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六十六章 再造聚血

屈胖三打量了我一眼,暗自伸出了大拇哥儿来。
差不多两分钟之后,屈胖三从里面摸出了一块雕琢过的小孩颅骨来,冷笑了一声,说迷魂阵,鬼打墙?哼哼,这点儿道行,还想在本大人面前使出来,当真是丢人现眼呢。
我们来到了有如豆油灯的那茅草屋之外来。
门吱呀一声想,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一个人。
我说你们抓了我的朋友。
我挟持着这人往里面走,屈胖三跟了进来,顺便把门给关上了去。
只不过他们没事儿带走了李副部长,将自己的身份给暴露了出来,这又是什么缘故呢?
而走到一棵杉树前时,屈胖三却停住了脚步,还叫住了朵朵,然后俯下身来,在泥土和草丛中搜寻了一番。
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不过却莫名有一种预感。
蹑手蹑脚地靠近,能够听到里面有交谈声:“……她到底怎么了,怎么那么大的脾气?”
中年男人笑了,说可不?我那是对屈阳他老人家有信心……
我说不急。
对方并非普通人,变故横生的一瞬间,他下意识地往后退去,然后还伸手过来挡我。
说罢,他离开了这房间。
我一脸无奈,有苦受不出。
朵朵倒也没有让我为难,点头,说好啊。
看出来,这个离公路有二十几分钟路程距离的山谷里,有养蛊人在此居住。
他自我剖白着,而这个时候,外面有人喊道:“虎哥,人呢?”
听到这话儿,我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屈胖三和-图-书
中年男人着急了,说怎么可能?我跟你说,这法阵可是我从一个以前在法螺道场做过事的家伙手中收过来的,里面的法阵,可是当年阵王屈阳亲自编纂的,不懂得其中规律,神仙来了也没法。
虎哥说你九姐姐不是说了么,现如今那个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陆言,极有可能就是当初逃走的那个鼎炉,而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其实都是聚血蛊的功劳。
罗坝说你倒是挺有自信的。
罗坝小声说道:“可是婆婆说那个陆言之所以这么厉害,并不是因为聚血蛊,而是他有一个好哥哥——苗疆蛊王陆左,那是他堂兄呢。”
会是谁呢?
罗坝说婆婆已经对那男的下了药,肯定不能半途而废的——你别担心,婆婆已经朝着相反的方向将人引走了,寻不到这儿来的;再说了,就算是摸到谷口,那儿有你布置的鬼打墙,他们也进不来啊。等等,难道你觉得这门口的法阵不可靠?
除了蛇,还有许多的虫子,这些东西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构建出形状来,让我忍不住就是一哆嗦。
说罢,他回过头来,对我说道:“你让你同学守在这外面吧,里面危险,他一个普通人随时都有可能跌落陷阱里去,我可顾不得他。”
我瞧见罗坝朝着不远处的茅草屋走去,应该是去休息了,而这边的房间里面,只剩下了一个人,也就是刚才与他对话的虎哥。
我指着桌子上面的李副部长,和图书说人家没老没小?
刚才见面那一瞬间的交手,让他明白了一些事情,那就是从身手上来看,我绝对是碾压他。
我让屈胖三在外面放哨,而我则走到了门前。
我说那你这位甘九妹人在哪儿呢?
回答他的,却是刚才与我们守了半夜的那个少年罗坝,他说嗨,刚才来了几个人,有一个看起来应该是练家子,好像发现了什么,结果跟着姐姐跑到了厕所去,差点儿就给人看光了,哈哈……
罗坝说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把他给捉来,然后提取他身上的聚血蛊呢?我感觉我们现在做的这些,有点儿像是赌博……
门开的一瞬间,有一个脸色枯黄的汉子探出了头来。
拉着一男人的手,感觉有些古怪。
憎恨,还是感激?
虎哥有点不高兴了,说可是什么,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还觉得是在骗你?
屈胖三也舍不得朵朵冒险,于是带着我往里面走去,两人绕靠主路,然后缓步向前,我听到草丛之中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下子警觉起来,说什么情况?
里面那家伙估计不知道,他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屈阳老先生,其实就是我身边这个没正形的小屁孩子。
是蛇么?
我说虎哥是吧,这儿以谁为主?
这汉子一下子就明白了,说对不住,下面人不知道情况,多有得罪,我这就放人。
这声音,就是那个夏夕……
我这门边的动静引起了里面虎哥的注意,不过他只以为是少年罗坝和图书去而复返,走过来开门,嘴里面还说道:“怎么了,是落了什么东西在我这里么?”
呃……
这小子没心没肺地笑着,而在屋后面听墙角的我顿时就是一阵脸红。
想来应该不知道,不过他们应该也是感觉到了我们有点儿难缠,所以才没有对我们动手,将我们也给擒获。
我静下心来,侧耳倾听,果然感觉草丛和灌木深处,的确有长虫爬行的声音。
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语调低沉,听着有些年纪。
之所以这么久,是因为对方有些警觉,走走停停。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目光瞥了一眼房间里面,瞧见李副部长正躺在一长条桌子之上,全身上下除了一条红裤衩之外,没有一件衣物,给剥成了光猪。
我不知道他在搞什么,示意向立志不要发出声音。
我对这些虫子,天生不待见。
罗坝说不是,我只是觉得,聚血蛊那么厉害的东西,听说这几百多年来,只出现过一次,而那还是传说中苗疆万毒窟的创始人拥有的,后来那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人炼成过;要真的有这么容易,那聚血蛊岂不是满天飞了?
那个叫做罗妮的女子应该不是夏夕,但绝对跟她有关系,而我不确定刚才的时候,她是否已经知道了我,就是当初那个身怀聚血蛊逃离的鼎炉。
啊?
我们摸黑往前走,为了防止向立志摔倒,我不得不伸手扶着他。
我浑身一震。
罗坝说啊?说是这么说,可是……
和-图-书人的身子一僵,下意识地不敢动弹。
那中年男子说肯定的啊,怎么,你信不过你九姐姐?
即便是养蛊人,故有的审美观还是从小养成的。
罗坝浑不在乎,说荒郊野岭的,爱谁谁,怕什么?
虎哥说刚才出去办事了,不过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大哥,有啥话咱好好说,别杀人,上有老下有小,不容易啊……
我伸手退了一下,发现里面居然查插了门栓,一下子还推不开来。
我甚至瞧见了他张嘴准备叫喊。
若想活命,就得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来。
而我的这一下,暗合了一剑斩的狠辣果决,从对方的手边掠过,一下子就抵在了对方的喉结上面去,然后我低声说道:“你若叫,我捏碎你的喉结,信不信?”
虎哥恼怒起来,说你婆婆年纪到了,脑子糊涂了;那陆言的确是苗疆蛊王的亲戚,不过在没有种下聚血蛊之前,他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要不然你九姐姐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就将他给掳走了去?不过他能够有今天,肯定也是与苗疆蛊王有关,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从一个鼎炉,变成现如今的模样呢?
虎哥低下了头,低声说道:“我们也只是下面做事的人,上面怎么吩咐的,我们照着做就是了,哪里能管什么对错?多管闲事的人,坟头草都长一尺高了……”
虎哥说是甘家九妹。
我沉吟了一下,对旁边的朵朵说道:“朵朵,你在这里,跟他在一起,帮我照看一下,我跟屈胖三过去查探和图书,可以么?”
一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了茅草屋的后面,然后开启了遁世环,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瞧见我这般紧张,屈胖三笑了,说你一养蛊人,还会怕蛇?
我让聚血蛊释放出一些气息来,将这些虫子给劝退,然后绕过主路,从不远处的那一片竹林,往茅草屋那边摸了过去。
我伸手,一把就抓住了那人的脖子。
这种感觉五味杂陈,让我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极有可能再一次遇见那个改变我一生的女人,而这个时候,我该说些什么呢?
那人双手举了起来,然后说道:“朋友是哪条道上的?”
四十多岁?
中年男人有些担忧,说既是如此,你们为何还要暴露?
虎哥不耐烦了,说行了行了,你先睡一会吧,我还得给那人喂药呢——唉,这人是个当官的,你婆婆眼瞎了,你难道瞧不见?要万一出了问题,坏了你九姐姐的大事,那可该怎么办?
我看了向立志一眼,他有些慌张地摇头,说别丢下我。
山谷的入口处狭小,就好像是一狭坡,周遭的植物将这地形给掩盖了去,而往里面走过去,却能够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在茂密的林子里,有一片茅草屋,里面有如豆的灯光,从远处幽幽传递而来。
我与屈胖三对视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绕到了门口那儿来。
我们不得不跟着时走时停,免得被发现。
我继续倾耳听,罗坝继续说道:“虎哥,你说九姐姐这一次到底能不能成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