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三十七章 屈胖三式百家讲坛

膝盖都跪疼了。
工作人员一愣,说为什么啊?
没想到屈胖三对于这粗汉子的恭敬十分满意,拍着胸脯说道:“蛮越十三刀嘛,简单啊,来来来,我们来走一遍……”
仅仅只是三场拼斗,屈胖三就凭着完美的表现实力圈粉,原本许多对这事儿耿耿于怀、怒气冲冲的家伙,一下子就变成了他忠实的簇拥者。
尽管对方早就有了准备,但仍然没有逃过我的这一下。
他每一句话都是一语中的,说得沙碧石双目明亮,兴奋莫名。
我心中反思着,而这边则吵成了一团,最后屈胖三帮忙拍板,说那行吧,这一场我帮我小弟接了,你来吧。
我拍了拍手,走到了一边儿去。
这句话说完,他两眼翻白,终于昏死了过去。
而正是这样的不正常,使得众人瞧向屈胖三的眼神都变得狂热起来。
含笑五步癫摇头,说不为什么,我觉得他要厉害一些。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厉害不厉害,你过来,我陪你玩一下就知道了……
旁边宗教局的工作人员面无表情地说道:“下一个……”
连续三场,每一场屈胖三都表现出了极高的素养来,他表现出来的并不仅仅只是自己的精湛修为,更是那近乎于无所不能的庞大学识,无论是燕子门、金蛇门,还是长沙帮,每一个宗门的绝学和不传之秘,甚至失传的手段,他居然都随手拈来,让人为之敬畏。
没想到屈胖三www.hetushu.com现在居然这么抢手了?
随后轮到了我,故技重施,依旧没有等对方报完姓名,便是上前一记手刀。
那人一脸委屈地说道:“某家、某家叫做孙子墨,在我们彭城那一带,我可是打遍全城无敌手呢……”
第一天的战斗没有想象中的纠纷,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中结束,我后面的两次,依旧是一拳撂倒,而屈胖三则再一次实力装波伊。
人性化嘛……
随后屈胖三的这名挑战者是长沙帮的沙碧石,一口鬼头刀,凶悍得很,不过这只是表面的,来到了屈胖三的面前,人跟小学生一样乖,上来便将鬼头刀给插在了草地上,然后拱手说道:“那个、那前辈,我是长沙帮滴,我们门中的绝技是蛮越十三刀,楚巫鸣钟功和镇南铁档诀,另外还有一手霸王附身的手段,只不过是失传了,您看……”
他凭着一把木剑,与陈海松比拼,却将那绚烂夺目的剑光充斥在整个场间,重现了当年金蛇剑君的英姿风范。
因为他亲手演示出来的十三路飞蛇剑法,还有那游龙惊凤步法,全面碾压住了陈海松,不但更加精妙成熟,而且还有许多远胜于他的点;而在这过程中,屈胖三根本没有施展出了什么劲力来,完全就是凭着手段打压。
不过比惜花公子强上许多的,是这位的抗打击能力强上许多,虽然也是直接倒地,却并没有昏死过去,勉强还残留http://m•hetushu•com着几分意识,努力地睁着双眼,对我说道:“某家叫做孙子墨、孙子墨……”
陈海松不打了,直接跪在地上,看完了整套金蛇狂舞。
被这般劈头盖脸地痛骂,那长沙帮的沙碧石不但不恼怒,反而欣喜若狂。
好意思么你?
而屈胖三则揉了揉拳头,慢条斯理地对周遭的人说道:“那个啥,我不是瞧不起江湖独行客啊,只不过这种啥子传承都没有的,让我指导,我也不知道指导些啥,还不如直接让他Pass,给后面的人争取点时间,你们说对不对?”
我一脸郁闷地看着他,说大兄弟,天下十大很神圣的,您这点儿本事,何必来搅这一趟浑水呢?
就如同昨夜陆左教我一般,屈胖三也是寓教于战,用那木剑指引着沙碧石,将那蛮越十三刀,楚巫鸣钟功和镇南铁档诀的精髓融会贯通了一遍,而中间还停了下来,怒气冲冲地骂道:“你脑子进水啊,让你发挥全力,你就别收着;本来就是半桶子水,还怕我受不住你这点儿三脚猫功夫?你全力来就是了……”
陈海松方才爬起来,心服口服地说道:“我输了,还没有开始打就输了——阁下可是我金蛇门哪位前辈的子孙?”
呃,他倒是忘记了自己干嘛来的了。
随后他拼尽全力,那一套刀法耍出来飞沙走石,端的是厉害非凡,屈胖三也有了劲儿,与他不断交手,口中还指教着,点出对m.hetushu.com方的缺点与不足之处。
不过瞧他模样,败了就好像是胜了一般,喜形于色,站稳之后,双手抱住了鬼头刀,长鞠到地,恭敬地说道:“碧石多谢屈师指教,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以后但凡有所差遣,只要是我长沙帮力所能及的,莫有不从……”
陈海松五体投地,自然没有再多言,退下之后,居然还叫了几位弟子,张罗着帮忙维持秩序——同样在帮忙的还有燕子门的人,屈胖三这个叫做以德服人,将这帮原本一心想要捣乱的家伙弄得服服帖帖。
这事儿我有点无奈,毕竟人家挑战谁,这是他自己的权力,我又不好勉强,结果还没有等我说话呢,后面那人就恼怒了,说罗笑晗你个王八蛋,屈大师今天就只剩下两个名额了,你占了一个,我们后面的可不是啥都捞不着了?不干、不干……
而就在屈胖三讲学的过程中,杂毛小道找了过来,对我说道:“阿言,我记得你把你之前的那个金剑碎片留起来了,现在还在么?”
得,他还是没有听进屈胖三的话语。
在最后的时候,屈胖三甚至使出了那“金蛇狂舞”来。
以德服人。
一众路人转粉的迷弟迷妹们纷纷鼓起了掌来,有人激动得眼眶里满是泪水,大声说道:“干得漂亮,我最讨厌这种不守规矩,胡乱插队的人了……”
一整套弄完,屈胖三陡然发力,木剑一点,沙碧石浑身一震,却是败下了阵来。
那人双目http://www.hetushu.com一瞪,愤怒地说道:“我、我、我……我哪里知道,你们特么的竟然这般牛波伊?”
那人低头,说这个,他不是说已经死了么?
结束之后,众人迟迟不肯散去,屈胖三则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开坛讲学,谈起了修行的基础入门来。
但不管怎么说,屈胖三讲解的这修行基础深入浅出,让许多人恍然大悟,对于修行之道,居然又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
我循循善诱,结果那人就是不上道,死活要指定屈胖三。
这些手段,倘若是懂了一两门,那有可能就像金蛇门所说的一般,也许是那位前辈的子嗣,但如果全部都懂的话,这事儿就太不正常了。
我说你不知道他这一次也是被提名的人么,大兄弟,消息不要那么闭塞好吧,应付你们这样妄图一步登天的小人物,很累的呢……
一堂课讲下来,屈胖三圈粉无数。
面对着这般心悦诚服的话语,屈胖三表现得十分淡定,挥了挥手,说你别这么说,我可不是你师父,受不得你这一拜——霸王附身,这门手段据说与血脉有关,我本身是不会的,不过相关的一点儿技巧,回头我倒是可以说与你听。
我先是一愣,随后又想明白了过来,与我对敌,若不是那种一流的高手,真的很厉害,估计也就是一个闷头杀,自我介绍都没有完,就直接闷头倒地了,这事儿想一想真特么的亏,还不如跟屈胖三聊一聊,即便是败了,也能够对自己的修为大有http://m.hetushu•com裨益。
在场的人,大部分都是修行者,而也有不是的。
听到这话儿,沙碧石“噗通”一下,直接跪倒在地,激动得不能自已,说多谢,多谢屈师点拨,碧石定当铭记于心。
他一句话还没有讲完,就直接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屈胖三眉头一挑,说怎么可能?我便是我,河东屈胖三……
结果轮到我的时候,那个外号叫做含笑五步癫的刀客,直接指向了屈胖三,说我要挑战他。
这样的人物,凭什么不能够当那什么天下十大?
这尼玛哪里是人啊,简直就是一本活着的江湖百科全书。
我咳了咳,说彭城?隔壁老王也是彭城的,你打得过他?
砰!
那人上来,然后冷然一笑,说在下是江湖独行刀客,含笑五步癫罗笑晗,我……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禁不住反思起来——虽然我不能够像屈胖三一样深入浅出地跟人家讲解多门绝学,但至少让人家把自我介绍讲完,也是不错的。
接下来,就是屈老师教学时间。
不过在交手的过程中,屈胖三却震惊了在场的众人。
屈胖三挽了一个收剑式,问他说还打么?
啊?
众人听到他的话语,纷纷叫骂,说你特么的也忒无耻了,这么一个小肥仔,你居然叫人家前辈?
屈胖三最终还是没有教金蛇门的陈海松那什么金蛇狂舞,因为这人不可能打得赢他。
呃……
而且还直接把门中的绝学说出来了,你真以为那家伙是精通百家绝学的姑苏王语嫣啊?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