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九章 黄雀在后

这时我瞧见那房间里面,床上有一个满是春光的女子,正抱着毯子尖叫。
屈胖三点头,说对,不过只是个小喽啰。
看得出来,敌人还是很谨慎的。
我将手枪指在了黄毛的脑袋上,寒声说道:“你们头儿呢。”
许鸣,又或者他手下的头目,这些家伙刚刚玩弄了我和雪瑞,还差点儿陷我们于险境,给了我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而这些都化成了我心中的怒火。
我虽然自然熟悉粤语,但对方那带有太多夸张性的语气还是让我有点儿把握不住,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却是让我照顾她生意。
屈胖三说是个墨镜男,大晚上的还戴着墨镜,年纪四十多岁,很谨慎……
这个时候里面的大房间一片嘈杂,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我低声问屈胖三道:“这人是?”
结果这帮人都吸嗨了,根本不理会我,角落里有一个家伙应该还是有一些清醒的,二话不说,直接将手掏向了旁边的抽屉里去。
我检查了一下,子弹都上了膛,保险也开着。
屈胖三摇头,说不,像别人口中的小佛爷。
我没有等他说完,直接上前,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脑袋,然后猛然一拧,只听到咔嚓一声,然后那人庞大的身子一下子就瘫软了下来。
屈胖三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他们这里的人,刚刚不但杀了你说的那个阮助理,而且还设局给你和雪瑞跳,你问我怎么办?
再加上那墙壁上张贴的各种暴露、和-图-书挑逗性的海报,我又不是初出茅庐的纯情少女,自然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门开了,里面一片烟雾缭绕,放着嘈杂劲爆的音乐,我不动声色地走了进去,瞧见这儿又有好多个房间,还没有等我打量清楚,有一个油腻腻的大胖子端着一瓶酒走了过来,抓着我嚷嚷一声,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我心中狐疑,却还是把枪举了起来,喊道:“都别动。”
屈胖三的眼珠子不断地往那些女人的胸脯上瞄,我瞧见,忍不住推了他一把,说你是打小没吃过奶对吧?
我说你知道Ben仔光在哪里?
音箱关掉之后,这枪声是如此刺耳,我在对方出动的一瞬间就已经转移了位置,没有等他多开两枪,便一枪托砸断了对方的手腕,随后我一把将他给按倒在了地上去。
两人在路上打的,然后离开了山上。
屈胖三没有太多犹豫,便跟了上去,一直确定了对方的落脚点之后,方才赶回来找我。
我说看起来你很欣赏他?
而我则伸手,抓向了对方的那只手。
车子开了一路,二十多分钟之后,来到了一处老旧的联排建筑中,密密麻麻的房间,还有挂在外面的空调盒子,看得让人眼花缭乱。
这是一个混乱之地,走入其间,人来人往,到处都是破旧的小店、茶餐厅还有乱七八糟的店铺,电线外露,还有身穿暴露衣着的女郎在街巷之中行走。
我说去了哪里?
他说跟http://m.hetushu•com上面汇报去了。
这怒火,也是时候烧到对方的头上去了。
我很快就走到了门口来,轻轻推了一下,里面给锁住了,我回头看了一眼,屈胖三也走过来,手中拿着一根铁丝,往锁眼里面捅了两下,然后轻轻推了进去。
我也来不及仔细听,伸手过去,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楼道里很狭窄,往上走去,感觉依旧热闹,有人上有人下,走到三楼的时候,瞧见过去的一排走廊里面,居然有闪烁的灯光萦绕,勾勒出粉红的气氛来。
他的脖子又短又粗,还真的有些难掐,不过当我手指合拢的时候,那人却是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张嘴要叫。
画风不对啊,能够弄出这么多算计的家伙,按理说不会这么不小心才对。
我简单讲了一下,屈胖三忍不住就笑了,说看得出来,这个许鸣很聪明啊,他从来都不会硬干,而是善于利用各方面的手段来削弱对手的耐心和实力,不到最后,是不会亮出杀手锏的——这样的人,很阴啊,有一点儿当年杜月笙玩转上海滩的风范了。
屈胖三嘿嘿笑,然后带着我走进了一处楼里来。
这里面没有许鸣,却有几个家伙桀骜不驯的气质,是掩藏不住的。
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将怀里这个家伙推到一旁,接着一个炮锤,砸向了这人的脸上去,拳骨与对方的鼻子亲密接触,发出了一声低低的炸响,那人凌空而起,而我则快步走上前去,和-图-书一把将人给抓住,轻轻放在了地上去。
说完了自己的经历,他又笑了笑,说怎样,他们给你埋的坑是什么?
我停住了脚步,抓着屈胖三,说跑这个鬼地方来干嘛?
连毙两人,我没有再多停留,而是抓着那把枪,朝着尽头走去。
果然,他手中握着的,是一把黑色的手枪,这是港片黑帮片里面常见的黑星,其实也就是仿54式,而这些手枪大部分,应该都来自巴基斯坦。
屈胖三说对,需要重视,不过更让我有些疑惑的,是这个家伙的风格,越来越像是一个人了。
屈胖三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是你自己想歪了吧?他们那几个人,就住在那六楼的楼道尽头处……
我没有再犹豫,直接闯进了大客厅里面,瞧见这儿有七八个人,男男女女都在,有的衣服都快脱光了,缠成一团,狂魔乱舞。
这个想必就是港片里面经常提到的楼凤了吧。
我听他说得心虚,忍不住笑了,说看得出来,许鸣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
我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我跟着屈胖三离开了医院,这才得知就在我们进去不久之后,从医院里走了一伙人出来。
我感觉得出来,这几个人里面,除了被屈胖三指的那个,还有另外一个,其他的都是普通人。
屋里放着劲爆的音乐,而桌子上则还残留了白色的粉末。
如此终于来到了六楼,没想到走廊那边,却是拦着两个拉美裔的壮汉,人高马大,双手抱在和_图_书怀中,一脸不善地看着我们。
屈胖三指着被我枪杀的那个,还有另外一个抱着两个鬼妹疯狂摇动的家伙,说就这两个。
那人慌忙说道:“他、他出去了。”
既然如此,就得快。
我说你说的,是秋水先生?
我一拧,人便死了。
他赶忙点头,说知道,在迎春茶楼,他每天晚上都在那里吃宵夜的。
屈胖三摇头,说没在。
屈胖三脸色转冷,说谈不上欣赏不欣赏,对待敌人,战略上可以藐视对方,但战术上,一定要重视他,我跟你讲,能够弄成这么大声势的家伙,绝对有不凡之处,说不定,我们两个得在这里败走麦城了。
我没有再说话了,而是迎上了那两位目露凶光的男子,微笑着说道:“Excuse me……”
我没有再用枪,而是长腿一阵蹬,全部都给踹到了地上去。
我与对方互看了一眼,然后低声说道:“怎么办?”
屈胖三说不,沈老总从来不屑于用太多的阴谋诡计,他喜欢以力压人,堂堂正正,当年的邪灵十二魔星,那个不是通天手段的人物,却最终被他纳于麾下,说到底,还是因为他这个人,让众人看到了希望,有了一种能够站在巅峰之上的感觉……
那人惊慌地喊道:“别杀我、别杀我……”
我点头,而这个时候那帮人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儿了,除了两个女人嗨得不能自抑之外,另外几个人都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说上面是谁?
一个留着脏辫的家伙愣了和_图_书一下,说:“What?”
砰、砰、砰……
我说不像沈老总?
刚刚说着,突然间旁边跑来一穿着蓝白水手服的女人,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胳膊,浓烈的劣质香水味扑鼻而来,然后对方对我叽里呱啦一顿讲。
为首的,是一个带着墨镜的中年男子。
我过去,一脚将音箱踹烂了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房间里,那门被猛然推开,然后有个黄毛朝着我这里开了枪。
我说很谨慎,会在这么一个破地方?
我下意识地推了对方一把,结果回头一看,对方穿着很清纯,还梳着两个小辫子,结果却是一五十多岁的老阿姨。
我说好,带我过去。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没有了气息,刚才那一拳的内劲,直接将对方的脑子震成了一锅浆糊。
说罢,我站起来,将在场的每个人都给敲晕,然后用绳子给绑住了去。
吸了毒……
另外一个家伙瞧见我上来就开干,吓了一跳,慌忙将手伸进了兜里,准备掏家伙。
我说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开枪了。
这帮人吸了毒,脑子都眩晕了,三两下就失去了战斗力。
他说是和字头的揸数Ben仔光。
我激得一声鸡皮疙瘩起,赶忙挥手,然后爬楼而上。
枪声被劲爆的舞曲给淹没了去,这些人似乎感觉到屋子里多了外人,开始朝着我打量过来,而我则看向了屈胖三,说有刚才的人么?
屈胖三笑了,说小隐隐于世嘛。
砰!
我说墨镜男呢?
我说领头的长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