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五章 雪瑞归来

她显然是受了惊,一脸惊吓。
雪瑞看着我,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大家别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屈胖三一把抢过了地上一保镖手中的手机,然后恶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冷然说道:“不准打电话。”
李家湖却是凭空浮起,离开了床铺几十公分的高度。
我说你如果是觉得我刚才在伤害你母亲的话,我还可以跟你说起另外一个消息,只不过你可得承受住。
啊?
她一进去,李太又站了起来,朝着她扑来,大声说道:“雪瑞,你别听这个外人诬陷妈咪啊,他很坏的……”
啊?
雪瑞摇头,说没有,我刚刚回来,碰到顾叔叔,告诉我父亲病危了,我叫他带我过来的……
那床榻有一大股的火焰倏然腾起,而屈胖三手中的那玩意也尖叫一声,扭曲,化作虚无。
对方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开始出脚踹门了,尽管有屈胖三堵在门口,但对方用劲儿,门却受不住,三两下那门终于给踹破了,然后有一个身影冲了进来。
雪瑞深吸一口气,说我尽量。
雪瑞摇头,说不知道,打击突如其来,没有任何征兆……
我没有再往下说,因为此刻的雪瑞已经满眼泪水,银牙咬得咔咔响。
而在那火焰之中,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吼叫,有一股意识传递而来,然后朝着空间蔓延,仿佛想要查看到底是谁将自己的布置给破了去。
我说起这话儿的时候,雪瑞的双手捏得紧紧的,双和-图-书肩在颤抖。
雪瑞。
我说你父亲现如今的模样,也是许鸣搞的鬼。
我说你就说今天不方便,明天再来。
雪瑞听到这噩耗,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哽咽地说道:“她本来可以走的,是她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那帮家伙,我一定要杀了他们……”
啊?
他的目光汇聚到了不远处的李太上去。
我直视着雪瑞的眼睛,说如果你还相信我,跟我到阳台去,然后叫其他人别动。
说罢,他抬手一下,将那人给直接砸晕了去。
雪瑞曾经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本不想对她太过于残忍,但是她是否信任我,关系到李家湖是否能够得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们这次来港岛,主要的目的,就是来杀许鸣,给寨黎苗村惨死的人报仇;然而得知你父亲的消息之后,立刻赶了过来,发现他给人下了降头,病床之上满是尸油,床板地下,竟然有吸食精血的法阵,所以我怀疑,你母亲很有可能,跟许鸣勾结了……”
雪瑞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来。”
我任她宣泄了情绪,然后说道:“我也希望不是真的,不过当务之急,是将你父亲给救回来——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我刚才看了一下,随手都有生命危险……”
轰……
她没有再和我说,而是返身回到了病房里去。
我愣住了,瞧见那人跑到了李太跟前来,然后拦在了她的前面。
我平平一举手,http://www.hetushu.com气息外露,将喷洒的水给摒开。
火焰一下子冲高,病房里的烟雾报警器也响了起来,有水往下面喷。
突然间,行将枯木的他一跃而起,冲着李太怒吼道:“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
而这个时候顾宪雄又喊道:“嫂子你到底怎么了,开门一下。”
屋子里灯光大亮,让我瞧清楚了这人。
我咬牙,轻声说道:“根据普桑临死透露的消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许鸣策划的。”
我万万没有想到,来人竟然是李家湖的女儿,失踪已久的雪瑞小姐。
时间大概等了一分多钟,仿佛已经死去了的李家湖居然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来。
嗯?
雪瑞不甘示弱,再劈出了一掌。
雪瑞扭头过来,瞧见站在病床前的我,冷然说道:“你是谁?”
这一手让众人都为之惊讶,而雪瑞打量了那床铺之后,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脸色也有些难看。
我朝着屈胖三打了一个眼色,他反手顶住了门,结果外面猛然一撞,双方用劲儿在上面,弄得门砰然一阵响。
我从惊讶之中回过神来,忍不住笑了,伸手一抹,恢复了本来面目,笑道:“雪瑞,我是陆言啊。”
她开口道:“妈咪,让开。”
外面听到,没有回话,反而是开始推门进来。
我说早就在此之前,我们曾经住过你家一次,半夜里,是许鸣送你母亲回来的,我睡着了不知道,但屈胖三告诉和-图-书我,你母亲跟李致远,也就是许鸣的行为举止十分亲密,已经超出了一般的界限……
雪瑞说你知道是谁干的么?
雪瑞皱着眉头问我,说他是谁?
我叹了一口气,说寨黎苗村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听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后来我听说有部分村民被关押到了仰光的永盛监狱,蚩丽花婆婆也在,于是我和外面那个小兄弟——他叫做屈胖三,是我表弟——我们一起去了永盛监狱,将一部分人给救了出来,后来又亲自去了寨黎苗村,才知道你已经通过虫池的通道,去了黄泉路……
雪瑞瞧见我的面貌,忍不住惊讶地喊道:“怎么是你?”
雪瑞眉头一跳,说你都知道些什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多了几分冷淡,李太不敢阻拦,慌忙让开,而雪瑞伸手,将李家湖给平移到了沙发上,然后双手一搓,朝着那床上猛然推了一把。
啊?
说罢她回身过来,抱住自己的母亲,然后安慰道:“妈咪,别担心,有我呢,没有会伤害你的……”
她走到病床前,俯身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瘦骨嶙峋的父亲一眼,眼泪就像珠子一样落了下来,随后她也发现了父亲身下那床铺之上的尸油。
雪瑞走了过来,将门合上,然后对我说道:“说罢,为什么会这样?”
听到我的话语,雪瑞松了一口气,突然问道:“你说你去救了人,蚩婆婆呢,她人呢?”
那个中年男人有些担忧地说道hetushu.com:“雪瑞,怎么回事?”
我捏紧了拳头,准备想着来者如果是李志远的人,我也是撕开了脸,准备跟对方硬干,结果闻到香风一阵,随后有人喊道:“妈咪。”
我并不回答,而是瞧见门外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还有好几个闻讯而来的医生护士,皱着眉头说道:“雪瑞,这事儿说来话长,你能够跟我到阳台外面来一下么?”
我本以为她会惊讶,没想到她居然仿佛有了心理准备一般,盯着我,说你继续。
李太给劝了好一会儿,方才放开了手,而这个时候,我已经等在了阳台前。
“死了!”
听到我的话,雪瑞愣住了,好一会儿之后,对我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当泪水溢满眼眶,划过了脸庞的时候,雪瑞难过地说道:“这不是真的……”
听到对方的话语,我看了李太一眼,低声说道:“是谁?”
雪瑞有些难以置信,说他怎么可以这样?不对,他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啊?
瞧见这个,她皱着眉头,平平一伸手。
我说别的先不说,你怎么从黄泉路上回来的?
屋子里,雪瑞、屈胖三都没有被水沾到半分,其他人则都变成了落汤鸡。
顾宪雄?
雪瑞这个时候显得十分冷静,伸手拦住了自己母亲,然后说道:“妈咪,我看一下爸爸。”
李太声也压低声音回答,说是家湖的一朋友。
我说雪瑞,信与不信,这件事情你父亲最了解——你在此之前,有见过你父亲么?m.hetushu.com
雪瑞回到了沙发前,打量了一下父亲的敛容,伸出手,撑起一片炁场,将水滴挡住,然后从怀中摸出了一颗朱红色的药丸来,撬开李家湖的嘴,喂入了里面去。
我说这事儿我已经帮你干了。
李太不敢违背我的指令,哆嗦一下,对外面说道:“老顾啊,今天不方便,你明天来吧……”
我看着雪瑞的眼睛,说她死了,死之前给人炼制成了傀儡,屈胖三帮她做了解脱,让其灵魂超度了。
她左右一看,目光落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我说你父亲变成这样,你母亲Coco难辞其咎。
我说这件事情,亲自领军的人,叫做普桑,他的哥哥叫做七魔王哈多,是缅甸最厉害的军阀头目,是他带着哈多的部属上帝军,以及一帮当地政府军干的这事儿,不过普桑和七魔王哈多,都已经被我和屈胖三干掉了,所有参与寨黎苗村屠杀血案的家伙,都给我们用抢来的财富进行了通缉,无数人死去,也算是给他们报了仇;不过你可知道,那帮人为什么要进攻寨黎苗村?
李太被我瞪得直哆嗦,话儿都说不清楚了。
我没有想到,而李太也是诧异万分,当瞧见女儿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所有的惊慌失措都收敛了,指着我,愤然喊道:“雪瑞,这个人要杀了我,你快点保护妈咪啊……”
而李太也一下子抱住了雪瑞,仓惶地说道:“雪瑞,不要离开妈咪,不要……”
那气息化作一声尖叫,瞬间崩溃,化作了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