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四章 杂毛这干爹

而以前的陆左,曾经是许映愚许老的座上客,在这个被称之为高级干部大院的地方聆听过他许多的教诲,并且在许老的帮助下,将镇压山峦十二法门和两门上经给融会贯通。
布鱼道人对杂毛小道十分尊敬,进来了也不谈事儿,就是跟杂毛小道叙叙旧,谈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布鱼道人说你我都应该知道,朵朵并不仅仅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这样我想你应该会有一些印象——王明的大爷爷叫做王红旗,曾经是宗教局的创始人之一,也是宗教总局的老局长,曾经被我师父评价为最有可能是天下第一的男人,他后来突然消失不见了,据王明所说,是去了龙脉,融身进了龙脉之中,我担心,许老也给塞进了那里面去。
我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来的人让我们都有些意外。
陆左从来都没有师父,更多的时候也都是靠着际遇与自学,但若是论起来,许老应该算他的半个师父。
事实上我们其实刚见面不久,在金陵城外,我与他在炼器大师于南南的院子里有碰过一面,而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了一件事情。
见面寒暄过后,几人在客厅处挨个儿坐下。
既然是这样的性质,防备的力量也挺充足的,出了乱子的话,影响力也大,就不可能再出现今天白天机场发生的那种事情——毕竟这个世界上敢于公然对抗官家的疯子其实并不和_图_书多。
我说融入龙脉之中,事实上就是一种自我牺牲,是不可能在出来了的,对吧?
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阿姨,她是护士出身,曾经负责照顾许老的起居,后来许老告老还乡的时候,她没有跟去,而是留在了组织上分配给许老的院子里生活,算得上是许老的家人。
或许会很漫长,因为贪图这个虚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不弄出一个让人心服口服的名单来,那么负责操办此事的人,肯定会收千夫所指的。
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的脸色变得严肃许多,对我说道:“我刚才问了一下,也就是说,许老来京,没有待几天,就匆匆离去了——陆言,你觉得他跟我大师兄,是否又谈过?”
老阿姨想了一下,还是摇头,说没有,就是交代让你来了的话,住在西厢房那儿——那是他留给徒弟虫虫的房间,他说你是虫虫小姐的对象,住在那里就好。
布鱼道人说我想你有可能弄错了,朵朵的监护人,应该是陆左才对。
杂毛小道摇头,说许老的修为,虽然并不闻名于世,但一直都是宗教局的中流砥柱,我大师兄就算是想对付他,也不可能做的如此明显;但如果是耍弄计谋,那就不得而知了……
他的用词很客气,并没有说是审问,而是说审核。
我没有敢问太多,只不过瞧见她似乎是一个人生活,并没有别的家人在。
杂毛小道说和_图_书对,怎么了?
听到老阿姨的话语,让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而心却也一下子就热了。
尽管没有拜访到许老,但我们却住进了四合院里来。
杂毛小道说龙脉其实是一种很玄奥的东西,也是一种极为恐怖的力量,似乎还有周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暴戾一回,这就需要认为的操控,而负责操控这个的,其实就是许多朝堂之上退下来的修行高手。
其实啊,老人家是把我当女婿看呢。
一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地心热,给老阿姨介绍起我身边的杂毛小道、屈胖三和朵朵来,老阿姨笑成了一朵花儿,说院子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欢迎欢迎,我都听他说起过你们呢,对你们挺骄傲的……
我说是。
啊?
如果他真的去了那劳什子的龙脉,再也没办法回来,我们将失去一位最值得尊重的老人。
我没有说话了,脑子有点儿乱。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
“不!”
我听出了他话语里面的严肃,说你的意思,是许老并不是出去办事儿了,而是被你大师兄给害了?
当然,他们也只是联合评选而已,因为除了宗教总局的外联部之外,还有全国道教协会、全国佛教学术研讨会以及人民顾问委员会等等相关机构进行统一的评定,而这里面的过程也需要一定时间的。
对于许老的安排,我们并不客气,堂而皇之地住了下来。
杂毛小道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先看情和图书况吧,这事儿还不一定呢,我们这段时间在京都,也可以找人打听一下,妄自揣测,或许反而会陷入谜团之中。
杂毛小道一挥手,然后对着布鱼道人认真说道:“在你们对陆左审判的特别法庭里,朵朵会作为证人出席的;而在此之前,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她,如果一定需要审问,那就需要征得我这个监护人的同意才行,否则免谈!”
这是杂毛小道第二次喊“不”了,他死死盯着布鱼道人,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朵朵的干爹,你们动我可以,动她,绝对不行。”
我说为什么要融身于龙脉之中?
而这个时候,有人过来拜访了。
这儿是退休高干住的地方,级别其实挺高的,要不然在这样的内城区,怎么可能还有这样林深幽静的四合院子?
屈胖三和朵朵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故而自己个儿去玩了,留下了我和杂毛小道两人。
杂毛小道扬眉,说你既然知道朵朵的性子,就应该知道,她拥有纯净如冰一般剔透的心灵,与勘破世事的佛性,是绝对不可能做出那些事情来的。
我说耍弄什么计谋?
杂毛小道说你听说过龙脉么?
不过即使对方如此小心翼翼,但杂毛小道却并不打算给他面子,而是似笑非笑地说道:“布鱼兄你认为一个十岁不到的小女孩子,会有害人的心思?”
一字之差,却相差千里。
然而当我们赶到许老这儿的时候,得到的答复,却是他出http://m.hetushu.com远门了。
也即是余佳源余领导。
布鱼道人给噎了一下,不过还是说道:“虽然知道不应该,但我这一次是带着任务过来的,必须得讲。”
陆左对许老十分尊敬,那种感情是发自内心的。
说句实话,我一直都觉得许老其实挺看不上我的,估计一直都觉得我配不上虫虫,但在此时此刻,他跟家里这老阿姨交待的话语,却让我有一种忍不住流泪的冲动。
我们不知道许映愚住在哪里,但杂毛小道知道。
她问我,说你是不是叫做陆言?
按理说他这个时候应该是最忙碌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是第一个过来拜访我们的人。
我说他没有说去了哪儿?
许老除了是我们的靠山之外,事实上也是我们的一位长辈,他对我们的照顾,现如今回想起来,那是无比的温暖。
杂毛小道却并不是一个喜欢绕圈子的人,嗯嗯哈哈地应付了几句,然后开口说道:“布鱼你不是那种话里藏话的人,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这样子或许我们还比较能聊到一块儿来。”
杂毛小道的眉头一挑,说既然知道是不情之请,那就别说。
我挠了挠头,说有点儿听不懂,不过我懂你的意思了,也就是说,许老很有可能被你大师兄使了绊子,去了龙脉,对吧?
天下十大,最近正在重新评选,而负责此事的,正是布鱼所在的宗教局外联办。
杂毛小道说差不多等同于我师父成为天山山神一般的道理http://m.hetushu•com
这顿饭吃的是饺子,有芹菜猪肉馅的,有酸菜猪肉馅的,还有鸡蛋韭菜馅的,做得甭提有多好吃了,再配上来自晋西的老陈醋——那滋味,简直是让人吃得舌头都快要吞下了去了。
杂毛小道说那你就讲呗。
老阿姨是个闲不住的人,帮着我们收拾房间,然后又开始铺被子,紧接着又忙活着烧菜做饭,不亦乐乎。
布鱼道人说你应该知道,大凉山血案一事,朵朵应该是直接目击人,甚至有可能被定义成同谋,所以我这次过来,是想要让你们将朵朵给交出来,给我们回去审核一些……
布鱼道人说今天机场发生了重大的刑事特殊案件,而我听到在场的同事谈起,朵朵应该跟你们在一起。
布鱼道人。
老阿姨摇头,说走得很忙,还想帮他收拾两件衣服呢,结果都没有用上。
他曾经听陆左提过这儿。
老阿姨说他走之前,特别交代过我,说如果有一个叫做陆言的年轻人找过来的话,让我招待你们,就住在他这里。
布鱼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这次过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我说他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口信或者是信件的么?
布鱼道人仍然坚持,说这件事情对于陆左此刻的境况关系重大,所以我希望你能够……
我说听说过一点,上次你说王明的时候,曾经提起过。
我们聊了一会儿天,这个时候老阿姨来叫我们吃饭了。
不!
趁着她去厨房忙碌,我们聚到了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