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六十章 黑手黑化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说左哥,你那朋友是什么人啊,这么神秘?
我大为惊讶,说那女人不是在地底世界么,怎么跑到地面上来为非作歹了?
我说还碰到了一个女孩子,叫做黄菲……
陆左说黑舍利又叫做邪佛舍利,据说是佛祖释迦摩尼门下的一名弟子,成佛之后,却又坠入了魔道,成为了最大的敌人,释迦摩尼召集了十八罗汉和南无无垢称菩萨、南无大势至菩萨、南无香象菩萨(一说只是十八罗汉),最终将其击杀,焚烧其身,最终剩下了九颗黑舍利,摧毁不灭。
就在众人心中沉重的时候,杂毛小道却开口说道:“我小姑应该是发现了一些什么,所以离开了茅山,去了那什么无上常融天,估计就是想要找到解决的办法。”
我说她收集黑舍利,想要干嘛?
是她?
停顿了一下,他又看着我们所有人,然后严肃地说道:“而在此之前,我们一切形式,都应该多加小心……”
说来也好笑,这两位在许多人的眼中看来,简直就是江湖上的一杆大旗。
陆左说我自然知道,也正是因为你们的这关系,我方才与他有所交集。
陆左摇头,说难,很难。
陆左以为我犯了什么事儿,说你讲嘛,有什么事情我们大家帮你兜着。
陆左也点头,说对,不管怎么还说,陈老大对我们有恩,如果可能,我们尽可能将他的本我找回来。
陆左笑了,说阿言你别急,闻铭知道了你的事儿m.hetushu.com,也挺想见你的,只不过他现在有事儿,根本不在这边,故而过不来——你放心,总会有见面的机会。
啊?
陆左的脸色一下子僵硬了起来,而这个时候,我又说道:“她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女孩儿,叫做小蝶,长得跟你……眉眼几乎是一模一样。”
我回忆了一下,不由得感觉到毛骨悚然。
杂毛小道在旁边也笑了,说那两人在江湖上也挺有名的,一人叫做隔壁老王,另外一个人,则叫做燕尾老鬼。
那是他们永远都没有想过能翻越的高山。
事实上,不管别人怎么美化黑手双城,但是我一直都觉得他十分的恐怖,就如同一座大山,无时无刻地压在我的心头上。
我说这……
杂毛小道开口,说我通过别的途径打听到一件事情,那黄养神其实是国家宗教局特勤二组的组长,在一次任务中误入了茶荏巴错地底世界,而我大师兄为了营救他们,也带队进入了地底世界——这就是后来他与七剑找到茶荏巴错世界尽头的前因。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个黄养神却是没有能够离开。
陆左微笑,说正是。
我挠着头,说不是,这事儿有点儿特殊,屈胖三跟萧大哥说也可以的……
陆左笑了,说马海波是我朋友,人不错。
杂毛小道苦笑,说这事儿还涉及到一些感情的事情,虽然隔壁老王不确定久丹松嘉玛是否已经收集到了全部和*图*书的黑舍利,但是却通过相关的渠道,知道我大师兄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叫做程程的小女孩儿,而那个小姑娘,却正是久丹松嘉玛的女儿。
我说还真不是我的事儿——前几天的时候,我在县城碰见了马海波……
我之前零零星星地听说了一些关于闻铭的事情,但是从陆左的口中说出来,又是另外的一种味道,听完之后,我忍不住问道:“那他现在在哪儿呢?我跟他好多年没见了……”
我说有没有办法让黑手双城重新恢复清醒?
我皱眉,说听着这名字倒是十分熟悉……
这事儿倒与他的名字很符合。
陆左笑了,说对,这故事牵涉到佛教诸位大拿,自然有一些神秘色彩,不过黑舍利却是的确存在的,我们那两个朋友也经历其中,自是知晓。
我说也就是说,这里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黄养神的神志进入了一个女性的身体里,然后她又返回了地面上来,获得了荆门黄家的认可?
我们聊了一会儿,将信息交流完毕之后,我想起了一事儿来。
因为她知道黑手双城的势力有多么强大,她跟我们说起,完全就是害了我们。
陆左扬眉,看了一下杂毛小道,说有什么事儿不能当面说?
三人离开,而我等他们走了之后,咳了咳,这才说道:“左哥,有个事情我想了一下,得跟你做一个报备……”
只有这样,她才会讳莫如深,绝不提及。
但是在他们两人心中,http://m•hetushu•com对于黑手双城,却一直都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情绪。
如果黑手双城真的化了魔,我们的确应该小心。
无上常融天是什么?
我顿时就激动了起来,说燕尾老鬼的名字,是不是叫做闻铭?
呃……
咳、咳……
我瞧见杂毛小道的脸色有一些不对,小声说道:“不可能吧?”
陆左对我说道:“这事儿并不困难,你难道忘记了,在封闭冰川通道的时候,摩门教甚至已经在那儿建立了宫殿,并且掌握了离开地底的通道么?”
我挠了挠头,说听着好像是神话传说一样。
杂毛小道说应该是这样的,对于这件事情,隔壁老王知道得挺多的,据他的猜测,不但如此,而且我大师兄还跟那女人有了一个小孩。
此物甚邪,能够影响众菩萨佛性,无奈,便送到中原之地,分放九处道场,用千年香火镇压。
如此聊了两句,陆左又继续之前的话题来。
无论是在茅山的碰面,还是金陵的偶遇,都让我不寒而栗。
他说那黑舍利送来中原,在各大佛门之中镇压,五台山、峨眉山、九华山、普陀山,另外还有青城啊、西北悬空寺之类的地方,每一处佛宗胜地,皆得了一枚,镇压千年,一直都没有任何事情,一直到几年前的时候,江湖第一世家的荆门黄家出了一个人来,叫做黄养神,又唤作久丹松嘉玛的,她出面,攻破九大佛门胜地,将黑舍利集齐……
屈胖三拍手,说好啊,正是嘴和*图*书馋呢。
杂毛小道说道:“不用想了,这个久丹松嘉玛,其实就是我们在茶荏巴错地底之下遇到的新摩王。”
现在回想起来,因为种种事情都是在太诡异了,一点儿都不符合别人对他的描述。
他并不仅仅只是一个魔头,而且还是宗教局的高层,能够掌握的行政力量,是我们不能够想象的。
这思维一旦发散开来,恐怖就好像是一张网,将我们都给紧紧拢住。
我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要不然我们回去,找到那新摩王,让她来处理这事儿?
陆左说这事儿说来也巧,跟你还有些关系。
因为太皇黄曾天剑主的事情,我恶补了一下这方面的知识,知道它是道家世界构架三十六层之中,四梵天的第一层,而是三十六层天的第二十九层。
杂毛小道瞧见我那尴尬样,忍不住笑了,说小毒物,你们两兄弟聊一聊吧,我跟屈胖三去喝酒——我这儿还有一壶从天山神池宫里面弄来的好酒,胖三,要不要尝一尝?
现如今想起来,小妖当初在中山陵时的情况,会不会就是碰见了黑手双城?
杂毛小道回答,说男。
有人甚至把他们看做了泰山北斗,而那些野心家则把左道当做是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我思索了一会儿,又问:“那黄养神是男是女?”
不过最终陆左还是点了点头,同意我刚才的说法。
我忍不住心中的激动,说道:“左哥,这个闻铭跟我是同村的发小,我们在村里,他在滑匠坡六队,我们小学、和图书初中、高中一直都在一个班里读书,后来我高三辍学了,我在江城,他后来去了东官,一开始还有联系来着,后来他换了工作,才失去联系……”
所以她宁可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
事实上,在此之前的时候,他们一直都对这位曾经提携过自己的黑手双城当做大哥一样的角色,心中还保留着期待和希望,但是现在心中更多的,恐怕是陷入了绝望和恐惧之中。
我将心中的怀疑说了出来,陆左和杂毛小道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陆左总结道:“从目前的信息来看,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新摩王因为感情的问题,用黑舍利将老萧的大师兄给魔化了,而那时间节点,正是在天山大战之后;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很被动……”
当下陆左将他与闻铭的事情跟我谈起,我这才知道那个打小就在一块儿的儿时好友和同学,此刻居然成为了天下闻名的大人物。
呃?
他们的事迹鼓舞了无数的人。
我清了清嗓子,然后对陆左说道:“那什么,左哥,有个事儿,我想单独跟你汇报一下。”
我一愣,说啊,什么意思?
陆左摇头,说不,现如今我们最大的敌人,应该就是老萧的大师兄,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态度是什么,从你的讲述来看,张励耘和林齐鸣他们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但是又不敢直接挑明此事。
这件事情继续蔓延,更是细思极恐——陶陶的死,是不是跟黑手双城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