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二章 生命在于搞事

但我还是伸出了手,拒绝了对方的支票。
我哈哈一笑,说你放心,他们都给打怕了,不敢上前来的。
外国男子从兜里摸出了一张名片来,然后郑重其事地说道:“兰德社会调查慈善基金会旗下,兰德国际咨询公司资深观察员,培根·弗朗西斯。”
听到了我的坚持,弗朗西斯没有再多废话,点了点头,然后用标准的普通话与我说道:“在交谈之前,请陆言先生容许我表达兰德公司的歉意——在去年的慈元阁拍卖会上,我知道您从拍卖会中以两千五百万人民币买下了一颗彩蛋,而委托拍卖会的正是我兰德公司。此事给陆言先生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也使得您对我们公司存有了一定的偏见……”
合作?
我说:干!
弗朗西斯摇头,说很抱歉我不能够跟你透露更多,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一些绝密的东西,但我希望你能够帮我联系到他们两位,作为人类进步的前沿机构,兰德公司愿意成为左道两位先生的合作方,我相信我们会有很多可以探讨的话语。
双方交流完毕之后,弗朗西斯没有久留,而是与我告辞。
我听完,看着弗朗西斯,认真地说道:“这应该是很秘密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说许老一直不会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屈胖三点头,说对,许映愚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左道两个人去了西藏,可不得折腾许久,既然如此,那我m.hetushu.com们在这儿待着也是蛋疼,一点儿都体现不出咱们的价值。
我眯着眼睛打量面前的这个男子,他有着标准的白种盎格鲁撒克逊裔面孔,瞳孔是蓝色的,笑容迷人,整体散发出一种让人亲近的气质,十分亲和。
我的拒绝并没有让对方尴尬,弗朗西斯先生很自然地收回了支票,然后对我说道:“事实上,我们过来找您,是希望能够通过你的帮助,与另外两位先生见上面。”
而他表现出来的态度,也着实让人有一些受用。
外国男子笑了,说看起来陆言先生对我们的了解还是挺多的,不过香港兰德还是美国兰德,对于你来说重要么?
我感觉有些呼吸急促,说道:“那么,第二个消息呢?”
弗朗西斯从善如流,点头说道:“OK,你说得对,那么现如今他们其实已经被逼到了绝境,据我所知,目前还有有人针对他们进行大肆的诋毁,务必将两人污蔑成江湖公敌,甚至会危害到全世界,而在这一场风波之中,与左道保持密切联系的陆言先生你,也将会受到波及。”
我一愣,瞧着对方热烈的眼神,有些心虚,说搞什么事?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打断了他,然后说道:“请注意你的措辞,他不是被开除的,而是为了我,自革出了门墙。”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会试着帮你们联系的,如果有任何消息回馈,我会http://www.hetushu.com立刻通知你。”
面对着这样的一笔巨款,我表现得极为淡定,说不用,做买卖,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绝无反悔之意——弗朗西斯先生既然千里迢迢跑到这山窝窝里面来,我想应该并不仅仅只是为了给我这一笔钱吧,有什么需要,请尽管直说。
“对!”
弗朗西斯说英雄流血又流泪,这事在你们国家,似乎是常态,但对于我们而言,陆左和萧克明两位,是不可多得的顶尖人才,如果他们能够加入我们兰德公司,必将是一个双赢的美好局面。
我摇了摇头,说父母都不在了,在哪儿过年,对于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接过了名片,看了一眼,烫金的,十分精致,上面一连串的头衔。
哦,错了,是三千万。
兰德公司?
听到这儿,我眯起了眼睛来,说你们想要找左道?
我点头,说对,很重要。
我不置可否地收起了名片,然后说道:“好吧,香港的,那么弗朗西斯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我眯着眼睛站了起来,盯着对方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开口说道:“香港兰德,还是美国兰德?”
我扬了扬手中的名片,说我有你电话。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你打算在这里过年不?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从助手的手中取来了一张支票,递到了我的面前来。
我笑了,说你看看这里,山清水秀,鸡犬http://m.hetushu•com相闻,这么大的地方,不会有人打扰到我们的谈话,而这屋子并不是我的,没有征得主人的同意,我没有资格邀请任何人进入其中。所以,有什么事儿,就在这里说罢。
屈胖三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搞点事儿吧?
屈胖三说刚才那家伙提到了一个人,我这才想起来,那小子跟咱们其实还是有蛮多的恩怨,有句话说得好,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我不是君子,你也不是,既然如此,那我们何必等待,直接过去,找到那家伙,把他干掉,不管如何,都能够改变整个局面……
我听着他说得眉飞色舞,小心翼翼地说道:“你是说,去干掉李致远、哦,错了,是许鸣?”
我眯着眼睛,说那只是邪灵教的余孽,李致远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手腕呢?
屈胖三笑了,说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上坏人太多了,你有点儿扛不住?
我说比如……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狂热地说道:“只有搞事,只有装波伊,才是属于我们的人生,你说呢?”
哦?
我说讲句实话,我现在有点儿害怕了。
弗朗西斯认真地点头,然后说道:“据我所知,在中国,曾经拯救过世界的左道二人,已经陷入了最大的危机之中,他们将会受到无数恶势力的冲击,所有心有邪意的个人和组织,都会试图铲除这么两个人,然后推动自己的计划,所http://www•hetushu.com以陆左被全国通缉,而萧克明则被自己的师门给开除了去……”
弗朗西斯说道:“虽然我明白这屋子是前宗教局高级顾问许映愚徐老先生的居所,但我刚才过来的时候,发现这儿似乎有被人注视的目光……”
弗朗西斯伸手与我相握,先是道谢,然后说道:“为了报答我们的诚意,我给你提供两个消息——第一个是在香港,有一个新成立的教派,在它的领导人李致远的带领下,正在逐渐成长,在收罗了大量厄德勒残余人员的情况下,他们与欧洲的黑暗议会、中东的黑暗真理会和美洲的撒旦议会,组成了横跨世界的大联盟,开始介入中国大陆的修行界,最近发生几起针对性的血案,便是这个联盟做的。”
三人朝着村口走去,而在那儿,有一辆黑色越野车在等待着,有人在场口处警戒。
三百万?
弗朗西斯问我道:“陆言先生,我们有一些合作事宜,不知道能否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好好沟通一下?”
望着这些人的背影,我问屈胖三,说你觉得这些人的话,有几分可信?
弗朗西斯说道:“那件事情是我们公司另外一名叫做奥威尔的高级观察员办的蠢事,那家伙完全给人牵着鼻子走,结果得罪了您,不过你放心,目前他已经被派往了非洲,跟食人族一起跳舞去了;而为了表达我司的诚意,您蒙受的损失,以及利息,由我这里呈上……”
弗朗西斯诚恳地说道:“兰德公司希http://m.hetushu.com望世界和平,而在国际舞台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和开放的中国,将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没有人希望中国动乱,我们也不希望,所以希望曾经拯救过世界的陆左和萧克明能够站出来,领导无数心怀希望的人们,与兰德公司合作,消灭那些残酷自私的邪恶……”
我点头,说对。
我瞧了一眼那支票,上面一串的零让我看地有一些眼晕。
我眉头一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看着他近乎疯狂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猛然一拍手。
屈胖三笑了,说我听你说过他们的事情,这帮人从头彻底都是一帮恶棍,绝对没有口头上说起来的这般冠冕堂皇,不过有的消息,或许有夸大,但肯定是真的——比如第二个消息,就是暗指了黑手双城的态度。
屈胖三说你放心,天塌下来了,个儿高的人顶着,只要陆左和萧克明没有垮掉,你就暂时没有危险。
弗朗西斯竖起了指头来,说他本人或许欠缺了一些实力,但却拥有足够的支持者和强力的手腕,特别是一位神秘的老太太,已经取代了曾经的邪灵十二魔星秦魔秦鲁海,成为了他最重要的靠山……
我说你所谓的有人,是谁?
弗朗西斯手指朝上竖起,说在上面,你们国家的上层,特别是修行界的上层人物,某些人已经开始变化了,准备对整个修行江湖动手,按照他们的意志进行改造和整合,而这对于此刻的格局来说,将是一场天翻地覆的改变,或者是一场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