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三十七章 密林疑踪

我们来到了之前停留的地方,在陆左的带动下,离开了茅山后院,然后又赶路而行,匆匆走到了山门附近,再一次的转移,离开了茅山宗。
我满脑子疑惑,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却说了起来:“几天之前,陶陶被人打落了闭关崖的山崖之下去,那里是时空乱流,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死是活,所以想要让你去帮我个忙,找到她,可以么?”
那个叫做阿普陀的魔怪往着深谷之中走去,隐入黑暗之中的时候,尾巴突然甩了一下过来,在半空中引发了一声炸响,让我又一次心惊肉跳。
听到这个消息,我不寒而栗。
两个小家伙玩闹了起来。
陆左和杂毛小道两人的对话之中颇有深意,不过他们似乎也没有想法跟我们多作解释。
陆左摇头,说算了,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一切行云流水,没有半点儿滞涩。
而杂毛小道来到了这里,平平伸出了双手。
陆左苦笑了一下,说你真的当自己是外人了啊,坑起茅山来,一点儿都不眨眼?
然而我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那下黑狗停止了玩闹,冲着杂毛小道叫了两声。
那小黑狗,就是我刚才感应到的那恐怖之物。
没多时,山谷之中,突然间吹出了一阵阴风。
呃?
当一切回归平静的时候,陆左对杂毛小道说:“阿普陀从意识之海中重生,就又被掳来此处,那是你师父布置在它身上的禁制缘故;现如今你将它身上的禁制解除了,就www.hetushu•com不怕它反了?这玩意可是很有名的魔怪,没有了你师父的镇压,如果反水,只怕将会成为一场祸害呢……”
不过杂毛小道却不以为意,平静地说道:“我知道,我师父加诸于你身上的束缚,让你不能够随意离开这儿,前往有可能的空间;但是,作为你的主人,我在此给予你自由行走的权力——那么,起来吧,阿普陀……”
大家聊着,准备离开茅山,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陆左开口说道:“大家噤声。”
我想起了两人的接头,想了想,杂毛小道唯一能够做手脚的地方,应该就是滴入符钧眉心之处的那一滴精血。
啊?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反应过来。
朵朵冲了上去,而那小黑狗快步跑了几下,一跃而起,扑到了朵朵的怀里,用舌头舔了舔她的脸,朵朵吃吃地笑了,说好臭啊……
两人闹了一阵,杂毛小道这个时候蹲了下来,伸手轻抚狗头,然后说道:“阿普陀,今天我来找你,有点儿事情,先别闹……”
作为前一代的茅山宗掌教真人,杂毛小道对于茅山宗后院还是挺熟悉的,带着我们七拐八拐,最终来到了一处深谷前。
深谷幽深,不知道几百丈,下方有变化不定的罡风浮现,很是吓人。
难道是,他通过那东西控制了符钧的生死?
杂毛小道说我信任的人,就在这一圈儿,茅山之上,我谁都不信,之所以给他,一和*图*书是因为他对于神剑引雷术的法门执念过甚,毕竟这个涉及到他掌教真人的正统性,如果他因为此事而针对其陆言来,颇多麻烦;再有一个,那就是他得了神剑引雷术,对你父母,多少也会有一些照顾。
这东西,很恐怖,甚至比我们在黄泉路、在茶荏巴错、在荒域见过的那些魔怪更加恐怖。
除此之外,它身上到处都是不断挥舞的如鞭触手,数以百计,将整个天空都给遮蔽了去。
一想到这个,我心中顿时就是一阵忐忑。
杂毛小道笑了笑,苦涩地说道:“这样的茅山,守护得太多了,反而不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它有着巨大的身形,恐怖的气势以及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威压。
它最终成为了茅山的看门狗。
即便是死去了,重生而出,也因为灵魂之中的锁链,最终又重新回归而来。
我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气息。
等它消失无踪之后,我方才收回了目光来,瞧见陆左的脸色也有一些不好看。
呃……我在旁边看得一脸懵逼,杂毛小道没事跟一条小狗儿聊个什么劲儿?而且,一小狗儿叫什么“阿普陀”,这名字也太古怪了吧?
我感觉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旁边陆左的胳膊,小声说道:“有怪物……”
聊完了这些,陆左说道:“你小姑不在,陶陶又是生死不知,你既然安排了阿普陀去找寻陶陶,那我们不如先离开吧?要和图书是被人发现在这个地方,多多少少也是一种麻烦。”
它竟然能说话?
陆左一愣,说那你不怕他心思不端?
不肯?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对方太过于恐怖。
一条小黑狗,出现在了山谷跟前来,然后朝着我们这边“汪、汪、汪”了几声,算是打招呼。
我感觉到前方仿佛有着一头巨大的黑影出现,笼罩了整个深谷一般,从里面缓缓浮现出。
小黑狗眨了眨眼睛,然后摇了摇头。
说吧,它一转身,朝着身后的山谷走了去。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神剑引雷术是真的,讲的那些话,也是我的真心话。
噗通、噗通……
杂毛小道突然诡异一笑,说你说现在外面是不是埋伏着一堆的人,在等着我们呢?
路做点头,说走吧。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我在赌。
陆左沉默了一下,点头,说谢谢。
汪、汪……
那乡间柴狗般的小玩意儿,在一瞬间,突然间变得无比巨大,这东西身长足有百米,宛如变异的龙蜥,体侧扁长而有鬣鳞,背鳞大小不一,眼睛硕大,脑袋上有着一张巨大无匹的大嘴,而浑身上下还有无数布满利齿的口器,不断张合,雪白的牙齿和流着黑色浓浆的身子形成了鲜明对比。
啊……
而恰好相反,这玩意与恐怖完全都不沾边儿,因为,那是一条——狗。
话刚刚说完,从黑暗中走出了一物来。
不过就是这般厉害的家伙,却非要跑茅山来晃荡,结果被人弄了,关了m.hetushu.com起来,处心积虑造反越狱,又被刚刚成就地仙果位的陶晋鸿给逮了个正着。
杂毛小道看着他,说不带走?
似乎感觉到了我心中的紧张,陆左回过头来,对我笑了笑,说没事的,别紧张。
听到这话儿,陆左愣了一下,说不可能吧?你若是信不过符钧,为何又要把神剑引雷术传给他呢?
那眼球宛如一把撑开的油伞一般巨大,里面有绿色的光芒摇曳而出,就好像是鬼火一般,然而下一秒,它又消失了去。
我左右查看,也没有发现哪儿有动静啊,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左边的林子里缓缓走出了一个人来,朗声说道:“不愧是苗疆蛊王陆左,警觉性就是高,我都用上了天山神池宫的遁世环,结果还给你发现了……”
黑色魔怪听闻,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是的,我的主人。”
他的指间微微晃动,口中喃喃自语,仿佛在说些什么,似乎是咒诀,又似乎是呢喃之音。
陆左说那你刚才跟符钧说的话,也都是假的咯?
众人停住了脚步,不敢再说话。
我下意识地往后望去,试图发现那小黑狗的背后,还跟着什么样的怪物。
陆左问赌什么?
紧接着,一对明亮的眼睛突然间睁开。
空间仿佛“咯噔”响了一下。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尽量吧,我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杂毛小道说赌运气啊?如果赌赢了,说不定事情就会有一个很不同的走向,而如果是赌输了,那茅山也不过和图书是损失一条看门狗而已,对于我们而言,甚至一点儿损失都没有。
我虽然对这小黑狗的本事有点儿怀疑,但是它这般的傲娇,着实让我有点儿恼火。
“阿普陀……”
杂毛小道笑了笑,说我若是看错了,也并无忧虑,反手之间,便能够要了他的性命……
我的心脏狂跳不止,而这个时候,那魔怪的头部皮肤开始颤抖,随后有声音发出来:“我未必能够找得到……”
别看它体型如山,但是落地的时候,却几乎没有什么声音,从这一点来看,就能够知道对方虽然笨重,但并非是头脑简单的魔怪。
离开了茅山宗之后,大家紧张的情绪终于平静了许多,走在林间,我方才敢问起阿普陀的事情来,得知此物是一头恐怖的修罗魔王,有着一大片的疆域和子民,还可以不死不灭,尽管肉体被摧毁,但也可以从意识之海中重生出来。
这一点很可怕。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心中惊骇,想着那岂不是我的生死,也掌握在黄泉路上的那个老道士,也就是杂毛小道的师祖虚清真人手中咯?
地仙果然厉害。
这是一个大家伙。
当瞧见那东西的时候,我的两只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紧接着我面前的这头小黑狗,突然一下子就像吹气球一般膨胀了起来。
杂毛小道没再多劝,点头说道:“其实只要你我,还有我小姑不出事,他们的安全就一定有所保障……”
他轻抚了一会儿狗头,然后往后退开,双手往前轻轻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