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五十七章 学会拒绝

我有点儿发愣,人这都走了,也不通知一下我们。
两人互谦几句,傅局长走了之后,黑手双城转过身来,看着我,说天山神池宫的那位雪峰未来主在哪里?
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说你不是说你中枪了么,就说自己伤病呗?
黑手双城捉着我的手摇了摇,然后说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西北局的局长傅钊仁同志。”
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肚子有点儿饿了,准备去吃点东西,于是方才出门,结果走廊里空空如也。
我说这个东西,昨天晚上的记录应该会有,你自己去查一下吧,我该说的,都说了。
啊?
我说是我,陆言,你起来没有?
不仅是黑手双城,卫木瞧见我身后的这两人,也为之一愣。
赵兴瑞微微一笑,说好,他在楼下大堂等你。
赵兴瑞一走,屈胖三便裹着被子坐了起来,说道:“我们得走了。”
我眯眼,盯着他,说说起来那人我估计你也认识。
黑手双城亲自来了?
赵兴瑞微笑点头,说好,我等你,不用着急。
敲了几声,里面才传来了卫木的声音,问是谁?
我先是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说好啊,你等等。
我跟着赵兴瑞下了楼,来到大堂前,瞧见黑手双城正在跟一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头在那儿交谈着,赵兴瑞带我来到跟前,黑手双城瞧见,转过身子,伸了手过来,与我握手,并且亲切地叫我:“陆言来了。”hetushu.com
赵兴瑞问:“叫什么?”
屈胖三呸了我一口,说你这恢复能力也太强了一点儿吧,真的是不好玩。
我说你们谈,我还要回去叫那小家伙起床呢。
两人琢磨了一下,决定等待机会,随时准备离开。
赵兴瑞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笑了,说我来之前,看过了一些你相关的资料,最近你名声鹊起,身边都陪着这小孩儿——看起来他的根骨挺不错的啊,谁家的孩子……
我苦笑,说老大,你是不知道这帮人的消息有多灵通,到时候一个电话打过去,什么都清楚了;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觉得靠谱么?
黑手双城笑容可掬,说您客气了,我过来就是办点儿小事而已。
我知道这“父子见面”,肯定有许多要谈的东西,而我并无兴趣了解这里面的究竟,于是出言告辞,他们倒也没有人拦着我,于是我回到了这边的房间里来,刚刚收拾了一下床,房门给人敲响了,我问是谁,赵兴瑞在外面说道:“你好,能进来坐一下么?”
双方陷入了沉默之中,这个时候我的作用就体现了出来,开始给两人介绍:“卫木,这位就是你要找的陈志程陈局长;陈局长,这位就是雪峰未来主卫木。”
我深吸一口气,下了好大的决心,方才选择去敲卫木的门,结果里面也空无一人。
听我说罢,傅局长摇头叹气,说现如今的世界,跟之前已经截然不同了,特和图书别是外面,人们哪里还有什么信仰,什么规则?
傅局长说不管怎么说,你终归是总局领导,不能让人挑理不是?
我这个时候突然笑了起来,说赵同志你既然了解过一些我的资料,应该也知道他的情况,至于许老我到底认不认识,我觉得按照你受到的信息反馈,这一点应该不会不知道——对了,赵同志,你过来到底是坐一坐,还是想要研究我啊,直接说便是了。
我们走进去,黑手双城看到了我,朝着我点了点头,说你们来得正好,我们准备一会儿就前往博格达峰,你们收拾一下,跟我们一起出发吧。
我从他的眼神之中瞧了出来,他的心肯定是一片慌乱。
隔壁不知道谈了多久,也不晓得谈了什么,屈胖三是个好热闹的性子,屁颠屁颠儿跑去听墙角,结果黑着脸回来,说这家伙果真有本事,一身修为将整个房间包裹,什么都听不到。
我没有多言,来到了招待所餐厅里,刚刚点了几分早餐,还没有吃,就有工作人员找了过来,跟我们说局里面在开会,他受领导所托,过来请我们。
赵兴瑞说哦,说说看。
我朝着那白发老头躬身,说傅局长你好。
我没办法,于是出门,对赵兴瑞点头笑道:“嗯,好了,久等。”
说是不用着急,不过像黑手双城这样的人物,不管我内心里到底对他是怎样的一个看法,但都不敢让他久等,当下也是匆匆洗漱一番,一两和*图*书分钟解决战斗,完了之后,回来看到屈胖三还在呼噜噜地大睡,推了他两把,都赖着床不肯起来。
黑手双城在旁边沉静地说道:“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现如今的世界都这么浮躁,这是大势所趋。”
赵兴瑞有些惊讶,说哦,竟然如此,想不到你还认识许老?
我一愣,说怎么了?
他指着旁边还在呼呼大睡的屈胖三,看向了我。
走了?
听到我的话,卫木方才从震惊之中醒了过来,机械地点头,说嗯,进来吧。
我打开了门,将人给迎了进来,让他坐到了角落的单人沙发上,然后抱歉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刚刚起床,这里比较乱。
屈胖三说要不然你就跟他们组织上面说,你母亲或者父亲生病了?
我说在我隔壁,需要我去叫他过来么?
其实想想也是,任谁十几年没爹,突然间瞧见一个长得跟自己有好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那心情估计也正是如此。
我本来准备立刻过去的,结果屈胖三却拉住了我,然后慢条斯理地对那工作人员说我们还没有吃早餐,先填一填肚子再说。
两人又聊了几句,傅局长率先告辞,说那行,你们谈,一会儿聊完了,来我办公室坐一坐。
赵兴瑞瞧见我有点儿不太肯合作,毫不客气,也没有继续问,只是笑了笑,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出去了,你忙,你忙。
屈胖三说这小子摆明车马地过来试探你,只不过是想瞧和图书一瞧你的虚实而已,其实该有的东西,他心里都清楚得很了,至于其他的,只不过是想要得到一些我们没有谈及的事情而已,比如……
傅局长伸手与我相握,他的手有些瘦骨嶙峋,宛如干柴,不过给人的感觉却仿佛一团炉火,使劲儿的摇了摇,说我听说过你,很不错,当代的年轻人里面,你很让人期待啊,好好干——这一次天山神池宫的事件,是你带人过来报信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果然有奸情”,然后才回过神来,“啊”了一声,说道:“不好意思,刚刚起床,我去洗漱一下,等我几分钟。”
他兴致盎然,而我则一字一句地说道:“是许映愚许老的后辈。”
他没有多说,我心中也明了,想了想,说你说我们就这样离开,会不会显得有一些心虚?
我们两人吃了差不多七八人份的早餐,这才慢条斯理地跟着那人离开,而等到达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人散场出来了。
听到我毫不客气的话语,赵兴瑞尴尬地笑了笑,说你防范心还挺重的嘛,我也就是问一问而已,别多想;对了,你亲身经历过神池宫变故,到底怎么回事,能说来听听么?
那人很焦急,却又不敢催,只有在旁边等着。
赵兴瑞微笑着说道:“不用忙,我只是坐一坐——对了,这小孩儿是你谁啊?”
听到这消息,我有些为难地说道:“那个什么,不http://m.hetushu•com好意思,我们可能去不了……”
介绍完了之后,卫木愣在了当场,而黑手双城则并不说话。
我感觉气氛有些尴尬,于是咳了咳,清了嗓子之后,说道:“那什么,阿木,你不是有一封信,需要当面转交给陈局长么,你们好好谈一谈吧。”
黑手双城摆手,说您是前辈,如何这般客气……
这家伙虽然表现得十分不经意,不过我却知道对方肯定是过来盘底的,于是也故作平静地说道:“嗨,一朋友的后辈。”
我说好,然后带着两人回到了我们刚才的楼层,并且瞧响了卫木的房门。
我掀开衣服,说喏,你看看,哪里有中枪的痕迹?
卫木说已经起来了,你等等。
我说姓屈,屈胖三。
当从我的口中得知对方的姓名时,卫木的表情明显就是一僵。
我谦虚两句,然后说道:“对,神池宫有点儿撑不下去了,黑暗真理会那帮人太不讲规矩了,拿枪带炮的,而且还埋炸药,好端端一洞天福地,给他们糟蹋得不成模样;不但如此,他们还串通了各地的反动派……”
他倒是个识趣儿的人,瞧见我脸色不善,立刻就离开了,免得我多生厌烦。
我与他两手相握,感觉对方的手掌宽厚,不过有一点儿冰冷。
黑手双城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不用,你带我过去,帮我介绍一下就行。”
说着话,那门一开,露出了卫木的半张脸来,而在我的余光处,瞧见身后的黑手双城身子微微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