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三十五章 乖来吃棒棒糖

那帮人纷纷大声喊道:“嘿,那小子,我是金蛇门的陈海松,特地来找你讨教……”
燕子李三啊,这位爷可是大大的有名。
瞧着眼前这一个又一个被名利给熏红了眼睛的江湖好汉,我有点儿尴尬。
我在旁边疑惑,说什么叫做老燕子李三啊?难道还有新的?
“某家是江湖刀客,含笑五步癫罗笑晗,前来讨教……”
屈胖三说这样啊……
而随后,从那林子里腾然飞出了一大片的惊鸟来,朝着远处飞去。
眼看着场面就要失控,我看向了屈胖三,而这小子却是人越多、越热闹,他就越开心,笑嘻嘻地望着,一直等到我问他怎么办的时候,他方才清了清嗓子,然后大声吼了一声道:“喂、喂、喂,肃静,肃静……”
到了第三声,整个山林就猛然震了一下,原本喧闹无比的老林子一瞬间就陷入了诡异的临近之中。
得,人家都算计好了。
不仅是不厚道,简直就是太不要脸了。
张子博指定挑战的人是我。
“惜花公子李雨时……”
这还只是今天,等消息传出去,相信用不了多久,来的人只会越来越多,而且对手也会越来越强。
屈胖三自然是大大咧咧,他像长辈一般地问道:“我记得燕子李三最厉害的三门功夫,一叫做壁虎神游,一叫做青云扶摇功,再有一个,叫做十八寸贴身短打,你那师父可学了几分?”
有着官方人员出面,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首先是将这和图书挤得跟赶地铁一样的场面给控制住,然后由这边的工作人员与那帮江湖人选出来的人商量一番,又经过沟通之后,敲定起接下来的擂台进程,以及一些相关的规则之类的。
听到这话儿,众人纷纷点头,说讲得及时,不愧是青羽教授,当代诸葛亮。
随后我们回到了那树林前的一片空地上来,结果一接近这儿,嗬,好家伙,这尼玛人来人往,怎么跟赶集一样?
他这边刚刚说完,陪我们来的这个燕子门弟子便开口喊道:“师父,蛊王传人和杀人正太给我请来了……”
呃……
人家真的是有备而来,眼看着天色有些晚,居然竖起了几个大灯,发电机都准备好了,看起来是准备长期抗战了。
我无所谓,但屈胖三不干了,他走上前来,对那燕子飞说道:“那啥,朋友,你选他干嘛啊,陆言是我小弟,这开头炮,自然得有我这当大哥的来撑场……”
第三点,屈胖三说你们这帮人里面,选几个最有威望的人出来,把这秩序给维持起来,这般乱糟糟的,像什么话?
我心中惊讶,而屈胖三却淡定地说道:“燕子李三?哪个燕子李三?”
瞧见喝住了众人,屈胖三这才拱手说道:“诸位,在下河东屈胖三——哪个王八蛋再叫我杀人正太,大人我就翻脸了啊——咳咳,说哪儿了?哦,对,在下河东屈胖三,这是我小弟陆言,我们兄弟俩呢,侥幸被提名进入天下十www.hetushu.com大之中候选人去,自知名声低微,江湖群雄多有不服,所以在这儿设下擂台,任何对我们这提名有意见的,皆可来战,不过事先有几件事情,咱们可得说好……”
屈胖三一脸怪大叔拿着棒棒糖哄小萝莉的表情,说:“那啥,你若是能够赢了我,我就将你们燕子门失传已久的青云扶摇功,传给你,如何?”
听到那人的说法,我方才得知他为什么会对屈胖三随口说的那一句话肃然起敬。
屈胖三的前世是虎皮猫大人,而虎皮猫大人的前世则是民国时期的最天才,天下三绝之一的屈阳。只有经历过那一个特殊大时代的人,方才会对这里面的事情了如指掌,也知道老燕子李三,和新燕子李三的区别。
对方听我们说得客气,赶忙往回指,说我师父就在你们搭的帐篷旁边等着呢,咱们赶紧走。
啊?
屈胖三竖起了三根手指来,跟众人约法三章。
这一点,太不公平了。
凑在我们这儿的,差不多有一百五六十人,除了门下弟子和朋友,以及看热闹的外,真正想要与我们交手的,至少也有三五十人,结果我们这儿一人只接五场,三天也才十五场,这也太少了。
这个家伙连续说了三声“喂”,第一声的时候轻得我都听不清楚,然而第二声的时候,却宛如一声炸雷。
这话儿让那人脸色大变,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拱手说道:“太师祖死得突然,壁虎神游和m•hetushu.com十八寸贴身短打虽然有传承,但并不全,至于青云扶摇功,却是早已失传了……”
因为之前燕子门那弟子一直在旁边聒噪,最终我们选择了第一个出场的,正是燕子门的那位燕子飞张子博。
一想到这个,原本闹腾得厉害的人就哑火了,也有人说道:“我们之所以义愤填膺,是因为选了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何必三五十人,选一个最厉害的人来,将他们给击败了,这事儿就成了一个笑话,何必再继续下去?”
第二点,便是时间,从今天开始,我们摆擂三天,一天打十场,每人五场,有需求的报名排号,不可乱了秩序。
我本以为屈胖三是没听说过燕子李三这个名儿,却不料那人听了,肃然起敬,说您是内行人,我们太师祖是冀北的老燕子李三。
这场面,怎么看都感觉有一些古怪。
这是我们力排众议的结果,随后众人将远远围住空地,而我们则来到了中间。
对于这一点,众人纷纷点头认同,毕竟大家争名是争名,谁也不想把脸给撕开了,毕竟我们的想法他们或许不在意,但我们的背后还有陆左,这可是好多人最为忌惮的。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点了点头,说哦,这样啊,那确实不错。
我听到这话儿,下意识地朝着那人望去,却见对方手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温文尔雅,的确像是一大学教授,唯一有些不搭的,是人手里抓着一鹅毛扇,时不时地摇一下,特别诡http://www.hetushu•com异。
这话儿一喊出来,乌泱泱一片人影便全部都朝着这边挤了过来。
我虽然有了一些心理准备,知道可能会有无数人会跑过来,想要踩着我上位,却不知道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人。
首先第一点,那就是江湖较量,无冤无仇,只分胜负,不分生死。
我们的出现就好像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湖面里去,顿时间一下子热闹非凡,弄成了菜市场,无数人大声喊着,一开始我们还能够听得到名字,到了后来,就感觉有一万只蜜蜂在脑袋周围“嗡、嗡、嗡”地转动,完全就听不清楚了。
那人说得委屈,看着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我瞧得一阵心酸,说哎呀,这事儿是咱们的不对,你师父在哪儿呢,我们这就去会会他。
那人脸色肃然,跟我解释道:“对的,我们的师祖名叫做李鸿,修为高强,劫富济贫,是个顶尖的义盗,后来被反动军警设计逮捕,惨遭杀害——民间流传很多关于燕子李三的故事,都是以他为原型;另外在鲁东禹城李家庄人,有一个人叫做李圣武,此人懂一些拳脚功夫,但自小不务正业,后来更是烧杀掠夺、无恶不作,成为了反动当局的爪牙,还肆意冒充燕子李三,最是可恶……”
他说得强硬,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旁人瞧见他是一小孩儿,想着三五十人来车轮他,的确有些不厚道。
我们跟着那人往回走,屈胖三却并不着急,若无其事地问道:“那啥,你们师父叫甚名字和_图_书,什么来历呢?”
听到这儿,屈胖三黑着脸,环视众人,最后落到了聒噪得最是厉害的那几个人脸上去。
燕子飞一脸尴尬,说你、你一小孩儿,我怕江湖同道说我欺负人……
这时有三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人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他沉着脸,平静地说道:“你们有多少人想挑战,那是你们的事,别说三五十人,就算是三五百人,与我也没有任何关系,大人我有本事,但不至于跟人车轮战——人多了好解决,你们自己选,选出最厉害的十人出来;若是选不出来,那就自己打一场,OK?”
屈胖三一瞧见这个,忍不住就笑了,说陆左他到底放了什么风啊,这百来号人的,难道都是来找我们打架的?
他沉吟一番,却不再说话。
原来他们是天下十大组委会的工作人员,听到了这边的事情,就被上面派过来帮忙的,他说他们愿意出面,帮着将这擂台弄好。
又有人喊道:“在下长沙帮的沙碧石,听说你小子霸蛮得很……”
听到这话,众人纷纷点头说是。
没有人再说话了。
那人对屈胖三肃然起敬,也不敢因为他的岁数小而小觑了他。
那人骄傲地说道:“我师父叫做张子博,人称燕子飞,我们是燕子门的,燕子李三是我们的太师祖。”
听到这话儿,众人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大概是他刚才那一声狮子吼将众人都给镇住了,场中沉寂了一会儿,方才有人应和,说是什么,你说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