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七十章 惊天之变

然而除了杨操之外,我还瞧见了里面坐着好几个人,除了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子和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之外,还有一个人我却是认识的。
我说你们小心点,这会儿人多,特别是朵朵,一定不要显露原来的面目。
这个时候杨操站了起来,走到了我面前,说道:“陆言,进来,我给你介绍这几位领导。”
所谓的招待所,也就是一个小红砖楼,属于宗教局的产业罢了。
我说不会吧,我也不确定要在那里待多久,要是搞一晚上的话,你难道要在这里吃一个晚上?
有人在叫我,我过了好久方才回过神来,却听到那王局长开口说道:“陆言,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对于你,我们一直都是抱着很大期待的,也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这样子对你、对我们,都是有好处的。”
杨操赶忙上前,抱住了我的手,苦苦哀求道:“陆言兄弟,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的西南局朱处长顿时就有点儿忍不住了,伸出手来,朝着面前的茶几猛然一拍,大声喝道:“废话那么多?叫你坐你就坐,懂不懂规矩?”
也就是说,一个县区的宗教局,其实就是真正的清水衙门,跟我们了解的宗教局,根本不是一个部门。
不过从沙发的摆设方向来看,却是正对着众人,让我有一种被三堂会审的感觉。
白合平静地说道:“在昨天夜里,hetushu.com晚上九点半的时候,两年前大凉山投毒案的真凶陆左在晋平落网,此人与你有亲戚关系,是你的堂兄,而传闻中你们两人除了亲戚关系,还有师徒传承,而且你回家,潜逃多时的他也回来了,对于这件事情,我们有一些疑惑,所以特地过来,找你谈一谈……”
我皱着眉头,说看样子好像不是找我过来通报情况的,而是要审我啊?怎么着,难道说这次抓到的那个夏夕,跟《西游记》里面一样,其实是有背景的妖怪,所以打不得,杀人也有礼咯?
黄菲。
杨操说我一会儿发到你的手机上来。
到了楼梯这边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气氛的严肃,楼梯那儿站着好些个人,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十分严肃,而且应该都是修行者的模样。
屈胖三翻了白眼,说啰嗦。
我说什么情况?如果指的是这一次的案子,相关的口供和笔录,我相信你们应该都有看到了……
屈胖三一想,说哎呀,还真没带呢。跟在你身边,从来就没有想过带钱……
这个人之前交接的时候我们有见过面,他跟在杨操的身边,应该是助手或者是手下之类的,不过我一直跟杨操交谈,所以也没有记住对方的名字。
杨操说案件有了新进展,你若是在镇宁的话,来一趟宗教局招待所,我有事情跟你谈。
白合。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撑死你去——带钱了没有?
王局长说道:“陆左有一个养女,http://m.hetushu.com叫做朵朵,当初大凉山一案之后,跟他一同失踪,我刚才听说,在你身边,也有一个小女孩儿……”
我瞧见对方这个态度,一下子就炸了,猛然站了起来,说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规矩?
“陆言,陆言……”
啊?
随后他给这些人介绍我,十分简单,说这位是陆言。
我瞪着杨操,说我过来,是看你的面子,现在把我当犯人一样审,到底什么意思?
我说谈哪方面的?
陆左什么人,别人不知晓,我却是最知道的,之前功力大损的时候,都没有人能够摸到他半根毫毛,而现如今他不但获得了五彩补天神石的补充,而且还勘悟到了天龙真火的真谛,这世间有谁能够困得住他?
怎么可能呢?
她怎么来了?
我往里面瞧去,看见了杨操。
我瞧见他的表情有些生硬。
与杨操通话的时候,我和屈胖三两人正在路边的一小馆子里吃饭,点了一锅镇宁的红酸汤,这汤里面有农家田鱼,鲜嫩爽滑,再加上鲜红的颜色、清香以及醇酸回甜的味道,让人大呼痛快,屈胖三连吃了三大碗饭,还不停歇,非要泡着汤再添一碗。
镇宁县的宗教局,估计也就是一个办公室,再加上三五闲人而已。
屈胖三笑了,说好哇。
屈胖三吃得爽快,听我说起此事,他不愿走。
我在那一瞬间,感觉到全身冰冷发寒,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荒唐感。
这个……
所以门口站两守卫,也是很和*图*书正常的。
本来夏夕这个女人就有厚厚的案底,手上不知道有多少的人命,而且这一次的事情也闹得挺大,总共找出十一个受害者来,而且连镇宁县县委书记的秘书,以及组织部的副部长都牵涉其中,这简直就是一个大案子。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好,告诉我地址,我自己找过去。
我跟着他往屋子里走,走廊有点儿狭窄和昏暗,我问他,说怎么称呼?
他们的对面,有一座沙发,显然是预留给我的。
罗致虎冲我笑了笑,然后引我上了二楼。
杨操有点儿尴尬,说这个,你先坐,喝喝茶。
沉默了一会儿,我没有理会那位王局长,而是看向了杨操,说这是什么情况?
说起宗教局这个单位,其实也挺神奇的,一般而言,它分为总局、五大分局,各个省局和市局,然后下到县区,其实是不分配任何有关人员的。
我转过头来,眯眼打量着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说什么事?
我的瞳孔微微收缩,站在了门口没有进去,而是将目光朝着房中的每一个人打量着。
在场的人里面,虽然白合和那中年男子朱跃进是上级领导,但是论级别,应该是这位王一然局长最大,所以由他来说话:“小陆同志,请坐。”
我点头,说你好。
呃,等等,我来镇宁之时,陆左突然不见了,当时我和杂毛小道的想法,他应该是去会老情人了。
杨操感觉到了我话语里面的谨慎,说与你无关,就是跟你通报一下案情的和*图*书进展,不过有些事情不方便在电话里面讲,你若是在镇宁,我跟你当面聊一下。
屈胖三拿起一串三味臭豆腐,递到了朵朵跟前来,说你放心了,朵朵可比我厉害,我哪里欺负得了她?
而黄菲又是谁?现如今的她,可是在宗教局里面工作,难道是黄菲使了法子,将陆左给出卖了么?
看得出来,这一次的案子闹得挺大的。
我走到了门口,表明了身份,武警同志说请稍微等一下,我们去通报一下。
我的态度让场中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尴尬了起来,而那王局长却是笑着对我说道:“小陆同志,对我们别那么大的戒心嘛,我们让杨操同志找你过来,其实就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我感觉到了杨操的语气有些严肃,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怎么了?”
门开,有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女人上前来开门。
他猛然一拍,茶几上面的杯子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落下的时候倒了,茶水散落,有的茶杯甚至落到了地上去。
杨操的脸上尴尬无比,有一种想要钻入地缝里的感觉。
交代完毕之后,我赶往了宗教局的招待所。
而就在这僵持的时候,在一旁的白合却开了口:“陆言,这一次找你过来呢,其实跟今天发生的那场下蛊投毒案无关,而是另外一件事情。”
砰!
我看着他,冷笑了一声,说哦,你说说,想知道什么?
什么,陆左居然被抓了?
他说你先去,一会儿过来找我。
与这些人擦肩而和图书过,我们来到了二楼临近楼梯的一个房间,罗致虎上千,敲了敲门,说领导,人来了。
啊?
我的目光最后落到了那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身上来。
我估计不知州里面的人会下来,就连省局、西南局都会对其进行关注。
我面无表情地走入房中,而这时杨操则给我介绍道:“这位是我们省局的王一然王局长,这位是西南局行动二处的朱跃进朱处长,这位是总局特别行政处的白合同志。”
这是一个高手,一个能够真正威胁到我的顶尖高手,而这样的人出现在此处,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呢?
结果人还没有走进去,立刻就有一人出来迎接。
我从钱包里面掏出了一沓红票子来,递到了屈胖三的手上,然后指着旁边斯斯文文的朵朵,说你照顾好朵朵啊,要让她有半点儿事,看我弄不死你。
黑手双城麾下的七剑之一。
那人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说我叫罗致虎。
它在城东头的尽头附近,再往前走,就是大片的农田了,我不知道地方,叫了一摩的,带着过去,来到门前的时候,瞧见这儿的门口站着两个武警,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
一想到这个可能,一种前所未有的悔恨感立刻充斥在了我的心头,让我感觉心脏就好像有毒蛇在撕咬,疼得我脸色发白,整个脑子里一直嗡嗡作响,就好像是失去了神志一般……
陆左的老情人是谁?
那人见了我很热情,伸手过来与我相握,然后说道:“领导在里面等你呢,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