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一卷 天下十大

第三十九章 小姑奶奶不愿见人

这个时候沙碧石又端了一大盘的烤羊肉过来,毕恭毕敬地说道:“屈师,不好意思,目前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还在烤,估计要等一会儿时间;另外我还拿了一些烤馕过来,你看要不要……”
我看着她的情绪有些不高,说你到底怎么了啊,怎么好好的,就离家出走了呢?
我反倒是不急,拿了一块烤馕,蘸点儿油吃了起来。
那姑娘嘴巴一瘪,说呜呜,陆言,我饿……
沙碧石连忙赔笑,说啥帮主啊,在您面前,我啥都不是。
不过我很快就想起了陆左和杂毛小道来,他们跟这位师姑奶奶的关系应该也还行,于是便提起叫他们过来。
不过听到她叫出了我的名字,我就知道这小姑奶奶没疯没傻,这就是万幸的事儿了。
包子还真的不跟我客气,伸手就将那最大的一只烤羊腿抓了起来。
我无奈,只有好言劝着,然后领着她去附近的小溪便清洗一番,折腾到了半夜才得以休息。
我知道这些人都是讨好屈胖三的,也不客气,拿了一瓶,然后让他跟着我,帮着搬到那边的帐篷去。
包子看着我,说我不能来么?
我说你刚才没听说么,我叫那人去再弄吃的来了,饿不着你——来,先喝水。
呃……
包子还是摇头。
我不管这些交际,与包子说着话,问起她这些日子都跑哪儿去了。
包子是饿极了,有了肉,便也不管别的,坐下来便吃,而我则把屈和-图-书胖三拉到了一边去,跟他解释起了包子的身份来。
沙碧石得了屈胖三的这夸赞,就像吃了蜜糖似的,开心得不行,慌忙摆手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我回过头来,瞧见他搬了一整件的矿泉水过来。
她眼睛亮晶晶,仿佛就要发光了一样。
听到屈胖三说自己,包子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又两眼冒光地伸出油晃晃的小手去抓新烤来的羊肉……
屈胖三转头过去,打量了包子一会儿,然后说道:“你还别说,小妞儿洗一下脸,其实应该挺漂亮的……”
包子又说:“他一点也不好,以前还挺好的,后来总是跟姑姑吵架,还把姑姑逼走了,哼,我一点也不喜欢他,一点、一点儿都不喜欢他,哼……”
我忍不住又翻了一下白眼,然后拉着他过来,给两人介绍了一下。
啊?
包子是个小孩儿,想一出是一出,我听得也不是很真切,瞧见她一身脏兮兮的,有心帮她弄一下,可是这荒郊野岭的又没有什么条件。
给包子这么一骂,屈胖三像是愣了一下,顿时就跳了脚来,说你谁啊,见面就咬人,属狗的?
呃?
我瞧见她眼冒绿光,知道是真的饿坏了,于是把这一铁盘子的羊肉都递到了她的跟前来,说饿啊?那你先吃……
沙碧石笑着说道:“有、有、有,我们是有备而来的,多着呢;至于钱这事儿,您可别侮辱我了,伺候您两hetushu.com位,我是心甘情愿的,谈钱多伤感情啊,那啥……呃,您要是高兴,帮我在屈师面前多美言几句,呵呵、呵呵……”
我摸了摸鼻子,说这样啊?那不是挺好的么,你为什么不开心啊?
这时燕子门一哥们屁颠屁颠跑过来,问我道:“哥,要水么?”
呃……
包子乖乖地接过了矿泉水瓶来,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喝了半瓶去,而我也带着她来到了帐篷这边来。
他是个极有眼力劲儿的角色,瞧见我们这边有话要聊,谦虚两句,赶忙说你们吃着,我去催一催哈。
包子说我是气他们一直都瞒着我,当我是小孩子……
包子见我抢她的肉,使劲儿瞪了我一眼,随即又很委屈地说道:“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呜呜……”
呃?
包子瘪了一下嘴巴,说我就到处乱走,具体哪儿,我也不知道。
一直到沙碧石又送了一盘过来,两个小家伙这才算是停止了争抢,而我也弄了一块干净的毛巾,蘸水之后,给包子擦脸擦手,这才问道:“包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我瞧她这架势,这一大盘的烤羊肉显然是满足不了她的,于是对着旁边的沙碧石说道:“那啥,阁下是长沙帮的沙帮主对吧?”
屈胖三瞧见我带回一脏兮兮的小姑娘来,铁盘里面也没有几块烤肉了,一脸郁闷,说你什么情况啊,叫你去拿吃的,你领一脏兮兮的小乞丐回来?
我不问还和_图_书好,一问包子的脸顿时就拉了下来,嘴也瘪了,泪水串珠一般地跌落了下来:“他们都骗我,姑姑也骗我,都骗我,呜呜……”
两个人完全就不在一个频道上面,屈胖三翻了一下白眼,顿时就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的感觉,而这个时候,我赶忙拉住了屈胖三,然后把一盘子的烤肉都递给了包子,说你先吃,一会儿他们会再送过来的……
我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小声说道:“你是说……传功长老萧应颜?”
他转身离去,赶忙去帮着弄了,而包子一根羊腿都快吃完了,噎得不行不行的,还不肯放手,又抓向了旁边的烤羊肉。
虽然和印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样,脸也削瘦了许多,变成了一个瓜子脸,但我还是能够认出这个少女,正是茅山宗被众人都为之畏惧的包子师姑奶奶。
我拧开矿泉水的瓶子,递到了包子的手里来,然后又抢过了她手中的铁盘子,说你先喝口水,别噎着了……
我安慰了她两句,心里想着可不就是小孩子么,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还跑了这么久。
我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你是……包子?”
听我介绍完,屈胖三这才惊讶地说道:“她怎么跑这儿来了?”
呃?
我无奈,说萧大哥他已经不是茅山的人了……
我说你去哪儿?
包子说我都知道了,呜呜,她其实是我妈妈……
应该……是吧?
我说我也不跟你客气哈,这小姑hetushu.com娘是我一朋友的女儿,看样子是饿坏了,你们那儿要是还有什么吃的,能不能多拿一点儿过来——放心,钱我照付,不亏你们的。
算起来这小妞儿走失已经有些日子了,我原本还在奇怪,想着包子好歹也是前代传功长老的亲传弟子,跟陶晋鸿真人一个辈分,茅山怎么着也得上心找寻一下,结果自从她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要说不担心是假的,只不过她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谁也找不到。
屈胖三今天忙碌一下午,一直到现在的大晚上,也是饿了,顾不得一代宗师的面子,跟包子抢吃的,不亦乐乎。
说完话,他一路小跑离开了。
呃……
平日里只有屈胖三骂人,哪里有人敢骂他?
包子也是一愣,说呃?我属羊……
得,他想到倒是挺周到的。
我勒个去,还真是。
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姑奶奶居然跑到了这儿来,而且还眼巴巴地看着我手里这一大盘的烤羊肉。
屈胖三将盘子接了过来,然后对沙碧石点头,说道:“老沙不错,不错。”
包子一听,使劲儿摇头,说我不,我不想跟茅山的人有联系,你叫人来,我就走。
屈胖三吃饱了,拍了拍手,然后对我说道:“我去那边一趟,你陪着这小姑奶奶吧。”
我说他们也许有什么苦衷嘛。
我说我怎么知道啊,我也满脑子糨糊呢……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留下吧,毕竟这儿还有一小吃货。
听到她小http://www.hetushu•com孩子一般的话语,我顿时就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只是听她在那儿抱怨着。
一夜头疼,次日早晨,太阳正高,擂台又要开始了。
我说倒也不是,你是不知道,大家满世界都在找你,都以为你失踪了,哪儿都找不到——你这么些天,都跑哪儿去了?
长沙帮的手艺还真的是不错,这只羊腿烤得香酥焦黄,油汪汪的,上面孜然飘香,那叫一个美,包子抓起来,一口咬下去,油从两边吱吱地冒了出来,热气腾腾,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使劲儿地嚼着。
呃?
屈胖三说你以为你吃的这么多都是白来的啊?我得去给人家付饭钱,传点儿手艺啥的啊?
包子哭得鼻涕都出来了,呼噜一下又吸了回去,然后点头说道:“嗯,我都知道了,我从我师父的遗物里面看到的,说她是我妈妈,还说陈志程是我爸爸……”
听到屈胖三这尖酸刻薄的话语,包子顿时就将眼睛给瞪得圆滚滚的,愤怒地喊道:“你才小乞丐呢,你全家小乞丐,你一村子都是小乞丐……”
这一回的烤羊肉挺多的,而且还带了烤馕,足够丰富,包子吃了一大盘,没有那么饥饿,也不再护食了,我便把铁盘放在了草地上,三人围在一块儿。
突然间听到这话语,我的心顿时就是一阵狂跳,赶忙回过头来,瞧见不远处有一个浑身破破烂烂的小姑娘,正眼巴巴地望着我手中盘子上面的烤羊腿呢。
我愣了,说他们骗你什么啊?