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五十二章 亏本买卖

李晔说既然觉得必死无疑,不如投降,选择臣服,我……
李晔的眼睛眯了起来。
尽管是意料之中,但我还是有点儿生气,拉了脸下来,说阁下就是如此的霸道?
听到这赤裸裸的威胁,我顿时就黑了脸下来。
李晔笑了,说这世间的硬骨头自然有,不过软骨头更多,你若是想知道谁已屈服,便跪下,我可以告诉你。
我深吸了一口气,嘿然笑道:“哎呀,我们这点儿身手,哪里能入阁下法眼,算了,算了。”
我说为何?
连这种事儿他都能看得淡然,那么此人心中的想法,所图甚大。
我和屈胖三之所以选择回避,不与此人刚正面,一来是不想惹麻烦,暴露自己,二来也是对这帮人的实力有点儿把握不准。
李晔说我之前说过,家丑不可外扬,你若不是我自家兄弟,我也断不能容两位离开。
屈胖三却是越说越激动,他骂了一声,然后说道:“大人我可是要参加天下十大选拔的大牛,按理说宰了像你这样实力的人,应该也是一项很重要的砝码,但是却没人知道这里面的意义,你说说,我心里面能好受得了么?”
我平日里嘻嘻哈哈,但关键时刻,有的底线却还是能够守得住的。
我说若要打,也不是不可以,咱们找个无人之地,免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你说呢?
许久之后,他冷冷说道:“想当天下十大啊,那就先从我手里活下来吧……”
我干笑http://www•hetushu•com两声,说这个……李晔大兄弟,你我也只是刚刚认识,彼此之前并没有什么交情,你强行要在我身上找到面子,是不是有点儿太强人所难了?
李晔看到,不由得好奇,问道:“孩子,你叹什么气?”
所以我在短暂的失神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微微一笑,说学习雷锋好榜样,做了好事不留名,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阁下不用这么大张旗鼓的感谢,弄得我们怪不好意思的。
但是既然事情找上门来了,我们也不可能一昧逃避。
我笑了,说打架而已,谁怕谁?正要领教阁下剑法;对了,你是地主,说个地方吧?
我面前这个,算什么?
李晔说往东走,那边有一片无人河滩,杀人越货,最是不错。
若是晚上更不错,风高夜黑杀人夜,想一想都有点儿激动了。
他冷冷一笑,说既然知道阁下精通遁地术,我自然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让阁下有机会逃离。
他应该是在别墅里面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我们的。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哥们的心机居然这么深沉,而越是如此,我越能感受得到他那冷酷无情的性子。
我说不了,我们这些小人物,受不得拘束……
这家伙是我的定海神针,有他在,我做什么都是有底气的。
李晔说好,跟我干,如何?
李晔盯着若无其事的我,冷冷说道:“也就是说,阁下自己觉得,http://m•hetushu•com你是在做好事咯?”
人是有底线的,不伤及普通人,问心无愧,这就是我最根本的底线。
这个啊?
我说阁下如果没有回来,想必明天会参加葫芦岛无影刀红英大侠的寿宴吧?
屈胖三没有等他说完,便又自顾自地说道:“先别扯这些,我不是在夸你,听我说先——你很厉害,现如今江湖上很多成名已久的人物与你,都不能比,但正因为如此,使得你的名气和实力不成正比,这才让我十分郁闷,因为这是一件完全没有性价比的事情,即便是杀了你,天下间也没有几人能够懂得这里面的意义……”
李晔点头,说你倒是把我的行踪弄得清清楚楚——的确,我家主人与无影刀有些故旧,便派我去与他贺寿,这件事情有问题么?
李晔摇头,说自然不是。
我一直觉得,修行者的事情,修行者了结,拿普通人来垫背这事儿,有点儿太没品了。
然而对方似乎明白我的想法,将手一举起来。
一言不合就招揽啊,这节奏变化得有点而快,让人猝不及防。
屈胖三说道:“阁下很厉害。”
我说好,客随主便。
只不过……
我犹豫了一下,抱拳,凛然说道:“阁下好眼光,在下正是地魔大人的亲传弟子。”
我没有说话了,陷入了沉默,余光四处打量,准备找个地方就远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呃……
三人谈妥,快步朝着东边奔去,途中我和_图_书有想过借机逃遁,然而那家伙一直看得很紧,周遭都是民居,一旦闹将起来,误伤他人,这事儿的因果说不得就算在了我的头上来。
李晔的目光转冷了起来,寒声说道:“阁下这是不准备给某家面子咯?”
这样的人,也极度危险。
得选择面对。
我说哦嗬,这手段不错。
我心中有点儿忐忑,下意识地看了屈胖三一眼。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顶尖高手太皇黄曾天还可以忍受,但两个三个、十几个、几十个这事儿,可真的让人有点崩溃。
我打量这一片滩涂,下意识地点了一下头。
李晔说我觉得你们可以的,特别是这位的地遁术,据说当今之世,只有前邪灵教十二魔星之中的地魔最为正统,阁下如今使弄出来,想必与地魔大人是有些关系的吧?
李晔眯起了眼睛来,说哦,你知道阁皂山和太上峰的事情?
这剑与他老子那把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看着普普通通,寻寻常常,就好像是从某个古装剧片场里面弄来的道具。
啊……
当日陆左都差点儿弄不过对方,而这个劳什子太明玉完天剑主,我们能够战胜么?
唰!
我猛然一拍手,说好一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屁话儿可比“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还要强一些——那么我就想问了,阁下这般凶悍,可有几人臣服了?
对方这是准备来强的了。
果然是好地方。
这个人比我们认识的太皇黄曾天更加难缠,hetushu.com因为比起他老子来,这个人的城府实在是深太多了。
我笑了笑,说我说的雷锋,并非此事,而是把你叫回来。
然而屈胖三这个时候却在摇头叹气。
我说这事儿是没问题,只不过你们之前针对阁皂山和太上峰的事情败露了,有关部门已经查到了你的身上来,准备对你动手,而抓捕的地点,就在无影刀的寿宴之上,各方面调兵遣将,就是要将你瓮中捉鳖,而我把你弄回来,岂不是救了你一命——这事儿,可否称得上是活雷锋?
李晔说阁皂山的清炫和太上峰的大长老巫世语也是这般说的,阁下应该知道他们现如今的下场了吧?
李晔点头,说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只说了,我家主人现如今正在招兵买马,求才若渴,我观两位都是英雄之姿,不如跟我一起混,日后保证两位的荣华富贵?
李晔脸色冰寒,冷冷地说道:“我家主人说过一句话,干工作,不是请客吃饭,来不得其乐融融,墙头草得早点儿铲除,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我摇头。
李晔一脸懵逼,不知道这个神经病儿童到底在说什么鬼:“呃……”
只有真正参与到那天茅山之战的我,方才能够了解到其中的厉害。
听到这个名字,原本显得很沉静的李晔,脸上的肌肉一阵扭曲,双目之中,露出了疯狂的神色来,死死盯着我,嘴角一翘,说嗯,既然知道我的宗号,那还不赶紧投降?
李晔说正有此意,不过你别想趁机和*图*书跑了——只要你在我的百米之内,我都可以让你逃遁不出。
双方停下,李晔做最后陈词:“真不考虑一下?”
听到这人的话语,我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之中。
三人一路监督,一刻钟之后,来到了李晔所说的河滩。
我有些吃惊地说道:“难道不是?”
李晔说家丑不可外扬,我母亲这点事儿,你觉得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我父亲现如今与往日不同,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又不能再用当今的身份,只有假死,理论上我母亲已经是一个寡妇了,她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但是这一点我弟弟却不懂,你展露在他面前来,把事情闹大了,你觉得我会感谢你么?
至于是不是比他老子太皇黄曾天高,这个估计得打一架才知道。
李晔伸手一抓,却从半空之中落下一把破烂长剑来。
和煦的朝阳在这一刻,顿时就变得无比的肃杀,随后我感觉到空间似乎都要凝固了一般,凭空之中,出现了十八把无形之剑,从半空中落下,扎在了四面八方,将整个空间定住了去。
我说也就是说,只有拔剑咯,对吧,太明玉完天剑主?
李晔说哦,这句话怎么讲?
我说略知一二。
而且看样子,这一架是跑不了的。
结果他居然能够忍到这个时候才发难,这才是真正让人畏惧的,更何况我们都已经离开了很远,他还能够找到跟前来,这一点无疑是表明了他的修为,绝对是很高的。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