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二十二章 西北马烈日前来拜访

三叔告诉我们,为了这件事情,已经有许多的修行宗门和世家闻风而动,派人抵达京都。
所以这个人选弄出来,一定要让人心服口服,至少让大多数的人心服口服。
他指向了屈胖三,说我到现在也没有摸清楚胖三儿的底牌,不过你是凤凰体质,又精通各门道法,天下十大一席,你的确是有争夺的资本。
至于如何评定,这事儿暂时没有透露,据说有关部门和协办机构正在广泛的征求意见,免得到时候评选出来,有许多人都觉得不满意,更有人会试图向评定出来的天下十大挑战,以期能够一战功成,并且达到质疑公正性的目的。
如此吃饭聊天,气氛十分和煦,而就在此时,突然间门铃响了。
有人传言,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这一届的天下十大,为了避免争端,很有可能会将这些争端给提前引爆出来,也就是说,通过胜负决定名次排位。
屈胖三嘻嘻笑,志得意满地说道:“那是,也不看看大人是谁——咦,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是凤凰体质?”
我们之前的心思并不在这里面,所以并没有了解到其中的太多信息,而当陆左谈及了此事的时候,三叔和五哥则说出了这一次天下十大评选的热闹情形来。
而最后,陆左却是指向了我来,开口说道:“我老弟陆言,身具苗疆奇蛊,一身艺业庞杂繁复,却又神机莫测,如果能够融会贯通,拿下一席,也不是没有可能……和图书
无数英豪汇聚京都,这是件好事,也是件坏事。
中国人千年以来的一个观念,就是中庸。
屈胖三说道:“这么说,他们会不会很伤心?”
他说老萧一身道法已至化境,虚空斩斩一切不可知,破碎虚空只差一线,如此修为,也能够占得一席。
任谁终日勤修苦练,莫不是盼望有名震天下的一天,除非是境界已经到达了凡人难以触及的地步,否则还是逃脱不了这个怪圈。
不是参与其中的人,很难明白那里面到底充满了多少的内幕和交易,以及不可告人的小心思。
陆左说二桃杀三士,这事儿古代都玩腻儿了,只要是不利欲熏心,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但又有谁能够抵受得住这样的诱惑呢……
近日来在京都,有两件事情最是引人瞩目,第一件自然是关于苗疆蛊王陆左的特别法庭审判,另外一件事情,则是天下十大的评选。
里面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西北马烈日,前来拜访陆左阁下。”
而至于后者,则是关系到无数人的心神。
再比如北疆王和一字剑……
的确,善扬真人、海常真人、无尘道长和三绝真人这些人可都健在,而且还是正当年,再一次的天下十大评定,这些人肯定是得留下来的。
陆左笑了笑,并不回答,而是指向了杂毛小道。
这事儿对于修行者来说,更是如此,越是顶尖的修行者,越是对那名利一事,最为淡泊。
事实上和图书,当重新提出那评定天下十大的这事儿起,就引发了无数人的关注。
不管我是不是天下十大,我还是我,不增不减。
邪灵教总坛被攻占一役,一字剑慷慨赴死,当居首功。
三叔和五哥点头,由衷感叹,说这是自然。
之前那天下十大被诟病的事情很多,譬如为了地区平衡的考虑,将东北天仙宫的三绝真人列入其中,这事儿最是惹人诟病,因为江湖上许多人的修为,其实都胜过这一位老道士。
我听了,忍不住说道:“这事儿,怎么听着就好像是在养蛊呢?”
这一届天下十大的评选事宜,将会在半个多月之后宣布,届时具体的规则和讲究,都将会被宣布出来。
而经过宗教局的外联办,以及相关部门的宣传,整个行当里面,这事儿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大家坐在餐厅一欧式长桌前吃饭,三叔问起了萧大伯,说事儿办好了没有。
要不然天下十大的评定,这事儿很有可能就会变成一颗雷,随时爆炸。
我听了,颇为尴尬,赶忙说道:“左哥可别捧杀我,我哪里敢跟你们相提并论?”
他用自己的性命证明了当初陶真人的坚持,是绝对正确的决定。
天下十大,说得并不是天下间十个最厉害的修行者。
这就是许多隐士高人的态度,据说当年的评选之中,有许多顶尖高手主动退出了这天下十大的评选,比如宗教总局的王红旗、许映愚等人,以及民顾和_图_书委的黄天望。
这样的天下十大,有跟没有,有什么区别?
陆左严肃地说道:“阿言,你不要妄自菲薄,你要相信自己。”
关于天下十大这个议题的交谈,我们聊了也很久,屈胖三明确表示,这天下十大的位置,他必须要争取一个,至于其它的,就让我们分吧。
在我认为,应该是最有担当,最有代表性的修行者,而曾经被人诟病无数的一字剑,一个在天下十大评选中吊车尾的角色——据说当初为了选定此人,茅山宗的掌教真人陶晋鸿甚至与人拍起了桌子、扬言说“此人不如选,他也无言列入其中”这样的话语,方才勉强进入其中——这位一字剑在后来的时候,也用自己的行为给自己正了名。
陆左沉吟,说其实我们这个房间里面,有争夺天下十大名额实力的,的确也有几人。
五哥说当然伤心了,不止伤心,而且还会极度愤恨,甚至引起巨大的骚乱。
刚才说了,这世间有许多淡泊名利的高人。
随后陆左又指向了自己,说在下不才,却也能够拿得一席。
他说得轻描淡写,就好像这是分糖果一样。
而这时杂毛小道也开口说道:“除了我们,还有两人,便是王明与老鬼,这两人一直没有露面,但我相信,他们只要出头,那也绝对是天下十大的实力。”
天下十大,若他相争,也是囊中之物。
修行中人,求名这事儿,其实是天性。
另外失踪久矣的北疆王,和-图-书我们也在茶荏巴错的世界尽头见过一面,那样的人物,列入天下十大之中,我个人还是心服口服的。
我们在书房里一直聊到了天黑,而朵朵在萧璐琪的帮助下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来,叫大家出来吃饭。
但追逐名利的高人也并不少。
不管第一届到底是备受诟病,还是成功在前,这对第二届来说,无疑也是一份很多的压力。
杂毛小道微微一笑,倒也没有如屈胖三那般得意自大,不过眉眼之中,却是十分淡定。
再有一个,比如青城山的无垢子,这位天下十大世人几乎没有几人听闻过,远不如同期的青城三老,也就是后来的青城三鬼仙名声响亮。
杂毛小道苦笑起来,说你可别忘记了,老一届的天下十大里面,可有不少人还在呢。
陆左笑了,说五哥你这句话说得太对了——既然我们都能够想得到,那些居庙堂之高的食肉者,又如何不清楚呢?这些后果,难道没有在庙算之中?而若如果他们知道了这样的结果,还推行此处的评选,你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但是这样做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入选其中的人,是否愿意。
萧璐琪去门禁通话器那里点开,说谁啊?
至于到底是什么,这个得看问题的角度。
如果是这样,你不如评选达摩祖师也加入天下十大之中去?
旁边的五哥忍不住翻了白眼,说你可别说了,照你们这么说,江湖人望眼欲穿的天下十大,合辙跟他们完全m•hetushu.com没关系?
不过不管如何,我觉得第一届的天下十大再被人诟病,其实也是成功的。
所以新一届的天下十大,有一部分留任,一部分补缺。
当年一字剑也是追逐名利大军的其中一员,而最后他给评定进了天下十大之中去,功成名就,到最后求仁得仁,名动天下,也不失为一场佳话。
这些人,在当初的时候,所受到的非议也是挺多的。
事实上,长久以来,业内对于当初第一届的天下十大评定就颇有微词,虽然有茅山宗的陶晋鸿真人,龙虎山的善扬真人这样的道门大佬坐镇,但依旧是被许多人所诟病。
有也可,无也可,可有可无。
我苦笑,摇了摇头,也不想多说什么。
萧大伯点头,说事儿都办妥了,案底也都销了。
前者是因为陆左的名气在这里,所以才会让人分心关注。
这使得名额更加稀少,竞争越发激烈。
五哥舔了舔嘴唇,说难道……上面的心思并不单纯,甚至是希望这些人互相残杀,最终角逐出那几个幸运儿来?
我知道他们这是在谈论林佑的事情。
以至于后来有了一个潜规则,那就是为国效力的公职人员,不会入选其中。
他说自己的时候十分简单,不过话语里却透着一股沉稳淡定,拥有着绝对的信心。
这人几乎不现于江湖,甚至连当初的青城山灭门一役,他老人家都没有露过面。
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露面的萧大伯,以及他的前妻戴巧姐也回到了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