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二章 下马威

好男儿,一碗酒,一头热血。
牌子之下,是一个长相甜美乖巧的女孩儿,看起来年纪并不算大,二十二三岁,也就大学刚毕业的年纪。
赵承风说你什么意思?
他是个大胡子,天生凶相。
他沉默到让我以为他恼羞成怒,把电话给挂了,不过就在我准备检查手机是否失去信号的时候,赵承风终于开口了:“你果然不是一个懂得玩弄政治的人啊,明明这件事情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并且能够达成双赢的结果,你却非要闹得这么僵,到底是什么意思?”
旁边的杂毛小道显得十分愤怒,推了我一把,说陆言,抓活的,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何方人物,想要我们死。
一想到这个,我就止不住地后怕,然后回过头来,搜寻起了刚才那个自称是总局监察处的魏蔚来。
不过现在却不行。
杂毛小道甚至还战胜了龙虎山的招牌望月真人,成为天下符箓之道的最强者。
不好……
我眯着眼睛,说赵承风?
我既然是立足了胆气,自然不会畏畏缩缩,也不可能瞧见了人家而当做空气一般视若无睹,于是走到了跟前,说你好,我是陆言。
那妹子显然是有看过我的照片,打量了我一眼之后,对我微笑着说道:“你好,宗教总局监察处魏蔚。”
杂毛小道嘿嘿笑,说给打进冷宫里待了那么久,心里头没有怨恨,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不知道他还恨不恨我。
而萧大伯虽http://m.hetushu.com然在体制内工作了一辈子,但从本质上来说,却依旧是一个义气为先的人。
赵承风冷哼一声,说如果我不插手呢?
我说赵主任与黑手双城不对付,肯定会入局的,与其委曲求全地求你,不如硬气一些。
而那个地方,正是我们刚才乘坐的别克商务车。
魏蔚双眼瞪得滚圆,小星星直冒,忍不住花痴地说道:“你就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啊?这也太年轻了吧……”
司机有点儿不满了,说你快点啊,这里不能停车。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很抱歉地对我们说道:“你们稍等一下啊,我接一个重要电话,等我一分钟,很抱歉,很抱歉……”
我说行,我的电话号码你知道的,考虑好了打给我。
与我的谈判策略不同,杂毛小道讲的是情。
她不知道是看到了逃脱生天的我们,还是别的缘故,居然头也不回地就朝着机场方向跑去。
那爆炸声是如此的剧烈,以至于整整一截路都轰得稀烂,然后还有一朵黑色的蘑菇云从中生出。
我说我不记得我跟赵承风说过我的航班,以及需要有人帮忙处理行程。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却见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迎接晋平陆言一行人”。
魏蔚殷勤地将我们请上了车,然后眼看着就要坐上副驾驶室的时候,突然间来了一个电话。
赵承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真杀了那http://m.hetushu.com两个人?”
这事儿太恐怖了。
而这回我们拨打的人,则是杂毛小道的大伯。
在遁入地下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巨大的能量朝着周遭充斥而来,而当我们从百米开外的路边出现之时,一声惊天的爆炸声从路上传递而来。
我说能够对付你大师兄,那家伙果然是兴趣满满,即便是我表现出了这般的傲慢态度来,他居然也忍得住,看得出来,他的城府很深。
这话儿听着是赞美,但其实是在揭疤。
按理说现如今他退下来了,难免会人走茶凉,杂毛小道平日里也不好意思打扰他。
好在朵朵的性子比较温和良善,倒也不会给对方甩脸。
我挂了电话,杂毛小道在旁边笑,说怎么样?
袖手双城的骄傲,是他亲自打落凡尘的。
乘着等司机的这点儿间隙,她开始跟其他人套近乎,首先是问杂毛小道。
我看到了一抹浮现在嘴角诡异的微笑。
我瞧见人小姑娘也挺不容易的,说你不用担心,我给他打一个电话。
他在西北工作那么多年,也染得了西北大汉那种豪迈的气息。
杂毛小道做我旁边,而屈胖三和朵朵坐在最后一排的车位,听到这话儿,不由得一愣,不过还是处于本能的反应,朝着我的胳膊上抓了过来。
不过她的语气,怎么听都有点儿像是哄小孩,让屈胖三有点儿不满,不太爱搭理她,让魏蔚有点儿自找没趣,不得不将注意力m.hetushu.com集中在了朵朵身上来。
我望过去的时候,正瞧见那人的背影。
这显然是一个很重要的电话,她非常不好意思,不断地鞠躬,搞得有点儿像日本人一样假客气。
说罢,我拿出了手机,刚刚准备拨打赵承风的号码,结果魏蔚拦住了我,焦急地说道:“别啊,你打这个电话,我是要受处分的啊……这样吧,我这里有车,你们去哪里,我送你们,好么?”
在京都机场落地之后,我们走出来,有人在出口处举着招牌,应该是接人的,我起先并未留意,然而屈胖三却是眼尖,拉着我的胳膊,说你看,那是过来接我们的么?
我赶忙看了一下周遭,发现杂毛小道、屈胖三和朵朵虽然脸色惊诧,不过很显然都没有受到半点儿伤害。
我擦……
我说笑了笑,说其实我特别不喜欢绕着圈子说话,所以赵主任想要对付寻常人一样的办法来拿捏我,肯定会很失望。
听到对方焦急的表情,我也不忍心拒绝,看了杂毛小道一眼。
晋平陆言?
而这个时候,我却发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魏蔚手中拿着的那手机,其实并不是在通话界面。
只有永远的利益。
我抓着这几人,然后没有任何犹豫地施展了遁地术。
即便是朵朵在我们的身边,也是如此。
我说我可没有这么说,你自己猜。
萧应忠,匪号萧大炮。
我有点儿惊魂未定,没想到这一下飞机,就有人想要我们死。
所以杂毛小和_图_书道的反应并不热烈。
这个时候旁边的杂毛小道凑了过来,笑眯眯地对这妹子说道:“魏小姐,心意领了,你回去告诉一下你们的赵处长,有什么事情,我们单独约聊,不过安排就算了——我们来京都,自有人帮着安排。”
魏蔚听到我们是真心拒绝,顿时就有些为难了,说可是、可是……我接到的任务就是迎接各位,如果你们走了,我可怎么办?
魏蔚点头,说对。
这样的穿帮镜头,在电视剧里面的很多现代剧里面,属于经常犯错的地方。
刚才那个铃声,应该不过是定时闹铃而已。
既然选择名正言顺地站出来,杂毛小道也不会再隐藏身份,淡淡地说道:“敝人萧克明。”
砰!
魏蔚笑了,脸上居然浮现出两个小酒窝来:“忘记说了,我是赵处长派过来迎接各位的。”
不过还是那一句老话,叫做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我说抱歉,我似乎并不认识你。
萧大炮在西北局工作一辈子,是在业务副局长的位置上退下来的,那个地方因为需要打击拜火教,属于长期面临一线的去处,精兵悍将无数,能够镇得住这么多的高手,萧大炮自然有着足够的资历和人脉关系。
所以我忍不住从后视镜里去看了一眼魏蔚脸上的表情。
我说这事儿随你,我说了,如果实在是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的话,我就掀桌子,爱谁谁……
赵承风又陷入了沉默,不过这一回却并不漫和_图_书长,他稍微考虑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这件事情,我仅代表我个人的名义给你支持,至于龙虎山的态度,我需要与张天师以及诸位长老沟通之后,才能够给你回答。”
我笑得坦然,然而赵承风却是沉默了许久。
魏蔚热情地说道:“赵处长认为各位对京都并不是很熟,应该需要有人帮忙安排一下,会比较好一些……”
魏蔚一边拿起电话看来,一边朝着这边挥手,说师傅,你先往前慢慢开,我一会儿到前面路口跟你们汇合……
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经过这些事先的准备,使得我们公开露面,也没有再遇到任何阻拦。
司机发动汽车,朝着前方缓行。
这件事情,关系到他好兄弟陆左的性命,所以必须竭尽全力。
我们跟着魏蔚一起离开了机场,她的车就停在附近,让我们在路边等待,她打电话叫司机过来。
我的心一下子就紧了起来,然后大声喊道:“抓紧我。”
当然,这最终还是归功于我的机警,如果不是我反应及时,从远处的那爆炸场面来看,我们这帮人就算是不死,估计也得脱一层皮。
这一点,龙虎山的脸给打得啪啪作响。
到底是谁过来接我们呢?
聊了没一会儿,有一辆蓝色的别克商务车过来了,停在了我们的面前。
与赵承风打完了电话之后,我又拨通了一个号码,不过这回说话的人,却是杂毛小道。
随后魏蔚又与屈胖三和朵朵搭话,然后对两个小孩子好是一阵夸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