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四十九章 布置现场

这里面难道没有一点儿必然联系?
我说之前不是说这次过来要悄无声息,鬼子进村,打枪的不要么,怎么一下子就变卦了?
我的目光从那黑白遗像上转移开,最后落到了客厅电视旁边的一张相框上来,瞧见那满身肥油、打扮花哨的胖大妇人,看着应该就是李富贵的老婆,而我又想起刚才在房间里听到这女人娇滴滴与那小白脸的对话,顿时就有点儿脸色不对。
就是我们翻窗进来的那个地方。
相隔只有两个月。
我说你什么计划?
我说人我弄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是第一次来啊……
通讯录的名字叫做小马。
看得出来,这小子有点儿混不吝,毫无忌讳了。
除非是用些手段,把警察给搞定了。
我将电话给关机了,然后爬出窗户去。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那还愣在这里干嘛?赶紧去二楼主卧那儿听墙角啊,时间紧迫。
从慈元阁的那边,我知道了一件事情,千通集团曾经做得很大,生意都做到了欧洲去,千儿八百万的都是小钱,不过自从千通集团的老掌门人王千林离奇病故之后,集团便开始每况日下,渐渐地就不行了。
这个时候小马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却一直提示关机,这让那家伙有点儿狂躁,嘴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跺脚,情绪几乎处于暴走的边缘。
这是偶然么?
我说少扯淡,那姓马的就是冲着钱来的,不然他有这么重口味?
亲爱的……
壮士www•hetushu•com,好大的呼噜。
挺大一老爷们,个头足有一米八,然而给我一把扑倒在地,然后给直接打晕了去。
屈胖三轻轻拍了一下巴掌,然后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人既然是为了钱,就从这里入手就行,只要他来到这里,回头这绿帽子怎么戴,可就由着我们来弄了,你说对不?”
那位叫做马健康的大兄弟,当真是重口味啊,生熟不忌口。
我点头,说瞧了一眼,怎么了?
做完这些,我将人给扛了起来,进了屋子,如同抬死猪一般地背上了二楼。
这家伙可真的是心大,在别人的家里,也睡得这般熟。
瞧见这情况,我终于出手了,不给他爆发的机会。
屈胖三摸出了一个小瓷瓶来,在那人的鼻子下晃了晃,然后抹了一点儿油,这才说道:“好了,一觉睡到明天太阳落山了……”
拿了电话,我出了门来,然后开始翻看对方的通话记录。
我说你有什么办法?
我说怎么引他出来?
屈胖三嘿嘿笑,说谁知道啊,说不定有的人小时候心里受过创伤,就喜欢这一型这一款的,那也没有办法啊……
屈胖三说不然呢?
呵欠……
我按照屈胖三的大概意思,对照了两人曾经的聊天内容,然后发了第一条信息过去。
首先是手上,然后是床头柜,接着是床边的地毯,最后我终于在枕头边上找到了对方的肾机。
屈胖三说你说呢?
他低头发信息,和图书而从他毫无阻碍出现在这里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有业主卡的。
只不过,这件事情的麻烦点在于李家已经花钱买了平安,四十万直接砸得受害人家属没有再多说半个“不”字,而且李家在这儿是地头蛇,又有千通集团罩着,可操作的空间并不多。
就算是没脑子的人,都忍不住迟疑一下。
我无语,出了门,蹑手蹑脚地来到了二楼。
我推了推屈胖三的身子,结果半天都不动,我没办法,站起来,往窗下望了一眼,瞧见的确有一个黑影来到了院子里。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你有点儿职业道德好吧?别这么敷衍了事——赶紧的,别磨蹭。
我没办法,只有半闭着眼睛,将那小马黑色的紧身皮裤,一下子就脱了下来……
更重要的,是刚才那个年轻人所说的话语——他父亲其实并没有死,而他兄长则跟着小王总在做事。
我说出了我的担心,屈胖三斟酌了一下,说你讲得也有道理,与其兴师动众地把那小子塞局子里去,不如想办法将那个小白脸给搞定。
千通集团的老掌门人死于2012年年末,而李富贵死于2013年年初。
就算是为了劳力士和阿玛尼,也不用这么拼吧?
小王总突然出现在慈元阁的总部,跟方阁主谈及收购慈元阁的计划,难道只是临时起意?
屈胖三说先等一下,一会儿那胖女人睡着了,你去把她手机拿过来,然后发信息给那男人,说你准备了和_图_书五十万的跑路费,让他过来一趟。
我无奈,只有耐心守候着,过了半个小时,终于又来了信息,说我到了,你把钱拿下来吧,亲爱的。
屈胖三说这事儿简单啊,刚才那妇女的照片你看过了么?
我说你这不是废话么,果然骂人的时候,总是说CNM,结果那小马哥算是真的办成这事儿了,能不急眼么?第二种方法呢?
如果不是有着特别的感情或者其它原因,千通集团每年花两百多万来养这个看起来除了泡小白脸,几乎没有什么用处的女人,实在是有一些匪夷所思。
小马问现在么?
即便李富贵真的就是那太皇黄曾天剑主,跟千通集团又有屁的关系啊?
对方立刻发来了三个“好”,然后还加上了一个害羞的表情包来。
屈胖三弄完这些,对我说道:“来吧,帮他们脱了衣服,抱在一块儿就行。”
我说呃……五十万,现金啊?
我弄不醒屈胖三,瞧见手机不断有信息发了过来,紧接着那人似乎没有了耐心,竟然直接拨打了电话来。
我说那人应该不会这么蠢吧,现在谁还用这么多的现金啊,要给钱,直接一个支付宝,或者网银就行了,多省事儿?
我回复,说对,赶紧过来,免得夜长梦多。
这情况让我有点儿诧异,如此等了一刻多钟,终于有信息回了过来。
我途中回到了三楼,结果才发现屈胖三那个家伙居然睡着在了床上。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别扯那么多,和_图_书他只要有贪欲,就肯定会上当——你发信息的时候,备注一下,说不要打电话,半夜不方便,发信息就好。
而这事儿越想越不对劲儿,细思极恐——那个让我心惊胆战的小王总,与那太皇黄曾天剑主之间,是否有什么密切的联系?
我没有别的好办法,只有点头,说好吧,等她睡着。
人走茶凉,这是这世间最基本的规则之一,用在很多的地方都是准确的。
屈胖三这是打着呵欠,从三楼走了下来,瞧见我背着那小马上来,忍不住笑道:“劫色啊?”
我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而这个时候二楼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来。
透着光,我瞧见他在那女人的身上如法炮制了去,具体效果怎么样我不知道,就是感觉胖女人的鼾声越发地嘹亮了起来。
屈胖三说此一时彼一时,现如今弄清楚李富贵与千通集团的关系最为重要,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就是了。
我和屈胖三避开了对方,然后抽空来到了三楼的一间客房。
屈胖三说那个小子不是惹了事,将人家给打断了腿么,可以从这方面入手,让警方将其扣住,引他哥哥出来。
若是将这个查清楚了,我们也不枉千里迢迢地跑来东北滨城一趟。
结果并无回应。
屈胖三说你觉得那个姓马的根这女的在一起,是贪图她的美貌,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屈胖三伸了一个懒腰,说这件事情啊,留在这里是不可行的,真的想要查,关键的地方还是得落在那个叫做m.hetushu.com李晔的大儿子身上来;而那个家伙对他母亲有些意见,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就得想办法引他出来,我们方才能够真正盘问得到。
但如果千通集团知道李富贵的身份,甚至有着密切的利益关系,这事儿就变得很好理解了。
我说你的意思,是我们把手机拿着?
从那小俊的话语来看,他跟他哥哥的感情很好,他若出事,他哥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屈胖三伸出了两根手指来,说事情很简单啊,一个办法就是让那小白脸过来,给她小儿子,那个叫小俊的抓奸在床,到时候李晔必然会回来——这事儿搁谁身上,估计都有点儿受不了。
呃……
我一脸郁闷,说你觉得那女的有什么美好?
我有点儿像要将这手机给扔掉的冲动,不过最终还是压抑下了心中的想法来,耐心地等待着对方下一个的信息过来。
没多时,我已经下到了一楼,然后靠着墙壁,从阴影处转移,来到了这人的身后。
我点头,表示明白。
我耐着性子又等了十分钟,方才小心翼翼地将锁拧开,然后摸进了房间里去,掠过床上的一堆肉山,找寻起了李太太的手机来。
我有点儿冷。
说罢,他走进了那个半打开的卧室。
我足足等了大半个小时,卧房里面方才传来了呼噜声,而且这声音有点儿响,站在门外,都能够感觉到那门框儿在抖。
我一脸冷汗,说做做样子就行了吧,何必脱光?
那么多的钱不是钱么?
又或者跟门口的守卫比较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