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三十章 斗

不过听到这话儿我还是蛮开心的,总算是没有白打一架,于是怕他反悔一般,说那好,咱们说定了,可不许反悔哦……
事实上,能够混到现如今这个程度的,有几个是傻子?
林佑说外交部和总参应该知晓一些,具体的接头人是美国大使馆的武官参赞徐淡定,这个人出身茅山宗,曾经跟黑手双城一起搭档过,算是他的老部下。
他让开路来,我从他身边缓步走过,感觉到有一股气息在我的身上扫量而过。
我说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我哥居然是偷天换日计划的重要成员……
那人终于受不住了,脸色一冷,怒声吼道:“小子,你敢调戏我,要你好看。”
我闭上眼睛,想起了那一个人如其名的男人来,说道:“这个人其实我也见过,不过……”
在对方即将冲到我面前来的时候,我往前跨了一步,然后猛然拍出了一掌。
事到如今,再逃避,就有点儿不合时宜了。
林佑说我之前跟你说过,我网上有几个还算不错的朋友,其中有一个小子叫做Adjudicators,之前提供太明玉完天剑主身份的就是他,我被抓进去的时候,他给我的秘密邮箱里面发了这么一封邮件,我不知道真假,只有选择将信息告知于你。
我本以为是个认识但不熟的人,结果这才知晓,原来是在慈元阁的游艇拍卖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家伙。
一招败敌。
那人颇为尴尬,连忙让出了路来,m•hetushu•com说不好意思,兄弟,你长得跟一个人很像,搞得我弄错了,抱歉哈,你走,你慢走……
不过别看人好像是那文夫子,但瞧见他宽大稠衫下面的身体,却隐约有几分鼓荡不休的劲气流露而出,就知道应该是个挺厉害的练家子。
我瞧见林佑的精神状态还算是不错,也没有再多安慰,又聊了几句,然后告别。
我思索了一下,还是摇头。
很显然,虽然我明确的否定了他的指认,但他还是心有疑惑的。
啊?
我摇了摇头,一脸茫然地说道:“大哥,不知道你说啥子……”
敢情我们在这儿打一架,居然就是为了车费钱啊。
先前拦住我的那个中年人皱了一下眉头,朝着我拱手说道:“白鹤门当代传人王相……”
这几个人一看就知道是江湖中人,其中一个,还弄了一身灰袍道士的打扮,将我给围住,其中一人对我喊道:“陆言,你且停住,别走。”
刘云卿愣了一下,说我这是八极拳……
呃……
我们昨天也有过猜测,那九人名单一公布,必然会引起一片哗然,肯定有很多人不满意。
唉!
那人冷哼一声,说你当然不认得我了,不过我却认识你——当初慈元阁的游艇拍卖会上面,你小子一掷千金,可是出了大风头的,我哪里能够忘记?
不过围着我的这几人并不是没有聪明人。
林佑说客气了,咱们是自己人,说多了反倒显得生分。
然而就和-图-书在我就要走出小巷子的时候,突然间前方又跑来几人。
然而这个时候的我却眯起了眼睛来,不动如山。
听到众人纷纷开口发言,我这才反应过来。
我随后又故技重施,将其余人都给一招弄倒。
周围有人立刻附和,说对,我们是过来找你切磋的,试试你小子的本事。
旁边有人瓮声瓮气地说道:“不行你打的。”
我摸了一下鼻子,说哦,原来如此,不过虽说是熟人,但你这样拦在我面前,耽误我行路,还是有点儿过分了啊……
说罢,我身子一扭,人消失在了原地。
那人愣了一下,说你不是?
林佑瞧见我患得患失,笑了笑,说这件事情太突然了,你先考虑一下,后续有什么消息,我会继续跟你说起。
林佑摇头,说我不确定,但是总感觉还是得跟你说一声,要不然我的心会很不安的……
呃……
说罢,他一个刚功八极的猛劲儿,就朝着我这边猛然崩了过来。
我四两拨千斤,轻描淡写地将自己撇开了去,许多人一听,嘿,还真的是那个理儿。
如果我这一次服了软,后面的麻烦估计就会接踵而至,我避都避不开。
所以我得立威,让很大的一部分人消停下来。
对方显然是练了苦功的,发力瞬间劲如崩弓,发如炸雷,势动神随,疾如闪电,那拳风呼呼,相当凶猛。
我这顺杆儿爬上来,对方颇为尴尬,而这个时候有人开口说道:“行,你若是赢了吗,车费和*图*书我出。”
我愣了一下,说八极狂魔啊?你是英语八级,还是法语八级?
果然,在气息从我的身上游过之后,那人方才最终放松下来,让我离开。
我没有等他说话,挥手打断了他,说别扯淡了,我赶时间。
我说这个偷天换日计划,你是怎么得到的?
我沉默了一下,说如果是这样,这个计划宗教总局也不知道,而是隶属于外交部?
大虚空术。
我心中生疑,却不想多惹麻烦,平静地说道:“大哥,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而这些人最是耐不住性子,一忍不住,立刻就想着跑到我这儿来,给我找麻烦。
啊?
我知道,那提名人的名单一公布,我肯定会变成众矢之的,仅仅比屈胖三这家伙要好一些,毕竟我还顶着敦寨蛊苗的头衔,可比屈胖三那个一穷二白的家伙要好许多。
这话儿一说出口,大家都有点儿尴尬了。
我盯着林佑,说你确定这个偷天换日计划里面的黑狗,就是我哥陆默?
走过一条小巷,突然间前方有人拦在了我的面前,盯着我,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请问你是陆言?”
林佑已经听说了我被提名成为天下十大的事情,知道我这一段时间可能会很忙,所以倒也没有挽留,只是告诉我,有什么事情,都可以与他联系。
林佑看了我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徐淡定既然是茅山宗的人,想必与璐琪的堂哥有联系,能不能通过他去过问一下,这样子你也能够http://www.hetushu.com放下许多的担心。”
听到我承认了身份,刚才拦住了我的那人怒气冲冲地来到了我的身后,指着我大骂道:“嘿?亏得善扬真人推举你为那天下十大呢,占用了那么宝贵的名额,我以为是何等的英雄好汉呢,却不曾想居然是一个连名字都不敢承认的胆小鬼……”
我不想惹麻烦,所以直接骗了对方,准备蒙混过关,却没有想到好死不死,居然有人认识我。
我说是日语八级?
想到这里,我拱手,说好,我就是陆言,陆地的陆,沉默寡言的言,你们谁要跟我讨教,报上名来,无论单挑,还是群殴,我都是生冷不忌,唯一一点,就是求大家别墨迹,我还得赶地铁呢……
看着地上瘫软在地的五人,我拍了怕手,说以后悠着点,别乱出头,车钱不要了,我赶时间,不聊了,回见。
下一秒,我出现在了那人的身边,伸手过去,将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我感觉到了这股气息,微微一笑,然后激发了那遁世环,让这法器将我的气息给收敛隐藏了去,让对方发现不出什么异常来。
原来这些人拦住我,原因居然是善扬真人提名我为天下十大的事儿。
我愣了一下,瞧见这是一个四十多岁、身穿青衣稠衫的男子,一副仙风道骨的算命先生模样。
我愣了一下,瞧向了那人,说兄台我们认识?
我伸手与他相握,说多谢。
他“啪、啪”两下,像拍灰一般地折腾拦下,然后摆了一个起手式,对我说道:http://www•hetushu.com“我先来吧——阁下听好了,我是沧州孟家镇八极拳的第九代传人,大名刘云卿,江湖人称八极狂魔……”
最先站出来的,就是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
我笑了笑,然后抱拳,说各位,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半点儿干系,你们若是心里面有什么不满,又或者疑惑的话,完全可以去找善扬真人问个清楚啊,至于我本人,其实也完全不了解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如果哪位知晓的话,烦请告诉我一声……
我离开了咖啡馆,然后朝着附近的地铁口走去。
弄完之后,我叹了一口气,对周围四人开口说道:“一起上吧……”
我故意拖长音调,一帮人的脸色都有一些难看。
他骂得开心,旁人纷纷附和,说对了,那名额给了你,简直是丢人,你说吧,到底这里面有什么猫腻,方才把你给选进去的?
“偷天换日?”
我刚才听到那人招呼我的时候,就知道大概是这么一回事儿。
这人找我干嘛呢?
我说打的那钱你给?
所谓一面之缘,指的是对方,至于我,哪里记得旁边这样的小人物。
这一掌正好拍在了那人的腰间处,他马步没有能够扎好,顿时身子一歪,直接跌倒了去,再也难以爬起来。
于是立刻就有人回过神来了,冷然笑道:“善扬真人是何等人物,他老人家做任何事情,自然有他的道理,只不过你小子无才无德,什么名头都没有,却敢腆着脸占住这么一个位置,兄弟们倒是想要讨教一下,你到底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