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六十五章 冤家路窄

屈胖三和朵朵在最上面的一户人家那院子里,我走过来的时候,瞧见地上被刨出一堆土来,上前一看,能够瞧见是好几具的尸体。
向立志笑了,说你别是看上人家女孩子了吧?她可比你小那么多,别这么禽兽好吧?
女孩儿说晋平的,跑镇宁来干嘛?
屈胖三说弄不?
我没有说真话,拿向立志出来做挡箭牌。
这尸体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此刻都已经腐烂,混合着泥土,散发着恶臭。
向立志说哪个房间?
我却显得很平静,对屈胖三说道:“也就是说,我们刚才看到的那几个人,其实并不是吊脚楼的主人咯?”
我没有跟向立志多说什么,而是开始找屈胖三和朵朵。
门吱呀一声开了,我眯眼打量着黑乎乎的房间。
那瞎眼老太的房间里,也一样是空空荡荡,什么人都没有。
向立志说莫不是看上人家了?
少年一骨碌站起来,咧嘴笑道:“姐。”
听到这话儿,我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再有一次,是我与五哥他们自驾游的时候,当时有驴友被她害死。
这女的我认识,就算是化成了灰烬,我都认得。
如果不是这一次见面,我甚至都想不起这么一个人来。
可以这么说,改变我一生的,既不是陆左,也不是虫虫,而是我面前的这个女人。
我思索了一下,说不行,我们去房间。
屈胖三摩拳擦掌,说这事儿就好办了,走,咱去瞧瞧,涨一下见识。
他开着玩和*图*书笑,而我也随着那女孩子匆匆走了出来,结果却找不到她人在哪里。
女孩儿过去,拿起了手电筒,然后走出了大门去。
我说我恐怕是知道一点儿的。
有着闻三儿的前车之鉴,我不敢单独留下他,说你别多问,跟着我们走就是了,一会儿注意保护自己。
从吊脚楼这边开始一路走,二十几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处隐秘的山谷之中来。
女孩儿出去之后,向立志这才捅了捅我的胳膊,说认识?
我步入这个江湖,一切的缘起,都是因为在长途大巴上面,遇到这女子的搭讪,随后被她在我身上下了一个引蛊,从而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人生道路。
这时候向立志也走了出来,瞧见我这般,过来劝我,说陆言,到底什么情况啊?人家收留我们,那是好意,可不能乱来……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跑到了旁边的房间里来,一推,门给反锁了。
里面的女孩儿几乎给气哭了,说你这个死变态……
我在老家附近,说得自然是家乡话,瞧见对方分辨出了这口音来,我笑了笑,说对,是晋平人。
我没有跟他分说,而是走进了堂屋里面来,没有看到那少年,于是便直接走到了楼梯前,蹬蹬蹬几脚,一下子就冲到了二楼,然后把门推了开来。
原本睡在床上的李副部长不见了踪影。
结果我目光扫量了一圈,也没有瞧见两个小家伙,也不知道他们跑哪儿疯去了m•hetushu.com
九分女夏夕。
这时向立志匆匆赶了过来,瞧见空空荡荡的茅厕,不由得惊慌地问道:“人呢?”
难怪我觉得哪儿有什么不对劲。
只是,瞧见这女子身穿蓝粗布苗衣,头上还包裹着一张帕子,怎么看都跟整容这事儿搭不上关系。
不好……
我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说算不上,她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乍一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一个人。
我摇头,说我只是觉得挺奇怪而已,向立志说对,这个女孩儿看样子不像是我们这儿的人……
说是如此,但她似乎对此并不在意,打量了我们一下,然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又朝着旁边的少年问道:“手电筒在哪里?我要上茅厕。”
我的猜测印证了,心中一下子就焦急了起来,大声喊道:“李部长、李部长?”
老太太和少年,倒也没有什么,但是这个女孩儿给人的感觉,还真的是十二分的不搭。
然而她却仿佛不认识我了一般,目光掠过我和向立志,落到了角落里打盹的那少年身上来,开口说道:“罗坝,罗坝……”
结果刚才还在方便的那女孩儿罗妮,此刻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听到我的话,里面陷入了沉默。
这个时候,我再仔细打量对方,发现除了大眼睛和尖下巴之外,她与九分女似乎还是有一些差别的,这种细微之处,有点儿像是同一个主刀医生出来的整容女。
他说是这般说,然而在前面领hetushu.com路的,却是朵朵。
屈胖三听到,不由得兴奋起来,说如果是这样,他们在这儿搞的鬼,说不定就是在炼制聚血蛊?
我越想越不对,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一下。
向立志瞧见,肚子里顿时就是翻江倒海,跑到旁边去吐了。
我点头,说对,他们估计是从别的渠道听说了我的事情,于是就想着能够炼制出一条,一定也能够炼制出第二条来……
而之后我一直都在奔波忙碌,虽然也曾经与朱炳文见过面,却再也没有见到过九分女夏夕,她甚至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
我说李副部长那儿,走,快点去看……
我犹豫了一下,站起来,朝着那女孩儿点了点头,说你好,我们是过路人,在前面车子出了车祸,打电话又没有信号,三更半夜的,没地方去,所以就过来叨扰了。
向立志能够被县委书记看上,拿来当秘书,自然也是七窍玲珑的人,听到这话儿,知道我有意隐瞒自己的身份,于是马上上前,说对,他是过来找我玩儿的。
我们开始往山坡的那边赶去,向立志一头雾水,说到底怎么回事?
简单交代,我们便开始了追踪。
我咳了咳,说过来玩啊——我朋友是你们镇宁县委办的人……
一次是在广南,她在我身上种下了聚血蛊,后来被小妖给打断,从而逃离。
那女孩儿听了我的话语,皱了一下眉头,说听你口音,是晋平的?
在厕所么?
到底怎么回事?
m•hetushu.com儿的厕所与吊脚楼并不在一处,而是在不远处猪圈的旁边,而从目前看来,那儿应该是不通电的。
我说姑娘你别喊,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夏夕的女人?
屈胖三点头,说对,我一眼就看出来有些不正常了,不过又不是很确定,所以就过来看一看——按理说,我们刚才喊得这么响,不应该只有一家亮灯的。
对方一开口,我反倒是有点儿诧异起来——我记得夏夕的声音,而此刻听起来,好像有点儿不太像。
我一下子就变得尴尬了起来,咳了咳嗓子,说姑娘,你叫罗妮?
我伸手去,把茅厕简单的门给推开了来。
我朝着不远处的茅厕看了过去,下意识的往前走,结果走到跟前来的时候,里面有人尖叫一声,说谁在外面啊?
我左右打量,没有发现丝毫踪迹。
少年回答,说在神龛上。
啊?
没有回答,而向立志听到了我的话,也赶忙跑了过来,进了屋子,手一摸床,一脸惊诧地说道:“人不是在这儿睡了么,怎么不见了?”
我这才对向立志说道:“冷静点,天塌不下来。”
说罢,我朝着上坎走去。
女孩儿皱了一下眉头,说原来是当官的。
我说肯定的,那李副部长都还在对方的手里呢——这几个人,跟在山道上布置法阵的,应该是一伙儿的;而且这帮人还有前科和案底,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跟我之前提起过的那九分女夏夕还有关系……
这种情况寻常人或许感受不和-图-书出来,但是在这一片地区长大的我们,却多多少少觉得实在是太古怪了。
我没有说话,而这个时候,从上坎处传来了屈胖三的声音:“陆言,我觉得你应该来看一下这个。”
我说你确定能够跟得上那几人?
向立志是真的慌了,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说人呢?怎么突然一下就不见了啊……
里面的女孩尖叫着喊道:“你这个变态,走快,不然我就叫人了……”
我知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没有走楼梯,而是直接冲到了房间的窗边,一脚踹飞那窗架子,一下跳到了院子里,冲到了那边的茅厕旁来,开口说道:“姑娘,多有得罪了……”
原来是这里。
呃……
后来我还与她见过几次面。
我有些奇怪,而这个时候,突然间一阵激流拍打木桶的声音传了出来;听到这个,我顿时离远一点儿,下意识的摸了鼻子,感觉好尴尬的样子。
我想了想,说姑娘我有话问你,一会儿你出来说。
我没有多做犹豫,一脚踹开了去。
我说他们往哪儿跑了,你知道不?
屈胖三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说尽在眼底,怎么样,要不要跟过去看看,到底是何方人物在捣鬼?
刚才那三人离开的套路和速度让人诧异,我有些担心,而屈胖三却显得十分清楚,冷冷笑道:“自以为是的小伎俩而已,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手段,也好意思在我面前使出来……”
向立志瞧见我说得严肃,自己也紧张了起来,说到底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