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四十六章 天下十大第二届评定

所以难怪我曾经听陆左谈起此事的时候,笑说那一次评定天下十大,就像是排排坐、分果果一样,谁表现不错,就发一个“三好学生”的奖状给你,据说因为此事,当初已经是茅山宗掌教真人的陶晋鸿却是有退出行列的想法。
然而因为与陆左、杂毛小道这些顶尖人物走得比较近,我认识的黄小饼,他父亲甚至便是曾经的天下十大一字剑黄晨曲君,所以这里面的内幕,我知道得也比常人要多一些。
我听闻,连忙摆手,说您拿我开玩笑了,我一个刚刚入行没几年的小角色,哪里有这样的实力啊?
除了王新鉴,邪灵教还有十二魔星,每一个都是顶天立地的顶尖人物。
白胡子老头做的饭,很清淡。
再加上之前给我身上放追踪器的事情,让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就选择了拒绝。
我一直坐到了天黑,白胡子老头儿出来叫我吃晚饭,方才起身。
中国幅员辽阔,人杰地灵,能人异士自然是数不胜数,这样的评定,是由人评选出来的,而不是认认真真打一架,这事儿自然就有许多可以操作的空间,评谁不评谁,这个有一整套复杂的评定体系,但也跟意识形态有关系。
余领导说外联办,就是负责跟江湖上各个宗门联络的,打杂跑腿的事儿——对了,我们最近在搞一件事情,那就是重新评定当今之世的天下十大,毕竟上一届的天下十大已经是八十年代的事情了,过了三http://m.hetushu.com十年,很多人都已经不在了,江湖上也有人在续这个,但是并不权威,所以宗教局联合全国道教协会等有关部门一起,准备将这件事情重新弄起来……
我依旧回到了屋前的石板上坐着。
他大大咧咧的样子让于南南松了一口气,冲着我们笑了笑,说如果当我是朋友,以后路过的时候,随时过来看我——我这里对别人门槛很高,但是对朋友却绝对是永远都敞开大门的……
于南南吃饭不爱说话,简单吃过之后,于南南才问我,说是不是准备走了。
故而“天下十大”这东西是有名有利,如果放出来,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他是于墨晗的师弟,在炼器之道上也有一定的造诣,故而也有事情要做。
毕竟,现如今的社会,名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聊了两句,于南南从怀里摸出了两块玉佩来,递给了我们,说这是替身符,如果有人咒你们,或者使用邪术对你们下手的话,它会帮你们挡一命——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是有大本事的人,未必用得上,不过你们这两天帮了我很多忙,不表示一下,我过意不去。
他递了一张名片给我,我接过来瞧了一眼,上面很简单,名字和电话号码,别无其他。
于南南难得地笑了笑,说应该说他是你监护人吧?
说到这里,有一说一,修行者也要吃喝拉撒,有的甚至也有一大家子的人http://www.hetushu.com要养,衣食住行都得花钱,上面有宗教局看着,又不能做恶,怎么赚钱,这事儿其实很重要。
这件事情,是好是坏我也说不清楚。
我说既然是朋友,便谈不上表示不表示的,更何况我在你这儿,心很平静,这也是一种收获。
我在思考刚才余领导所说的话,特别是关于重新评定天下十大的事情。
屈胖三却笑嘻嘻地接了过来,说既然是朋友,给了就收着。
但这是邪门歪道,故而不能评入其中。
余领导看着我,说最近你的风头很盛啊,江湖人都说你是新近崛起的年轻高手里面,最顶尖的人,怎么样,有没有想法冲击一下?
买房……
我的理想很简单,那就是有朝一日,娶了女神虫虫,跟她找一个小城市住着,然后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这便满足了。
林齐鸣说你能不能来我这里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而这名头经过二三十年的沉淀,也是格外的值钱,威名赫赫了。
我在这儿待了三天,与白胡子老头已经挺熟悉,他朝着我点了点头,又进了房间里去。
如此聊了几句,我们终于起身告辞。
屈胖三说你得相信大人我的判断。
屈胖三说你要当他是朋友,回头再去一趟荒域,帮他捉一回那蜥蜴。
我还是头一次听到他这么夸人,笑了笑,说哦,是么?
当然,混江湖的嘛,有名就有钱,这事儿很简单。
当时的评和图书选据说也是由官方组织的,再加上各个联合部门,最终评选出来的,每一个都是在江湖上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人物。
大部分修行者入了这江湖,都会或多或少的知道天下十大。
于南南又看向了屈胖三,说你也走?
打来的人是林齐鸣。
四人对坐。
屈胖三说你觉得呢?
话虽如此,天下十大里面有了陶晋鸿、善扬真人这样大名鼎鼎的重量级人物坐镇,也有了一定的公信力。
他突然提起这件事情,让我有点儿诧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应了一声,说啊,这样啊?
听说我跟于南南大师还有事儿,他没有再坚持。
我还真不缺钱,上一次拍卖会留下来的钱,我都花不完,只要不是脑子抽了想着去京都啊、魔都这样的一线城市买房,问题就不大。
现如今再一次被抛出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挤入其中而打破脑袋。
我也不知道他在总局是干嘛的,忍不住问道:“请问您现在主要做些什么工作?”
余领导的热情让我有点儿不太适应,毕竟他之前给我的感觉是比较刻板的那种印象,而且我对他也隐隐有一些敬仰,属于仰望的那种,突然一下子这般亲近,让我有点儿接受不了。
但是我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从这里可以看出一点来,那就是这个天下十大,与官方的关系应该是不错的,属于听候调遣,你叫便能够过来帮忙的类型。
我忍不住笑,把天下十大背后的事情跟他讲m•hetushu.com起来,结果还没有讲完,我的电话又响了。
据说这天下十大,是这天下间最顶尖的修行者。
两人聊着天,我把今天遇到余领导时关于天下十大的事情跟屈胖三说了一下,结果不说还好,一说起这个,他顿时就是两眼放光,说陆言,听着不错啊,咱们回头也去占一坑吧?
他告诉我,说于南南大师是有真本事的人,能够跟他有共同语言,说明你也很不错——陆言,我换了工作,没有在滇南了,目前在总局这边,这是我的新电话,有任何事情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
这个叫做政治正确。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他走我肯定也得跟着,不管怎么说,我是他的监护人啊……
我含糊地说道:“我在江阴,怎么了?”
光这两点,就将许多桀骜不驯,又或者与世隔绝的修行高手给排除了去。
譬如当时邪灵教的天王左使王新鉴,被誉为黑道第一人,世间没有几人能敌,就算是天下十大最顶尖的那几人,也未必敢说真正能够胜他。
我点头,说对,心不定,没办法留下来。
冲击什么,天下十大?
当然,并不是说天底下最厉害的,就是这十人。
他们每一个人,都代表着江湖上最顶尖的力量,也是让无数人为之敬仰的存在。
我接通了,林齐鸣在电话那头严肃地问我道:“陆言,你在哪里?”
我说只可惜他的脚不知道怎么回事,废掉了……
余领导摇头,说不,修行这种事情呢m.hetushu.com,看资质,也看机缘,与时间反倒没啥关系,有的人修行了一辈子,到老了也什么都没参透,而有的人入行几年,便已经是天下闻名了——比如你堂兄陆左,再比如南海一脉的那几人,还有许许多多,别妄自菲薄……
上一次的天下十大评选,是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
至于钱……
但是我却知晓,只要有企图,这些人都将落入主事人的掌控之中。
再有一个,那个时候的佛门大部分都是隐居山中潜修,甚至根本不参与江湖事务,但其实也有许多顶尖的高手,藏区、西北也有许多厉害的佛门高僧、喇嘛,但是天下十大评选出来的,却是只有一个佛门高手,便是在金沙江一役战死的东彪禅师。
天下十大,这名头听着多厉害?
他说过此事之后,便与我和白胡子老头告别离开。
与此刻相距也差不多有二三十年来。
天下英才,何其多也。
我点了点头,说也对。
据说当初的一字剑平困潦倒,浪迹街头,就是有着天下十大这样的名头,最终也是功成名就,又被慈元阁这样的江湖大商家请为首席供奉,别的不说,至少钱财这事儿,是不用再操心了。
离开了这儿,屈胖三忍不住回望一眼,说这个人很纯粹,说不定日后会走得比我们更远……
事实上那一次评定的背景,是因为十年混乱之后,许多宗门关闭山门,遁世不出,而官方又有借助这些修行者力量的想法,故而有意做出改变的其中一项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