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十九章 困兽犹斗

林齐鸣说其实港岛这边也有一些资料了,对此人十分防范,先前的时候我们还专门对此人进行过讨论,只不过一直没有证据而已,现如今他负责的孤儿院出了问题,我们的确是可以顺势拿下他,而如果他擅自逃离,不敢露面的话,我们就可以冻结他名下的产业、银行帐号还有基金会了……
林齐鸣说是他的官方身份,是李致远吧?
林齐鸣笑了笑,说雪瑞跟你堂哥陆左有过一段嘛,我怎么会不知道?她跟我太太猫儿是朋友,彼此也都还算是熟悉。
有随行的谈判专家过去洽谈,结果对方十分强硬,说不给他们答复的话,他们就开始动手,每隔一分钟就会杀了一个人。
林齐鸣说这两年来港岛并不太平,一直很乱,政治上面的东西不归我管,我也没有兴趣,但是修行者犯案,这事儿层出不穷,港岛政府也穷于应付,又没有什么好办法,就向中央政府求助了,我这边也是接到了上面通知,过来这边交流的,没想到就碰到了这事儿……
只可惜,他到底还是棋差一招,遇到了我们。
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不过并没有说我们这次过来,是专门来杀许鸣的,因为林齐鸣虽然跟我们还算是熟,但毕竟人家是东南局的大佬,在他面前说这种快意恩仇的东西,多少还是不太好。
不过他与我们一般,都不出面,站在前台的是港岛方面的一位官员。
不过那些少年真和-图-书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个个都是悍不畏死的样子,眼神血红,就像疯了一般。
他没有避开我们,所以我听到他在电话那头跟手下发号施令、随后调兵遣将,赶来此处。
而正是如此,使得我对那帮训练这些孩子的家伙有着浓烈的仇恨,出手绝不留情。
当控制住了大部分的场面之后,随后针对山区的搜索也展开了,而我们则跟随大部队,来到了孤儿院的那座塔楼之前来,这个时候里面的人已经相当戒备了,所以第一波突入其中的部队,遭受到了猛烈的枪火攻击。
他皱着眉头,说你刚才讲的,是真的?
这使得他们开始变得严肃,出手也不再留情,而是尽可能地将敌人击毙,免得再次出现意外。
这回打去的,是港岛这边的对接负责人。
不过随后他们就发现,这帮人你还真的不能用对待正常人的办法对付他们,因为他们的野蛮和悍勇,以及冷血,都是自己平生罕见的。
我说你别忘记之前飞走的那直升机了,这件事情,要想有一个圆满的结果,必须先抓住许鸣。
我说你觉得我和屈胖三千里迢迢跑到这儿来,是在跟你开玩笑呢?
他们这些人,无论是跟在林齐鸣身边的东南局精锐,还是港岛的人,或多或少也都见过许多的大世面,处理过不少的突发案件,但是很少有瞧见过像我这般血腥的。
不断有人倒下,他们方才感觉到情况的残酷。
m.hetushu•com齐鸣摇头,说我担心的不是这个,那帮家伙倘若是被堵住了,生还无望,你说他们会不会把那些孤儿当做人质?
听到这话儿,我愣了一下,仔细想想,还真的很有可能,说那怎么办?
而此刻林齐鸣的一番出手才让我感觉得到,什么叫做“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事实上他应该很清楚这事儿的,所以行事一直很小心,即便是针对李家湖的这些事情,他都是拐弯抹角,就是不扯到自己身上来。
对方显然还是对隐藏自己抱着一些期待,所以并没有狗急跳墙,而是尽力表现得十分平静。
他很明显非常重视这事儿,随后又打了一个电话。
林齐鸣没有再多说,而是拿出了电话来,开始拨打。
负二层的突入也很顺利,在付出了一部分的代价之后,也开始收尾了。
我因为身体有些疲惫,所以一直跟在了后面。
结果到了后来,当瞧见那帮被训练、并且洗过脑的小毛孩子抡着砍刀冲上来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嚼了一颗益气健身丸,便冲了上去。
遇到那种明显是真理全能会的人,我毫不留情,一剑斩去,人分两半,而若是遇到被洗过脑的少年,我就用剑脊拍晕。
一开始的时候我一直给Ben仔光他们误导,觉得许鸣这家伙在港岛这儿一手遮天,不但如此,而且影响力还能够渗透到宝岛和赌城去,这让我很担心雪瑞以及李家湖的安全。
http://m.hetushu.com林齐鸣这人很有心思,控场的能力也很强,一直等到了各方面的人手差不多到齐的时候,方才下了指令,将整片山区给围住了去。
听到他说起由来,我没有再多问,而是关心起了林齐鸣所带的人手来。
一系列的电话打完了之后,林齐鸣方才回过头来,认真地对我说道:“陆言,我知道你对我,还有我所在的部门有着很大的误解,但是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够站在我这边,帮我处理此事,毕竟你也不希望那些孩子受到不必要的伤害,对吧?”
林齐鸣听到,黑着脸,带着我们赶到了那边去。
我们救出了负一楼大部分的孩子,那些孩子被接管之后,有的完全就麻木了,双眼发直,而有的则是抱着营救者嚎啕大哭,激动得难以自已。
他对我说,这次过来交流,他身边带了一部分东南局的精锐,而且他刚才得到消息之后,立刻核实,提前先乘飞机赶了过来,另外港岛方面,也有相关的警力过来。
这事儿让人更加难以接受。
有孤儿院老师模样的人,在跟赶来的警察交涉,然后组织小朋友撤离山下去。
我没有矫情,点了点头,说好,我这边尽量配合你,有什么要求,你直说就是了。
随后林齐鸣又打了第三个电话,而这个电话,打给的则是驻港部队。
而屈胖三则更是过分,基本上倒在他身前的,即便是能够活下来,下半辈子都很难再真正地做一回男人了和-图-书
这战斗让人心酸,有种说不出来的憋屈。
过了一会儿,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了。
林齐鸣带着我们杀入其中,枪火之后,是修行者之间的搏斗和厮杀。
他简单介绍完自己的情况,然后问我,说那里面到底怎么回事,雪瑞也没有说清楚。
林齐鸣说我刚才已经跟港岛这边的人说要严格保密了,先伪装成火警过来救人,然后伺机行动,将那帮人给一网打尽。
双方发生了一起激烈的交火,最后动用了震荡手雷和防暴盾牌,大部队突入了地下基地里去。
“林大哥?你怎么来了?”
估计他们在想,也不知道林齐鸣是从哪儿找来的这狠人。
这是一根很粗的大腿。
那一剑又一剑,每一剑都是一大滩的鲜血,还有两截尸体,看得他们浑身不自在。
我赶到的时候,第三具尸体给抛了出来。
开始一切都十分顺利,陆陆续续就有人缴械,给拷了起来,而等到有人明白过来之后,反抗就开始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前方传来了消息,说地底基地的一部分残余分子,他们劫持了超过五十的孩子,看押在了负三楼的一处训练场里,然后威胁外面的人,说叫我们给让开一条路来,如果再继续的话,他们就将这帮孩子给全部杀光去。
听到林齐鸣的话语,我顿时就感觉压在心头上面的重担一下子减轻了许多。
与林齐鸣达成了协议之后,我跟随着他赶到了断开的这边山路前来,瞧见前期抵达的http://m.hetushu.com警察已经到了,在便衣的配合下,开始假模假式地与孤儿院方面沟通。
来人却是刚刚与我们分别不久的林齐鸣,而他瞧见我也是一脸无奈,说我哪里知道,这两天过来港岛访问,结果正好接到雪瑞打来的电话,告诉我你们这边出了事,让我过来料理一下。
屈胖三笑了,说问题不大,不过你也别太多担心,那帮实验室里培育出来的怪物,我估计都是一帮吸血鬼的招数,你看现在,大晴天,它们跑不了多远的。
他将情况说明之后,那边也表示了极力的配合,除了之前调遣的警力之外,还会额外调遣应急小组,另外港岛的机动部队特别任务连SDU,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飞虎队,也会赶来。
我说对。
我说你认识雪瑞?
他们并不是说说而已,当我们这边接到消息的时候,从里面已经抛出了两具尸体来。
在专政铁拳面前,许鸣到底还是弱了一点。
林齐鸣说好,你和小屈就留在我的身边,从你讲述的情况来看,事情有些不乐观啊,你们帮我随时应急。
他说得诚恳,而他打的这一连串电话,也展现出了他强大的手腕来。
听了我们的讲述,林齐鸣的脸色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
然而他们到底还是欠了一些火候,给早有准备的众人给扑倒在地了去。
啊?
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说怎么会这么巧,你们来港岛访问什么啊?
并不是同伴变少了,而是因为那帮人有点儿不愿意跟我在一块儿待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