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二十九章 消息

屈胖三点头,说怎么不知道,在座的各位,估计没有一人比我更了解白马寺了,那鬼地方别看平日里低调得很,仿佛就是一堆吃斋念佛的老秃瓢,但我跟你们将,这帮秃驴真的发起狠来,茅山宗与龙虎山,未必能够扛得过他们。
陆左摇头,说不,我心底里恰恰是反对这样的事情——江湖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本来大家在这江湖晃荡,过得挺好的,但是这帮人却偏偏弄出这么一件事情来,挑起纷争,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深思的事儿……
我走到跟前,打了声招呼,然后坐下。
我们都不知道这一位这么应景的跑过来,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听到这话儿,陆左表现得很平淡,说能够与善扬真人、海常真人并肩而立,我真的有一些诚惶诚恐。
屈胖三笑,说那个什么破主任说得其实挺对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你们到时候见了,估计会大吃一惊——哈、哈、哈,这事儿真的是越来越好玩了。
赵承风说并不巧,事实上他是被人投毒给杀害了的,不过局里出于各方面的原因考虑,最后宣布了这么一个结果,而且黑锅还得由我来背——我昨天还得接待邓刚的家属,老婆孩子在我办公室哭哭啼啼,心交力瘁。
陆左的脸色有一些严肃,说只是一个说法,是一个道教协会的主任提出来的,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不过这个提议和-图-书遭到了陈老大、宗教局朱局长和好多人的反对,说这一次的评选,本来就是为了和平稳定,如果动手,有伤和气。
赵承风说道:“畏罪自杀了。”
听到这操蛋的处分结果,客厅里面的众人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陆左想了想,说道:“这事儿我猜有两层原因,第一就是看出了一些蹊跷,留张天师镇守,有了后路;再有一个,估计是赵承风的意思。”
陆左和杂毛小道都有事儿,没办法陪同,而屈胖三天天黏糊着朵朵,对我这个老搭档不理不睬,我没办法,只有只身前往赴约。
陆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哦。
它开始朝着一种不可控的方向走去。
最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没有人知晓,而我更是如此,原本以为自己只是置身事外,在旁边跑跑腿,打个酱油什么的,结果却被那什么善扬真人给架在火上去烤了起来。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那人说得其实并没有错,不管赋予再多高大上的意义,天下十大的本质,其实还是实力为尊,如果憋着不放,最后评选出来的人选不能够让大部分人心服口服,不但组委会会完全没有面子,就连官方也是黯然失色,而且还会引发许多的江湖冲突,如果按照可操作性的话,能够公平、公开、公正地斗一场,其实是很有必要的。
尽管这同盟关系看上去并不牢靠,随时都有可能崩溃和_图_书
我说没事,他们不是冲你的,这只是殃及池鱼而已。
赵承风更是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但绝对不能够信任,更不能交心。
我挣脱不得,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
不过没人敢怠慢他,毕竟之前为了陆左的事情,他也是帮过不少忙的人,我们现在暂时算得上是同盟。
如果是那些争名夺利之辈,估计恨不得现在买上几个猪头,去登门拜访,表达感谢和提携了,但是我却并不一样。
陆左有些担忧,说不过善扬真人和海常真人的态度暧昧,似乎没有反对。
我的理想并不是名扬天下,而是找到我家虫虫,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日子。
看着林佑,我说怎么着,还是没有缓过来么?
赵承风简单解释了一下善扬真人对我的提名,说是他强烈的推荐,也是因为看好我……他说了一大堆的理由,不过我却能够感觉得出来,没有一句真话。
我们商量了一会儿,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到,那赵承风居然上门来拜访了。
能够成为评选委员,在第一批的名单宣布之日起,陆左就已经实打实地跻身顶尖行列,这是毋庸置疑的。
陆左问道:“有找到投毒的人么?”
简单安慰两句,林佑低声说道:“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关于你哥陆默的消息,想听么?”
随后他们停止了这个话题,谈及了天下十大的评选来,毕竟江湖上现如今最热闹的事情,就是这个www.hetushu.com
陆左倒吸了一口凉气,说真的有这般厉害?
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地方,走进咖啡馆里去,瞧见林佑和萧璐琪两人坐在里面,林佑戴着一棒球帽,脸色有点儿不太好。
赵承风?
他找上门来的原因,是通报一下关于陆左那案子的一些情况。
然而大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即便是再不乐意,我也给牵扯进了这件事情里面来。
赵承风的脸色有些不自然,而杂毛小道则根本没有顾及他的面子,冷冷笑道:“自杀了?好巧啊……”
不管后面的事态如何发展,陆左这个天下十大,九成九是跑不了了的。
他沉着脸,轻描淡写了一句,而赵承风也感觉到了我们心里面的不爽,赶忙说道:“我之所以这么晚了赶过来,就是想要跟你们讲一句,这事儿我已经尽力了,但是身处其间,各种各样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这局面并不是我能够左右的,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呃,嘻嘻……
次日清晨,我接到了萧璐琪的电话,说林佑已经到了京都,问我若是有时间的话,过来聚一下。
陆左点头,说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不怪你,不必自责。
有人可能会骂我没出息,但是你们却不知道,高处不胜寒,我其实过够了那种朝不保夕、担惊受怕的日子,如果能够回归正常的生活,简直就是最理想不过的事情了。
杂毛小道点头,说配合上之前所谓的“严打”,极有可和*图*书能是有人看到这些江湖人物不太爽,想要想办法处理这局面。
杂毛小道说这话儿说得还算有良心。
这跟威尔、王明他们,有着本质的区别。
杂毛小道的手“啪”的一声,拍在了茶几上,好在他吸收了上次的教训,并没有用力,只不过闹出很大的动静来。
因为萧大伯的住处那儿这两天还有人骚扰,所以我们约在了西三旗的一个咖啡馆。
听到陆左讲完了开会的过程,杂毛小道沉吟一番,然后说道:“本来想让阿言置身事外的,这样子也有许多可以操作的空间,没想到善扬真人居然被他也给卷了进来,小毒物,你说说,善扬真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
双方见面,简单寒暄之后,回到了客厅来。
他是凑热闹不嫌事大,但我们却感觉到事情变得麻烦了。
听到陆左这句话,赵承风的脸色方才好一些。
听到院外的招呼,陆左和杂毛小道的脸色都有些惊诧。
经过充分的调查取证工作,证明王清华并没有对陆左的主观恶意,之前的所有疏漏,都是因为察人不明,所以监察处的处置,是给予书面警告处分,并扣除一年的奖金,停止当前职务,留在维稳办察看。
我真的不知道是该感谢善扬真人,还是该骂他。
屈胖三这边突然笑了起来,说没想到白马寺的人都掺和进来了,还真的是让我有些意外。
我们几个都有些诧异,说啊,不会吧?
陆左说赵承风是善扬的得意和图书门生,足智多谋,对于时局的把控又十分独到,而且他还知道了我们与你大师兄之间的矛盾,将阿言给弄出来,一来是让我们无法抽身,二来也是搅局,给你大师兄多一些压力……
我忍不住问道:“左哥,你觉得这法子怎么样?”
赵承风说调查过了,只不过对方既然敢做这事儿,肯定是有周全的应付手段,估计这条线索是断了……
谈完事情之后,赵承风离去。
杂毛小道好奇,说你知道白马寺?
林佑笑了笑,说还好,不过我之前自觉也是经过大风浪的,以为能挨得过,却没有想到回来几天,都一直在做噩梦……
陆左点头,说对,能招安的就招安,不能够招安的,估计前途坎坷。
各自落座,赵承风满面春风地跟陆左说道:“今天事情繁多,倒是没有跟你单独打个招呼,不过还是事后恭喜一下你,我侧面打听了一下,陆左你应该是铁板钉钉的天下十大了……”
我说好。
赵承风夸赞几句,不过也没有多说,点到为止,随后谈及了这一次过来的原因。
呃……
这人不愧被叫做袖手双城,这诚恳的话语让人听着心里舒服,怒气就减轻了许多。
更何况,你们不知道虫虫有多美,有这样的一个女朋友,如果可以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说你的意思,是同意这个说法?
啊?
杂毛小道随后问道:“既然如此,那个邪灵教的卧底邓刚呢?”
杂毛小道眯着眼睛,说关他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