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十一章 回到过去

陆左拿着话筒,认真说道:“老萧,你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因为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回来,所以菜有些凉,老阿姨过意不去,说要去热一下。
朵朵自然陪着去帮忙。
两人简单言语两句,陆左又转头看向了我,说朵朵没事儿吧?
我的心思敏感,一下子就猜了起来,竖着一对耳朵倾听,结果却什么也没有听到,反倒是旁边的杂毛小道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她惶恐焦急,全部写在了脸上。
他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讲,才会变得如此,而旁边满不在乎的屈胖三也坐直起了身子来。
路上的时候我想要说话,不过瞧见杂毛小道在闭目养神,知道他不想当着外人谈论这些东西,于是便也没有再交流。
哈、哈、哈……
杂毛小道很八卦地笑了笑,说赶紧讲来听一听啊,私会老情人什么感觉啊?
他低下了头,说在陶陶有消息之前,我是不会跟任何女人扯上关系的。
王清华手一翻,收起了那铜铃铛,然后干笑着说道:“我刚才是感觉这屋子里阴气缭绕,所以用来驱一驱邪而已,别误会啊……”
的确,今天从来到这儿,我们就屡次被羞辱,而这一切的一切,幕后都是有人在支撑的。
我说布鱼道人余佳源来过一次,想要把她带去做笔录,给我们拦住了。
我与杂毛小道朝着车子走去,然后上了车,离开了新民监狱。
说罢,他潇洒地转身离开。和*图*书
当着王清华的面,我们都没有过多的深入交谈,既然陆左这般信心满满,又没有什么特别的暗示出来,我们便放弃了消息的打探,而是聊了一些比较轻松的话题。
我听到这话儿,不由得浑身一震,惊恐地说道:“你的意思是——回到过去?”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下,然后左右打量了一番。
我感觉到一股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传递到了不远处去,随后收回,锁定住了这个房间。
陆左感受到了他的情绪,说你别这样……
杂毛小道也很敏感,说小毒物你什么意思啊?一会儿信心满满,一会儿又说这种丧气话儿……
这个时候只剩下了我、杂毛小道和屈胖三这三人,我没有憋住,赶忙问道:“萧大哥,左哥传音入密,跟你说了些什么?”
杂毛小道没有卖关子,而是直接对我说道:“你那天进入监狱,与陆左的会面,给他产生了灵感;而他这些天对于天龙真火这事儿又有了新的研究和感悟,所以他做了一个很大胆而疯狂的决定,那就是通过时空乱流,去查看当时的大凉山,到底发生么什么事情……”
陆左瞪了他一眼,说想知道的话,去找洛飞雨试一试咯……
缓步行走,我突然间问了王清华一句话,说天牢在密云水库的下面?
弄清楚这个事儿之后,杂毛小道的笑容多了一些,然后问起他被抓的事情来。
杂毛小道看着和-图-书我,说陆言,你去过黄泉路,也去过荒域这样的地方,另外还从茶荏巴错的世界尽头那儿经过,可曾有过什么感悟?
我们黑着脸离开见面室,然后又穿过那条长长的走廊。
我笑了,说别把那么大的一个帽子扣下来,我纯粹就是好奇而已。
我有点儿糊涂,说不知道你想说什么。
叮铃铃……
会面是有时限的,二十分钟之后,有铃声响起,这个时候那边的铁门打开,全副武装的人员便走了进来,将陆左给扶走。
啊?
对于杂毛小道的关心,陆左很明确地表示,说他在这里没有任何问题,不会有人这么蠢,就在这个众人瞩目的时候,对他动手的。
他的脸色有些阴沉,一字一句地说道:“总有一天,这些家伙加诸于我和我兄弟身上的屈辱,我一定会悉数奉还!”
王清华既然能够年纪轻轻就坐上这样的位置上来,肯定有着其过人之处,而从林齐鸣那边得到的消息来看,陆左的这个案子应该是被王清华定得证据确凿,绝对没有瑕疵了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面又藏着什么样的隐情呢?
我不由得骇然了起来,说到底怎么回事?
王清华瞧见我恶人先告状,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了几分尴尬,干笑着说道:“没有,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王清华也站了起来。
王清华淡淡说道:“好奇心会害死猫的,没事最好别尝试。”
那个人,是黑手http://www.hetushu.com双城么?
我知道他是在掌控此处,不让有人能够偷听。
共同的利益和诉求,这是我们走到一起来的重要原因。
这家伙显然也是早有准备,防止传音入密的事情发生。
我的心情变得有些阴沉。
我们走出了大楼,而门口这儿朵朵和屈胖三正在等着,那王清华朝着我们抱了一下拳,说各位请了,两天之后,我们法庭上见吧。
陆左却笑了,说我是说如果,不是真的。我想说的,是这世界上你老萧是我最信任的人,而如果你也有事儿了,阿言是我最后的选择。
陆左转过去的时候,嘴唇似乎动了动。
王清华赔着笑,说对啊,到底怎么回事,回头找人查一查。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心虚了,说左哥,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要照顾你自己照顾,可别想乱七八糟的事情。
王清华一愣,随即发问道:“难不成你想劫狱?”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我陷入了沉默。
陆左有些尴尬,说扯鸡巴蛋。
陆左的自信不但让我们惊讶,就连角落里坐着的王清华,也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之中。
杂毛小道笑了笑,尽量挑好的说,告诉朵朵,说挺不错的,吃好睡好,感觉好像还长了好几斤肉呢;而且他很有把握,胸有成竹,等开庭之后,洗清了污名,就能够回到以前那种快乐幸福的生活了……
他四两拨千斤,不管我们怎么说,都不生气,赔着笑,我们也hetushu.com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感觉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这个时候屈胖三和朵朵迎了上来,朵朵焦急地问道:“杂毛叔叔,陆左哥哥现在怎么样啊?”
他的手掌处有一个古香古色的铜铃,轻轻一摇,我感觉耳朵“嗡”的一阵响动,就好像有重锤敲打一般。
我表现得十分强硬,而本来处于暴怒边缘的杂毛小道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陆左说好,那就好,屈胖三在她身边,我就放心了。
我瞧见杂毛小道的眉头一皱,眼神之中有杀机浮现,知道他是动了真怒。
听到这话儿,朵朵也很高兴,不过随即心情又难过了起来,说最可惜小妖姐姐不见了,我们得去找她才行……
杂毛小道这般做,让我变得紧张起来。
杂毛小道在旁边说道:“定海神针嘛。”
他若是在天牢里面,给人想办法给暗害了,那事儿可就麻烦了。
尽管他这般解释,但我却还是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
从新民监狱返回许老的住处,已经是夜里,我们回来的时候,老阿姨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在等着我们呢,这让我们都颇为感动。
他贱贱地笑着,说听说你是在床上给人逮住的?
毕竟我们这一次过来,除了想弄明白下一步的进展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确定陆左的安全。
我没有等他发火,便直接一拍桌面,冲着王清华怒吼道:“你什么意思?是想要对我催眠么?”
这个时候马师傅把车开了过来,杂毛和_图_书小道让屈胖三和朵朵先上车,然后回望那大楼。
杂毛小道叹气,说是我对不起她,如果当初我自革山门的时候,应她的请求,把她带上的话,她就不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了。
杂毛小道忍不住出言讽刺,说人民监狱,堂堂正正,怎么会阴气缭绕呢?你这是在诋毁或者讽刺谁吗?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有人找他麻烦不?
杂毛小道将场面掌控住之后,然后开口说道:“小毒物有一个计划,不过这个计划很危险,极有可能我和他都会殒命……”
为什么陆左会有这样的自信,他到底掌握了什么?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一直找人帮忙,以及与赵承风合作的原因,要不然以杂毛小道与赵承风的关系,两个人见面早就打起来了,哪里还有那么多可谈的。
我点头,说挺好,本来是准备来看你的,结果在外面被人为难,给拦住了,屈胖三在陪着她呢。
这个时候陆左已经离开了房间,而我则指着他手中的铃铛,说我刚才脑子里好像给重锤砸了一下,难道不是你弄出来的?王清华,在这个地方,试图袭击我们,你到底是想要干嘛?想抓我,直接拿批捕证来就是了。
陆左开心地笑了笑,然后认真地对我说道:“阿言,你帮我们找到屈胖三,这是我最感激你的事情,如果有一天,我,或者老萧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请你帮我照顾好朵朵和小妖……”
千里传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