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五十四章 灵蛊苏醒

李晔跪倒在地,没有倒下,只不过早就没有了呼吸,我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依旧很帅,只不过脸色铁青,双目发直,却是已经死掉了。
啊……
但是对方却偏偏做了。
说句实话,这个人很强。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
这把剑对于我的意义很大。
就在我浑身僵直,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屁股上中了一脚,向前一个踉跄跌倒了去,而与此同时,有一道剑光出现,几乎是贴着我的头皮掠过。
我没有理会屈胖三的自说自话,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返回了河滩这边来。
砰!
金剑的材质是一泰国黑巫僧的黄金禅杖为根基,融合了许多的信仰之力和杀戮之气,虫虫用蛊毒的办法,用生物融练,将其最终融成了这把长剑,并且一剑刺穿了我身体里面的聚血蛊,最终将其降服。
河水在一瞬间炸开了来,而随后让人惊诧的诡异场景出现了——那奔腾不休的河流,此刻却因为他的一剑而断流。
他的量天尺拍在了那剑上。
到底有多少强,是我所不能够形容的,在我看来,刚才我和屈胖三完全就是在冒险。
它就仿佛我与虫虫心灵之间的桥梁,每一次轻抚剑身,就让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当初与虫虫从缅甸雨林之中北上中国的岁月。
也有另外一个可能。
那个时候没有任何江湖纠葛。
他语无伦次地呼喊着,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李晔所站着的地方,突然间有一和图书方大鼎凭空出现。
这个人有将我们斩杀了的实力。
即便是跪着,他的身子也是挺得直直的。
我们已经退开了几十米,而在远处的李晔,他周遭的河滩却是没有一块好地,到处都是纵横错乱的剑气,而他整个人就仿佛发疯了一般。
聚血蛊小红在刚才那一刹那,却是进入到了对方的身体里面去了,而在这一刻,我感受到了一种无端的痛苦,因为那极为恐怖的剑气在刹那之间,已经全部灌注到了小红的身体之上去。
这样的缺口足足持续了三五秒钟,那断开的河流方才重新恢复流动。
是什么呢?
他大声尖叫了起来,比之前更加恐怖的剑气不断飞散,从身体里迸发而出,弄得就好像自己是一刺猬那般。
有一句话叫做“抽刀断水水更流”,这是自然界的规律,然而这家伙的一剑,却是将河水都给斩断了去。
我走到了李晔的跟前,打量着面前这人。
长剑翻飞之间,有着无数的杀机,我失去了破败王者之剑作为格挡,一下子就处于了极端的下风,几乎是步步惊心,每一秒都惊心动魄。
此刻的它不再是往日的水母形状,整个身体仿佛厚了许多,就好像是一片肥厚的海棠叶子,身子不断地蠕动着,十八根触须仍在,柔软地飘动着,然后死死地钩住了那一方青铜大鼎。
剑碎的一刹那,我的心也碎了。
他继续进攻。
它沉睡了太久和*图*书,而现如今,终于又重新醒了过来。
一声巨响,李晔手中的长剑也断成了两截,而我胸口恐怖的金黄色气息则一下子冲进了李晔的身体里面去。
“走……”
我摸着胸口,感觉身体里面空空荡荡的。
聚血蛊小红。
我伸出了手来,几秒钟之后,从那人的后脑勺里,有一条拳头大的虫子凭空浮现。
聚血蛊小红,在我的脑海里,睁开了眼睛来。
是屈胖三救了我,我趴倒在地,感觉肺部就像火烧一样,刚刚从死亡边缘回过神来的我一个翻身,避开了李晔接下来那连绵不绝的攻势,而与此同时,屈胖三浑身一震,却是发出了璀璨的光芒来。
尽管关于一剑神王的梦境,也有过如此的情形,但是我却不认为现如今的人可以做到。
又一道剑痕出现在了我的不远处。
这样的对手,是我们能够战胜的么?
我心中对他刚才那截断了河流的一剑心有余悸,不敢上前,而屈胖三却是松了一口气,收起了量天尺来,然后使劲儿拍了我大腿一巴掌,说可以啊,没想到跑这儿来一趟,居然还将你家小虫子给唤醒了,看起来应该多让你锻炼一下,有事没事这样弄,过两年,天下十大里面,估计也有你一位了——唉,对啊,你也上榜,我也不会太寂寞啊?
如此僵持了十几秒,那鼎浑身一震,却是消散一空,而不远处的李晔也是浑身一震,直接跪倒在了河滩上。
和*图*书……
我在与死神跳舞。
唰……
破碎王者之剑对于我来说,意义很不一样,因为它是虫虫给我做的。
这真是太好了。
而这个时候,赶来救驾的屈胖三也是杀到。
就好像是蚕茧里面孵出了蝴蝶,新春的枝头长出了嫩芽,土地里第一次长出了小草……这种生命蓬勃的气息,在一瞬间,充斥在了整个空间之中。
啊、啊、啊……
那个时候我一无所知,懵懵懂懂。
正是如此,方才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
聚血蛊小红浮现,在空中晃悠了一会儿,然后用触须轻轻拂动着我的嘴唇。
啊?
当然,这只是我的臆想而已,还需要验证。
“退开啊……”
那个时候我对虫虫心生仰慕,却不敢造次。
他的身上,却是出现了光翼,将他托于半空之中。
他的七窍都在流血,而我瞧见眼角流出的鲜血,却与他老子李富贵,也就是那位天皇黄曾天剑主并不一样。
李晔被我一连串诡异的步伐避开攻势,不过却并不焦急,而是冷冷一笑,说有点儿意思。
刚刚仿佛发疯了一般劈出那恐怖一剑的李晔,此刻却好像是无助的小孩儿,恐惧地大声喊道:“不、不可能,你这是神的力量,只有神,方才能够在这上面压到我,为什么啊,你到底是谁……”
轰!
就好像火山爆发了一般,对方逼得越紧,我越是感受到身体里的某种东西在迅速复原。
那一段日子,至今回想起来和*图*书,是我踏入江湖之后所拥有的,最值得回忆的美丽时光。
太明玉完天剑主,这手中的剑技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比拟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了一声尖叫声:“天啊,你这不是人类的力量。”
这玩意乍一看很恶心,让人毛骨悚然。
那个时候,我很单纯,也很快乐。
而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了是什么东西在动。
结果最后他却死了。
就好像是一个对称的数学方程式。
然而这所有所有的一切,都给李晔的这一剑给斩破碎了,瞧见破败王者之剑破碎的那一刹那,我整个人都有点儿陷入崩溃的边缘,虽然身体下意识地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剑,但脑子却是懵的。
那一对眼睛黝黑深邃,就好像刚刚出生的孩童,一点儿杂质都没有。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的我突然间就是心中一动,悲痛欲绝的脑海里却是有一种东西在蠢蠢欲动。
尽管它并不能说话,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到它内心的欢心。
随后他朝着不远处的河流猛然一剑斩落而去。
而下一秒,我的胸口处浮现出了一抹金黄色的光芒来,将那即将刺进我心脏的长剑给稳住了。
联想到刚才的情形,我在想是不是他身体里某种东西给聚血蛊吸收了去,故而血液的颜色从金色变成了红色……
这样的攻击并不是常人所能够承受得了的。
我与聚血蛊小红亲近了一会儿,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开口说道:“陆言,我们该撤了,有人http://m.hetushu•com过来了……”
然而真正仔细打量,却又发现它身体的每一处都玄妙到了极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规则之美。
又过了几秒钟,对方手中的长剑已经刺到了我的心口处来。
而在那一天起,她也从蚩丽姝改名成了虫虫。
屈胖三越说越兴奋,说对啊,如果你也成了天下十大,那回头的时候我跟别人吹牛波伊,说知道陆言没有,就是天下十大那位,那是我小弟,知道不?啧啧,多厉害?
我的大雷泽强身术,一出手,不知道有几多人感觉到无比的恐惧,然而这人却能够通过精湛的剑法和玄之又玄的步伐,将那恐怖的雷光电网给破去……
他大叫着,手往虚空一一抓,却有一把明晃晃的无形之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来。
这大鼎并非实物,而是类似于投影一般的东西,而在那大鼎之上,是小红。
我一脸无奈——老大,你这思维的跳跃性也太大了吧,难不成真的是传说中的“精神病人思维广,智障儿童欢乐多”?
从茶荏巴错与新摩王交战之后就陷入沉眠之中的聚血蛊终于在最危急的时刻,复苏了。
李晔绝望的叫着,那青铜大鼎不断颤动,仿佛要朝着远处逃离而去,然而小红十八根触须却像绳索一般,将其死死捆住,让其挣脱不得。
不过……
这血是红色的,说明他还是一个人类。
屈胖三用量天尺护住了我和他,然后拉着我朝着远处狂奔而走。
但即便如此,也把我给惊得魂飞魄散。
是李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