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十五章 拉拢

双方很有默契,杂毛小道立刻开口说道:“小毒物,你别失望,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你不在场证据的,我们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我闭上了眼睛,不想与她再交流。
我并不认识他,但却能够感受得到他眼神和话语里面的不屑之意。
当初陆左在天山之上大战,与邪灵教的小佛爷交手,帮着你们这些家伙解决了那么大的麻烦,他甚至可以说拯救了这个世界,然而你们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
他为的,就是陆左的传承。
她也来了。
来探望我的不是别人,正是杂毛小道。
只可惜,他到底还是算错了一件事情。
西北马家。
他此番过来,其实也是在确定这件事儿。
不知道睡了多久,铁门再一次地被推开,我的晚饭来了。
然而我之前几次与黑手双城的见面,却从来没有见过此人。
英雄为了你们付出了那么多,结果你们这帮家伙,就是这样报答他的?
我看着他,不说话。
如果是这样,难道陷害陆左的,根本就是这帮人么?
这样的人心肠太歹毒,我不确定跟他什么时候会突然蹿出来咬我一口,对于这样不可控的事情,我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的。
为了出位,他可以冒着得罪杂毛小道的危险,硬生生顶住了朵朵,不让她进来与陆左相见,表现出了小人物的铮铮傲骨。
我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冷笑了起来,而陈曦则开口说道:“看起来你似http://m.hetushu.com乎也不太像跟我说话,不过你确定会一直保持沉默?就算到了法庭上,也是如此?”
他们自以为羞辱了陆左,就能够证明自己,然而却并不明白,苍鹰翱翔于九天之上,从来不会关注一个小蚂蚁的想法,也不管你看得起,看不起。
但我的心其实真的很疼。
这个能够左右黑手双城命运的女人,绝对是精明无比的,我现在是说多错多,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
有人认为她其实是黑手双城的私生女。
他抓着话筒来,开口说道:“小毒物,你怎么样了?”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返回了监牢中,然后躺在了床上。
那人也不叫我,而是矗立在我的床前,许久许久。
面对着仿佛想要坦诚相待的马喆,我在思索着到底要不要将计就计,利用这个家伙套出一些内幕来。
愚昧。
陈曦也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程程。
这样的人物,此时此刻,却又对我百般讨好,甚至开出了帮我,或者是他认为的陆左逃离牢狱之灾的条件了。
然而几经考虑,我还是放弃了与毒蛇同行的想法。
我打开了马桶盖子,坐在上面,却没有脱裤子。
然而我不能说话,因为一说话,就暴露了身份。
两人对视,他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不过这一回,却是我戴着镣铐,坐在了被看管的这一边。
短短的六七年间,陆左已经从一个普通人成长为和*图*书天下都为之侧目的顶尖高手,江湖上的一座丰碑,这事儿让无数从小就勤学苦练的修行者情何以堪,而若是能够得到他的传承……
这样子反而能够让对方心中忐忑,浮想联翩。
送饭的人推着车子,缓步走到了我的床前来,我有些慵懒,不想起床,甚至都不想吃饭,所以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我没有说话,摇了摇头,然后往门外走去。
说罢,他敲了敲铁门,然后那沉重的门禁缓缓打开,这家伙离开了房间。
我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陈曦瞧见我眯起来的双眼,知道我听说过她,于是微笑着说道:“事实上,我只是过来瞧一下心中的偶像而已。”
不是王清华,而是白合。
倘若我能够开口,我很想问一下他。
一夜又无梦,次日早晨也很平静,一直到了中午十点钟的时候,我被通知离开了囚室,给押上了车,前往秘密法庭去。
所以在喝完了稀粥、啃完了馒头之后,我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走向了卫生间。
这个女孩最早出现的时候,曾经是跟在了一个叫做黄养神的女人身边,而那个女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久丹松嘉玛。
然而那又能如何?
女孩儿微笑,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陈曦,是陈志程局长的私人助理,代表他过来看你;我听人说了,今天的你有点儿反常,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过话,怎么了,是在这儿待hetushu.com得并不习惯么?
因为苍鹰的眼中,只有辽阔无尽的天空。
难道我低了头,他们就有办法给我洗脱冤屈?
我闭上了眼睛,仿佛这样会让我好受一点儿。
马喆大概是有着这样的想法,就如同当初项羽见秦王的时候,说出那句“彼可取而代也”的话语一样。
只是,她刚才到底想要说些什么呢?
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我,当瞧见我睁开眼睛来,与她对视的时候,居然还笑了笑,然后对我说道:“很高兴见到你,苗疆蛊王先生。”
不要说穷乡僻壤小地方的人才会愚昧,在我的眼中,这些自以为能够凌驾在陆左头上的人,更是愚昧。
她与久丹松嘉玛一起,从九处佛门圣地之中盗取了九份黑舍利,而最后却又出现在了黑手双城身边。
众所周知,陆左是当今天下、特别是年轻一代中的顶尖高手,他窜起来的速度让无数人都为之震惊。
她的年纪不大,估计也就只有十五六岁。
知道此刻,我方才发现,陆左居然还是没有回来。
我陷入了沉思。
我只有冷冷地瞪着他。
除非马喆的肚子里,也有一条聚血蛊。
嘻、嘻、嘻……
花一样的年龄。
我放了一个屁出来。
陈曦?
我弄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不过还是给带着离开了囚室,拖着长长的镣铐,一路穿行而过,最终来到了上一次我与陆左会面的房间里来。
我的目光却落在了角落处,那儿站着一个人。
http://m.hetushu.com我瞧见了马喆黑框眼镜之后,那双眼之中熊熊燃烧的贪欲,有一种要将他自己都给焚烧了去的架势。
虽然我蹿红的速度也十分快速,甚至被某些人评价,说比陆左更甚,但我的成功是不能复制的。
我听到了,忍不住回过头来,盯着这个家伙。
旁边那人瞧见,也不阻拦,而是在背后小声嘀咕道:“真的是临时抱佛脚,现在想要修行闭口禅,有个屁用儿?明天庭审,到时候判了你的罪名,看你还有什么嚣张的……”
接下来的一天很平静,并没有什么波折,正常的吃吃睡睡,而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被告知有探视。
在他面前的这位,并不是陆左。
噗……
我也可以。
民国时期,西北五马那可是军阀家族,后来没落,仿佛不见了踪影,却悄然之间又崛起了来;而他的父亲马烈日,虽然我没有听说过,但是现如今却是西北之地的顶尖好手,甚至有自信列入天下十大之内。
而这个女孩也正是我们判定黑手双城魔化的关键之处,听林齐鸣说近两年来她一直陪伴在黑手双城的身边,甚至有一种黑手双城代言人的感觉。
她说完这些,轻笑着转身离开,餐车也给推走了。
马喆瞧出了我的意思来,干笑着收拾了盘子,然后对我说道:“你考虑考虑,在庭审之前,我们都有合作的可能。”
我的确是不服气,为了陆左的遭遇而忿恨。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想起了和*图*书之前林齐鸣与杂毛小道跟我说的事情。
我尽量表现得如陆左一般,但是杂毛小道却明白了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是陆左。
那人被我看毛了,忍不住恼了,冷笑了一声,说看什么看,不服气?
他说得很动情,眼眶都红了起来。
当铁门再一次关上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来,瞧见她将我的晚餐也给带走,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这可怎么办?
带着我过来的狱警打开了门,旁边一个工作人员皱眉说道:“还没有到时间啊……”
见到我闭上了眼睛,陈曦知道这一次过来与我交流的想法落空了,不过她并不生气,若是对我说道:“既然你没有交流的意愿,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另外我有一个事儿想要跟你说,如果你想通了,愿意低下身段来,可以找我;别的不说,保住这条小命是没有问题的,要不然——你可得想想,那一个村子的亡魂,得是多大的罪过……”
而我走到了门口,敲了敲门。
然而当我以为他果真只是小人物的时候,却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
我叹了一口气,用手轻轻地拍了拍话筒,然后起身。
偶像?
不过作为修行者,别说一两顿不吃,就是十天八天的,也能够坚持,所以我也是不以为意。
这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而且还很有执行力。
小心眼的女子。
被对方的眼睛盯了太久,我的心头有一些发毛,这使得我最终还是忍不住了,睁开了眼睛来,瞧见站在我跟前的,是一个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