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三十一章 送殡途中

巫离说按例停家三日,如今已停两天,明日出殡。
她唠叨着陶陶的好处,我堂叔也说对啊,以前来这里还不习惯,现在感觉身体比以前强多了,空气好,东西也新鲜,一下子都舍不得离开了。
我和屈胖三也跟着萧家人走在了送葬队伍的后面,在这种时候,没有人会过来与我们相争,而是递过了一根黑纱来,让我们绑在手臂上,寄托哀思。
我说可以,不过我想今天去探望一下二老。
我说那就让他们在这里住着?要万一茅山出了什么破事,连累到他们怎么办?
萧大伯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徐淡定家中有病人,我们在那里太过于打扰,还是由你们安排吧?”
这个时候我站了出来,对他拱手说道:“对了,我兄长陆左的父母目前在贵宗传功长老的草庐之中居住,我这次过来,是想接他们离开的,你能够带我去探望一下他们呢?”
我没有乱说话,而三叔这才询问了我两句,然后说道:“休息一下吧,明天早上陶陶出殡,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得去送一程的。”
陶陶母亲的出面,让我们顿时哑然,没有半点儿多余的话语说出来。
老人招待我在院子里坐下,又给我倒了茶来,我赶忙站了起来,如此谦让一番,大家坐下,而领路那人很自觉地离开,在远处等待,我方才谈起准备接两人离开这儿的事情来。
这条路我其实走过好几次,不过物是人非,当年陪和_图_书着我一起的人,现如今都再没有踪影,也不知道飘零何处。
我瞧见陆左父母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并不愿意离开,想了想,还是没有再劝。
符钧等人并不只是做做样子,几乎是一路送行过去。
我一听,说难道就没有人去找过她?
巫离说好,我这边带诸位过去……
这话儿一说起来,反倒是显得我们多管闲事了,难怪旁人对我们也是这般的态度,萧大伯听见了这话儿,没有多说,双手抱拳,说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家小明的错,在这里,我给您道歉了。
包子到底去了哪儿呢?
呃……
听到我这话儿,我婶子忍不住心中的羡慕,说哎呀,他们两个人辛苦一辈子,临了反倒是享了大福咯——陆左什么都好,就是没让我们出一次国。
我得不到答案,只有心中猜疑,而行走许久,路过风景无数,终于瞧见了塔林之后的草庐,我来到跟前,发现草庐旁边居然开了荒,肥沃的农田里种上了蔬菜,绿色的蔬菜和黄瓜架子,将这儿衬托得颇有农家风味。
萧大伯他们回到客栈去,而我和屈胖三则跟着另外一人,前往后山草庐。
我想他们之所以待在房间里,估计也是不想给人误会我们是在刺探茅山的消息吧?
婶子说哪里啊,这地是我们两个没事儿开的,哪里有人管?之前陶陶那闺女还没事过来,不过这两天我听说她出了意外——多好的和*图*书姑娘啊,听说是小萧未过门的媳妇儿呢,人有善良又勤快,听说是他们这儿老领导的孙女呢,可是对我们这些老人一点架子都没有……
萧大伯点头,说好,我们明日过来,送送这可怜的姑娘。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摸了一下乾坤囊。
巫离说好,不知道各位是仍然住在徐师叔家中,还是我另外给你们安排地方?
巫离说这个没问题。
我点头,说好。
那人听到,愣了一下,回答道:“师姑奶奶离山许久了,一直也没有消息回来。”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带路那人,说对了,包凤凤有没有回山?
我没有多劝,又随便聊了一会儿,也没有透露陆左的消息,反而是谈了一下我父母的情况,说送他们出国了。
说罢,他目光在周遭巡视一下,叫了一个年轻人过来,吩咐他带我去传功长老居住的草庐,随后请众人随他去客栈。
我心中一动,笑了,说你们要是想,我送你们去,找他们玩玩儿?
屈胖三盯着我,说你觉得身处中原腹地的茅山,会像天山神池宫一样遭受攻击?被迫害妄想狂么?
那坟场在前往后山的一处山坡上,我昨天去草庐的时候,还路过那里自然知晓。
屈胖三没有再说话了。
我上前去,招呼两位,瞧见我出现,他们都很高兴,问我怎么来了?
我开口,想要说话,三叔朝着我摆了摆手,然后指了指四周。
屈胖三早已等得不耐烦,在和图书旁边伸着懒腰,瞧见我出来,说道:“怎么样了?”
喵……
我冷笑了一声,说你可别忘记了,天山神池宫刚刚出事。
赶到的时候,那边已经出殡了,茅山宗的掌教真人符钧领着一众长老前来,场面十分盛大,而陶陶父母则扶着灵柩,一路扶着一路哭,鼓瑟齐鸣,奏着哀乐,朝着坟场走去。
听到这话儿,我堂叔有些诧异,说离开这里?那去哪儿呢?
萧大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头说道:“陶陶何日出殡?”
这事儿可太晦气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风沙停下,突然传来了一声猫叫。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告诉我隔墙有耳。
这事儿除非陆左来劝,要不然还真不好弄。
堂叔没有再多说话了,而婶子沉默了一会儿,有点儿不敢相信,说不会吧,他小姑说这儿挺好的啊,我们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陶陶母亲显得很平静,脸上不喜不悲,朝着我们拱了拱手,然后回到了房间里去。
我毕竟不是他们儿子,讲到底,他们对我还是不信任的。
三叔和五哥也跟着一起鞠躬行礼,作为道歉。
地里面有两个老人正在拿着锄头除草呢,我眯眼一看,却不就是我堂哥的父母么?
屈胖三说老人家都这样的,特别是做了一辈子农民的,眼前就是一亩三分地,不喜欢动弹,更不喜欢折腾,你又不是陆左,过来是劝不着的。
门关上,那巫离看着我们,开口说道:“各位和*图*书,还有什么事儿,皆可跟我说起。”
我叹了一口气,说甭提了,不肯走。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苦笑着说道:“总有人招呼吧?”
我说过来看看你们。
他们市口否决,我也不多劝,在他们心中种下颗种子,然后告辞离开。
我堂叔连忙摇头,说花那个钱,不值当。
萧大伯点头,说可以。
听到这个消息,他们反倒是惊讶一回,问怎么回事,我也不愿意多讲,就说去旅旅游,见识见识。
抬棺者一摔倒,那灵柩不可避免地砸落在地。
婶子说那小萧老家,也不是自己家啊,寄人篱下的,多难过啊;在这儿,他小姑一年到头没来几天,反倒像是我们家一样。
呃……
屈胖三说能出什么破事啊,再怎么着,也连累不到两个普通老人……
我点头,又拜见了萧大伯和五哥,于是便回房打坐。
很显然,对方也把陶陶的死,怪罪在了萧克明的身上来。
这事儿我来之前就想好了,也商量妥当,于是说道:“我堂哥不是有一个把兄弟叫萧克明么,暂时先去他家里……”
里面还有一堆巧克力糖,只可惜现如今我回返而来,却找不到属于它的主人了。
进了山,又拐过几道弯口,而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之间前方一阵狂风大作,莫名就有风沙卷起,这时那抬棺的人突然哎哟哟一阵,竟然有人撑不住,直接摔倒了去。
听到这话儿,我婶子面露难色,看着周遭田地,说那我http://www.hetushu.com们这些地路的庄稼怎么办啊?
巫离点头,说既然如此,那我就给各位安排在镇中一处客栈吧,可以么?
听到他们这般说,我沉默了一会儿,左右看了一眼,然后方才低声说道:“这个——实话不瞒二老,你们也知道,萧大哥现如今不是茅山宗的领导了,你们在这里住着,也不安全,如果有人拿你们的安全来威胁陆左,只怕你们也不愿意把?”
这个时候那人走了过来,问我们好了么,好了的话,就回去吧。
巫离犹豫了一下,说道:“带他们离开这个事情,我得禀报一下师父,回头给你答复好么?”
毕竟这世界上节操全无,一点儿下限的人可是比比皆是。
我说凡事皆有可能,说不定会有人那他们来威胁陆左呢?
也就是说,人家并不想认这门亲戚了。
我们赶回镇中的客栈前时,已经是午后了,巫离给我和屈胖三在客栈里也预定了一间房,送走了那人之后,我去找萧家人,发现他们都没有出去,而是守在了房间里。
两人唠唠叨叨说了一堆,我忍不住说道:“可毕竟不是自己家啊……”
那人说怎么没有,只不过一直找不着啊,有一回雒洋长老都亲自去了,最终还是空手而归,也不知道她跑哪儿去了……
一路走,队伍长长,好在抬棺的都是年轻力壮的修行者,速度倒也不慢。
一夜无话,次日我们早早地起来,洗漱过后,又在客栈里草草用过了早餐,这才出发,前往竹林小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