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三十四章 贪玩屈胖三

我们这个属于实战派。
这就是刚才屈胖三所说的,那些人让陆左来当这个评选委员的缘故。
有着这些人的磨砺,相信我无论是与人交手的经验、技术水平,还是名气,都能够得到短时间的快速提升。
毕竟对于传承的理解和细节,他都已经在前面的交手中,与我交代了。
我说你陪着我?
经过交手,陆左对我信心满满,而我反而是有些受挫。
屈胖三不肯将就,非逼着我,跑到八达岭那一带去,找了一个馆子吃饭。
这也正是王明以及其他人为之叹服和羡慕的一点,而最主要的原因,则是陆左破而后立,找到了另外的一条道路。
我无奈,只有一切随他,两人在八达岭一带玩得不亦乐乎,我还给他拍了许多的照——小胖子特别有镜头感,不但卖萌一流,而且还懂得修图,让我简直都有些崩溃了去。
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而仔细回想一下,能够与陆左打到这样的程度,我算是虽败犹荣了。
陆左沉吟一番,说你的诸多手段,的确需要一把剑来支撑,你女朋友给你弄的那把剑已经回了,得想办法弄你再弄一把合适的才行。
瞧他这挑剔样儿,完全看不出当年跟我回来的时候,捧着一盒方便面吃得满头大汗的淳朴模样。
我甚至连傍身的神hetushu.com剑引雷术都没有办法弄出来。
陆左说当今之世的名剑,个个都有主儿,不过你别忘了咱们身边这一位,可是那制器名师,飞剑都能够弄出来,又怎么会难得到他呢?
谈过了此事之后,我们不再多聊,陆左让我唤出小红来,跟我们打了一圈儿招呼,并且嘱托了我一些关于如何与聚血蛊培养感情的方法之后,也没有再多的交代。
屈胖三得意起来,说正是大人我。
有一个哥们小心翼翼地问道:“阁下两人,可是杀人正太屈胖三,和蛊王传人陆言?”
我听到人家叫出了我们的名字,就知道是听到了传闻,跑过来跟我们比试的。
杂毛小道在旁边看着我们两个,说别叹气,但凡能够在江湖上出名的顶尖人物,必然都是有成名之战的,之前你们在东南亚闹得的确挺欢,但是在国内,特别是北方江湖,还是欠了一点儿意思,所以从明天开始,将是你们的成名之战,这是机会,得珍惜……
我说那怎么办?
听到陆左的话语,杂毛小道皱了一下眉头。
屈胖三是个心宽体胖的家伙,天塌下来而面不改色,沉着冷静这一点,我不如他。
这特么的也太难听了吧?
屈胖三上前一步,说本大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河东屈胖三,那个什么狗屁杀人正太什么的,俺可不认。
据说他的双掌之中,一边代表着毁灭,一边代表着希望。
呃……
http://m.hetushu.com完这些假大空的漂亮话,杂毛小道、陆左和朵朵都闪人了,而屈胖三则从崆峒石里面拿出了野营帐篷,搭好之后,翻身一躺,呼噜噜地就睡着了去。
我说我兜里有一些吃食,要不然咱将就一点儿?
无论是九字真言,还是陆左那种近乎疯狂又蕴含至理的剑道,以及对于周遭境况的精准把握,还有对于蛊毒的理解……
我原本十分郁闷,听到屈胖三垂头丧气的话语,忍不住笑了。
啊?
正因为如此,我许久都没有能够睡着。
我提及了青蒙剑,陆左笑了,说两千年前的物件儿,你就别想了。
想到这里,我对于接下来的比斗越发增添了信心,想着旁边还有一个屈胖三帮忙照应,那问题倒是不太大。
他回头的时候,会到组委会放出风去,让那些心中技痒,也有意争夺这天下十大的人们,都跑到这儿来,让那些人找我来玩一玩。
这家伙吃就吃吧,而且还特别挑,一边吃肉夹菜,一边吧唧嘴巴,说哎呀,这个味道,跟朵朵做的差距太大了,我都有点儿难以下咽啊……
杂毛小道也点头,说对,若说实力和经验,你或许会差一些,但最关键的时候此刻的你,已经立于不败之地,这才是最重要的,当下之时,我觉得你最欠缺的,恐怕就是一把剑了。
屈胖三一瞧,哟呵一声,说没想到啊,这地方居然还有半路劫道的?
九转金蚕蛊,是在太厉害。
和图书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是一阵激动。
真正的修行者,是不可能如同传统的教育一般,一切都是手把手地教,特别是陆左这一脉,基本上都是属于放养,让人在不断的挫折和痛苦中前进。
长城之外的丘陵山林之中,苍穹之下,星子几乎瞧不见,四周一片寂静,我甚至能够听得到屈胖三微微的鼾声,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变得无比的宁静起来。
因为他是真的强,已经强到了许多人为之顾忌的程度。
我听了,一阵恶寒,说你们就这么走了?
只不过,蛊王传人和杀人正太是什么鬼?
吃了饭,这家伙还嚷着爬长城。
特别是他对于周遭炁场和元素的操控,简直就是超脱了修行者的范畴。
这是修行真我了。
他一边笑,一边举起了手来,说两位大哥,我们没钱,穷光蛋一个,要不然咱当做谁都没看见谁,就此别过,你觉得如何?
呃?
虽然这两把剑最终能够变成如今模样,都跟他们自己的际遇有关,但是谁也不能够否定他的炼器水准。
关于我与人交手时经验欠缺的问题,陆左也给出了一个解决办法。
那人说在东南亚击杀哈多,然后留下“杀人者屈胖三也”血书的,可是你?
毕竟手上没有趁手的兵器,这事儿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要命了,我的战斗力也因此大打折扣。
我们趁着旁人不注意,翻下了城墙,然后步行前往之前待的地方,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间前方跳出了两个www.hetushu.com晒得黝黑的大汉来,把路给拦住了。
的确,无论是陆左的鬼剑,还是杂毛小道的雷罚,都是杂毛小道弄出来的。
按理说聚血蛊并非那般不堪,但陆左的这金蚕蛊并不一般。
听到陆左的话语,我总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旁边的屈胖三打了一个呵欠,说谁说的,这不还是有我陪着你么?
与陆左的每一次交手,都值得反复回味。
随后我开始将整个心神沉浸在了之前的交战之中去。
因为是教学比斗,所以双方的火药味都并不浓重,但是陆左带给我的压力还是十分恐怖的,特别是他一双手掌的气息弥漫而出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一种近乎于窒息的恐惧。
这世间没有几个人能够如同陆左一样,能够对我遁入虚空进行限制,使得我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而更没有几人能够拥有本命金蚕蛊这样的恐怖气息,将聚血蛊给吓坏。
那人一拍大腿,十分委屈地埋怨道:“你们到底怎么搞的啊,跑哪儿去了?我师父听说你们在这儿,特地跑过来,结果找了一天,都不见人影,害我被骂得狗血喷头……呜呜。”
不过随即他又舒展开来,笑了笑,说好,这事儿包在我的头上,回头我找慈元阁那边弄点儿材料,然后想办法在最后争天下十大的时候,将那剑给你弄出来……
如果陆左真正与人拼了命的交手,恢复巅峰时期的他,还真的没有几人能够抵受得住。
果然,听到这话儿,屈胖三的脸完全就黑和-图-书了下来,说是那个断子绝孙的家伙,给取的这么一名字?简直就是Low爆了好吧?
这世间,没有几人能够有陆左这样的经历,重回巅峰之后的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王者风范。
我听说过一些关于陆左的传说。
有人陪着我,那便是好事儿。
果然,交代完这些,陆左便要带人离开了,至于我,就留在这个地方,好好参悟。
如此玩闹一天,到了下午的时候,两人才准备步行回返。
那人一听,精神陡然大振,说果真是你们两个?
那一夜我没有睡去,到了清晨的时候,我盘腿打坐,行了一遍周天,神清气爽,倒也不觉得乏困,而屈胖三起床之后,伸了一个懒腰,只呼好饿。
屈胖三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说你还好一些,怎么说也是陆左的徒弟,还算是出名,但是大人我小屁孩儿一个,这刚刚出道,就给陆左举荐进这么一个位置来,不服的人更多,处在风口浪尖的,不是你,而是我——所以大人勉强留在这里,陪你做一个难兄难弟,跟你交替,免得你寂寞,或者被人一拥而上吧……
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不断地浮现出了之前与陆左交手的种种情形来。
瞧见我畏首畏尾的样子,屈胖三在旁边笑了,说你呀你,也不想想自己的对手是谁,你以为那帮人选陆左来当那评选委员,与善扬、海常那帮老油子并肩而立,真的只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如果不是认为陆左有这般的实力,你觉得他们会这般容易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