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三十章 众人嫌弃

符钧说道:“茅山是我的根,也是我的魂,但与此同时,也是他萧克明的根和魂,是我们共同的家,你若能够见到他,帮我转告,说意气用事,人人都有,他若是累了倦了,茅山宗的大门,永远都为他敞开,便连这掌教真人的位置,只要他想,我都可以虚席以待。”
对方是一宗之主,我不敢怠慢,拱手说道:“请说。”
步行而往,差不多走了一个小时左右,方才到达。
萧大伯点头,说如此也好。
竹楼跟前是灵堂,搭了棚子,里面传来念经声,人来人往,一看就知道是各处前来帮忙的茅山子弟。
掌教真人相邀,而且刚才人家还给足了面子,徐淡定又不是不知世事的人,于是拱手,说敢不从命?
那人回答,说人没事,只不过是悲痛过度,太伤心了而已。
符钧入内,我们都站了起来,而那符钧却是目不斜视,直接迎上了徐淡定的跟前来,作了一个道揖,然后说道:“徐师兄,听说你昨日便过来了,怎么不来见我?上次一别,至今已有数载,别来无恙啊……”
他这般一问,旁边就有人瞧了过来,倒还真有人认得我,说道:“这、这不就是那个让萧掌教离山的陆言么?”
如此等了半个小时左右,门口的楼板处有吱呀声,随后门一推,却有人走了进来。
符钧说我知道徐师兄的脾气,无事不登三宝殿,此番前来,有何事?
听到这话儿,本来萧和_图_书家满腔兴师问罪的想法,一下子就消散了许多。
我的目光落到了那棺材之上来,瞧见已经合拢,看不到里面情形。
而这时符钧又叫住了我,说陆言,你且随我来,我跟你说两句话。
他也不寒暄,直接进入了正题,徐淡定有些意外,转过身来,给他介绍起了萧家三人,然后说起了此番前来的缘由。
那人拱手,说是,师父。
他说你们若想,便去拜访一下陶陶母亲吧。
呃?
有个老者恨恨地看着我,说:“说起来啊,萧掌教若是没下山,陶陶便不会这般无所事事,最后误入禁地,伤了性命。”
符钧也没有找别人,叫来刚才传话那人,开口说道:“巫离,你带萧家众位贤达去竹林小筑,并且帮我陶师兄介绍一番。”
来人请我们安坐,然后又奉上了香茗,这才躬身告辞。
另一个老妇人则点头,说对,不过若不是他,萧掌教也不会下山……
这会儿所有人都认出来了,不过大部分人都黑着脸来。
符钧的态度十分客气,萧家也不便再多纠缠,拱手说如此甚好。
只不过,真的如此?
他说得小声,旁边却有人听到了,眉头一竖,指着他的鼻子就说道:“检验什么遗体?人都死了,而且都已经入殓,你们折腾个什么劲儿?对了,你们是谁……”
符钧点头,说对,诸位与我茅山颇有渊源,应该知晓,茅山后院乃时空乱流最为和*图*书不稳之处,故而平日里严禁人出入,没有人带领,就连我这掌教真人也是不得入内的,所以……唉。
他们几人离开,而符钧则盯着我,开口说道:“陆言,按理说,别人都可以,但你是绝对不能再进茅山宗的,这里面的原因你应该知道,不过这次不算,我有一句话想让你帮我带给我小师弟。”
很显然,没有人喜欢我。
啊?
听到这般大义凛然的话语,我心中一凛,拱手说道:“知道了,我若是能够再见到萧大哥,定当转告。”
她去找萧家小姑,只怕也是因为烦闷,所以才会如此吧,只不过那茅山后院乃宗门禁地,着实凶险,所以即便是殒命,也怪不得旁人。
来人身穿玄黄色道袍,器宇轩昂,气势俨然,身后还带着数人,却正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符钧。
他长叹一声,脸上浮现出了悲伤之色,眼圈也有一些红。
他话语沉稳,不过却还是透着几分热情,徐淡定还礼,然后说道:“有劳掌教真人挂念。”
陶陶的爷爷毕竟是之前的茅山掌教,门下弟子众多,绝不可能清冷。
我们离开了清池宫,在那道人巫离的带领下,前往了位于后山方向的竹林小筑去。
这态度比之前却是要恭敬许多,我们也知道人家开会也不好打扰,于是跟随离开。
十分钟不到,守门人便折返了回来,对徐淡定和我们拱手行礼,然后说道:“掌教真人在与家中和*图*书众位长老开会商量要事,让我过来,请诸位去清风阁暂歇片刻,他会完之后,即刻赶到。”
这般一说,逻辑莫名就通了,众人瞧见我的眼神顿时就不善起来,巫离害怕群情愤怒,赶忙将我们带进了楼里去。
符钧听完之后,点头说道:“原是如此。”
我一愣,正要拒绝,他却平静地说道:“只是说两句话而已,别紧张。”
我们一行人进了楼,巫离去敲门,里面问了一句,他说明来由,门吱呀一声开了来,有一个容貌清丽,却稍显憔悴的妇人走了出来。
符钧点头,笑了笑,说好,谢谢。
符钧显得十分悲伤,却又强忍着,与我们解说,而萧大伯却还是有所疑惑,说她平白无故,为何会跑到后山去呢?
那竹林小筑地如其名,位于一大片苍翠的竹林之中,我们赶到的时候,瞧见那是一片十分典雅的竹楼,不过此刻外面挂着黑白双色的布,将如此雅致之处弄得有些肃穆。
她打量了一下我们,摇了摇头,说你们且回吧,陶陶就是陶陶,与你们萧家无关。
来人带着我们去往离大殿不远处的清风阁,这是一处悬立于崖间的楼阁,站在楼阁的窗边,往外一望,便能够瞧见那迷蒙的雾气之下,大半个茅山宗都尽收眼底。
进门之前,巫离对我们说道:“陶庭倩上有父母,皆不是修行者,务农为生,一会儿我带你们去拜见她父亲陶一尘和她母亲——不过我听说和图书两位对您侄子有一些意见,若是激动起来,还请各位多加担待,不要去了冲突。毕竟是丧事,冲撞了亡人,那便不太好了……”
他小心说着,萧家人的脸色就颇有一些沉重。
他迎上了萧家众人,先是作揖见过,然后方才徐徐说道:“陶氏之死说起来的确让人意外,她是私自闯入后山禁地,结果误入险地,被猛兽追赶,结果仓皇逃离之时,跌落山崖的,对于这件事情,大家都很遗憾;她是我师父的孙女,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师父去了天山,但相关丧事还得操办,刚才我召集众位长老,便也是准备如何办这事儿……”
所谓的传功长老,不就是萧应颜么?
说罢,他塞了一张卡片在我的手里来,然后率先离开了清风阁。
我说不客气。
符钧叹气,说这件事情……
我看了一眼手里的纸片,原来是一张名片,上面有个联系方式,而我收起,跟着走出了房间里来,瞧见外面大家都在等待。
符钧朝着徐淡定拱手,说徐师兄若是有空,我想请你喝杯茶,聊一聊外面的世界。
本来我以为这就算完了,没想到符钧又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只能我们两个私下里说。你若是知道神剑引雷术——你先别急着否认,我的意思,是你若是知道,可以通知我,我愿意用任何东西跟你交换,并且绝对不会找你任何的麻烦,如果你对我不够信任,我可以给你发血誓,或者找任hetushu.com何你信任得过的中间人……”
竹楼附近是药圃和农田,有幽幽的药香传来。
他说道一半,故意停顿了一下,方才看着我们,说道:“她倒也不是有意骄纵冒犯,只不过是想要找寻闭关的传功长老,结果误入迷途,这件事情,我作为掌教真人,也是有责任的……”
他如此诚恳的话语让我为之一愣,还没有开口,他便伸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件事情,你先别忙着回答,等你想清楚了,联系这个人,他会帮你我作联系的。
屈胖三在旁边嘀咕,说若是能够检验一下遗体就好了。
萧大伯看了一眼我,然后说道:“我们想出去,你与符掌教聊聊,我们在外面等你们。”
萧大伯急了,赶忙问道:“人没事吧?”
像我这样的小角色自然没有资格说话,只是在旁边观察着,而符钧显然也知道我们心中的想法,开口说道:“陶氏的遗体被我们费尽心力从深谷中找出,现如今停在了我师父以前的住所竹林小筑之中,各位若是想要去吊唁的话,我让门下弟子带诸位过去。”
萧大伯皱着眉头,说道:“私闯禁地?”
我们本以为是有什么猫腻呢,原来是陶陶自己作死。
对方都这般说了,我若是再矫情,实在是有些太怯弱了,于是点头,说好。
如此一路走,进了院子,来到了灵堂这边来,巫离找人问了一下,得知陶陶父亲晕了过去,正在房间里休息,她母亲则在里面照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