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二十三章 勾心斗角

当然,之所以能够如此,其实也是我们借了林齐鸣的势。
我与他兜着圈子,说一些不咸不淡的话语,聊了好一会儿,弗朗西斯突然问道:“不知道陆先生为什么突然会对李致远动手?”
走进其中,果然如屈胖三所料,培根弗朗西斯正在里面安坐,瞧见我进来,他立刻站了起来,迎上来招呼:“陆先生,你好。”
沉默了一会儿,我看着弗朗西斯的眼睛,开口说道:“弗朗西斯先生既然知道我住在李生家中,那应该也知晓,我与李家的关系才对。”
我没有立刻回答,说考虑一下,先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吧……
我犹豫了一下,说穷追三千里,这样子实在是太凶了吧?
我说你们知道他具体的地址么?
我们之所以要找李致远,或者说是许鸣的麻烦,主要的原因还是之前重重的历史因素,使得我们与他已经形成了一种不死不休的局面。
我皱着眉头,说名片呢?
菲佣离去,我摇醒了床上的屈胖三,说明此事,那家伙伸了一个懒腰,说不用多想,来的肯定是就是那个什么弗朗西斯,估计他也没有预料到他刚刚提供了消息给我们不久,许鸣的老窝这边就给端了去,有点儿惶恐,所以就赶过来了。
我过去接起电话,林齐鸣告诉我,说昨天已经对李致远的相关账户进行了查封,结果才发现这边的账目早就没有钱了,那家伙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将钱转移到了国http://m.hetushu.com外的账户里去。
我看着弗朗西斯,想着兰德公司,以及它背后的那股兄弟会势力,跟许鸣的真理全能教,说不定还有着联系,要不然许鸣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这般快速壮大,说起来也有一些不对劲儿。
我笑了笑,说怎么可能,问问而已。
得到了我肯定的回答之后,弗朗西斯没有再多问什么了,跟我说了几句闲话,又邀请我去他们公司参观指导什么的,给我拒绝了之后,便起身准备告辞。
屈胖三打了一个呵欠,说算了,我瞌睡都没有醒呢,得睡个回笼觉,你去跟他瞎扯一下吧,别被他套话就行。
弗朗西斯松了一口气,然后从兜里面摸出了一张纸条来,递给了我,说他的落脚点在这上面——我之前也已经说过了,我们兰德公司很有诚意的,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朋友。
我接过了纸条,上面是一连串的英文,我没有多看,微笑着说道:“能够跟贵司保持良好的关系,是我希望看到的,也希望能够一直保持。”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昨天我们两个都露头了,总会有风声传过去的,那帮人在港岛盘恒日久,若是这点儿消息都得不到,那才是真正奇怪呢。
我眯起了眼睛来,知道这个问题,恐怕就是弗朗西斯的来意吧?
我愣了一下,说干嘛去?
我说对,希望我能够帮忙牵线搭桥。
雪瑞听到,也没有再多问。
和图书啊?
我说这个我知道,不过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我堂哥手中,所以我会跟他说,具体怎么判断,还是在他的手中。
客人已经在里面等待。
我说既然如此,那你跟我一起去见一见那个家伙?
没想到这个弗朗西斯居然还有这般牛波伊的背景,而且还是名校毕业。
菲佣说名片在管家那里,她是过来知会我的。
我说怎么了?
随后林齐鸣告诉了我,说关于扶持Ben仔光,打压李致远留在港岛的帮会势力,这事儿上面已经达成了初步意见,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跟那位和记大哥见上一面。
雪瑞突然问道:“陆左哥,他现在在哪儿?”
弗朗西斯有些严肃地说道:“记住我之前说过的话,他们上层不可信,保持距离,如果到时候翻脸了,事情就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我听到这话儿,点头,说你回复一下,让客人稍等,我起床洗漱过后边来。
对于雪瑞,我没有太多隐瞒,将与弗朗西斯相识的事情,跟她讲了一遍,听完了我的话语,雪瑞皱起了眉头来,说他们想招揽陆左和萧克明?
弗朗西斯点头,说李家湖先生的女儿是你堂兄的好友,而李先生当初还曾经是陆左的合作伙伴。
雪瑞连忙摇头,说绝对不行,虽然不知道他们真实的目的是什么,但这帮人对于中央政府的敌视很大,绝对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就那个www.hetushu.com自以为是的傻波伊,也值得大人我重视?得了,回来跟我禀报就是了。
弗朗西斯又问了一个问题,说对了,你们跟宗教东南局的局长林齐鸣,关系很好?
我回到了房间,屈胖三一直都在睡觉,等到了中午时分,方才起床,我把与弗朗西斯的对话跟他谈起,屈胖三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我道:“哎,你说我们去菲律宾玩玩可好?”
当然不是。
临走的时候,他对我说道:“陆先生可知道,李致远逃往了哪里?”
不过这些事情我自然不会跟弗朗西斯和盘托出,于是我点了点头,说对。
弗朗西斯离去之后,雪瑞找了过来,问我说你怎么认识这个人的?
我皱着眉头,说他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我点头,说李致远这一次做得有点儿过分了,居然想要对李先生动手,这事儿有点挑战底线了,不管他是否是什么真理全能教的领导人,还是背后有什么后台,但是他都忘记了一点,陆家人,即便是只剩最后一个,都不能惹。
屈胖三笑了,说反正不是去吃香蕉和芒果——我的意思是,趁你病要你命,咱们直接杀过去,找机会把许鸣干掉,永绝后患,让众人知道得罪了我们的下场?
他留在港岛这边的商业机构大部分都是正规公司,从经理人到下面的职员,对于他的事情一律不知情。
屈胖三说若不是凶一点,怎么会有人怕咱呢?
吃过了午饭之后,Be和_图_书n仔光带着小香如期而至,我把他引去见了雪瑞,让他们单独在房间里聊,而这个时候林齐鸣把电话打到了公馆里面来。
看来这次并没有能够伤到那家伙的筋骨……
哈佛啊,这样的名校对于我们这种学渣来说,实在是需要仰望的存在,而我也明白了雪瑞的提醒,知道弗朗西斯这个家伙的智商很高,跟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着深刻含义的,仿佛什么都可以成为他利用的工具和棋子一样。
我与他握手,然后说道:“没想到是弗朗西斯先生,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弗朗西斯笑容满满,说陆先生昨日出手,震惊了整个港岛,我们自然也是如雷贯耳,听到您在李家湖先生的公馆,便特地过来拜访了。
她知道陆左现在的情况,所以知道过多的信息对于她来说,其实是一种负担。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算是认识。
弗朗西斯说也就是说,你们之所以出手针对李致远,是因为他动了李家湖先生,对吧?
我引他入座,弗朗西斯全神贯注地看着我,然后认真地说道:“我实在没有想到,陆先生的行动居然这般迅速,我先前刚刚跟您做了提醒,人都没有回港岛呢,您就已经杀了过来,直接将李致远这么多年的努力给一网打尽了去,实在是让人诧异啊——高明,真的是雷霆烈火,暴烈如风啊……”
我轻描淡写,说客气了,不过是点儿小事而已。
听到这话儿,弗朗西斯先是一愣m•hetushu•com,随即有些惊讶地说道:“你们难不成准备直接追杀过去?”
我说你还是跟着我去吧,要不然我心里没底。
弗朗西斯说对,李致远这几年除了港岛之外,一直都努力经营境外基地,位于菲律宾吕宋岛的真理全能教已成气候,招揽了大量的当地人,以及东南亚修行者,这才使得他能够迅速成长起来的,我想经历过这一次的动荡之后,他这几年估计都会龟缩在吕宋,不会再离开了。
只不过恐怕他再聪明,也猜不到我和屈胖三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直接将如日中天的许鸣给击垮了去,不得不远走菲律宾。
他转身睡去,呼噜噜,我推都推不动,没办法,只有换了衣服,洗漱过后,来到了一楼的书房。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我说听说是菲律宾?
听到雪瑞的讲述,我忍不住吹了一个口哨。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真话:“他现在应该在藏边……”
雪瑞有些严肃,说这个人我很早就认识,他在北美的时候就很出名了,是美国智库的高级观察员,出身于美国的外交世家,是常青藤高校哈佛国际关系学的博士,我师父曾经跟我谈及过此人,说他是一个恶魔,后来他来到了港岛,虽然一直很默默无名,但是听说好几件影响港岛走向的大事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我说谈不上什么一网打尽,李致远的产业并不仅仅只是在港岛,据说宝岛、赌城、日本和东南亚,都是有很大势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