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四十三章 富二代

我回去叫了一回屈胖三,那家伙依旧瞌睡得很,无奈,我只有一人赴宴。
与林齐鸣的反应相同,那方阁主一下子就琢磨过来,问道:“是天人?”
他就像一座大山似的,在那里,你就会感受到恐惧。
我并不是什么文人骚客,不过从这个角度望过去,感觉这景色其实很美。
我抬头望去,与那人四目相对。
我有点儿意外,而心底里也是充满了满满的疑惑。
说罢,他回过头来,对我说道:“抱歉,我刚才听到了你们的事情,门房眼拙,得罪了你们。”
不过对于他明显的卖好,我也不拒绝。
黄小饼苦笑,说我那朋友的性子你也不是不知晓,现如今在哪里,我也捉摸不到;再说了,当年因为某件事情,他与千通集团有些误会,估计是帮不上忙。
而如果不是玩笑的话,这事儿可就严重了。
我说太阳晒屁股了,起来吧。
这般说来,我倒是打扰了他的睡眠。
黄小饼皱眉,说关于千通集团败落之事,这里面牵涉到许多复杂的问题,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倒也不是王员外一人的责任。
黄小饼有点儿诧异,说不可能吧,他也就一富二代,虽说他老子王千林是个顶厉害的人物,与白云观的海常真人、天仙宫的三绝真人相交颇深,但到底还是商人之后,而你是谁?你老子可是方鸿谨,慈元阁的中兴老大,大家都是一样的身份,谈不上谁给谁压力吧?
我说对和_图_书,听说慈元阁是消息集散之地,对于各路消息都十分灵通,我这里有一个人,不知道身份,想让慈元阁帮忙查一下——放心,也不白查,人情是人情,生意是生意,这个我分得清的,你们看一下照片,大概多少钱,给我一个数。
方阁主点头,说对于客户的隐私,我们一向严格保密。
那个什么王员外有何德何能,居然能够让方阁主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与我相同,屈胖三也忍不住问道:“那个什么王员外,到底是一个什么来头的人物?”
我说那这个费用……
方阁主笑了笑,说这个人说起来你们可能不太熟,事实上,以前他老子还活着的时候,在财经界会比较有名一点,是一个很有名的商人,不过随着他父亲12年年末时离奇死亡,千通集团传到他这富二代手中,就开始慢慢退出了舞台,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现如今更是几乎没有人记得世间还有这么一人——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管那小子怎么败家,还是有许多的财富……
我与方阁主达成了交易,谈妥了联系方式和资金来往渠道之后,便也不再多聊公事,而是将精力转移到了喝酒上来。
方阁主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说那就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要看看,我不理他,他能有什么法子……
有的时候,太过于客气了,弄得双方都下不来台,这事儿可就有和-图-书点儿不知进退了。
他愣了好一会儿,又问我,说起来干什么,我们还有什么事情要去做么?
我拿出了手机,将那太皇黄曾天剑主的照片找了出来,给两人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就是这人,目前只有他的照片,另外他自称为‘太皇黄曾天剑主’,而且流出来的血,是金色的……”
方阁主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消失那么久,突然间又冒出来,找我谈收购慈元阁的事情,着实有一些古怪——对了,小饼,你那朋友据说与这个王员外十分熟悉,不如找他帮忙,在中间周旋一下?
我认识的人之中,许多都是当世之间的豪杰,比如左道,譬如七剑、许映愚、虫虫、屈胖三以及依韵公子这些人,但是真正给人予泰山一般稳固而沉重感觉的,也就只有黑手双城这一人。
方阁主说我听说了,你们找我有事?
啊?
我忍不住推了他两把。
方阁主盯着他,说这个王员外给我的感觉,跟陈局长差不多——甚至在某些方面,更加凝重。
我这个外人都感觉得出来,方阁主说的这些,应该不是假话。
这个时候,昨天我们见过的那位美女过来找我,说黄供奉让我过来,看一下两位醒了没有,若是醒了,且去他那里用午餐。
要知道,作为江湖上颇有名气的商号头目,方阁主别的不谈,这眼光却是一等一的,也就是说,他讲的这些,与事实相差应该不远。
那人www•hetushu.com只是瞧了我一眼,便离开了,留下失魂落魄的我在池塘边,过了好久,方才回过神来。
我认真地反省,然后一早上都在房间里打坐,结果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屈胖三都没有醒过来。
我使劲儿甩了一下脑袋,开始反省起来。
我是个谨慎的性子,不管如何,始终都保持着一分清醒,所以喝到半夜,看见屈胖三已经倒下了,我便起身告辞。
而如果他站在你这一边,你就能够感到无比轻松。
当我瞧见那人面目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重锤猛然敲击了一下似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响,一种说不出来的恶心浮现在了心头。
大家之前便是认识,而且还颇为投缘,此刻重新聚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不用去想太多复杂的事情,心情一下子就变得无比地放松起来,不知不觉,酒就喝得有点儿多了。
昨夜酒喝太多,中午都是些清淡小菜,我有些神不守舍,黄小饼问我怎么了,我如实回答,他听闻了我对于那人的相貌描述,低声说道:“那人应该就是王员外。”
我欣赏了一会儿园子里的景色,有些乏了,准备回房,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感觉不远处有人在看着我。
黄小饼有点意外方阁主突然提起了黑手双城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斟酌着话语,说顶天立地的英雄大拿啊,这世间能够强过他的人没有几个,只不过这几年威势太大了,没有m.hetushu.com以前的亲切而已……
揉了揉头,我方才发现自己是在慈元阁,而旁边的屈胖三呼呼大睡,居然还没有醒过来。
方阁主深吸了一口气,说小饼,你觉得陈局长如何?
我无奈地让他继续睡去,而自己则离开了房间,洗漱完毕之后,在院子里走了走,这才发现我们住的这儿是慈元阁的一处客房,院子不大,但颇为精致,从月型拱门往外走,能够瞧见一片池塘,池塘里面有着许多荷叶与假山,而中间则有一道石头拱桥,飞渡两岸。
当天我们是在慈元阁歇息的,次日醒来,我感觉脑袋疼得厉害。
一百万……
我连忙摆手,说客气了,是我唐突,傻乎乎地找上门来,不速之客。
我说有一个要求,这事儿做得隐秘一点,不好跟别人透露是我再找,甚至不要跟别人谈起我。
讲句老实话,抛开我们对于黑手双城的种种担忧和成见,单论能力,黑手双城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属于个中翘楚。
我摇头,说不确定。
方阁主摆手,说我知道你跟小饼的渊源,都是自家兄弟,办事儿哪里要谈这些?
方阁主拿了我的手机过来,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你蓝牙传给我,回头我找人将消息放出去……”
方阁主不再纠结这事儿,说道:“先谈事儿。”
这个数目,对于以前的我来说,实在是一个天价金额,不过此刻见多识广的我也明白一点,对于这种大海捞针的事儿,慈元www.hetushu•com阁不知道会耗费多少的人力物力,他们去跟人花钱买消息,也得费不少的钱,所以这笔钱算是十分厚道,他们说不定就是白干了,甚至还有可能亏本。
听到这话儿,黄小饼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再说了,我以后再想办法补偿他们便是了。
屈胖三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眼我,说怎么了?
方阁主十分爽快,说这个单的确有点儿难度,毕竟金色血液,这事儿涉及的层面有点儿广,不过大家是朋友,我给你们打一个大折,凑个整数——所有消息,总共一百万,如何?
我思索了一下,发现查验太皇黄曾天剑主真实身份这件事儿,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而接下来则需要用时间来等待,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们其实是没有什么屁事儿的。
我认真地说道:“这事儿呢,得听我的,毕竟你手下也有那么多的兄弟要养,而且我以后说不得还有许多事儿要麻烦慈元阁,这先例不能开——既然是朋友,顶多你帮忙打一折扣。”
好在黄小饼这边也只是一人。
在以前的时候,黑手双城一直都站在了左道的身边,成为他们的靠山,帮着他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而现如今,黑手双城却似乎站在了我们的对面。
虽说黄小饼和方阁主都算是我比较信任的人,但是出门在外,人心隔肚皮,一点儿防备心都没有,这样子很容易会栽的,我以后得多加谨慎一点,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
难得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