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十七章 陆左归来

我的脑海里乱糟糟的,整个人都有些懵住了,旁人到底说了些什么,我根本就听不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有一个声音传递到了我的耳中来:“我反对!”
我脑子有点儿乱,不知道到底该说些什么,才能够挽回现在的败局,而越是急躁,越是头脑一片空白。
这个响指打得无比的帅……
我这个时候终于开始着急了起来,想着无论如何,我都得说上两句。
而且这样的裁决跟军事法庭并没有差,基本上很难一审之后,还有二审和终审的。
陆左耸了耸肩膀,说你觉得呢?
一直在闭目养神的黑手双城睁开了眼睛来,微微一笑,说的确。
堂堂一特别法庭,神圣而庄严,难道要搞成小国议会时一言不合抄椅子砸人的闹剧?
陆左的话语真的是一语惊醒了众人。
混乱持续了好一会儿,王清华方才开口说道:“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嫌疑人在搞什么鬼,但是凭借着这阴谋诡计,想要扰乱法庭,就是重罪,我建议……”
陆左指着我,说这就是公诉方抓到的陆左,从落到宗教局的手中,一直到庭审现场,我想问一下公诉方,你们可曾有发现过他脱离你们掌控的情况?
说话的这人,是……
下一个环节是什么?
此时此刻的他,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够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就连王清华都下意识地打住了话语。
而主席台上的法官则面无表情地说道:“请被告辩护人先介绍一下自http://www.hetushu•com己。”
很抱歉,我对于刑事法庭的程序并不了解,更何况这里并非是普通的刑事法庭,而是关于修行者的特别刑事法庭,更是一无所知。
我根本没有经历过啊,那段时间里,我正与虫虫在南疆的热带丛林中穿行,喂蚊子呢!
结果公诉方的代表王清华也是一脸懵逼。
法官阁下在主席台上,敲了敲木槌,说道:“肃静,肃静!”
我败了。
啪。
陆左很自然地走到了前面来,打开了木质围栏,来到了法庭中被告辩护人的位置上来。
我该说些什么呢?
我没有说话,那法官又问了我两遍,均无回应,这情况让对方有点儿不满了,脸色有些僵硬,环视一周之后,方才说道:“既然嫌疑人对公诉方的称述没有意见的话,那么我们就进入下一个环节……”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他没有说话,只是温和的笑着,然后挥了挥手。
他看了一下观众席下的陆左,又看了看站立在被告席上面的我,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古怪表情来。
这个时候他才看向了我,对我温言说道:“好了,你休息一会儿,这里的一切,都交给我吧……”
我特么的是陆言,又不是我堂哥,你让我出示什么证据,又或者对公诉人提出的观点进行反驳,这不是为难人么?
我心中固然是激动地不能自已,狂喜迸发,而在场的其他和*图*书人也是诧异万分,一时间法庭中顿时就是涌出了无数的声音,近乎骚动。
王清华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指着陆左说道:“你凭什么说我们手中的陆左是冒牌货?说不定你是假的呢?”
法官被我打断,愣了一下,然后回过头来,看向了我。
陆左笑了,说也就说,这个假的陆左在你们手中,经过你们不断的审讯和盘问,最终呈现到了审判长您的面前,都没有被发现是个冒牌货,那么刚才公诉人提供的那一大堆的证据和笔录,又怎么能够证明凶手是我,而不是别人用来诬陷我的卑劣伎俩呢?
不过人家毕竟是见过大风浪的老司机,不可能一点儿临场应变能力都没有,于是挥了挥手,制止了那些准备上来控制陆左的法警。
台下倒是有能够与陆左匹敌的人,只不过……
因为……
所以他制住了这些一脸愤怒地法警,然后开口说道:“你上法庭来。”
是陆左!
这句话却是问王清华的。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朵朵原本都快要哭了,然而瞧见陆左的出现,却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大声叫道:“陆左哥哥、陆左哥哥……”
听到这话儿,陆左笑了起来。
那个男人,却正是逾期未归的陆左。
我甚至有一种流泪的冲动,真的……
听到这句话,我原本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
懵逼!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响,感觉浑身发热,眼泪都快要流了下来。
估计hetushu.com他老人家也明白,如果那人真的是陆左,这帮人怎么可能控制得住?
呃……
法官有点儿恼怒了,看向了公诉方的王清华,说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谁能够告诉我……
呃……
就在我怀疑自己听觉的时候,那人又坚定地说了一声:“我反对!”
啊?
我猛然抬起了头来,然后看向了观众席上,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空无一人的过道上,突然间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男人。
他凝视了我一会儿,然后说道:“请说。”
我有急智,但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特别是这么多高人面前,装疯卖傻根本忽悠不了这些聪明人,而如果停下来,我又很不甘心。
他的话让庭下的讨论声停止了下来,而这个时候,法庭的周围出现了全副武装的法警,朝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过道之上的陆左围了过去。
法官大人也有一些懵逼。
他还待说,陆左却举起了手来。
法官点头,说这个自然知道。
一锤定音。
瞧见这情况,陆左不慌不忙地举起了手来,说法官大人,辩护人陆左,请求出庭发言。
我的眼神开始飘忽,朝着观众席上望去。
然而这事儿的始作俑者却是走到了黑手双城的跟前来,轻轻一躬身,说陈老大,好久不见。
啊?
他将自己的姓名、籍贯、出生年月日、民族、出生地、文化程度和职业说了一遍,而在说到自己职业的时候,特别提出来,自己是宗教局东南局的巡视员。
和*图*书而这个时候,陆左看着主席台上的法官,慢条斯理地说道:“审判长,您既然能够成为这个特别法庭的法官,应该对江湖事务十分了解和清楚,那么就应该能够知晓,在这江湖上,易容术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有人可以通过改变骨骼和肌肉易容,有人通过道术、巫术和药剂,还有人通过人皮面具……”
他指着被告席上的我,说你是陆左,那么他又是谁?
他打了一个响指,说阿言,你可以回来了。
好嘛,我原本担心自己代替陆左的事情被揭穿之后,会造成很恐怖的后果,然而没想到陆左这么一站出来,整个法庭,从上到下,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只有一个表情。
的确,如果说之前的时候,公诉方呈现出来的种种证据简直就是铁证如山的话,经过这一次的错误佐证,那么所有的证据都丧失了公信力。
然而最终他为了自己的声誉,还是开口说道:“没有。”
我这么窘迫了,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不但如此,那春光灿烂的表情,就好像刚才出门的时候捡了一百块钱一样。
然而此时此刻的我,根本就是懵逼的。
我下意识地第一个看向了黑手双城。
这可是个大官儿……
连落在了宗教局手中的陆左都是假的,那么他们这一大堆的证据,可不都是狗屁么?
砰、砰……
于是我举起了手来,高声说道:“且慢……”
陆左又看向了杂毛小道和朵朵那边。
我靠,这小王八蛋居然在笑?
而王清华则给这http://www.hetushu.com个问题问得一脸难受,就好像活活吞了一只蟑螂。
我混乱的脑海里一下子就停下了,思维几乎都处于停顿之中,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
这个一直隐藏在幕后的黑手,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他居然闭上了眼睛,就仿佛睡着了一般——到底是为什么呢?
法官的脸色依旧刻板,然而我却能够感受到他抓狂的内心。
随后,我将视线给收了回来,因为法官在庭上对我警告:“嫌疑人,你有什么陈述,可以直接说出来,但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地扰乱法庭程序和纪律,这对于你的判决是没有半点儿好处的——那么,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么?”
只不过,我知道如果这一次我不能够再站出来的话,那么接下来将要面临的,恐怕就是公开裁决了。
随后我又看向了其他的人,最后落到了杂毛小道和屈胖三的脸上来,只见杂毛小道的脸色有些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屈胖三那家伙……
只不过……
陆左,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他居然在闭目养神?
他没有失约,最终竟然还是出现在了审判他的特殊法庭之上,不过不是被审判席,而是在那个地方。
陆左大大方方地说道:“我叫陆左,黔州省黔东南州晋平县人……”
听到这话儿,我的头低了下来。
随后我瞧见了林齐鸣,他脸上满是惊愕,充满了遗憾和诧异。
没有律师,没有辩护人。
在特别法庭里面,修行者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自我辩驳。
过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