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二十七章 意料之外

他一回来,我们赶忙围了过去,问明情况,然而陆左却一脸古怪地看着我,说道:“阿言,你也进了那九人名单里。”
众人莞尔。
听我说得有趣,杂毛小道和陆左都笑了,陆左说你能够这么想,我就放心了——阿言,最近好多事情,你都做得不错,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的。
听到这话儿,我有些激动,朝着他拱手,说多谢萧大哥照顾周全。
符钧说道:“你若是对我没有信心,不如我给你展示一下我的手段吧……”
我们在客厅里接待了这位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与之前相见时的刻板冷漠所不同,此刻的符钧显得十分吻合,脸上还有流露着几分笑意,与我们寒暄几句之后,便开始聊起了陆左与茅山宗的渊源来。
这是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所以不管什么楼兰神鹰马烈日,还是茅山宗掌教真人符钧,又或者各路的游说人马,他们这几天过来攀交情、套关系的行为,其实都是白费的。
而这时杂毛小道转过头来,对我说道:“阿言,小毒物手中,就只有三个名额,一个给了王明,那是还我们欠的人情,也是为了统一战线;另外一个,肯定是拗不过屈胖三的,最后一个若是给了我,恐怕就只有委屈你了……”
事实上,神剑引雷术听着很厉害,但是威力却与使用者的实力和感悟相关,而且强者还能够压制弱者,甚至借为己用,反为助力。
他说到这里www•hetushu.com,我也忍不住笑了。
陆左这两天对推脱应付这事儿,做得完全就是纯熟得很,面对着符钧的请求,他也没有太多的在意,而是平静地说道:“对于委员会的任命,我这两天也着实是诚惶诚恐,符掌教你也知道,我在这江湖之中,立足的时间太短,认识的英雄豪杰不多,也不知道谁能够有这样的资格,这几日也听了许多的游说,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陆左拍了一下手掌,说对,大丈夫当如是也。
陆左没有推辞,跟着布鱼去开会,一直到傍晚方才回返而来。
而现如今黑手双城已经魔化了,杂毛小道又离开了茅山宗的山门,此刻再一次面对茅山宗,莫名之间,竟然多出了几分疏离之感来。
陆左盯着杂毛小道,然后说道:“是人变了,还是心有城府,一直藏着?”
杂毛小道说道:“我传他神剑引雷术,有两个理由,其一我并不认为他跟大师兄是一伙的,在我看来,他有野心,也有斗志,或许能够牵制住大师兄的精力,免得整个茅山都被大师兄给掌控住了;第二则是因为阿言,如果符钧师兄得了那神剑引雷术,那么对阿言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我说别啊,等你们两个都天下十大了,我就能够做一“纨绔二代”,到时候出了事,直接报上名头:“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叫陆左,一个叫萧克明,都跟我跪好了……”
www•hetushu.com尽管现如今我有了一些成就,不过倘若是没有这些人的帮手,只怕坟头草都长了几尺高,又有什么资格说什么呢?
屈胖三的前世是虎皮猫大人,这位可是左道的精神导师,还曾经为了他们牺牲性命,凤凰涅槃,对于这一位团宠,大家除了尽可能的溺爱,别无他法。
其实照我说,茅山之中,有一人其实比这位掌教真人更有资格,那就是刑堂长老刘学道。
又过了两日,布鱼再一次拜访,却是找陆左去开会,说评委会将会商议第二批的推荐人,并且由第一批的评选委员提名九人,直接入选五十人大名单。
想到这里,杂毛小道睁开眼睛,双目迸发精光,说既然如此,那我就争上一争,让那帮小瞧我的人瞧一瞧,老子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啊?
听到我和杂毛小道的解释,陆左也笑了,随后他收敛了笑容,对杂毛小道说道:“老萧,原本我还没有想好第二个名额给谁,但是符钧一来,我却想通了——第二个名额,非你莫属。”
杂毛小道摇头,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事实上,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师父并不太管教学,所以我也有跟着符钧师兄一起修行,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凡事都是一丝不苟、十分刻板,让人头疼不已;我本以为他会一直这样,却不知不觉间,与许多的长老关系处得十分不错,而后又在大师兄的支持下继任了掌教之位,身http://www•hetushu.com份变了,心态也会有所不同,现如今他的想法,我也不知晓了……
的确,不管杂毛小道多么的豁达和不在乎,但是被茅山长老会的人从那掌教真人的位置上拉下来,后来又为了我离开茅山,这件事情对于杂毛小道来说,其实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
至于我,则被陆左点名陪同。
我的心态很好,听到杂毛小道带着歉意的话语,赶忙摆手,笑着说道:“萧大哥,您是我哥,这事儿就得当哥的出头,我在后面享福就好了;再说了,您的修为多高,比我可是高了好几层楼,名额跑出去,没有人敢多说什么闲话;但我就不同了,左哥要是提名我,别人听了,肯定说卧槽,这二逼是谁啊,是不是有什么屁眼交易啊……”
啪!
啊?
所以最后的一个名额,不是我,便是杂毛小道。
甚至是那雷劈落下来的目标。
陆左赶忙拦住了他,说符掌教说笑了,这儿是京畿之地,四九城中,而且这地儿特殊,贸然展现,事有不妥。
就比如我,如果在杂毛小道的面前使用神剑引雷术,那么如果只要他想,他随时都可以操控整个过程。
陆左笑了,说其实我一直在想,你自离山门这件事情,在你心中,应该是一个心结——你别不承认,咱们兄弟俩在一起那么久,你什么想法我能不清楚?不过有一句说一句,别看屈胖三整日神神叨叨,精神错乱,但他有一句话说得挺对的m.hetushu•com,“男儿不装逼,空一身本事”,我在想,倘若有朝一日,你跻身进入了天下十大,而茅山宗却无一人入选,那些投票踢你下来的人,是否会懊恼不已呢?
不过说句实话,这不正是应该的么?
符钧是冲着陆左手头的名额来的,用他的话来讲,第一届的评选委员,与第二届的评选委员几乎一般,只是从他师父陶晋鸿换成了陆左。
符钧话里面的意思,是这名额本该是茅山的,只不过他大师兄一力主张,让陆左得了这头衔,也希望陆左这边能够投桃报李,给茅山宗一个提名,方才和和气气。
至于其他人,估计也就跟黑手双城有点儿关系。
果然不出意外,又是那天下十大。
他并没有说给茅山的提名给谁,不过想来除了他这掌教真人,旁人又有何资格?
倘若是孤家寡人还好,陆左身边的顶尖高手数不胜数,又怎么可能还有名额分给外人呢?
哈、哈、哈……
符钧一皱,杂毛小道便来到了客厅。
“别、别、别!”
陆左望着院子外的门,说道:“你之前跟我说过,你这位符钧师兄为人老实本分,勤勤恳恳,对于争权夺利的事情,可从来都不甚关心呢……”
符钧这才罢休,又与陆左说了几句,却并没有能够得到什么承诺,皱着眉头离开。
而现如今陆左为了让杂毛小道能够在茅山宗的长老会面前扬眉吐气,把这名额给了杂毛小道,自然就没有了我的份。
听到陆左这般说和-图-书着,杂毛小道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杂毛小道不出面,屈胖三和朵朵自然也不会出来凑趣。
黑手双城倒是有资格,但他可是公门中人,并不参与评选。
这样兜圈子的话语聊了许久,符钧终于谈及了此番前来的正题来。
至于这位符钧先生,基本上只能算点头之交。
杂毛小道名扬天下的时候,我在哪里?那个时候的我,还在工地上搬砖呢……
不过这事儿可不是我说了算。
陆左说既然这样,你为何还要传那神剑引雷术给他?
要想让自己心结解脱,从此释然,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能让那些家伙如愿以偿,就得活得更加光鲜,让他们处于后悔之中。
事实上,陆左和茅山宗最大的渊源,其实就是与杂毛小道情同兄弟。
但符钧却仿佛并不知晓一般,与陆左聊着,而陆左为了不让场面尴尬,也是敷衍应付着。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皱了一下眉头,说这个还是留给胖三或者陆言吧,我个人已经不需要这种虚名了。
杂毛小道的神色有些复杂,沉默了一会儿,长长叹了一口气,说人都是会变的。
杂毛小道笑了,说我做这事儿,也不是全部为了你——你应该知晓,神剑引雷术并非一蹴而就之事,需要时间和感悟的积累,而且即便是练成了,对我们也没有太大的威胁。
尽管杂毛小道将那神剑引雷术传给了符钧,但是因为本身已经不在茅山的关系,所以在接见符钧的时候,他并没有露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