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十六章 虎口夺食

砰!
然而当我们冲出了长廊,来到了这边的中庭时,突然间从那门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怒吼声来。
那人清了清嗓子,说我叫福安源。
他也是很强势,猛然一推,将这三人都给推到了一边去。
一声惊响,将房间里面的炁场搅得一阵大乱,周遭的人都站立不住,纷纷往后退去,而那骷髅脸居然什么也不管,又一次地朝着我探来。
不过当我们动手杀人的时候,情况就发生了变化,首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个骷髅脸,事实上当我们一露出了杀意的时候,他就已经有所行动了,身子微微一晃,竟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一丝无奈。
还没有等他说出狠话,我却伸手拦住了他,说道:“打扰一下,我问个问题。”
Ben仔光盯着他,说你是谁?
我瞧见他穷根问底的样子,笑了,说你们许总欠我一点儿债,我得找他商量一下还债的事情……
福安源皱眉,说你找他有事?
随后他朝着前方猛然一推,那股红芒竟然爆开了去。
他点头,说是。
黑暗中伸出一只脚来,朝着他的裆下踢去。
Ben仔光指着依旧在半空中悬浮的那个女孩子,说道:“那是我干女儿,你放了她,什么话都好说。”
一声惨叫传来,我转过脸去,却见到Ben仔光已经被一脚踹中,重重砸在了墙上,然后滑落了下来。
此刻的和-图-书她,依旧没有醒过来。
此物凭空悬浮,落在了骷髅脸的面前,他一开始并不觉得,伸手来抓,结果上面一道金色光芒亮起,随后将其包裹了住。
那两人也知道我们这次过来,完全就是为了捣乱,面露凶相,朝着我们扑了过来。
两人的手掌相对,重重撞到了一起。
“啊?”
我感受到了那骷髅脸的厉害,刚才倘若不是对方施展不开,只怕我已经给他几下料理了去。
里面的人与之前的那些一样,都犯了同样的一个错误。
Ben仔光说我不要她成什么重要人物,你们放开她。
仿佛提到了木头之上一般,回声响来,然而却没有能够奏效,骷髅脸猛然夹住了双腿,厉声喝道:“去死……”
他跑得飞快,而我也是趁机杀入了另外一个战团,一把抓住了Ben仔光的手,也跟着冲出了门外去。
他问什么事?
不过在那骷髅脸的注视下,他并不敢再做造次。
Ben仔光吐了一路的血,此刻终于缓过神来,脱下身上的净化服,接过了屈胖三背上的那小女孩,将其裹住。
这是三昧真火。
然而他并没有触摸到那个叫做小香的女孩子,刚刚冲进房间的他,立刻就给人拦住了,而出手的,则是三个黄种人。
啊……
战斗在一瞬间发生,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我们是早就已经蓄谋好了的。
就在福安源打电话的时候,我已www.hetushu•com经陡然拔剑,将其中一个家伙的脑袋给斩落了下来,而另外一个人,被Ben仔光猛然抱住,然后那把夺来的匕首,在其身上刺了七八刀……
Ben仔光冷笑,说是我。
然后从各个房间里,不断冲出了脸色凶恶的家伙,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我们的身上。
这三个人反应迅捷无比,两人抓手,一人直接抱住了Ben仔光的腰,我站在门口,并不进去,若是打量着房间里面的人,瞧见那骷髅脸转身打量过来的时候,一种没由来的阴寒,倏然充斥着我的全身,让我有一种浑身发麻的古怪感觉。
Ben仔光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说原来是十八罗汉里面的毒眼镜,我说怎么许久没有听过你了,原来是躲到这个鬼地方来。
我的长剑重重劈砍在了对方的手臂之上,以前无往而不利的锋芒,此刻却仿佛站在了钢铁之上一般,不但没有能够将其斩断,反而出现了巨大的反弹之力来。
量天尺。
他居然在门上做了手脚?
而此刻的我,也是岌岌可危。
听到这话儿,福安源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回头跟那鬼佬低声交流了几句,几人都轰然笑了起来,随后福安源又回过了头来,看着Ben仔光,说道:“我们在帮她做一个实验,只要是成功了,你的干女儿以后将会成为我们真理全能会的重要人物、骨干大将……”
好恐怖的东西,这就是传说中和图书的血族大公么?
几人一出来,屈胖三回手一挥,那门上突然间出现了无数金色符文,随后化作了熊熊大火。
我跟上了屈胖三,喊道:“那家伙给烧死了么?”
即便是看见了Ben仔光这样的外人,他们也只是觉得这人应该是通过某种渠道进来的,是默许的,而不是实实在在厮杀而来的。
福安源没有想到看上去什么都不是的一个普通人竟然会打断了他的话语,愣了一下,而这个时候我却开口了:“那什么,你说的许总,可是许鸣?”
听到这话儿,福安源没有再犹豫,指挥着旁人,说上。
箭在弦上,怎能不发?
看得出来,他显然是认准了我,想要将我给拿下,或者杀死。
我没有说话,在遁世环的隐藏效果之下,里面的人甚至没有几个正眼打量我,反而是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Ben仔光的身上去。
双方对峙,骷髅脸侧脸看了旁边另外一个鬼佬一眼,那人也是一脸茫然,反倒是旁边的人认出了净化服下的Ben仔光来,冷声说道:“阁下可是和记的Ben仔光?”
那就是掉以轻心。
他伸手往下一拍,而偷袭不成的屈胖三也往上一拍。
这一回,惨叫的却是骷髅脸,他浑身被金色火焰给包裹住,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去。
糟了……
我们先前一路冲杀,手中不知道染了多少鲜血,但此时此刻,却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这里面的人,别的不说hetushu.com,光是那个骷髅脸,我们两个加在一起来,都是惹不了的。
啊……
我说对。
一剑斩这般强大的剑法,都没有办法伤及对方半点儿皮毛。
啊……
对方的执著让我心惊胆战,却又无可奈何。
我甚至有一种转身就跑的冲动,然而我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瞧见这场景,Ben仔光再也忍不住了,怒吼一声,便朝着半空中的女孩儿冲了过去。
不过几秒钟之后,他又站了起来,四处张望。
骷髅脸“啊”的一声叫,却是又给屈胖三给套路了去,而屈胖三趁机脱险,一跃而起,抱住了半空中的那个女孩儿,将其身上无数丝缕红芒猛然一扯,然后背着女孩儿就跑。
然而他的五指之中,却有一股血红妖艳的光芒。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对手,我发现狭窄的房间根本容不下我们两个人的交手,我硬着头皮,一剑又一剑的斩杀了过去,要不是剑上电芒闪烁,将对方的力量隐隐给压制住,只怕我早已经给他扑倒了去。
轰!
骷髅脸浑身血芒,仿佛要压倒屈胖三,结果那小家伙的手上却又有一股火焰燃起。
因为没有警报响,使得他们丧失了警惕性。
那人说你来这里干嘛,知不知道这里是许总最重视的地方,就算你师父是秦魔,也不能这般肆意妄为。
我说哦,是这样的,我有点儿事情要找你们许总,能麻烦问一下,他现在在哪里呢?
“你干女儿……”
瞧见这四面八方赶www•hetushu•com来的家伙,我心中咯噔一下,低声问道:“屈胖三,怎么办?”
说罢,他从腰间摸出了一个对讲机来。
他是在被福安源和那个鬼佬的夹攻之下,有些不敌。
他伸出了手,这手跟竹竿一样,几乎只是骨头,上面包着一层老腊皮。
或许是安全太久了。
屈胖三哇啦啦大叫,说他要是能够被烧死,又怎么可能活到今天?
这声音极具穿透性,魔音灌耳,让人站立不住,而就在此时,附近行走的人们一下子扒开了身上的净化服,露出了嘴里的獠牙来。
福安源说别多废话,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福安源摇头,说你可知道,我们找她,花了多少时间么?克拉克爵士的时间是很宝贵的,我不管你到底是怎么出现在的这里,现在离开,我可以在许总面前给你美言,饶过你这一次的唐突;不过你若是不离开,我发誓,就算你师父是秦魔,我也……
福安源给我的话语震惊了,而旁边的那鬼佬却一下子琢磨出了不对劲来,用生硬的汉语说道:“福,赶紧处理掉这两个人,我们的实验筹备了大半年,这是最关键的时候,能不能取得‘该隐的祝福’,就在今日,不能有失……”
屈胖三怪叫一声,大喊道:“怎么办?跑啊……”
当那骷髅脸浑身血光,准备将我给轰杀之时,突然间有一样物件出现在了我与他之间。
这火焰将门暂时封住,让里面的人追不出来,而我们也顺利冲出了这边的实验长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