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七章 一支穿云箭飞出去

另外七剑之中,林齐鸣出任东南局老大,张励耘转入了军方系统,而布鱼则辗转各处,最终从滇南局上调到了外联办。
正是他,将陆左的这个案子办成了铁案,板上钉钉。
他从几个侧面打听过了,得知王清华对于这一次的案子信心满满,曾经跟身边的人放出话来,说这个案子完全就是铁板,不管陆左怎么翻腾,都没有办法跳出他这如来佛的手掌心。
我说你刚才说了,其实是有办法的,需要求一人——那人是谁?
他与我不同,起点底得过分,不但没有师父传授,甚至很多东西都需要靠性命去搏,方才知晓。
我愣了一下,说啊,没听过哎?
我这才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前提来,说那他斩杀了心头的恶尸没有?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说也就是说,王明能够斩去人心头的恶念?
两人沉默了许久,杂毛小道方才开始发问,说你觉得他讲的,是不是真话?
两人出发,没有带屈胖三和朵朵,离开了这一片地界,来到了一处老城区的胡同,七转八转,却是进了一个四合院里来。
他要一战名动天下。
杂毛小道苦笑,说我还没有跟你介绍王明的女朋友呢。
至于具体的事情,我们还是想要与陆左见过面之后,再做决断。
林齐鸣说这件事情他帮不了我们。
对比我自己,不但一开始有虫虫贴心陪护,而且修行的方式也是简单至极。
杂毛小道笑了,说他虽然没和_图_书有斩杀出自己身上的恶尸,但却成功斩杀过他弟弟心头的邪龙魔灵,所以我对他的期望还是蛮高的……
听到他这么说,我似乎想起了这么一个人来,当初好像听二春说起过,知道是一位顶厉害的人物,当初左道差一点儿就折损在了那人的手里。
对于这件事情,杂毛小道明确无误地跟了他一个承诺。
杂毛小道说那人你应该也知道,他叫做王明。
不过杂毛小道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陆言,我很少有夸过人,但对你却是一见如故,知道为什么吗?
我说他还有一个老弟?
我说这又如何?
杂毛小道说斩魔诀是对付这世间一切阴邪魔物的手段,而魔物又分为外魔与内魔,内魔其实又叫做心魔,指的是人心里面的恶念。
我说你算一个不?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王明的女朋友叫做小观音。
不过他最后还是跟我们提出了一个要求,说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还是希望我们能够给陈老大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尽管已经尽力勤修苦练,但是比起陆左来,还是有些惭愧。
我说许映愚、许映智,这里面有什么联系么?
好一会儿,我方才缓缓吐出了一句话来:“这世界,真特么的小。”
两人闲聊到了天亮,老阿姨早上煮了小米粥,还蒸了一笼窝窝头,我们吃过之后,杂毛小道对我说道:“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点头,说希望。
除了王清华,林http://m.hetushu.com齐鸣还尽可能地跟我们讲述了许多内幕,这些东西都是赵承风以及赵信从未有与我们提及过的事情。
很长一段时间,她甚至一定程度上代表了黑手双城本人。
京都的天气并不好,即便是夜里,也看不到几颗星子,雾蒙蒙的天,让人心情憋闷。
事实上,杂毛小道的心情远远比林齐鸣更加复杂,也更加不希望黑手双城一条路走到黑。
杂毛小道摇头,说我不算。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大师兄的变化,他以及其余几人应该都是看在眼里的,只不过心中与我一般,存着侥幸,结果最终还是陷入了这样的一个境地来。
我们进门去,有一个老外正院子里迎接,上来就给杂毛小道一个熊抱,说我的朋友,你终于来了。
我说去哪里?
杂毛小道说道:“许映智其实就是许映愚的小弟,两人当初一同拜了民国天下三绝之一的蛊王洛十八为师,后来许映智被赶出了师门,流落到了东南亚去,化名山中老人,曾经支配了东南亚好大份额的地下势力,我与他交过手,坦白的说,很恐怖,甚至比许映愚还强,我当时差点儿死掉。”
我点头,说以我对他的了解,应该是的。
我说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觉得他能够斩杀黑手双城心中的魔头呢?
经过这么一折腾,我反而是睡不着了,与杂毛小道来到了外面的小院子里,找了一石凳坐下来。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hetushu•com会儿,然后说道:“如果他能够斩杀自己心中的恶尸,全天下,中外之间,能与他匹敌的,只有三两个。”
林齐鸣告诉我,说关于大凉山一案,陈老大不过是挂名监督,而真正办事儿的,却正是这位王主任。
我说隔壁老王,为什么会是他?
杂毛小道跟我说起了当初他与陆左的相识相知,以及许多的过往,这些事情很多我其实都已经十分熟悉,但是从别人的口中,和从当事人的口中说出,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我们聊得并不算多,随后林齐鸣便悄声离开了。
听说现在主持事务的是一个年轻人,叫做王清华。
一个很有手段的人,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四五岁,资历似乎不深,但是许多人听到这个名字,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来。
这个团队由宗教局的新人、招安的江湖人士以及从内部选拔提升的地方人员,还有各处神学院分配来的毕业生组成,被叫做特别维稳办,七剑之中有四人参与,分别是尹悦、朱雪婷、白合和董仲明,后来尹悦擅自离开了宗教局,下落不明,朱雪婷的关系转入了道教协会,就只剩下董仲明和白合两人。
王清华就是想要凭借着这一次的案子,将陆左打入深渊,从而踩着陆左的尸体,登上高位。
这个人的手腕很强,不少人都吃过他的亏。
比如那位程程,现如今叫做陈曦,是陈老大的私人助理,活跃在宗教总局的上层。
很显然,在双方达成了协议www.hetushu•com之后,林齐鸣选择了全面的合作。
杂毛小道微微一笑,说后来他死在了我和你堂哥的手里。
一梦一世界。
杂毛小道摇头,说没有。
事实上,他这一次来京,其实是偷偷摸摸过来的,跟我们谈完了事情之后,他还要返回东南局去,不过他让我们放心,三天之后的庭审,他将会想办法出席,给我们站台。
他不希望黑手双城死去。
我有些难以置信,说这事儿可有点儿难吧,要知道这心魔可不是有形有质的东西,而是人的精神意志,如果这个都能够斩去的话,他该有多厉害啊?
但如果黑手双城步步紧逼,我们就不得不考虑一些比较现实的事情。
杂毛小道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说对,王明有一个弟弟叫做王钊,他是长白山天池寨寨主王大蛮子的弟子,后来入魔,曾经以一己之力,毁去了大半个天池寨,后来王明亲自前往白头山,将其心魔斩去,然后使其禁锢;另外王明的父亲叫做王洪武,继承了天下第一高手王红旗的全部修为,此刻应该正在看守龙脉……
杂毛小道说王明的手中,有一把飞刀,是龙脉守护家族中黄金王家的传家信物,此刀是一把凶兵,也是神兵,与此刀配备的,有三门刀诀,分别是斩人诀、斩魔诀和斩神诀,最后一门因为太过意离奇,早已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而前两门则王明已经掌握了。
我们当天一夜没睡,在院子里一直闲聊。
如果有可能,大家最好还是握m.hetushu.com手言和。
林齐鸣的承诺并没有让我们宽心多少,因为在他的讲述之中,早在2013年初,黑手双城就已经着手组建另外的一个团队。
这一次的庭审,据说也将由这位王主任为控方。
啊?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是傻人有傻福,而是因为你是个福将,就好像天生自带光环一般,天子骄子,这样的幸运能够影响到我们这些身边的人,所以,也希望你能够将这幸运传递到小毒物的身上去。
林齐鸣去了东南局之后,虽然跟黑手双城联系十分密切,但是对于那个所谓的维稳办,却并不是很熟悉。
我捂着心脏,说我准备好了,你说吧。
我这才知道,堂兄陆左这一路走来,有多么的艰辛。
只不过,小佛爷和我敦寨苗蛊,居然同出一脉,这事儿想起了,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啊……
杂毛小道笑了,说小观音的名声不显,你可能从未听闻,但是如果说起她的师兄,你一定会知道——小观音的师兄便正是邪灵教的掌教元帅,而他们共同的师父叫做山中老人,又名许映智,怎么样,这名字听着耳熟吧?
这么厉害?
我满脸骇然,说他们家竟然这般厉害?
连林齐鸣这个被外界一直誉为黑手双城麾下第一大将的心腹,也曾经给那家伙摆过一道。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
听着杂毛小道谈及当初的那些事情,我忍不住地代入其中去。
他摇头不说,说跟我走就是了。
我说后来呢?
我说你讲过的,我傻人有傻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