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五十三章 物是人非

不过这种爆炸并非炮弹之类的震耳欲聋,而是带着一大股的白色烟雾,而这烟雾,则将逃离的人给笼罩了去。
陆左沉默了一下,说我们去接应一下。
这般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们的国土之上,即便你这里是什么洞天福地,也着实让人觉得不爽。
陆左叹了一口气,将刚才的结果说了一遍。
我不止一次听人提及过,许多人对天一阁和蒺藜公主的父亲风评很差,甚至觉得银姬宫主太过于心软了,居然一直护着他们。
卫木听到,跳回了那福灵豹之上,准备离开,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仿佛下了莫大的勇气,开口说道:“我跟你一起去见你母亲和外婆——当年欠下的债,也是时候还了。”
卫木此刻一脸焦急,说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乱成了一团,各位可有瞧见我母亲和外婆?
杂毛小道苦笑,说可以这么理解吧……
我们没有多停留,一路快步走向了林子里,然后继续往里走去。
而天山神池宫则不同,光凭着如此松懈的山门法阵,就想要阻挡一切贪婪的目光,实在是有一些想当然了。
他说简单理解一下,其实就是大家不在一个平面了,他身处的是山神界,而我们身处的是人间,这是两个维度,互不干扰了——本来他老人家是可以影响一下这边的,不过现如今他那边也有点儿麻烦,所以就爱莫能助了,对吧?
屈胖三一下子就跟没了骨头似的和图书,嘿然笑道:“好、好,我们一起去……”
其中有一个少年特别厉害,就连他都感觉很棘手,倘若不是朵朵与他联手,差点儿就马失前蹄。
而就在我们交流的时候,有一队人马,差不多十几人,正朝着外城东边的林子那儿狂奔而去,不断有人留下来阻击追兵。
听到陆左的分析,我的脑子也是豁然开朗了起来。
他说得玄乎,不过却显得很痛苦,陆左也不逼问,只是叹了一口气。
天山神池宫与东海蓬莱岛到底还是有所不同,那蓬莱岛在茫茫大海之上,人力难及,即便是有船,不知航路,没有蓬莱岛指引,只怕根本就接近不了。
陆左摇头,说不,山门那儿,说不定有黑暗真理会的重兵在把守,另外老萧他们那边的情况也未明,我们也躲进林子里去。
听到这话儿,卫木倒是一愣,说啊,你这么大一点儿,还欠我神池宫的债?
杂毛小道说他还是陶晋鸿,只不过是山神陶晋鸿,而不是茅山掌教陶晋鸿……
他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突然间那边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
妇人之仁。
这林子漫山遍野,倒像是雪山下的植被,或许是这洞天福地的灵气滋养,显得格外茂盛,一眼也望不到边去。
陆左没有深究,而是问杂毛小道,说有没有跟你师父谈及关于屈胖三的事情?
陆左说不只是龙家,还有另外两个家族,另外现如今你母亲和-图-书和外婆已经逃入林中了去,其余人也都投降了,具体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我觉得还是问一下她们比较好一些,我们是外人,看起来到底还是有一些主观。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我这时方才知道山神是什么东西——他已经不再是我师父了,而是一个被山神同化的存在,他的意志,是这山神的意志,是天道的意志,他没有回答我太多,只是跟我说起,天山地脉之下的地煞,正受到黑暗狂潮的侵袭,他会在那里抵抗,不会对这上面有所帮助……
杂毛小道从豹身之上跳了下来,走到跟前,舔了舔嘴唇,苦笑道:“见是见了,只不过……”
我们在城外与屈胖三、朵朵汇合了,而从屈胖三口中我们得知,这一次黑暗真理会投入了将近四百多人的部队,这里面的大部分是大名鼎鼎的真理军,而有七八十人,则是隶属于黑暗真理会旗下的雇佣杀手、头目以及招募死士。
听到这事儿,卫木直接就愣住了,双手不断地抖着,似哭一般地说道:“龙家果然是再度背叛了么?”
入林几里地,终于感觉到了些许安全感,我们停下了脚步来,透过林中间隙,望向了远处散发着硝烟的神池宫,想起前几日的繁华,宛如做梦一般,我忍不住说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过了一会儿,一道白光从天边掠过,却是那福灵豹驮着杂毛小道和卫木落到和-图-书了这附近来,陆左瞧见了,赶忙挥手,说在这里呢。
我们都糊涂了,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开口说话了。
屈胖三说别啊,人家未必领情。
我心思起伏,而没过多久,陆左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却是与杂毛小道取得了联系。
屈胖三笑了,说别人根本就不指望咱们出手,自己就解决了。
而她们甚至都不以为意,一不与新山神达成默契,获得保护,二又不加强防备,从自身找原因,这样的神池宫,其实早就已经是别人眼中的一盘菜了。
看起来我们想从陶地仙这儿找寻到让屈胖三恢复第二世记忆的方法,估计是报销了。
陆左有点儿听不懂,说到底什么意思?他不再是你师父了?
对于我的问题,陆左却显得很平静,说道:“神池宫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天山山神的力量庇护,而上一代的天山山神受到黑暗狂潮的荼毒,已经异化,最终给老萧的师父陶地仙取而代之了去,按理说卫木的母亲,或者他外婆这个时候应该积极与其取得联系,或者共识,借助陶地仙的力量,将这优势继续保持下去的,结果她们因为这样那样的骄傲,居然并不理会……”
陆左说为什么?
不过无论是我,还是陆左,对于这帮家伙勾结黑暗真理会的事情,还是有一些义愤填膺。
即便是怀着恶意,蓬莱岛也有足够的实力御敌于外。
毕竟天山神池宫的内斗,对我们来说,实m.hetushu•com在是不好插手。
更何况这帮人如此的暴力凶残,双手满是血腥?
陆左焦急,说怎么了?
这时朵朵也甜甜地喊道:“胖三哥哥,我也跟你去。”
我问跑哪儿去,离开这里么?
神池宫是建立在湖畔的,而湖畔往里,则是大片良田,良田过去,便是山林。
果然,烟雾散去,那些人却是再也不见踪影。
屈胖三说女人嘛,总是爱面子的,之前人家就不待见咱们,现在我们若是伸出援手,说不定不但不感激,而且还怨恨上了——唉,要不然我们趁机溜进那百丈冰窟去,看看老萧跟他师父交流完了没有?
我们在林子里待了一刻钟左右,这个时候屈胖三跑了过来,说已经找到了神池宫的残部,让我们过去,见上一面。
福灵豹载着卫木、屈胖三和朵朵三人,带着找寻逃脱的神池宫残部去了,而望着那畜生的背影,陆左不由得转头,看向了我,说阿言,他莫不是看出了我们的计划?
杂毛小道显得很痛苦,对他说道:“没有,他没有跟我聊这个——算了,不要多想了,只需要将这理解为天山大战一役,我师父就不在了……”
这仿佛是一种心理补偿,使得神姬宫主好几次准备出手整顿,都给银姬宫主拦了下来。
陆左苦笑,说那行吧,咱们还是自己跑吧。
在这些人里面,黑暗真理会还拥有二十几个实力非凡的顶尖高手。他刚才在斩杀狙击手的时候,就碰到几个hetushu•com身穿传教士长袍的家伙。
屈胖三并不多做解释,含糊地应了一声,说走吧,一起。
我们听到这话,知道想要求陶地仙帮忙,出面弄这般黑暗真理会的人,基本上是没办法了。
不管怎么说,这帮人,可都是外国势力。
尽管隔得有一段距离,但我们还是能够瞧得出来,这队人马为首之人,却正是神池宫的两任宫主。
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它引来了太多的垂涎。
凡事有果就有因,除了蒺藜公主的父亲,内城之中还有两个家族举起造反,勾结外敌,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不过这些对于我们来说,也没有需要深究的必要性。
陆左询问了一下那人的相貌,知道是和他交手的那个八翼少年。
天山神池宫有两宝,一是弱水,二是三昧真火,这使得神池宫素来就有炼器圣地的名声。
我在神池宫待的这几天,也是道听途说了一些,普遍的反应,无论是现如今的神姬宫主,还是前一代的银姬宫主,待人都是极好的,也懂得为手下着想,这些年神池宫的确蓬勃了许多,而唯一的缺点,就是女人的通性——太过于心软。
我皱了一下眉头,说应该不会吧?
陆左犹豫了一下,还是坚持,说不,好歹也是卫木的长辈,他待我们不薄,这个时候,我们应该站出来……
屈胖三对于时局的把握十分清晰,在与几个顶尖高手交过手之后,对于神池宫的情况就有一些悲观了,于是早早地撤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