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十章 港岛黑帮

砰!
我说走吧,开车。
我没有再听他吹嘘,而是摸出了黑星手枪来,顶在了黄毛的胸口,说别扯那么多了,告诉我,你是准备带路呢,还是准备现在就死?
而在瞬间,旁边几人都毫不犹豫地往怀里伸手过去,很显然,这保镖头子的性命,远远没有Ben仔光重要,所以他们在一瞬间做了选择。
不过这个时候,他没有戴墨镜。
我说行,那我就放心了。
四个脸色不善的大汉,戴着墨镜,冷冷地看着我们,说上面被包场了,请回。
随后我问起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黄毛告诉我,说都是费阳仔和大佬庄搞的,他们都不知道。
黄毛开着车,在街道里七绕八绕,最后来到了老城区的一处港式茶楼之前,指着那老旧的装修和霓虹灯,说就在那里,这儿是Ben仔光最喜欢来的地方,他对这里的辣鱼蛋和蛋挞很钟情的,特别是蛋挞,他刚刚开始出道的时候,还被人叫做蛋挞光呢。
黄毛随口说道:“扑街,和胜和就是和记了嘛,这都不知道咩?”
我说Ben仔光是谁?
我控制着力道,不过这一下还是将黄毛弄得一头一脸的血,他这个时候才明白谁是老大,一下子就快哭了,说大佬,别打了,我习惯而已嘛,我平日跟费阳仔也这么说话的啊……
我说什么许爷?
不过那个叫做大佬庄的墨镜男,并不是他们这儿的,而是红棍费阳仔的朋友。
而我将手枪从对方的额头,滑落到了嘴巴里去。http://m•hetushu.com
经过审问,这儿是和字头的一个窝点,那个被我爆头的家伙是这儿的红棍,而几个女人,要么就是跟他们一起混的太妹,要么就是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野模。
那人看向了我和屈胖三,说这两个是?
那个家伙很猛的,师父是老洪门的一个武馆师傅,他是那家武馆里最猛的徒弟,后来跟师父闹翻了,加入了字号,也就是大陆所说的黑帮,转了两个字头,最后加入了和记,成了Ben仔光的红棍。
要知道,港岛所有的字头加起来,人数超过几十万呢。
黄毛盯着我,好一会儿,突然爆发了,大骂道:“大陆仔,你别以为你有两手,就可以为非作歹,实话告诉你,Ben仔光很厉害的,他比你厉害呢,他师父你知道是谁呢?”
我打开了保险,黄毛立刻软了,说我带路。
我说你不是说和记么,怎么又是和胜和?
我寒声说道:“带路,不要让我的枪口,离开你的嘴巴,否则我开枪。”
不过这个时候,刚刚睡醒过来的屈胖三出手了。
那人脸色一冷,说滚,Ben哥在见客人,别来这里烦他。
半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包厢前,缓缓推开了门,瞧见里面一桌子人,其中一个,却是屈胖三反复跟我提起的墨镜男大佬庄。
黄毛慌忙点头。
事实上,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这帮人应该是许鸣的直属手下,都是些冷血杀手,又或者职业的小弟,www.hetushu.com结果弄出这么一帮黑帮烂仔来,着实有些古怪。
黄毛点头,说对,有事,很重要的事情要见Ben哥啊,能帮我通传一下么?
原先的时候,我有点不明白这个什么Ben仔光为什么会帮许鸣做事,现在却想清楚了。
他挥手赶人,不准备见面,而我这个时候已经确定了Ben仔光就在里面,没有再多等待,而是一言不发地走上了楼梯去。
黄毛摇头,说没有,没有人见过许爷,但是听过他的名字,他是港岛江湖上面的传说,据说他能够号令所有的字头,没有人胆敢违背他的意志,据说他跟官方的关系也很好,在国外也有无数的朋友……
雪瑞说可以,刚才警察过来,不过现在已经应付走了。
我们过了马路,来到停车的地方,黄毛处理了一下脸上的血,然后开车,我从他身上摸出了手机来,然后拨打了李公馆的电话。
黄毛说费阳仔亲戚啊。
我说我不管你跟谁都是这么说话,但是在我面前,最后先刷刷牙,知道么?
打完人,我问道:“有车?”
黄毛恶狠狠地说道:“那是费阳仔,我跟你讲,Ben仔光的师父,叫做秦鲁海,你知道秦鲁海是谁么?”
我说走,你带我们去吧。
我一脸郁闷,敢情这家伙睡了一路啊……
换句话说,我此刻杀气腾腾。
原来Ben仔光是秦魔的徒弟,既然如此,他肯定是听命于许鸣的,而说不定许鸣就在这个茶楼里面呢?
说罢,我m.hetushu.com挂了电话,然后手上一用劲儿,将电话给捏碎了。
我顿时就是一头冷汗,这个家伙在这样的大战时刻,居然还睡得着,简直是让我为之汗颜。
上了二楼,又去三楼,结果在楼道口的时候被拦住了。
我抓着那家伙的脑袋,直接往墙上撞了过来。
那保镖头子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我往里走。
我将里面那帮人给全部弄晕,捆好之后,又去处理了门口那两个拉美大汉,这才离开了这处乱糟糟的地方,走到了外面的大路上来。而见识过了我的手段之后,黄毛没有半点儿异心,竹筒倒豆子,全部交代了,结果听得我一阵头疼,乱糟糟的,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我说我们找到杀害阮助理和陷害我们的那帮人了,现在正在去找他们幕后的老大。
对方发觉不对,伸手就过来抓人,我伸手,手枪直接顶在了那人的额头上。
遗憾。
但我不同,我刚才毫无顾忌地杀人,而且以一种压倒性的力量,给了对方一种没办法挣扎的压力感。
想到这里,我回头看了一眼屈胖三。
黄毛说就是许鸣啊,许爷是近年来崛起的大佬,听说是Ben仔光背后的老大,正是有着他的支持,所以他才会是今年换届的坐馆大佬热门人选呢。
我说是我,陆言,方便说话么?
没一会儿,雪瑞提起了电话,说喂,那位?
黄毛没敢动,一脸哭相地对我说道:“大佬啊,给你指路还可以,要是我暴露在Ben仔光面前,就不是小命和*图*书那么简单了,我全家都要给他的人砍死的啊……”
杀气浓厚的人,鬼都怕,更何况是人呢?
黄毛是费阳仔的小弟,他们这伙人平日里负责毒品走私和看场子,红棍费阳仔专门帮人处理二五仔,双手满是鲜血。
动手杀人的,是费阳仔。
黄毛下意识地露出了不屑的表情,不过想起了我刚才的凶猛和暴戾,赶忙收了起来,然后说道:“Ben仔光是我们港岛最大的帮会和胜和的揸数,全香港,七成的白粉都得过他的手,六成以上的码头在他的掌控之中,听说他最近还得到了强力的支援,很有可能成为和胜和的坐馆大佬,也就是最霸气的那一个咯……”
雪瑞问你在哪里呢,找到屈胖三没有?
如果真的如他所说,港岛所有的字头都奉他为尊,那可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
佛山无影脚、哦,错了,断子绝孙脚。
他一脸诧异,说你居然不知道Ben仔光是谁?你平日里不看报纸的啊?
我说你都知道我是大陆客了。
这样的威胁,如果是寻常人,只会觉得软绵绵的,没什么杀伤力。
我说你见过他?
因为屈胖三快得宛如闪电,当他们跪倒在地的一瞬间,一脚踢过去,直接将人给砸晕了去。
电话接通之后,我听到了管家的声音,然后说道:“找雪瑞小姐。”
有一个领头的看着他,说我好像见过你,你找Ben哥有事?
屈胖三揉着眼睛,说Ben仔光是谁啊?
听到黄毛用近乎传奇的语言来形容许鸣,我知道这个具有www.hetushu.com许鸣和李致远两个身份的家伙,估计很早就开始布局了。
我没有同意,而是对她说道:“雪瑞,你的状态不好,需要休息,等你情绪平复了,办完了你母亲的丧失之后,我再跟你聊,而这段时间,我和屈胖三帮你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办好,请相信我们的专业。”
那三人捂着裆部跪下,不过却并没有能够叫出声来。
呃……
而这个时候,黄毛一脸惊讶地说道:“你知道许爷?”
我的双眼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秦鲁海?
对方说得客气,语气却是十分强硬。
我一亮枪,气氛顿时为之一凝。
雪瑞一听,立刻激动起来,说你们在哪里,我立刻过来。
那人慌忙点头,说有,有。
我说你刚才说了嘛,一老武馆的师傅嘛……
旁边的黄毛看了,有些激动,说嗨,我的手机,最新的苹果,限量版的,我好不容易买到的……
三人下车,走进了茶楼,然后直接越过了大厅,朝着二楼走去。
我一松手,零件散落一地,然后看着他,缓声说道:“先别管你的手机,想想你自己的小命——如果你敢跟我耍花招,相信我,你会死得很惨的。”
我赶忙推醒了他,说听到没有,Ben仔光是秦魔的徒弟,许鸣说不定就在这里。
我坐在副驾驶室上,翘着二郎腿,说你放心,Ben仔光没命活过今晚的,没有人会惦记你全家。
他睡着了。
我没有说话,保持沉默,而黄毛则笑嘻嘻地说道:“大佬,Ben哥在么,我是费阳仔的小弟黄毛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