以为他是怜香惜玉,没想到他在出手之前,就已经想得这般透彻了。
我脑海里不由得浮现www.hetushu•com出了银姬宫主那美妇人的脸来,她的固执让我曾经无数次的腹诽,此刻她若是在我的面前,我真的很想听一下她对于蒺藜公主的这番话语,而她的内心里,又将是怎样的看法呢?
所以就在有人异动的那一瞬间,我身子一闪,避开了那人的扑击。
我瞧见蒺藜公主跳到了附近的一栋小楼屋檐上,俯身一看,却将我在一瞬间击杀了三人,顿时怒气冲冲,大声吼道:“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蒺藜公主冷笑,说所谓竞争,不过是激励卫木的笑话而已,你看那傻小子,现在都已经骑着福灵豹,自称雪山未来主了,真正到了那个时候,卫银姬那老娘们最后肯定会站出来拉偏架的,我不过是陪太子爷读书的一傻瓜蛋儿而已;再说了,卫银姬、卫神姬对我龙家可有深仇大恨,当年便是我龙家掌权,要不是给她们卫家篡夺了去……
对方气势汹汹,然而一时半会儿却拿我没有办法,而随后我又斩出了几剑去。
这剑又重又沉,一剑斩而过,虽然对方已有防备,并未奏效,却将对方凶猛的攻势给遏制了去。
大灰狼,是要吃人的。
紧接着好几个人亮出了手中的兵器,各有特色,有人念念有词,身子一瞬间变得庞大了好几圈。
这子弹的威力颇大,近距离地攒射,使得其中一个家伙的脑袋直接就炸开了起来,只剩下了鼻子以下的部分。http://www•hetushu.com
我没有多想,看向了战火最为激烈的东边,说那边情况怎么样?
这些都是精锐的人员。
他抬头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咦,蒺藜公主,你怎么在这里?”
然而就在我这般思量的时候,蒺藜公主的身子,却化作了一蓬幻影了去。
当然,这人并不是鬼,而是陆左。
啊……
我没有黑暗真理会那帮训练有素的家伙那帮淡定,枪法自然也谈不上有多准,只不过这么近的距离,突然间爆发,却还是将面前那两个家伙给射成了筛子去。
我几个滑步,躲开了对方的攻击,然后端起了手中的枪来,指着蒺藜公主喊道:“你是黑暗真理会的内应?”
蒺藜公主的变故让我从思绪之中抽了出来,没有任何犹豫,手指就扣动了扳机,弹夹里面的子弹在一瞬间,就全部都喷射了出去。
按理说这般的速度,绝对能够让对方吃一个大亏,结果没想到那人却伸手一抓,将这枪身给抓到了手上来。
我与陆左的目光对上,然后两人在同时之间,举起了手中的剑。
结果到了最后,这些家伙还是叛了,而且用的还是同样的方式。
陆左皱着眉头,说情况有些不好,他们这一次真的有点儿引狼入室了,来的这些人几乎都是悍不畏死的战士,不但枪法出众,而且装备也很强——我刚才遇到了两个棘手的家伙,费了些功夫,而这样的人,放在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的大和-图-书人物……
十几秒钟之后,四个生龙活虎的汉子,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去,而将最后一人给斩杀在地,陆左皱着眉说道:“怎么,蒺藜公主便是其中的内应之一?”
显然,他们默认了蒺藜公主在这里的权力。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打斗引来了别人的关注。
走马队倘若是因为守土之责,那么这些不会修行的普通人,又是因为什么呢?
我说神池宫呢,神池宫的反应如何,银姬宫主和神姬宫主呢,她们在哪里?
一剑。
或许是陆左太过于有名,蒺藜公主居然头也不回地就跳墙而走,而陆左却并不追赶,而是走到了我这边来。
唰!
而即便如此,卫银姬还是把蒺藜公主的父亲这一脉给留了下来,当作心腹对待。
而就在这样杂乱的环境之中,突然间却凭空生出了一道呜呜的箫声来。
越是如此,我的心中越发恨意十足,来路之上,我瞧见了好多躺倒在血泊之中的人,这些有的是走马队的战士,有的则纯粹就只是居住在神池宫的普通人,结果在黑暗真理会无差别的袭击之下,全部都丧失了性命。
而半空之中,则传来了她冷酷无比的命令:“把这个小子给杀了!”
我点头,说对,你怎么不抓她?
我以为只是一人的行动,却没想到变故一生,周遭七八个人立刻就朝着我冲了过来,一副要将我斩杀的架势,这让我在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我是什么人?经历过了那和图书么多的变故,肯定不是懵懂无知的小白兔,这么多人围上来,我也不可能一点儿防范都没有。
旁边几人瞧见,怒声喊道:“老吴……”
她与对方沟通着,那两人打量了几秒钟,然后转身离去。
至于上面,则是一大片的血肉,溅起的脑浆甚至洒满了一地。
她以为我不过是陆左和杂毛小道身后的小跟班而已,这样的角色,应该很快就能够清理掉。
我说那我们赶过去吧,屈胖三说擒贼先擒王,我们去拿点儿头面人物。
我眯着眼,说两位宫主待你不薄,把你当做亲生,而且你还是卫木未来的妻子,说不定这神池宫还给你来掌权,又何必急于一时,与虎狼勾结呢?
刚才前往东边厮杀的他,此刻却也是闻讯而来。
听到她努力摆明着自己的正朔身份,我忍不住嗤之以鼻。
箫声响起之后,我瞧见有好几个身穿黑袍的黑暗真理会成员,行动居然僵直了起来。
听到这话儿,蒺藜公主低下头来,却仿佛想看到了鬼一样。
我完全是拿这枪身当做了暗器。
神池宫之前的事情,这些天我陆陆续续,大概听过一点儿,当初龙家那里,有一位教谕大长老,还有一位则是卫银姬的丈夫,也就是卫木口中外婆的夫家,而这帮家伙也是当初勾结外人,结果最终给斩除了神池宫过去。
陆左点头,说只有如此了。
说罢,我们往湖边方向赶去,路上碰到好几个身穿黑袍的家伙,都毫不犹豫地击杀了去,www.hetushu.com走了几分钟,突然间前面豁然一亮,却有一大片的火光升起,枪声、炮声乱成一团。
而就在子弹打完了的一瞬间,这把冲锋枪也给我顺手砸向了另外的一个家伙去。
激烈的战斗,以一声陡然破空的炸响开始,一个留着两撇胡须的中年汉子双手之上,带着宛如钢爪一般的东西,上面寒光凛冽,腥气十足,不过在我拔刀一剑斩的瞬间,他所有的凶猛都化作了虚无。
他们无辜的性命,全部都给了蒺藜公主和她父亲的野心买了单。
她说得居高临下,得意洋洋,我却冷然一笑,说是么,所谓的你们,是就只有你,还有你身后的天一阁,或者是其他人?
蒺藜公主嘿然笑道:“事到如今,也不怕你知晓——除了我龙家,内城之中,还有两大豪门也参与了此次行动,另外我们在走马队里也有两位统领,上百号弟兄,等黑暗真理会将天山神池宫的旧有势力给清除了去,我们就可以掌权,成为神池宫的新主人了,哈哈……”
我不是傻白甜的小绵羊,而是一头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大灰狼。
几个人不动声色地靠近蒺藜公主,想要用身子给她挡子弹,而蒺藜公主却毫无畏惧,一把推开那几人,然后走到了我跟前来,得意地说道:“陆言,实话告诉你,现在整个神池宫都已经快被我们给掌握了,你若是识趣,现在投降,我还可以饶你一条小命。”
而长剑之上泛起的那蓝紫色雷光,却也将对方给电得双手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