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十九章 一朝沉冤得雪

他抱得很紧,把我勒得有点儿透不过气来。
场面一时僵持,而法庭之上的法官还好有一些决断,吩咐旁人道:“将邓刚给控制起来,不要让他求死。”
大家又笑又跳,感觉所有的阴霾都一散而空。
陆左会当场指证黑手双城么?
我知道,陆左费尽心思,冒着巨大的危险回到过去,所为的就是这一刻。
我笑了,说左哥,您客气了。
轰!
那中年人脸色阴沉,抬起头来,冷冷说了一句话:“哼,无稽之谈。”
陆左接过了过来,查看之后,签了字,然后与我们一同离去。
鉴于现在的情况,法庭决定,恢复陆左所有的名誉与职位,并且解冻他银行的户头,撤销所有对他的指控以及通缉。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站在辩护席上的陆左,突然间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这药丸很小,但应该能够致人性命。
不过他的眼神里却流露出了一丝惊慌,随后他的手摸向了衣领处。
陆左却笑了起来,说邓刚,阁下原本的名字应该叫做晁雷才对,而你的出身,应该是豫南老鼠会,后来改头换面,进了宗教局,又在老同事王清华的提携之下,进入了特别维稳办,我说得没错吧?但不管你掩饰的身份是什么,其实你最终的身份应该是佛爷堂的暗法罗汉,你的上级应该叫做王秋水,对吧?
瞧见这场面,我知道黑手双城与我们之间的隔阂已经到了连见面打招呼的虚伪都不hetushu.com需要的程度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激动的,然而随后我感觉得到,他心中其实很紧张,甚至有些无助。
黑手双城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陆左不理会,继续说道:“一个人即便是掩藏得再深,总归是有破绽出来的——当然,我知道乔装成我模样下毒杀人的人,并不是你,但是接受王秋水指令,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人,应该是你没错吧?”
中年人听到陆左的侃侃而谈,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焦急地吼道:“你、你血口喷人。”
被通缉了好几年的陆左,终于沉冤得雪,不用继续在阴影之下生活,也不用担心随时会出现的警察,或者宗教局的人员缉捕了。
就是那个显得沉闷木讷的中年男人。
那人是谁?
出了法庭,我便瞧见走廊的尽头处,站着几个人。
有人高声大叫道:“胆敢扰乱法庭,杀无赦!”
是黑手双城。
赵承风?
我刚刚说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也大呼小叫地冲到了我们跟前来,跟我们抱在了一起,随后屈胖三和朵朵也跑了过来,还有五哥……
当然,释放的人并不是活蹦乱跳的陆左,而是戴着手铐脚镣的我这倒霉蛋儿。
我的心也给陆左弄得七上八下,下意识地朝着庭下的黑手双城望了过去。
陆左这么一动,周遭维护法庭秩序的有关部门高手立刻行动了起来,四面八方都有人大声叫嚷道:“别动、m.hetushu.com别动……”
陆左的这句话振聋发聩,让场中所有人都为之心惊,下意识的朝着陆左望了过来。
听到老领导的话语,王清华并没有任何情绪,他耐心地听完之后,陈恳地说道:“我接受组织上的安排,愿意配合任何形式的调查取证工作。”
庭上的法官也是惊诧不已,开口问道:“辩护人请指出,凶手到底是谁?”
这回他倒是装不了淡定了。
这时有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递给了陆左一个包裹,说你好,这是您的私人物品,请您查收一下,如果没有什么差错的话,请您签个字。
十五分钟之后,与各有关部门相关领导进行过协商了的法官再一次回到了庭上,这回没有再多说什么废话,而是简单陈述了一下案子的情况,并且认定了陆左受到诬陷的事实。
法官听到,颇为认同,点头说道:“王清华的行为的确可疑,只不过本法庭并非他的上级机构,需要……”
陆左笑了笑,说落井下石的事情,他干得最顺溜不过。
啪!
听到吴梦的矢口否认,陆左冷笑了起来,却并不理会他,而是盯着那木讷中年人说道:“邓先生,怎么样,你是不是需要先进行一下自我辩护啊?”
而这个时候,陆左又看向了法庭之上的法官,又看向了台下的大佬,开口说道:“审判长阁下,各位宗教局的领导们,邓刚暴露,自然会有相关的线索牵连而出,我不确定庭中是m.hetushu•com否有他的同党,但如果及时搜查他的住处以及相关地方,应该是能够有一些收获的;大凉山一案,明显是为了陷害我而设的局,但那些死去的村民却是无辜的,我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继续介入此事,还我一个清白,也给那些逝去的无辜生命一个交代。”
这是什么情况?
他伸手抓住了邓刚的右手,两人较劲,然而显然陆左更胜一筹。
眼尖的人,的确已经瞧见了那邓刚的手里,有一颗药丸。
啊?
法庭对陆左遭受的不公正待遇道歉,并且宣布当庭无罪释放。
是黑手双城么?
我们激动不已,闹了好一会儿,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法庭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回望观众席,许多人都已经离开,黑手双城也不见了踪影。
苦尽甘来……
这些人群情汹涌,然而陆左却似笑非笑地回过头来,看着这帮人,又看向了法庭之上的法官,平静地说道:“这位邓刚同志想要服用衣领之中的毒药,一了百了,我只不过是出手制止了他的自裁,让他还我清白之后再死而已,用不着对我杀无赦吧?”
我没有挣扎,也紧紧抱着陆左,听到他在我耳边说道:“谢谢、谢谢你阿言。”
凶手就在法庭之中!
陆左的介入将整个法庭搅合得一片混乱,此刻又给庭上开始施压了。
结果宣布之后,我听到了欢呼声,是来自于萧家那边的亲友团,随后有一位宗教局的领导走了过来,给我解http://m•hetushu•com开了手铐脚镣,并且跟我郑重握手,说委屈了。
不过此刻邓刚被陆左给控制了住,根本没有办法做任何动作。
闹够之后,我们离开了庭上,这个时候三叔走了过来,低声说道:“赵承风走了,瞧见你们这么高兴,他就没有过来打扰,不过托我说了一声,说王清华落在他手里,一定帮着会挖出幕后真凶的……”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敌人,将会更加强大。
陆左举起了手来,朝着左前方指去:“是他……”
听到这话儿,众人都大为震惊,而刚才那些气势汹汹的高手顿时就是一阵尴尬。
接下来应该做的,就是收尾工作。
瞧见这个,我方才感觉到原本舌战群儒、面无惧色的陆左,为何在抱我的那一刻,便显得有些软弱。
这些人纷纷扑进了场中来,而陆左却是出现在了那邓刚的跟前。
他一开口便将王清华作为替罪羊给撂倒了,很显然,在此刻的情形下,再多的辩驳都已经无济于事。
我大为心惊,下意识地跟随陆左的指间望去,却见他指向了的那个人,居然是王清华的另外一个助手。
他敲响了木槌。
我根本没有心思理会他,因为这个时候陆左走到了我的跟前来。
原本有些咄咄逼人的吴梦瞧见陆左的指控,忍不住喊道:“邓刚?怎么可能?”
最先冲到了陆左跟前的高手拔出了利剑,对陆左厉声吼道:“嫌疑人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们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和*图*书一局,败了。
而且是我们不愿意面对的。
呃……
原本扑向了陆左的那几人立刻涌上了来,从陆左的手中接管了邓刚,而陆左则悠悠然地回到了辩护人的位置上来,开口说道:“审判长阁下,我不确定除了邓刚之外,我们的身边是否还有他的同党,以及邪灵教的余孽——我甚至对于公诉人王清华都充满了怀疑,因为以他之前的履历,是不可能看不出这是一场诬陷的,结果案子在他的推动下,不但没有让我洗脱冤屈,反而是要将坐宗教局一名高级官员的我,给弄进大牢里,甚至处死……”
中年人的脸色阴郁,没有再说话了。
这一下,庭上庭下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顺着陆左的手指望去,有的人甚至忍不住站了起来,就是想要瞧清楚陆左指的人,到底是谁。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在法庭之下,全程都没有说过几句话的黑手双城终于开了口:“鉴于王清华在此案中识人不明、玩忽职守,并且有栽赃陷害的嫌疑,作为他的主管领导,从即日起,暂时停止他现在身上所有的职务,并且交由总局监察处进行调查……”
啊?
这是完全对立了。
面对着这样一片混乱的局面,法官在犹豫了几秒钟之后,开口说道:“因为今天的突发状况甚多,暂时休庭十五分钟。”
如果当场与黑手双城对撕,我们能是他的对手?
他举起了双手,立刻有人过去,将他给铐了起来,然后带走。
他伸手过来,与我紧紧相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