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二十七章 闭门冷羹

陶陶居然是死去了之后,又活过来的。
萧大伯和萧三叔颇有耐心,也有君子之风,默默等待着,而我又是小辈,轮不到我来说话,于是也保持了沉默。
他当初传功于我的时候,曾经拜托过我一件事情。
萧大伯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儿,沉吟一番,也没有多说什么。
当我们瞧见对方的时候,那人也看见了我们,在认清楚我们之后,那人匆匆赶了过来,朝着萧大伯行了一个礼,喊道:“萧局长!”
杂毛小道当初进山学艺,与陶陶朝夕相处,不知不觉,两个年龄相近的人便走到了一起来。
屈胖三摸了一会儿下巴,虚心请教我,说你觉得我叫逍遥派如何?
我觉得无论是萧大伯,还是那位戴副局长,估计都影响不了她的意志。
三叔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陆言你这个不必自责,现如今的茅山宗,已不再是往日的茅山宗了,小明的离开也并不是因为你,而是他对这茅山宗里面的有些人、有些事看不惯了,所以才会离去,只不过……”
可怜天下父母心,萧大伯老来得子,又常年都在西北,对萧璐琪缺少关心,所以此刻才会如此重视。
想起这事儿,我忍不住就笑了。
来人说家里有事,家母病重,我过来接她去京都看病的——对了,老领导,你这是怎么了,准备进茅山?
不过这些对于句容萧家来说,并不算什么,大家似乎对于路径,都十分熟悉,所以和-图-书一路穿林过山,最终来到了那一片掩映在林中的山门之前来。
我们在林间等待着,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真以为对方是去通传了,结果等了一个时辰,日头变高,又渐渐西斜,大家方才明白自己估计被耍了。
我说你不我表弟么?再说了,你哪门哪派,说说看,我以后也好给你唱诺。
原来她和杂毛小道之间的事情很是曲折,甚至都可以编成一话本。
听到这话儿,我赶紧说道:“这事儿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萧大哥未必会离开。”
他虽然白发,但气血充足,声音洪亮,一声吼,整个山谷不断回荡。
来人微笑着点头,说对,在米国。
那道人三十来岁,长得一表人才,两撇长须平添了几分威严,端的是一副好皮相。
屈胖三挠了挠头,说这是什么梗?
他敲击了三声,过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句容萧家,萧应忠,萧应文、萧应武,敦寨苗蛊陆言、屈胖三前来拜访……”
按理说陶陶是陶地仙的孙女,杂毛小道是陶地仙的徒弟,两个人差着辈分呢,如果剧情这样延续下去,估计大家又得为那伦理道德来头疼,上演一幕现代版杨过和小龙女的剧情来。
人就是把我们给晾在了这里。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怎么说话,事实上我感觉那位陶陶跟萧家人也算不上多熟悉,不过从三叔口中,我得知了陶陶的一些事情。
听完了事情的前因后果,m.hetushu.com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难怪我觉得陶陶和杂毛小道之间的关系有点儿怪怪的,原来还有这么一出戏。
现如今的茅山宗哪里要我帮,它不弄死我,那就算是不错了。
耐心等待的结果,是到了傍晚时分,太阳西斜,也没有人出来招呼我们。
再之后,杂毛小道被废去修为,赶出茅山,一直到很久之后方才再一次回归山门。
所以能够圆满解决这事儿,还是尽量去做。
茅山宗在茫茫群山之中,那外面的道观什么的只不过是迷惑世人的景象。
所以人去多了,反而会是累赘。
三叔倒是平静,劝他说道:“一朝天子一朝臣,而且是小明自己离开的,这件事情怪不得别人。”
那就是日后茅山宗倘若有事,让我看在他的情面之上,帮扶一把……
瞧见了空荡荡的林间空地,我突然间心中一跳,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初在黄泉路的牢笼之中,那个教我神剑引雷术的老道士来。
屈胖三有点儿不乐意了,低声嘀咕,说我什么时候变成敦寨苗蛊了啊?错,我可不是那乡下旮旯角儿的。
陶陶是陶地仙的孙女,也是他后人之中最有灵性的人,陶地仙对其十分宠爱,而那个时候的陶地仙还并非地仙,而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而即便如此,当初评选天下十大,他也是位列其中,算得上是当世间一等一的顶尖高手。
两个人斗着嘴,这个时候前方林中有了和*图*书动静,有一道人走上前来,拱手说道:“原来是句容萧家众人,在下石斛,有何赐教?”
萧大伯走到了那法阵之前,左右打量,然后在附近找到了一个铜钟。
不过我觉得萧璐琪这个女孩儿别看文文静静的,但却比平常女孩子更加有主意。
石斛看了我们一眼,点头,说好,稍等。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这都是人家武侠小说里面的梗,回头的时候我拿两本金老的书给你补补,免得没事儿抽风,弄点儿乱七八糟的东西出来……
萧大伯平静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对,我侄子萧克明的未婚妻陶庭倩突然坠崖身亡了,他不在,我作为长辈,过来看一下情况;我们中午过来的,跟一位叫做石斛的道人通报过后,一直等到了现在,还没有人出来理我们……”
对于茅山宗,本来大家都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了,结果又出了这么一件事情。
萧大伯说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那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僵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他双手抱着,长鞠到地,对我们说道:“抱歉,还是由我来带大家进去吧。”
三叔也不知晓,只知道茅山宗自有手段。
萧家所处的天王镇离茅山不远不近,抵达山下之后,三叔交代姜宝几句,然后让他离开,而后我们开始上山而去。
屈胖三干脆跑林荫下睡觉去了。
他比五哥年纪大上许多,宛如父亲一般,五哥似乎有些怕他,听到这回答,也没有再http://m.hetushu.com多说,而是闭上了嘴。
他转身待走,那萧大伯上前一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是说了么,陶庭倩是我侄儿萧克明未过门的妻子!”
只不过,这一次死了,她还能够活回来?
我与林佑有旧而无仇,再说人萧璐琪和林佑都已经在一起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生活了,我也没有必要横插一杠子去给人家捣乱,当下也是给林佑说尽了好话。
他一句话噎得萧大伯脸色发青,他冷然看着面前这道人,说道:“那便叫知道此事的人过来与我对话,可否?”
而那位陶陶小姐不是死了么,又怎么会再活过来呢?
他说罢,转身便走,隐入林间。
五哥到底还是有些血气方刚,终于忍耐不住了,又出言说道:“大哥,要不你再去喊一声?”
跟着的有萧三叔和五哥,至于萧璐琪、姜宝、萧克霞这些后辈,除了姜宝开车送我们之外,其余人都留在了家里。
石斛抬头,平静地说道:“这我倒是没有听说过。”
萧大伯抬了眼皮,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每逢大事需静气,别自乱了阵脚。”
然而故事的走向却并非如此,随后黄山之上,有龙蟒而出,杂毛小道与私自跟随的陶陶一起去了黄山。
正如同五哥刚才所说,以前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可是萧克明呢,现如今人走茶凉,这也太过分了。
这个时候,从远处有人缓缓走了过来。
那个石斛难道不知道,他们的传功长老,也姓萧?和_图_书
我表示怀疑。
此番我们前往茅山的,萧老爷子并不出面,而是由萧大伯出头。
这一次去茅山,未必会太和平。
陶陶当场死在了黄山龙蟒一役,而杂毛小道则仓皇逃离,得活性命。
萧大伯眯眼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说道:“我听闻前代茅山宗掌教真人孙女陶庭倩坠崖身亡,因她是我侄儿萧克明未过门的妻子,所以特地过来询问相关事宜。”
那个叫做石斛的家伙,说不定根本就没有去通传。
简单聊了一下家长里短,这时大家也都相继起来了,萧克明的小妹叫做萧克霞,她帮着将早餐做好,叫我们吃过之后,姜宝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辆五菱宏光面包车,准备送我们去茅山。
我“噗嗤”笑了一声,说你是天山童姥、无崖子,还是李秋水的传人啊?
萧大伯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却还是回了一下礼,然后摆手说道:“别叫我局长了,早就退休了——淡定,我听说你现在在米国大使馆工作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在场的人里面,没有一个脸色好看。
那道人石斛不卑不亢地说道:“这是茅山宗内部之事,不方便告诉诸位,请回吧。”
这儿山门封闭,什么都瞧不出来。
萧大伯一开口,我立刻知道他这是准备从侧面了解自己未来的女婿。
他一走,五哥就有点儿受不住了,脸色难看地说道:“想当初咱家小明可是茅山掌教真人,结果现如今咱们连进山门的资格都没有了,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