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天下无处安宁

第七十五章 汇合杂毛

我们汇合之后,并没有原地停留,而是朝着山里面走去。
杂毛小道嘿嘿笑,说朵朵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来得及告诉你。
世间的事情,在我们看来是一个模样,但是从他的角度来讲,却是另外一个模样。
所以即便是好兄弟陆左身陷囹圄,他也没有太多的担心。
在床上逮了个正着?
我有些犹豫,说我就怕那里会有陷阱。
我说我怎么不知道?
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我颇为感慨。
这个地方,我其实是有来过的。
我说那可怎么办?
我有些着急,赶忙迎了上去,说怎么样,到底什么情况,能不能将人救出来?
这事儿一直让我耿耿于怀,而此刻瞧见他的人,那种空荡荡、不着落的心里总算是得到了一些安慰。
不应该啊,这跟我印象中的陆左有着太大的区别了,他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吧?
杂毛小道笑了,说陷阱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对了,她说什么时候人会给押走来着?
我瞧见熟悉的农田,以及远处的一处建筑,顿时就反应了过来。
说罢,他带着我们往县城里面走去,我满脑子的疑惑,说等等,现在都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我们到底怎么办啊?
呃?
从根本上来说,我的心态其实还是有一些拘谨了,畏手畏脚的。
从林业局大院离开的我脑子有点儿乱,不知道该如何做选择。
我们之前没有进敦寨去,所以没有能和-图-书够与杂毛小道汇合。
世事如棋,一切都在胸中。
屈胖三问我,说你去黄菲那里,有什么收获没?
我们来到了路边,他让我们稍微等待一会儿,随后他便跟着朵朵离开了,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一辆黑色日产SUV就朝着这边开了过来,然后停在了我们跟前。
我说那怎么办?
杂毛小道说应该是吧。
呃?
杂毛小道没有拒绝屈胖三的帮助,说好。
我有点儿心虚,说别撞着了。
杂毛小道摇头,说我倒不是这么想的——黄菲跟以前截然不同了,这里面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此刻着实是有一些风声鹤唳,疑神疑鬼,一不见人,立刻就变得十分紧张,左右打量,想看一下为什么他和朵朵不能够如约而至。
而杂毛小道则不同,我曾经听说过他的一些事情,这个家伙从来当时江湖浪荡子,这一点并不因为他曾经做过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而随之改变。
但如果我们此刻期望孤注一掷、去将陆左给营救出来的话,问题也挺大。
对于这件事情,我倒也没有太多的反感,毕竟从他们的角度考虑,估计也是希望我知道得越少,会越安全。
这个时候,我方才感觉到杂毛小道的心里,估计还是挺担心的,要不然不会这么快。
那一次我有着许映愚老先生帮我开脱,而我又的确有不在场的证据,故而最终不了了之,得以离去。
杂毛小道说http://m.hetushu.com那个小蝶不是说他们在凯里么,我们去市里,先想办法跟小毒物见上一面再说吧。
我没有继续停留,而是离开了黄菲的家。
我说亏你还笑得出来。
我仔细琢磨着杂毛小道的心理,而随后他几乎是一路狂飙,车速一直开到了飞快的程度,让后排的屈胖三忍不住吹起了口哨来,大呼痛快。
他的心中,从来都是漠视规则的。
两人离去,而我和朵朵则留在了这边,耐心等待着。
什么情况?
杂毛小道说开车去呗。
副驾驶室是空的,我上了车,小心翼翼地猜道:“莫非是偷的?”
屈胖三难得地自告奋勇,说还是我跟你去吧,如果有什么猫腻的话,我比你熟悉。
杂毛小道将车子开到了一处平地前,然后下了车,眯着眼睛往远处打量一番,然后对我说道:“你们几个在这里等一下,我过去看看情况。”
屈胖三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而让我有些惊喜的,是随着他们一起出现的,还有杂毛小道也在。
我说你们怎么碰到的?
本来我以为黄菲在,两人会激烈碰撞,然而直到与黄菲的女儿交流,我才知道她根本不在这儿,而是去了市里面。
呃……
小蝶的心机深沉,她这般配合地告诉我关于陆左的事情,若那儿是一个圈套,陆左根本没有被抓,而那里则是一个圈套,事儿就更大了。
天知道他们是怎么汇合到一m.hetushu.com块儿来的。
杂毛小道还挺怕朵朵的,小姑娘儿一开口,他也就变得严肃了起来,说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就是突然之间,感觉周遭都是乱七八糟的人,便躲了起来,随后找了个舌头盘问了一下,这才知道了所有的事情经过……
杂毛小道嘻嘻笑,说能怎么回事,还不是去私会老情人,结果玩脱了,给人家在床上弄了一个正着,结果给戴了起来呗……
那一次我被那白处长从家里面给直接逮走,一路戴着头罩而走,最后给关押到了一处监狱里来,当时黄菲还是陪同审讯的人员,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黄菲。
我绝对会被通缉,然后陷入无所不在的追杀之中去。
杂毛小道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事情现在有点儿麻烦了。”
杂毛小道一咧嘴,露出了一口白牙来,说觉得呢?
而这一回,陆左却也是给关押在了这里来。
杂毛小道伸手过来,与我相握,说辛苦了。
杂毛小道说没事,这车撞了也是活该——我之所以偷这一脸,是因为这个家伙开车,偷人家老婆,我一看就来气,不给丫找点儿不痛快,我自己心里就不痛快了……
杂毛小道显得很轻松,说别担心,地址嘛,我大概知道。
我说怎么去?
从晋平到市里,杂毛小道一路开着,然后下了高速,朝着一条小路走去,我瞧见周遭景色有些熟悉,如此又行了半个小时,来到了一处山窝子附近。
果然,朵朵扁www.hetushu•com着嘴,说杂毛叔叔不能说陆左哥哥的坏话……
我忍不住问起了旁边的杂毛小道,说陆左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和屈胖三上了车,杂毛小道一脚油门踩出,朝着城外的高速公路路口驶去,瞧见这家伙满不在乎的表情,我这才感觉到我与他之前,到底还是有着很多的差距在。
车喇叭响了一下,车窗摇了下来,杂毛小道冲着我微微一笑,说上车。
如果陆左真的被带走,给押到了京都去,那么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到时候说不定给人当做小白鼠一般开膛破肚;而黑手双城倘若真的如同我们之前的猜测一般,被那黑舍利给沾染,扭曲了性情,只怕未必能够逃脱得了毒手。
那个地方,正是这儿。
我说这么说来,左哥真的给抓起来了?
头疼啊……
这件事情,着实是太让人烦躁了。
不光是黄菲,估计被抓起来的陆左,应该也在那边。
他们走了过来,屈胖三瞧见我紧张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说瞧瞧陆言,一脸惨白,莫不是认为我们也出了事儿?
我愣了一下,说车哪儿来的?
我忍不住在脑海里面构建了一下当时的画面,都是就感觉有一些不堪入目。
这个家伙真会玩儿。
杂毛小道说我们之前的时候,就有做过一整套的备案,如果到时候分散了,该如何集合,如何传递消息之类的,所以倒也不用担心失联。
杂毛小道说时不待我啊,那我们得赶紧出发,现在就hetushu•com去市里面吧……
杂毛小道说要不然呢,难不成我大半夜的,还跑去租车么?
我焦急万分,然而杂毛小道却是一副很平静的样子,说别着急,小毒物那人稳健得很,就算是给人逮起来了,也不会吃什么亏的,更何况是黄菲抓的他。
大概过了大半个小时,两人这才折了回来。
我说明天就会来人押送去京都。
赶到地方的时候,我走了过去,结果却并没有发现有人在。
如此焦急的煎熬,等待了二十几分钟,我瞧见了屈胖三的身影,这个时候方才松了一口气。
我一阵无语,他也就离开了十几分钟,居然还抓到了一场奸。
我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好在这个时候屈胖三倒是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离开了林业局大院,我便离开了县城,前去排洞的汇聚点。
我们该怎么办?
我将在黄菲家的遭遇说给了众人听,听到了说起黄菲的女儿小蝶异常成熟的古怪时,屈胖三嘻嘻一笑,说有趣,我之前瞧过她一眼,感觉似乎有点儿演绎的成分,现如今一看,果然是在扮猪吃老虎……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啊,黄菲跟他不是有过一段感情么?那个小蝶,看起来也是左哥的女儿,她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因爱生恨?
这是一种站在了很高的高度,方才会有的心态。
我瞧见他不好意思的表情,知道这些事情应该是没有准备告诉我的,一般而言,他们都是倾向于主动来找我,而不会将自己的行踪跟我透露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