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大乱之世

第六十一章 偶遇

屈胖三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说不是看上她,怎么眼睛直勾勾的,都收不回来了?
我在家与父母谈了半晚上,让老人家好好安心,次日又骑着摩托车前往了敦寨,拜见留守此地的许映愚许老。
他说你就随便晃荡,想去哪里,就去那里。
两人商量妥当之后,离开了网吧。
当然,这些都是后事,至于我们两人,屈胖三的意思,是看我。
屈胖三说看出来黄菲那女儿,长得跟你堂兄很像啊,那眉目,以后若是长开了,可不就是又一个女版的小陆左么?
他仿佛仅仅只是了解一下情况,但按照他的级别,什么样的情况他能够不知晓呢?所以提到我哥陆默,肯定是有什么话语要说的,又或者是给我警示。
我一愣,说看出来什么?
这孩子,真可爱,太可人疼了。
我说你别这么乱讲好嘛?她都是结婚了的人;再说了,我看的是那小孩儿,又不是黄菲。
她告诉我,说那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过。
陆左会顺便将他父母给接走。
还别说,真的很像呢。
另外我特别想知道一下,最近这段时间里,到底有没有我哥哥陆默的消息。
她说是这般说,但笑起来的时候,却是明艳动人。
这位宝窟法王,是藏区之中的顶尖高手之一,虽然在中原地区几乎没有多少人听说过,但是修炼枯木功的他修为通天,常年闭关于密室之中,灵魂出窍,前往茶荏巴错传教——在地底之下,和*图*书无数的族群部落都曾经受过了他的恩惠,而陆左和杂毛小道两人与这位宝窟法王相交莫逆,应该是没有被出卖的可能。
还好他上次给的那笔钱,一直都没有用,要不然心里铁定不踏实。
黄菲。
这事儿可就尴尬了,不过后来那事儿被我搬出了许映愚许老之后,事情就了结了,而我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一场偶遇,结束了我们的黔阳之行,次日我们再次出发,从黔阳乘车赶回了晋平,而到了晋平县城之后,我们直接打了出租车,然后赶往亮司村。
黑手双城手下,有无数的精兵强将,能够动用的行政能力,简直无法想象。
车子到了亮司村,我与屈胖三一起回到了家中,突然回家的我让父母十分高兴,眼泪都流了下来,张罗着给我弄好吃的。
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黔阳这么一个异乡再次重逢,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黄菲旁边,还带着一个小孩儿。
陆左和杂毛小道去藏区,主要是跟莫赤和小妖汇合,并且与日喀则白居寺的宝窟法王碰面。
屈胖三这个人没别的缺点,就一个贪吃,灌了一肚子的黔阳小吃。
屈胖三在旁边哈哈大笑,说前有杂毛小道他大师兄,后面陆左又有这么一小女孩儿,真的是好有意思啊——对了,回头的时候,得问一下老萧,他有没有也留下这么一个?哈哈……
吃过了晚饭后,我找了个时间,跟母亲谈起了我哥陆www.hetushu•com默的事情来。
我问屈胖三,说既然如此,那我们要不要跟过去,与他们在日喀则汇合?
只不过,可能么?
我认真地问她,说这事儿可别瞒我,母亲显得很激动,把我痛骂了一顿,然后又提供了一个消息给我,说最近这段时间,已经有三拨人过来问起了我哥陆默的事情了。
我与她聊了几句,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孩子,说挺可爱的,你女儿?
他没心没肺地笑着,而我思索了一下,决定不再多谈论此事。
不过回头再见到陆左的时候,我还是会跟他说一下此事的,毕竟这也是对他的一种负责。
我堂哥陆左的前女友。
大概是对于法阵的敏感,使得屈胖三对于周遭的监视器比较敏感,带着我走的路,一般都是绕开了大部分的监视范围,随后我们两个人出现在了火车站,购买了车票。
那是一位长者,能够让他们在绝境之中,生出更多的勇气来。
有着这样的背景身份,也使得他有着让人无法想象的巨大力量,很多时候,他甚至是无所不在的。
黑手双城与我的会面,提到了陆左,还提到了陆默。
小女孩儿不算大,也就三五岁,看着比吃了“催生素”的屈胖三还小。
我们聊了一下,我谈起了虫虫的近况,许老点头,也没有多聊,然后跟我们谈及了几件事情来。
面对我的招呼,黄菲显得十分落落大方,伸手与我相握,然后寒暄两句。
这孩子http://www.hetushu.com是她的么?
因为很有可能,陆左一见面,就会被黑手双城拿下。
见到我们,特别是屈胖三,许老显得十分高兴。
而陆左和杂毛小道,他们在汇合了其他人之后,将会去一趟茅山宗,见一个关键性的人物。
黄菲点头,说对。
我本来就没有太多的目的性,也不急着回家,所以就答应了他。
就在前几天,准确地说是前一个星期,又有两处宗门给人端了,领头的长老或者掌门,都给人残忍的杀害,江湖上现在已经乱云纷起,呈现出了大乱之世……
大家也不熟,简单聊了两句话,于是就告辞了,而她的小孩儿似乎有一点儿怕生,从头到尾都不敢说话,但分别的时候,他却直勾勾地看着我,不断地挥手。
杂毛小道的小姑,也就是茅山宗的传功长老,对于黑手双城为何会变成如此的状态,天下间倘若说谁最有发言权的话,那么也就只有她一个了。
我呸了他一口,说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怎么都这么肮脏?
听到了我的想法,屈胖三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也好,我正好也想见一见许映愚了,说不定他那里能够有一些不错的消息。”
逛了一路,突然间我瞧见前面有一个身影挺熟悉的,下意识地望了过去,而对方竟然也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
而蓬莱岛现如今我们是回不去了,毕竟那儿与我们已经闹翻了,回去的话,只不过又是一场争斗。
而此时此刻的黑http://www•hetushu•com手双城,他代表的,是官方。
听到他的话语,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
啊?
不但如此,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不过很显然,黄菲只是一个弱女子,她甚至都不是修行者,只是一个以刑侦和心理学专业加入宗教局的专业人员。
两人出了火车站,然后也是随意闲逛,哪儿人多,就往哪里凑,到了傍晚,夜火阑珊,我们来到了黔阳最热闹的大十字附近,随意闲逛,看着车来车往,还有川流不息的人群,颇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轻松。
所以我得作为一个烟雾弹,迷惑对方。
尽管不知道黑手双城为什么会针对曾经为他鞍前马后、付出过太多帮助的左道,但是屈胖三让我知晓,无论是陆左,还是杂毛小道,都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暂时不能与他相见。
因为……快要过年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那小家伙黑黝黝的眼睛,莫名就是觉得一阵心疼。
现如今黑手双城已经知道了陆左从那茶荏巴错之中走了出来,又知道我与陆左曾经会过了面,那么只要盯住我,就能够抓到陆左。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到时候也许就会揭晓。
说得也不多,就是聊了一下近况,然后说起当初的事情,都只不过是误会,她还跟我道歉来着。
说不定是呢?对吧……
我说你过来逛街啊,你先生呢?
屈胖三告诉我,说不用。
黄菲说他工作忙,哪里时间陪我瞎逛啊……
萧应颜。
和图书使劲儿地摇了摇头,说不会,绝对是我想多了。
毕竟在人背后说瞎话,这事儿我做不来。
我说怪不得感觉对那小女孩儿没由来地可劲儿心疼,原来是瞧见她长得跟陆左有那么几分相似……
两人除了工作关系之外,倒也没有太多的交情,不过能够在这里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我不可能视而不见,于是上前打了招呼。
看着屈胖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思索了一下,发现自己最想去的地方,第一是去蓬莱岛探望虫虫,第二则是回家。
这回我们倒是没有再多遮挡,正大光明地买票离开。
两人四目相对,我立刻就认出了对方来。
当初我回家的时候,曾经被有关部门的人给闯入村中抓捕,当时她负责在旁边陪着审讯,后来监狱里出了事,有人想要对我下手,结果最终被我躲过了。
黄菲微笑,说你夸奖了,其实说起来,我可比你要大几岁呢,都老了。
屈胖三嘿嘿笑,说你看出来了?
从迪化乘车到长安,又从长安转车至黔阳,我们不紧不慢,一路上优哉游哉,并没有太多的事儿,而抵达了黔阳之后,屈胖三有点儿疲乏,提出在这里休息一晚上,然后再转车前往晋平。
那么就回家吧?
我说看你年纪不大,没想到都已经结婚了啊……
我还曾经怀疑过她。
一直到黄菲带着那孩子消失在了人群之中,我都没有收回目光,而屈胖三有点儿不耐烦了,在我身前跳了跳,挥手说嘿,是不是看上你那前嫂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