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三十三章 重逢危机

而那个时候,茅山有了确凿的证据,便可以随意拿捏我了,即便是杂毛小道亲至,也改变不了什么。
听到我的话语,众人都严肃了起来。
萧大伯眯着眼睛,说这消息传得还真的是很广啊,连臧边都听闻了?
最重要的,就是骗关心陶陶的人,比如……杂毛小道、只可惜,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杂毛小道没有来,反倒是我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屁颠屁颠儿跑了过来。
呃?
难道……
萧大伯转头看向了陆左,说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委屈你了。
是符钧?
在场的都是自家人,也都知道杂毛小道现如今的去处,以及茅山与他之前的恩怨情仇。
杂毛小道说刚刚到不久。
下山的时候,我和屈胖三落到了后面,我将冯乾坤的话语跟我提起,又说起了茅山宗掌教真人符钧跟我说的那句话语。
两人说着话,突然前面传来一声吼:“站住!”
我讶异,说什么不见了,她跑哪儿去了?
这场戏演砸了。
我想起了冯乾坤与我的对话,细思极恐,顿时一阵哆嗦——难道符钧准备借刀杀人,从别人那里来给我压力,让我从而选择屈服?
陆左一听,脸色便严肃了起来,匆匆走到客厅里去,而这时萧大伯则起身来,走到院里,问道:“谁啊?”
陆左在旁边笑了,说正是因为这般张扬,看着像是陷阱一般,我们方才没有直入其中……
因为她是杂毛小道的未婚妻。
听到这话和_图_书儿,萧大伯沉吟了一番,然后对三叔说道:“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这次过来,很奇怪?”
所以,陶陶很有可能在后山的时候跌落了山崖,只不过那些人并没有找到遗体,但是为了引人注目,特地拿出了另外一具遗体来安葬。
他们竟然来了!
陆左十分豁达,耸了耸肩膀,说我这事儿,都是些小事情,权当是一种磨难,孟子他老人家不是说了么,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这些对于我来说,其实也是一笔财富。
简单一句话,说出了我心中的担忧——如果我在符钧跟前承认了此事,那么随即茅山刑堂将会如同上一次那般,不管我在哪里,都会将我给擒获了去。
我们原地等待,过了一会儿,五哥返回了来,瞧见我们疑惑的目光,出言解释道:“刚才瞧见有人朝这里窥探,便跑过去看了一下,有几个家伙,穿茅山道袍,往东边去了,估计是监视进出的人……”
陆左说你放心,他在朵朵的师父那里修行,安全没有问题。
我和屈胖三赶忙上前,问怎么了?
萧大伯说从臧边赶来的?
他们所为的,并不是用来欺骗陶陶的父母,而是来骗世人。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路上的时候断断续续听到了一些消息,不过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于是便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先回家来,听http://m.hetushu.com璐琪说起你们去了茅山,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所以便在家里等着你们的消息,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还以为你们会多待几日呢。
陆左说收编了神池宫,有些人的势力很膨胀啊。
我随着众人来到了客厅,瞧见那座椅上有几个熟悉的身影,此刻正好站了起来。
陆左起身,朵朵跟随,我与屈胖三也一起离开堂屋,来到了侧厢房里。
门外有人朗声说道:“宗教总局下属特勤四组,易平,前来拜访……”
我一脸郁闷,说我招谁惹谁了?
屈胖三笑了,说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既然你被盯上了,那就低调一点咯,不过到底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现如今你唯一的办法就是低调行事,然后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此而已。
我苦笑一番,说这样的关注,还不如不要。
这事儿弄得我一阵头疼,而萧家众人也是一头雾水,毕竟茅山宗算得上是当世之间的顶级道门,门人众多,而我们对其内部又不是特别了解,所以也猜不透这些。
返回萧家,一进大门,萧璐琪便从旁边跑了出来,冲着我们喊道:“你们回来了?赶紧去客厅,看看谁来了?”
陆左、朵朵、还有杂毛小道?
只不过,这里面到底是谁在导演的这场戏呢?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你信得过符钧?
两人聊了一会儿,萧大伯便问起了杂毛小道最近之事来,m.hetushu.com而陆左却站起了身来,朝着我招了招手,说陆言,走,我有些事情找你聊。
这般说我就放心了,然后我跟他谈及了分离之后的事情,包括兰德公司弗朗西斯的事情,还有雪瑞回返和许鸣的事情,然而还没有等我们说完,这时大门处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听到这话儿,我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说道:“啊?对了,我怎么没有瞧见小妖啊,她人呢?”
萧大伯叹了一口气,说你能够这般想,那是好事,不过国家对你们这样的功臣如此苛刻,是有愧的……
萧大伯一愣,浑身一哆嗦,说不会是你妈吧?
她留在日喀则,也是与宝窟法王联络,希望能够得到陆左的消息,怎么会不翼而飞了呢?
我一愣,瞧见五哥一声喊之后,足尖轻点,朝着远处跑了过去。
对于陆左和杂毛小道的出现,萧家众人都表现出了十二分的热情来,他们应该都挺熟的,所以相见寒暄许久,这时萧克霞过来沏茶,大家方才各自找地方落座,萧大伯坐在两人对面,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而如果不是符钧,又是谁呢?
嗯?
小妖最想做的,肯定是找到陆左,跟他和朵朵在一块儿。
一直到离开了茅山宗,我都还在思索这个问题。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我朋友阿龙……”
陆左说我也不知道,我和老萧回到臧边日喀则的时候,找到白居寺,喇嘛们告诉我她已经离开了,也不知道去了http://www.hetushu.com哪里,所以我才想问一问你,她跟你在一块儿的时候,有没有说过自己会去哪儿?
我犹豫了一下,说该怎么办?
萧大伯问是为了陶陶吧?
冯乾坤作为他的大弟子,说出这样的话儿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来到了山下,稍微等待了一会儿,姜宝开了车过来,将我们载回了句容萧家。
冯乾坤提醒我之后,不再多说半句,而是送我们离开山门。
一定是了,刘学道这个刑堂长老在江湖上的名声虽然十分恐怖,但在我看来,他却是一个性情中人。
三叔点头,说对,感觉茅山有人准备利用陶陶的死来守株待兔一般,不过我们并非他们守的那兔子,所以才会受到冷遇……
不但如此,而且还在送殡的过程中目睹了那一幕。
萧璐琪白了他一眼,说不是。
关上了门,三叔往里走,说谁来了?
我信不过符钧,符钧也知道我信不过他,方才会让我找那个叫做孟义的中间人联系。
萧大伯皱着眉头,说不知道,等应武回来问问看。
萧璐琪笑了,说你们过去就知道了。
我沉思了一会儿,感觉有点儿头疼。
我眼皮一跳,说难道他们是在等待萧大哥?
杂毛小道回答是。
未婚妻死了,他若是知道了,都没有过来的话,那些人就无话可说了。
而陶陶是所有的理由中,最重要的一个。
陆左摇头,说她不见了。
啊?
当着朵朵和屈胖三的面,他看着我,说当初你与小妖在一起www•hetushu.com的时候,她有没有说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杂毛小道笑了,说我们在天山神池宫那里闹了那么一出,消息就已经瞒不住了。
事实上,杂毛小道自从二出茅山之后,今后的状态估计就是老死不相往来了,没有什么理由,是绝对不会再上茅山的。
陆左瞧见我一脸懵逼,叹了一声,反而安慰我,说别多想,说不定她贪玩,去去别的地方玩儿,倦了就回来了。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不招人嫉是庸才,只有真正厉害的高手,才会引人注目,这反而说明了你的成功……
陆左依旧微笑,不过面色却认真起来。
只不过他将自己掩藏得很好,让人很难发现而已。
听完之后,陆左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嗯,看得出来,这个陷阱是冲着我们两个来的——有人知道我们重新现世,心里面慌啊……”
他说大伯,你这般说不对,谁也代表不了国家,你不能,别人也不能,至于我是否有罪,是否能够洗脱罪名,这件事情需要时间来证明——对了,你们去茅山,都发生了什么,说来听听。
我心中满是欢喜,赶紧迎了上去招呼,陆左朝着我点了点头,然后先招呼萧家众位长辈,拱手寒暄。
只不过,他为何觉得我会去找孟义呢?
很像,但为什么事情暴露之后,符钧的脸色会那么震惊,好像被人骗了一般,勃然大怒,并且要人三日之内一定查清楚呢?
萧大伯没有再矫情,而是将在茅山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跟他们提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